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接到了楚瀾的電話,喬安夏興奮的去了御景酒店,楚瀾結婚後在帝都待了兩年,後面跟謝黎墨回了南部,並不常回帝都。

「你再來帝都,我就要去南部找你了。」喬安夏和她擁抱了下,在酒店二樓餐廳吃晚飯,「你還好吧?」

楚瀾臉色不太好,「還好吧,一直都在為了生兒子的事煩著,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跟謝黎墨結婚後,她生了兩個女兒,謝黎家大業大,謝黎墨又是繼承人,她必須生下兒子,不知道是不是壓力過大,結婚三年生下兩個女兒后,到現在她都沒再懷上過,開始也沒覺得什麼,這幾年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發的著急了。

「這些年我想了很多辦法,真的,嘗試過很多方法了,可還是沒法懷上,我該怎麼辦?我都三十七了。」

謝黎墨跟她感情倒是挺好,正因為這樣,楚瀾更希望為謝家生下下一代的繼承人,「我這次回帝都,是想找你看看,有沒什麼辦法讓我再懷上孩子。」

喬安夏給她把了下脈,「我好像沒看出有太大的問題,也許只是壓力太大,去檢查過嗎?」

楚瀾點頭,「去檢查過,我和黎墨都去檢查過,可我們……」 鄭全的話讓蘇棠和趙嵐二人同時一怔。

游族APP的存在,他們知道嗎?

「為什麼…….會這麼說?」

蘇棠的聲音有些乾澀,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恐懼和緊張。

她到現在也還沒有弄明白游族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開發出這個APP的人又是什麼存在。

現在的情況無異於你在玩遊戲的時候被NPC抓住,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他們明白了自己其實就是一場遊戲。

雖然蘇棠和趙嵐誰也沒有真的將游族的景點以及裡面遭遇的一切真的完全當作是一個遊戲,但是他們自己卻很清楚,無論是蘇棠還是趙嵐,二人其實誰都有過這個念頭的。

然而這個念頭也在現在接二連三的事件之中被打消了。不管是不是個遊戲,但是受傷是真的疼,死亡也是真的死了。

鄭全反而對他們這般的態度感到好奇,他像是突然有了交談的興趣,轉而自己坐在了沙發上,同時也讓黑影將蘇棠二人放了下來,開口說道:「深藍公主號航行到現在,我遇到過不少和你們一樣的存在。」

「他們將這裡當成一場遊戲,雖然也會害怕,但是對其他人,卻全然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

或許是第一次見到蘇棠他們這般將「NPC」也做平等對待的人,鄭全對二人倒是沒有了先前那般冰冷的沒有半點溫度的態度。

他看了二人許久,才收回視線說道:「只是一個小孩子,放過倒也沒有什麼。」

這般說著的時候,他向宋貝貝那邊遞了個眼色。

船長看上去有些著急:「先生,阿炎的父母可是已經死在了潛艇之中的!」

他原是想要提醒鄭全不要輕易放走阿炎,以免因此埋下什麼禍根。但是後者卻反而來了興趣道:「哦?居然原本就是潛艇中的工作人員嗎?」

深藍公主號上的員工是與客人分開的,阿炎雖然現在還不是深藍公主號的員工,但是未來卻一定會是的。所以,他會收到請柬以遊客的身份登上這艘潛艇的事情就格外的讓鄭全意外。

不過到底也不是什麼大事,先前鄭全在蘇棠他們那裡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好奇過了也沒打算做什麼,甚至因為他父母乃是深藍公主號上的員工,而選擇了放他一馬,並未如對其他遊客那般在一上潛艇之後便已經成為了那些陣法的養料。

但是此刻船長說起對方的父母已經死在了潛艇的時候,鄭全卻知道這個孩子是留不得了。至少,不能留在深藍公主號上了。並非是怕他報復,而是擔心他毀壞了他們的大事。

其實一開始趙嵐他們沒有猜錯,深藍公主號每一次返航也會帶回一些活人回去的,而這一次整個潛艇的人全部都死去了,還是因為阿炎泄露了消息,讓蘇棠他們找到了陣法存在的最下層。

