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我,你們將大有前途!」楊不易收劍一笑,似想起了什麼,補充道,「哦,對了,我還是一名煉丹大師!誰拿些煉製丹藥的靈藥出來!」

「我……我這裏有!」一名築基客卿被楊不易眸光掃過,下意識就拿出了靈藥。

楊不易看着那些靈藥,挑選了幾株,丹爐拿出,烈火掌一催,當場煉製起丹藥來。

一株株靈藥在手中翻轉煉化,化成汁液流入丹爐,他嫻熟的煉丹技藝像是一種藝術,完美的征服了眾人。

不多時,爐蓋掀開,他一拍丹爐,一爐五十粒一轉金丹全部飛向了提供靈藥的那名築基客卿。

「看看如何?」楊不易笑道。

「這是一轉金丹,我見過這種丹藥,看這成色,這是一轉金丹中的極品啊。」那人叫了起來。

「你們跟着我,將會走得更遠,往後你們若要離去,我也不會阻攔,條件與富天道友說的一樣,如何?」楊不易淡笑着望向了眾人,他們一旦效忠,那麼他便有能力讓他們不會離去。

「見過島主!」富天與賈榮相視一眼,當即躬身一禮。

他們都是聰明人,見到楊不易,彷彿看到了希望。

一位領悟了五種意境的妖孽,一位領悟了瞬移的妖孽,一位還是煉丹大師的妖孽,一位如此年輕的妖孽。

他們知道這意味着什麼,跟在他的身邊,真就前途無量啊。

7017k 《嚮往的生活》首播之後的第二天。

魔都電視台反應很快的在中午,再次重播了這一檔綜藝。

重播的收視率都快要破0.5%了!

要知道,這可是午間,而且是周中的午間,它不像周末的黃金檔那樣觀眾很多。

在周中的午間,能夠拿到這樣的收視率,而且還是在網絡上,各大視頻網站已經有了《嚮往的生活》的資源的時候。

這0.5%的收視率就非常得彰顯這檔節目強大的生命力了。

第二周,《嚮往的生活》繼續播出。

收視率突破了11個點!

魔都電視台,連續兩周,在周五的黃金檔奪得同時段的冠軍!

這是魔都電視台自成立這麼多年以來,從未有過的經歷!

前所未有!

魔都電視台,在《嚮往的生活》的加持之下,迎來了它的台生巔峰!

這幾天,左小劍的電話都要被打爆了!

都是廣告商們!

雖然《嚮往的生活》節目本身裏面,已經有了很多的廣告植入,但是在這個節目的播出前,播出中,播出后,那可都是還可以播放廣告的!

雖然要價比不上在節目裏面直接插入的廣告費那麼高,但是這檔高收視的節目的間隙,短短的幾分鐘的收視,也是高得可怕!

因為節目太好看了,就算是中間進廣告,大部分的觀眾們都不會換台的!

這裏,就是商機啊!

……

胡大晶的電話,同樣要被打爆了!

之前在《嚮往的生活》播出之前,十個廣告席位賣出去三個,還剩下七個沒人要!

但是現在,幾十個華國鼎鼎有名的公司們都找上門來了!

都想要這七個廣告位!

供需關係一下子逆轉了!

你們現在想要啊?現在那可就要競爭了!

胡大晶沒有漲價,這是祁元授意的,她也覺得漲價不好,要是這樣收視率一好就坐地起價,那以後萬一有一檔節目撲街了,那怎麼辦?

所以,做人還是要留一線!

日後好相見。

這一次,就輪到胡大晶和周末好發愁了,兩個調人查了好幾天,把報價的企業們都篩選了一遍,有的是以前在西都電視台就和胡大晶合作過的廣告商,產品都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很快地,《嚮往的生活》的十個廣告位就滿了。

而魔都電視台那邊,看到這個廣告收入,那可太羨慕了,於是又和元成這邊商量,在節目里又增加了四個廣告席位。

增加廣告,是會損失節目的質量的,但是看到這巨大的利益在眼前,魔都電視台也很饞。

於是和祁元這邊一個商量,又增加了四個廣告位。

一共14個廣告,看起來有點多,但又不是太多,勉強在讓觀眾生厭之前,達到了一個平衡點。

當然,這四個廣告位的收入,魔都電視台也是要分成的。

現在最開心的廣告商就要數在節目開播之,前就入場了的伊蒙牛奶等三家了!

