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也不小氣,說道:「好,我也給你兩枚,多了沒有啊……我當初收集的也不多。」他可不敢撒開來給,不是捨不得,而是自己有一幫手下需要,到時候手下護衛要晉級,卻沒有足夠的印環,那就麻煩了。

苗靈喜道:「兩枚啊,好啊,好啊!」她以為能夠得到一枚就不錯了,紅姐也是滿臉笑容,她是苗靈的大護衛,管理了一批手下,有這種好東西,關鍵時候,可以派上大用場。

這時候不適合煉製雷印,也不適合雷星峰修鍊,所以他架起大銅鍋,又開始煮食。

每個炭火盆上都架起燒煮用的大銅盆,放上水和肉,頓時整個房間都被水汽籠罩,雷星峰道:「都蓋上鍋蓋啊,再燒就看不到人了。」

辛兆侖道:「不行,通風口還要插管子,不然明天很難熬過去。」

所謂的通風口,就是在冰牆上留下幾個彎曲的孔道,讓外面的空氣流淌進來,以免缺氧,如果房間裡面的水汽太足,這通風孔道很容易就結冰堵塞,所以要用金屬管插入,到時候,只要換金屬管就可以了。

雷星峰道:「多開幾個通風口。」

那麼多人躲在一個房間里,還點燃了那麼多炭火盆,需要的氧氣很多,一個不好就會出現危險,不要沒有凍死,卻被活活憋死,這種事情,還是要儘早防備。

第二天,極寒天氣終於來臨。

雷星峰也總算見識到了什麼才是寒涯堡的極寒天氣,就算冰製作的房屋,在極寒天氣中,也被凍得咔吧亂響,彷彿要碎裂一般,聽得雷星峰都感覺膽戰心驚,也不知道從哪個縫隙里進來的白色霧氣,就連皮毛也能凍猶如鋼鐵。

一盆炭火,在白色霧氣侵襲下,就聽哧哧聲亂響,瞬間就徹底熄滅了。

嚇得金大亞抬手就一團火焰,然後就放入幾根油木,頓時火焰升騰而起,這才驅散了飄過來的白霧。

雷星峰指著牆角,說道:「那邊!」白霧就是從牆角處飄出來。

鎚頭拿起一塊獸皮墊直接扔了過去,在空中接觸到白色霧氣,柔軟的獸皮墊落到地面的時候,竟然發出硬碰硬的撞擊聲,聽得眾人頭皮發麻,這就已經凍得猶如石頭了,若是人接觸,瞬間就會失去知覺。

所有的炭火盆都架起油木,火焰開始升起,總算驅散飄進來的白色霧氣。

雷星峰心有餘悸道:「這玩意……怎麼這麼恐怖?」

金大亞道:「要不然這裡早就人滿為患了,這種極寒天氣,除了真君可以抵擋,就算我們這些九環真人,也必須躲避。」

雷星峰好奇道:「有沒有凍死過九環真人?」

辛兆侖道:「有,怎麼沒有,而且還凍死過不少。」

瘋鷹道:「那是自信心太強大,又不聽勸的傢伙,死了也就死了,每年都有那麼幾個笨蛋,以為憑藉自己的修為,一定可以擋住,呵呵,一個個就算臨死前也不相信會有事。」

雷星峰道:「難道在房間里凍死的?」

金大亞道:「可不是嘛,準備不充分,房間牆壁開裂,你也看到這股白霧的厲害了吧,呵呵,躲無可躲,那就只好死了。」

雷星峰不由得咂舌,九環真人被活活凍死啊,簡直不可思議。

辛兆侖道:「有些裂縫,可以用獸皮堵,有些裂縫就需要水來填補了,這都要事先準備的。」

突然,嗜虎全身發出啪啪聲響,辛兆侖說道:「不錯嘛,老虎晉級了!」

緊接著苗靈晉級,肖迪亞晉級,瘋鷹苦笑一聲,他說道:「算了,我修鍊吧。」他一直不放心雷星峰,所以沒有及時修鍊。

金大亞道:「你修鍊,我來守護。」

紅姐還在提醒苗靈:「別懈怠,繼續修鍊,鞏固一下,放心,有我在,你不會有危險的。」

苗靈猶如小貓一般發出一聲應答,她其實冷的不行,但是修鍊的速度,當真是她這輩子都沒有見識過的,太快了,修為猶如沸騰的水一般,才修鍊了不到半天,就已經晉級了。

雷星峰不敢修鍊,他明白,只要修鍊,幾乎立即就可以晉級,可還沒有煉製好雷印,他如何肯晉級,所以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炭火盆上,還有四處亂響的咔吧聲,冰都能凍裂,這溫度低的嚇人。

金大亞和辛兆侖手裡都拿著獸皮墊,隨時準備堵漏,鎚頭和狂斧兩人也顯得有點緊張,他們比其他人都了解極寒天氣的恐怖,以他們土著人風俗習慣,極寒天氣是絕對不會留在地面的,基本上全都要下到地面下去躲避,可他兩人已經錯過了,來不及到族人居住點,只好跟著辛兆侖過來。