原本深藍公主號上的請柬只分兩種,數量龐大的普通請柬,以及彷彿免死金牌一般的白花紋請柬。但是自從如蘇棠他們這樣的人存在之後,幕後之人就設立了第三種。

游族的用戶雖然也有人會掩飾自己的,但是卻也還是因為身份上的不同很容易露出破綻。

其實除了白花紋請柬是特殊的之外,其他的兩種實際上也沒有什麼不同。鄭全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組織的幕後之人有什麼行動,以至於第三種請柬在深藍公主號上出現了。但是以「調查員」身份登上深藍公主號的那些人最後也不過是落的葬身大海的下場罷了。

他習慣了每一次都潛伏在「調查員」的身邊觀察他們,也是如此,知道了大多數的「調查員」都彷彿自帶一種自己是特別的心思,雖然會因為死亡威脅害怕,會在受傷后感到痛苦,但是歸根結底他們依然還是覺得自己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

蘇棠二人算是個意外,可是就算如此,以往的慣例卻不會就此而改變。

這麼一想,鄭全也失去了繼續和他們對話的興趣,使了個手勢讓宋貝貝操縱黑影打暈了阿炎之後,他們便帶著蘇棠和趙嵐二人離開了船長室。

蘇棠見此有些著急的問道:「你將阿炎一個人丟在這裡很危險!」

「那位宋小姐不是還留在這裡的嗎?」鄭全頭也沒有回的說著。

蘇棠抿緊了唇沒有再說話。

宋佳佳是還在這裡,方才她不僅僅扔出了隱身符,也還有定身符。按照先前幾次使用游族兌換的符紙的經驗來看,最多一個小時宋佳佳就能自由行動了。

然而她會在得到自由之後做什麼,誰也不會知道。

宋貝貝先前的話里,表明了她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和宋佳佳有關的。雖然在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之中,蘇棠覺得宋佳佳沒有那麼喪心病狂,但是這種事情誰能說的清楚呢?

壞人的額頭上不會寫著我是壞人的字樣,心存惡念的人也不會真的像影視劇里演出的那樣個個一臉兇相。

在她還要說什麼的時候,趙嵐制止了她。

鄭全一行人去的正是最下面的那一層。

那些行屍走肉的怪物果然不受他們的控制,在他們出現的時候,紛紛圍攏了過來想要攻擊他們,但是卻都被宋貝貝操控著黑色的影子攔截在了外面,甚至連片衣角都沒有叫他們觸碰到。

最下層的怪物已經清空了,似乎全部都聚集到了宴會大廳所在的第三層。黑影托舉著蘇棠和趙嵐二人最後到了那間唯一回執著陣法圖案的房間裡面,將趙嵐重新放在了先前的那個地方,而蘇棠則被放在了與之相對的另一個地方。如果將整個陣法看做是一個太極陰陽魚的圖案的話那麼二人此刻所在的位置正好是陰之極與陽之極上。

蘇棠被那黑色的影子綁著雙手和雙腳坐在地上有些無法動彈,她有些慌亂的看著鄭全她們:「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鄭全沒有回答,只是將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噓——」

「要開始了。」

蘇棠一怔,什麼要開始了?

這個念頭才一生出來,她就見到地板上繪製的陣圖倏然間全部亮了起來。不是那時候趙嵐被困在這裡的血紅的光覆在上面,而是一種深藍帶著幾分紅色的微光閃動著。

恍然之間,她似乎感覺到了身體裡面有什麼東西正在隨著陣法的運轉而流逝。漸漸的,渾身開始無力起來,意識也開始變得模模糊糊不甚清明。

隱隱約約的,蘇棠好像聽見了鄭全在和誰說話:「這些所謂的『調查員』,倒是比那些普通人好用多了。靈力足夠,要偽裝成我族中的子弟可信度也更高了不少。」

「就是每次來的人數少了些。」

有人冷哼一聲:「若不是那群老頭子冥頑不靈,總想著安撫而不是盡全力去消滅它,何至於每次這麼麻煩!」

「這話可不要叫他們聽見了,不然可有你好受的。」

「我又不是傻子。」

……..

