「是啊,這才是真正的大佬,哪像有些人,價格一兩百萬就覺得自己非常了不起一樣。」

「層次不同,做事的方式當然也是不一樣的。」

「蘇老都出手了,這幅《騎驢歸思圖》也沒有我們什麼事了。」

看到阿福舉牌了,大家的心裡都有數了。

當然,有些人腦子轉的快,一開始就知道蘇老肯定是沖著這幅唐伯虎的《騎驢歸思圖》來的。

所以,這最後一件拍賣品雖然拍賣師一直在宣揚它有多麼多麼珍貴。

但是真正舉牌的人倒是沒有幾個。

只有那幾個沒有想清楚的人才會想著要在這最後一件拍賣品上露個臉,爭個面子什麼的。

「不會吧,蘇老也看中了這幅唐伯虎的《騎驢歸思圖》?」

「那我還舉什麼牌啊?」

「和蘇老搶?我可沒有那個實力,也沒有那個本事啊。」

本來雄心勃勃的土豪,看到福先生舉起了手中的競買牌。

而且福先生一開口就是直接加了一千萬。

土豪就算腦子再不靈光,也是看出來了這幅唐伯虎的真跡蘇老是看中了。

既然是蘇老看中的東西,土豪當然得收回自己一開始的豪言壯語了。

土豪知道,自己就算不識時務的想和蘇老拼一拼,也是沒有那麼實力的。

既然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土豪覺得自己這個時候收手是最明智的。

反正是輸給蘇老,土豪根本就不覺得有什麼丟人的。

要是自己不識時務的和蘇老爭,那才會成為天大的笑話呢。

「不對啊周董,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了?」

後知後覺的,土豪好像反應過來一些什麼了。

土豪覺得這個周董在一開始這第八件拍賣品還沒有開始拍賣的時候就明確表示自己不會參與競買了。

本來土豪是覺得周董應該是資金壓力導致的,心裡還有一些小小的得意。

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土豪看著周董的眼神也變得有些小小的抱怨了。

如果說這個周董一早就知道蘇老是沖著這幅唐伯虎的《騎驢歸思圖》來的。

那麼前面土豪在表達自己的雄心壯志的時候,這個周董居然連一個字都沒有提點自己一下?

土豪也算是明白了周董那兩次意味不明的笑容是什麼意思。

原來在這位周董心裡,自己不過就是一個跳樑小丑罷了。

「蘇老的想法我怎麼可能知道呢?」

聳聳肩,周董表示自己很無辜。

從常理上來說,周董和蘇老爺子好像並不是很熟悉的樣子。

那麼周董的這個說法也是說得過去的。

蘇老爺子到了這拍賣會大廳之後,也沒有提到過關於拍賣品的任何事情。

所以,周董的話還是可以圓的過去的。

只是土豪趙先生表示自己並不相信而已。

在拿不出證據的情況下,土豪也只能是在心裡生著悶氣了。

狡猾的狐狸。

面子上不能表現出什麼,因為土豪也知道周董確實沒有提醒自己的義務。

土豪只能在心裡恨恨的罵了一句。

當然,因為阿福的舉牌和叫價,土豪和那個舉牌的王董事以及繆董的都默默的退出了競拍。

這是非常有默契的事情。

三人都不需要互相打個招呼什麼的。

這也充分說明了蘇家以及蘇君強在華東市的影響力了。

「蘇老出價九千五百萬,還有沒有加價的?」

「沒有的話我就喊了。」

拍賣師對於這幅唐伯虎的《騎驢歸思圖》的最終歸屬也是沒有任何疑慮的。

拍賣師覺得自己只要走個流程,再敲下手裡的小鎚子,今天的拍賣會就算到此結束了。

雖然說,這最後一件拍賣品加上福先生也就一共四個人舉了牌子,還真的是算不上熱鬧。

但是好在一開始那位趙先生直接加價三百萬,後來的蘇老更是加了一千萬。

這要是按照正常的一次一百萬那樣加價的話,中間也加了十幾次了。

反正拍賣師的心裡是滿足了。

拍賣師也知道,就算蘇老也是加價一百萬的話,在座的那些大佬也是不會沒腦子的和蘇老來競拍的。

那麼最後的結果這幅唐伯虎的《騎驢歸思圖》也就只能賣個八千萬出頭而已。

好在蘇老就是蘇老,出手是絕對的大方,直接就是一千萬的加價。

拍賣師現在心裡對蘇老是感激的一塌糊塗。

「九千五百萬一次。」

拍賣師是非常想在蘇老和蘇家小少爺面前表現一下的。

不帶一絲含糊的,直接開始第一次叫價了。

「蘇老的眼光真的是好啊,這可是唐伯虎的最得意的一副畫作了。」

「你這話說的,蘇老的眼光不好的話,那還有誰的眼光好?」

「蘇老可是我們華東市的代表人物了,他的眼光能不好?我們普通人怎麼可以和蘇老想比較呢。」

「還是你說的對,穆董事長就是會說話,難怪生意做的也大。」

「我這是實話實說,蘇老可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啊。」

「我也是這麼想的,我要是能有蘇老十分之一的本事,我都能在夢裡笑醒。」

……

拍馬屁從來就不會孤單。

誰能想到這些在商場上威風八面的大佬們排氣馬屁來也是這麼的順溜呢?