最近幾天,他們明顯地感受到了自己線上商鋪的銷量,增長得極快!

這,就是一檔大火綜藝帶來的超級正面的收益!

廣告商很開心,樂得花錢。

魔都電視台也很開心,因為《嚮往的生活》的帶動,魔都電視台其他時段的收視率都有了小幅度地增長。

這就是觀眾們的習慣性效應。

目前華國的觀眾,點開電視,沒有想要看的節目怎麼辦?

那就轉到西都電視台,轉到上京電視台,轉到央視。

而現在,隨着《嚮往的生活》的播出,越來越多的人,在沒有特別想要看的節目的時候,都開始選擇魔都電視台了。

這是個非常好的信號!

只要觀眾的這種收視習慣持續一段時間,那麼他們以後,即便是在《嚮往的生活》播完了之後,他們也會習慣性地留在魔都電視台,不換台!

然後魔都電視台再用更多優質的內容,來留住觀眾。

這就是一個非常正向的良性的循環!

而元成輸出的優質綜藝,就是這個循環最基礎也是最重要的一環!

而最不開心的,就要數西都電視台,上京電視台這兩家常年佔據全國觀眾電視機的了。

魔都電視台,看樣子,要起勢了!

一旦後續他們的頻道內容跟上來,對於兩家老牌電視台的威脅,將會極大!

……

新綜藝的收視率超級好,祁元還算是淡定。

不過看着公司賬戶上,越來越多的數字,祁元還是忍不住膨脹了一把。

先是給祁末轉過去幾百萬,讓她安心當一個富二姐,安心在家裏帶小楠。

祁爸祁媽倒是死活都不要錢,飯店也繼續開着。

家裏的這個飯店開了很多年了,有很多老顧客。

老顧客們捨不得祁爸的廚藝,祁爸也捨不得顧客們吃了他炒的菜之後幸福的笑容。

不過祁元好說歹說,還是給老兩口招了兩個端盤子洗碗的。

願意開那就開着嘛,但是也不要累著了。

四月底,祁元又錄製了一次《嚮往的生活》。

這次祁元錄製了整整一個星期,接待了5組嘉賓,把未來一個多月的節目內容,都錄製好了。

五月中旬是華國幾大獎項的頒獎典禮,祁元和顧紅鯉見縫插針,度蜜月去了。

是的!

復婚還是要度蜜月!

這是顧紅鯉要求的!

兩個人第一次結婚那會兒,就沒度蜜月。

那會因為兩個人的事業都剛剛起來,而且還是學生呢,就兩家人把相熟的親戚朋友叫到了一起,吃了頓飯而已。

公司那邊,上半年的電視劇項目《司藤》已經開拍。

《瘋狂的石頭》前期的籌備工作也到了尾聲。

於是祁元就拉着小鯉魚,一人背着一個包,殺進了華國的名勝古迹之中。

玩兒了快十天,兩個人終於拖着精疲力盡的身體回到了西都的家裏。

顧紅鯉像一條死魚一樣,整個人直接摔在了沙發上,雙眼無神地望着天花板。

祁元把箱子放在牆角。

又走過來把顧紅鯉的鞋脫了,給她換了一雙拖鞋。

「太累了!」顧紅鯉大叫了一聲。

不過還是翻起了身,在相冊了翻了十多張和祁元的旅遊合影,發到了微博上。

現在兩個人的微博用的,還是情侶頭像。

就是兩個人在《大話西遊》裏的角色。

紫霞提着劍指著至尊寶,至尊寶躲開的那對情頭。 晚霞漫天的朝陽幸福二村,喻格打定主意過來找路越時,明顯正值帝都的下班高峰期,從計程車上下來,她身邊不時有來來回回的自行車大軍穿梭如織。

——

穿插在一串串清脆的自行車鈴鐺聲中,配樂又隱隱約約響起那支彪德西《月光》小提琴獨奏選段,像是在暗示著什麼。

——

喻格保持著她昂首挺胸的颯颯步伐,就這樣尋尋覓覓,她一路問一路找終於摸到88號酒吧跟前。

半陳不新的卷閘門已經拉開,兩扇門虛掩著,酒吧外沒立招牌,僅牆壁上掛著一張小黑板,用華文、英文寫著兩行粉筆字:

88#BarOpen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