除了還在修鍊的幾個人,雷星峰,辛兆侖,金大亞,鎚頭和狂斧,最後還有紅姐,總共六個人清醒戒備,他們不能睡覺,必須保持炭火盆內保持燃燒狀態,絕對不能讓炭火盆熄滅,另外就是要及時發現冰牆開裂,立即就補漏。

另外雷星峰還要不停的燒煮食物,讓眾人吃飽肚子,這也很重要。

閑著無事,幾人坐著聊天。

鎚頭手裡托著一個大碗,盛了一碗熱乎乎的濃肉湯,一邊喝的稀里嘩啦,一邊口沫橫飛的說著:「我這輩子見過一次最厲害的極寒天氣,那次……我們被滅掉幾個家族,全部凍死,一個都沒有跑掉,真是慘。」

雷星峰說道:「不可能吧,你們都居住在地下,怎麼可能一下子凍死那麼多人?」

鎚頭說道:「真的,不騙你!」

雷星峰道:「在地下啊,怎麼可能……」

鎚頭喝了一大口濃湯,又插了一大塊肉,大口嚼著,半晌,說道:「有什麼不可能,當空氣都凍成液體,直接沖入地下,什麼都可能了。」

雷星峰頓時呆住了,他說道:「啊?空氣液化……我勒個擦的。」他心道:「這難道是液氮嗎?絕對零度以下?」

顯然辛兆侖是聽說過的,他說道:「這個我知道,當時整個寒涯堡,活下來的人,不超過兩成,其他全都凍死了,聽說一個真君都差點凍死,這傢伙逃的快,強行開啟秘門,才算跑掉,不過也受傷極重,鎚頭,這種情況及其少見,如果遇上,那是運氣不好,和實力無關,就算準備的再充分,碰上這種恐怖的氣候,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雷星峰搖頭道:「這太嚇人了,希望不要經常出現這種天氣。」

辛兆侖道:「經常出現?出現一次,就讓這裡元氣大傷,最少幾十年,沒有多少人來,都被嚇壞了。」

雷星峰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鎚頭笑道:「沒事,還是我小時候發生的,已經過了七八十年了,最近幾年,這裡的極寒天氣,已經好多了,危險也小,這也是我敢出來的原因,不然……不等到極寒天氣來臨,幾個月前,我們就會躲起來。」

雷星峰問道:「師兄,這次你晉級……需要準備多少東西?」

辛兆侖嘆口氣道:「很多,多到你不敢相信,嗯,阿峰啊,你最好從現在開始就收集各種材料,不要像我一樣,臨到頭了,才開始準備,太累了,勞心勞力,還吃力不討好。」

雷星峰道:「需要準備哪些東西?」

辛兆侖道:「你可以問師傅討要星蟒錄,不過,每個人準備的都不同,個人屬性不同,需要的材料也不同。」

雷星峰點頭道:「嗯,有些通用的材料……」他的話音未落,突然就聽到很響的一聲,咔嚓,刺啦啦的破裂聲,聽得眾人全都大驚失色。

………………

第二更。 雷星峰猛地站起,他說道:「哪裡響?哪裡響?」他的心狂跳,這是被嚇得,由於鎚頭剛說過極寒的恐怖,立即就傳來如此恐怖的碎裂聲,要說不怕是不可能的。

辛兆侖也站起來,他馬上就看到雷星峰身後的冰牆,指著道:「那裡!」

雷星峰大叫道:「這裡!」頓時周圍還在修鍊的人全都醒了,沒法修鍊下去了。

瘋鷹道:「怎麼了?」

嗜虎直接就跳起身來,四處張望。

一道冰裂縫從后牆底部向上延伸,不停的發出咔吧咔吧的碎裂聲,所有人都緊張起來,若是後面冰牆被凍得碎裂開來,外面極寒的空氣湧進來,這間屋子內,能夠活著逃開的人不多。

辛兆侖道:「拿厚實點的獸皮來,貼上去!」

瘋鷹從地上抽取一塊獸皮,直接飛到房間上方,將獸皮貼在冰牆上端,辛兆侖端起一盆水,從獸皮上傾倒下去,雷星峰拍打獸皮,讓獸皮粘合在冰牆上,水一拿出就結冰,完全要靠辛兆侖加熱。

雖然冰牆還在咔嚓亂響,但是厚厚一層獸皮貼上去,外加一層水凝結的冰,暫時就擋住冰裂的延伸。

雷星峰道:「不行啊,還要加固,最好在來一層冰牆,太恐怖了。」

辛兆侖很是果斷的說道:「好,再加一層牆!我這裡還有一些細鋼,大家一起動手,先搭一個框架出來。」

所有人一起動手,這速度是很快的,也就是片刻工夫,一個細鋼架構的框架就出現后牆前,這已經是第二道牆的框架了,只要填入東西,再用水澆築,就可以形成新的一道冰牆。

每人都將輪藏空間中不用的東西,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雜物塞入框架中,塞滿一個小框架,就用水澆築形成一塊小的冰牆,十幾分鐘后,一面新的冰牆就出現了。