在後面的話,開始變成了嗡嗡嗡的一片亂碼,蘇棠努力的想要讓自己清醒過來,可是無邊無際的疲憊感卻讓她全無辦法。

身體沉重的一直在往下墜,意識也開始向著越來越深沉的黑暗之中沉了下去。

到底還是,要死去了嗎?

蘇棠有些不甘心,但是卻又無能為力。

不斷下沉的身體在驀然間被誰托舉住,熟悉的冷梅香一點點的喚醒了即將消散的神志。

蘇棠整個人清醒過來,後背驚出了一身冷汗。

「小白?!」

虛空之中抱住她的,正是落梅院的主人——梅千白。

他見到蘇棠醒了過來,才小心翼翼的將她放下來,扶著她站好。

明明四面八方都是空蕩蕩的沒有任何東西的存在,但是蘇棠卻發現自己的腳下彷彿存在著一道看不見的平地。

「我察覺到你有危險,所以來這裡看看。」

梅千白開口解釋著,雖然聲音顯得有些冷淡,卻也不乏溫和。

「糖糖,你們遇見什麼了?」

蘇棠原本想問問他怎麼會知道自己遇見了危險,但是又想著如他這般的人或許有什麼諸如掐指一算的異能,所以zhidaole/她遇到危險了。

一面向梅千白道了一聲謝,蘇棠一面也說起了在深藍公主號上經歷的一切。

末了,她又問道:「大眼和小伊她們還好嗎?」

問完這句話后,她又覺得自己問的有些奇怪。

幾乎都可以算是兩具「屍體」的存在了,再不好還能怎麼樣呢?

梅千白卻並未覺得這個問題有什麼不妥,開口道:「她們還好,只等你拿到黑籽榴來,便可與你重聚。」

「那就好。」蘇棠的眼中忍不住流下了淚水。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哭,只是突然之間覺得有些委屈了。

「我會早點把東西帶回來的。小伊她們就麻煩您了。」

梅千白搖了搖頭:「不必客氣。……..按你所說,新的景點已經開啟了,深藍之海的視頻也已經上傳成功,便直接退出探索吧。」

「還可以這樣嗎?」蘇棠愣住,她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呢?《重生敗家子》第1047章 五個蒙面人,雖然不是武者,可是,手中拿着棒球棍,揮動起來,氣勢洶洶,在狹窄的病房內,更是給人一股窒息的壓迫之力。

正常情況下,莫無憂的實力,面對三五個大漢,她可以應付。

可現在,莫無憂的臉色變了。

亂棍飛舞。

並且,都是朝着爺爺的病床衝去。

一時間,她不知道要怎麼樣才可以阻擋。

「不要傷害我爺爺。」莫無憂手中的匕首朝着其中一人揮動而去,悲憤無比。

然而,還有四人,手中的棒球棍眼看着就要朝着莫閑打下去……

千鈞一髮。

金光乍現。

一道道金色的銳利寒光,破空而去。

喬滄生的金針。

咻!咻!咻!咻!

四根金針,沒有絲毫偏差,直接插在了四人握著棒球棍的手腕上。

一個個直接是一聲慘叫,猛然地後退了幾步,手上傳來的劇痛,令他們不由得同時發出了哀嚎。

這一瞬,他們都感覺到自己的手要被廢掉。

匕首見血。

莫無憂情急之下,出手毫不留情,直接劃過了最後一人的手臂。

慘叫聲音劃過病房。

莫無憂揮掌,將此人擊退。

五人狼狽地站着了一起,神色忌憚驚恐地看了一眼坐在病床上的喬滄生。

下一秒,奪門而跑。

他們領到的任務,來醫院收拾一個老傢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