「九千五百萬第二次。」

下面拍馬屁的聲音確實不小。

大家的心裡也是想讓蘇老爺子聽到自己恭維的話的。

馬屁,馬屁,要是都不能被正主聽到,那馬屁不就是白拍了嗎?

只是大家沒有看到蘇老轉過頭看自己一眼,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

拍賣師才不會管那些現在正在忙著拍馬屁的大佬們呢。

規定的時間一到,拍賣師立刻喊出了第二次叫價聲。

拍賣師是在心裡數著時間的。

現在只要等到第三次的叫喊時間一到,拍賣師絕對會一秒鐘都不會耽誤的喊出那第三次叫價,然後重重的敲下自己手裡的小鎚子。

拍賣師覺得,自己的積極表現,才是對蘇老的最大的尊重。

拍賣師在心裡計時的時候,有些悠閑的環顧了一下大廳四周。

主要是能看到這麼多大佬爭相拍馬屁的場景實在是難得。

如果不是條件不允許的話,拍賣師都想拿出手機拍下這麼「珍貴」的一幕了。

這要是賣給狗仔隊的話,估計要比那些什麼明星的小道消息還要值錢多了。

可惜,拍賣師還是得遵守自己的職業操守的。

有些事情當然也只能是在心裡想想了。 衝出迷魂陣,熊烈煌隨即神識一掃的發現,他們已經出了陣法的籠罩範圍。但神識覆蓋範圍內,竟然出現了許許多多的修士,正目瞪口呆的看著狼狽逃竄出來的一行四人。

熊氏家族的四個築基期修士,在族長熊烈煌的代領下,一同出了紫光城東門,御劍向燕家葯園方向飛去的炸雷般消息,讓整個紫光城都沸騰起來。

熊、燕兩個家族在丹藥銷售問題上互有摩擦,這在紫光城中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如今熊氏家族的族長,竟然親自帶領著幾乎是家族全部的築基期修士,前去燕氏家族位於紫光城外落雲山脈的燕家葯園,這中間有什麼貓膩在裡面,讓紫光城中的眾多修士浮想聯翩。

「難道熊氏家族竟然不等一個多月後家族子弟擂台賽,就迫不及待的準備對燕氏家族旗下的燕家葯園下重手了?」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前一個月左右,熊氏家族的熊啟軒不是在燕氏煉丹坊,幾乎把燕氏家族的少族長打死了嗎?」

「聽說因為此事,城主大人大發雷霆,竟然讓人廢了熊啟軒的修為,從此以後,熊啟軒在也不能動用法力,已經和普通凡人沒有什麼區別了!」

「不錯!這還是熊氏家族在背後出了不少力的結果,要是其他修士敢在紫光城內動手,恐怕城主大人就是直接處死了,哪裡還會留其性命?畢竟這種行為,相當於打城主大人的臉!」

「因為此事,熊啟軒的哥哥熊啟威,幾次三番的找燕氏家族少族長燕霸天的麻煩,均被搞得灰頭土臉,沒有佔到一點便宜!」

「據最新消息,燕氏家族少族長燕霸天在今天早晨,和他那個沒有靈根的妹妹出了紫光城東門。得到消息的熊啟威,帶領著數十個修士出城,至今未歸!」

「聽說這個熊啟威,出城之後,欲要幹掉燕霸天,但反而中了燕氏家族的埋伏,全軍覆滅,得到消息的熊氏家族築基期修士熊烈煜,前去燕家葯園報仇去了!」

「誰知熊烈煜也遭到了燕氏家族的圍攻,危在旦夕,所以熊氏家族的族長熊烈煌急了,所以才組織了熊氏家族幾乎所有的築基期修士,前去營救!」

「什麼?這不太可能吧!誰不知道在熊、燕兩家族之間的實力相距甚遠,熊氏家族是完全壓制著燕氏家族,燕家葯園只有燕南瀚一個築基期修士,在熊烈煜暴怒的進攻下,能憑藉防禦陣法自保就不錯了,怎麼可能讓他危在旦夕?」

「誰知道呢?但看那熊烈煌心急火燎、極其敗壞的樣子,是真的也說不定!」

「不管怎麼說,這次熊、燕兩個家族是徹底杠上,連熊氏家族的族長都出動了,這熱鬧可有得瞧嘍!」

「哈哈!這次可要發財了,燕家葯園內可是有不少正在生長草藥,熊氏家族搜刮一番后,定然還有不少剩餘,我也可以渾水摸魚,撈到一些好處!」

「燕氏家族貴為紫光城二流家族,這下可要灰飛煙滅了,好不容易得到的燕家葯園,馬上就要成為別人口中的魚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