一幫人重新坐下,一個個面色青白,那是被凍的,就算屋裡有那麼多的炭火盆,這房間內的溫度始終沒有升上去,當然,比外面的溫度要高多了。

雷星峰道:「這才第一天啊,就已經這樣了,要是十幾天,我們根本就擋不住,就算有房子也沒有用。」

鎚頭道:「不會有十幾天的,最多五天,最少三天,這種極寒天氣就會結束。」

雷星峰道:「希望三天就結束吧。」

外層冰牆依舊發出各種冰塊碎裂的聲音,咔吧聲連續不斷,聽得人心裡極度不安,不過有了第二層冰牆,眾人感覺比剛才要好多了,就在眾人稍稍放鬆的時候,就聽外層嘩啦啦一聲,頓時讓眾人面面相覷。

鎚頭道:「裂開了……」瞬間,房間溫度似乎下降了。

辛兆侖道:「沒事,兩層牆,外面之所以支撐不住,那是因為狂風的原因,冰牆抵擋不住那麼強大的風力攻擊。」

一陣陣尖利的呼嘯聲傳了進來,那風在兩層冰牆間環繞,發出的聲音,當真是鬼哭狼嚎。

雷星峰道:「當初是誰發現這裡的,第一次來的話,如果遇上這種天氣,誰能活著逃走?」

辛兆侖道:「那倒是不一定,能夠開啟秘門,到達這裡的一定是真君級高手,甚至更加厲害的主,呵呵,發現不多,逃掉還是沒有問題的,只要在這裡……和本地人接觸,就能了解這裡的情況了。」

雷星峰不停的將油木放入炭盆中,火焰升起,紅色的光映照在眾人臉上,一絲絲溫暖的氣息,稍稍驅散寒冷。

轟!

眾人一驚,這聲音在呼嘯中傳來,尤其令人驚心,雷星峰道:「怎麼?」

鎚頭淡淡道:「不知道是誰的冰屋塌了……」

雷星峰苦笑一聲,說道:「逃都沒有地方逃……可怕!」

轟!

這次所有的人都站起來,因為這一聲就在外面響起,辛兆侖衝到門口,掀起門帘向外看去。

雷星峰也隨著跑到門口,這門沒有門板,而是三層極厚的獸皮製作,可以擋住一般的寒氣,但是絕對擋不住極寒空氣,眼前從走廊另一端湧來滾滾白霧,嚇得辛兆侖喝道:「退回去!」

就在這時候,只見一條人影從白色濃霧中竄了出來,他全身都閃爍著紅芒,就聽他喝道:「等我!」

辛兆侖和雷星峰向後一退,那人已經閃爍到了門口,喝道:「讓開!」

瞬間,一股無與倫比的壓力湧來,辛兆侖連連後退,雷星峰腿一軟就坐了下來,辛兆侖驚駭道:「真君!」

就見那人轉身,伸手在門口一抹,一扇黑色的門板卡在門口,他爆喝道:「愣著幹什麼?不想死就立即給我堵住!」

其他頓時明白了,一個個手忙腳亂的將獸皮塞在門板和門框的縫隙處,然後快速用澆上水。

那人道:「來,重新用一道冰牆封住!」

誰都知道,僅僅憑著一道門板,是根本擋不住酷寒的,好在房間里人多,辛兆侖儲備的材料也多,門框佔據的面積也小,也就是幾分鐘時間,又一道冰牆豎在門口。

雷星峰抬頭看去,頓時無語了,他說道:「怎麼是你老人家?」這人就是在拍賣會上,和他交易的暴輪的老人。

那老頭大概也沒有想到會闖入雷星峰這裡來,他頓時笑道:「小傢伙,我的暴輪如何啊?」

雷星峰道:「我這不是還沒有晉級嗎?暫時用不了,對了,你老人家……怎麼會衝到我們這裡來的?」

那老頭頓時就怒了,說道:「找了一群笨蛋,住的地方……全被凍塌了,也不知道他們怎麼建造的冰屋,幸好老子跑得快,不然就和那群傻鳥死在一起了。」

辛兆侖道:「前輩,你差點害死我們所有的人!」他心裡當真怒火衝天。

那老頭有點尷尬道:「沒事的,不是有我在嘛。」

辛兆侖也不敢逼迫他,開玩笑了,一個真君,反手就可以全滅他們,就算內心火再大,也要壓制下來。

雷星峰順勢說道:「這樣啊,那麼你老要保證我們這些人的安全。」一句話先扣死他。

辛兆侖也不傻,立即明白了雷星峰的意思,這時候追究什麼都沒有用了,若是能夠利用一下他,那麼也很划算的。

那老頭苦笑一聲,說道:「好吧,算我欠你們的,放心吧,只要不是你們房間自己塌掉,那麼就沒有什麼問題,出問題了都算我的,我來解決。」

辛兆侖臉色頓時緩和下來,他說道:「那就謝過前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