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從駿眸光微沉,繼而笑道,「大妹妹快別拿我說笑了,誰不知道大妹妹如今最得大伯母喜歡,便就是大伯母親生的二妹妹,也有所不及。」

原以為她聽了必定會搖頭,亦或是連忙解釋,哪知……

趙雙姝坦然承認,「是啊,母親如今待我是越發好了,這可是旁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

說完,她又朝趙從駿看了眼,眼裡滿是挑釁。

固然趙從駿性子最像周氏,可或許就是因為太像,周氏反倒還不怎麼喜歡這個兒子,平日里但凡是有什麼好東西,要麼送到趙雙嫵院子里,要麼就留著等大兒子回來。

說到底,這也是個有娘生沒娘疼的孩子。

而欺負一個孩子,趙雙姝心裡並未有絲毫的慚愧。

「……」趙從駿俊朗的臉倏地一白,接著就冷了下來,冷哼一聲,朝著趙從文說道,「大哥,如今大妹妹可是越發伶牙俐齒了,你這個親兄長再不管管,往後她可就難出閣了!」

說完,便獨自拂袖而去。

趙從武見了,不由皺了皺眉頭,但到底還是追了上去,朝三人道了句,「抱歉。」

趙從武兄弟二人走後,趙從文抬眸盯著趙雙姝,好一會兒才道,「外頭的那些閑言碎語我也聽到了,你不必理會這些,我已經派人去請了母親過來,想來有母親在,她們也不敢拿你如何。」

一席話說完,趙從武便抬腳走了。

不知是聽到了「母親」二字,還是為他的這番話,趙雙姝竟有幾分恍惚。

前世大哥哥雖說沒有救她,也曾冷眼對她,但到底沒有落井下石,可沒想到這世卻……

對她這般好。 趙雙姝唇畔勾起一抹譏諷,她前世曾百般討好裴姨娘,對「一母同胞」的兄長也敬重。

奈何前世的她過於怯弱,兄長對她更是冷淡無比,她嫁了人,回府向兄長求助時,還未見到兄長,便被人給趕了出去。

可沒想到這世她無心再討好,更是沒了前世那般的敬重,她這個「一母同胞」的兄長反倒對她還更上心了。

彷彿還真的有種嫡親兄妹之感。

「大姐姐,大哥哥近來對你尚算不錯。」趙雙婉溫和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趙雙姝側過頭,便見到一臉羨慕的四妹妹,微微莞爾,「許是近來大哥哥回府次數比以往多,相處時間長了,這才瞧著要好了些吧。」

趙雙婉點點頭,睫毛輕輕地顫了顫,遮住她眼底的那抹羨慕。

旁人都有兄長疼愛,唯獨她沒有。

看著這樣的四妹妹,趙雙姝忽然想起前世來,前世三嬸娘最後是生了兒子的,不過那已經是四年後的事了。

辛氏與三叔夫妻感情極好,成婚多年幾乎不曾吵過架,便就是辛氏一直沒能生齣兒子來,三叔也沒有嫌棄過她。

三叔是個鴻臚寺卿的閑職,但就是這樣的閑職,反倒更多人在背後議論。

有說三叔懼內的,有說三叔那方面不太好的,也有說辛氏生不齣兒子,夫妻二人命里皆無子的。

可不管旁人如何說,三叔始終沒動過納妾的念頭,對辛氏始終如一。

這樣的感情,正是最讓人羨慕的。

……

姐妹二人站在外邊等候通稟,蓮香進去后沒多久就出來了。

領著二人進了屋,蓮香便壓低了聲音,朝二人小聲說道,「老夫人此刻正在氣頭上,四姑娘尚且不要緊,大姑娘還是當心著些吧。」

身為德安堂的丫鬟,原是不應該向著別人的,她能提醒的也就是這些了。

趙雙姝眸子裡帶著淡淡笑意,朝她輕輕點頭,算是謝過了。

進了屋后,抬頭便就見到一臉陰沉的老夫人,以及幸災樂禍的周氏。

「孫女雙姝,給祖母請安,願祖母福壽安康。」

「孫女雙婉,給祖母請安,願祖母福壽安康。」

姐妹二人並排而站,一道上前行禮問安,禮數周全到無可挑剔。

老夫人原是想讓趙雙姝多站一會兒的,可想到她如今在寧國公主心裡的份量,少不得又猶豫了。

「都起來吧!」沒猶豫幾下,老夫人到底還是沒膽子和寧國公主較勁。

起身後,趙雙姝站到了趙雙嬌身側,趙雙婉則站到了辛氏後頭。

「大丫頭,不知道外頭傳的那些,你聽說了沒有。」老夫人再三壓下心底怒火,盡量維持住不發火。

可周氏卻不怕,笑著說道,「姝姐兒,嬸娘我不比你祖母,心疼你不好直說,可如今外面到處都在傳你的閑話,說得那可是叫一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

停頓了下,周氏又道,「說來這原也是不能怪你的才對,可那些閑話畢竟是沖著你來的,這傳的人多了,對伯府也會有影響,更不要說你的幾個妹妹了。」

說著,周氏心裡到底有幾分不確定,便抬頭看了眼她,卻見她眼裡帶了抹不明的笑意。

周氏徒然一驚,不知怎的就生出了一種,自己面對的不是姝姐兒,而是寧國公主的錯覺。

難不成說,這姝姐兒被記到了寧國公主名下,連帶著性子也變成了寧國公主的?

「姝姐兒,你也是知道的,咱們伯府門第原就算不得多高,這些年要不是因為你母親的緣故,怕是根本無人瞧得起咱們伯府,」周氏裝作一臉為難,嘆了聲氣,「我是想著,你再如何也應該對此事給出個交代才是。」

否則難以服眾啊!

周氏最後一句沒說出口,但在座的眾人心裡都清楚著。

眾人都沒開口,都在等著趙雙姝如何應對。

這要是應對得不好,縱然趙雙姝的母親如今成了寧國公主,可伯府真正當家做主的還是老夫人。

要想對付一個身在閨閣的姑娘,還是容易的。

「祖母說的,孫女已經聽人說過了,」趙雙姝微微彎了彎唇角,又看了眼周氏,抿嘴說道,「二嬸娘說的,我卻是有些不能明白的,還望二嬸娘明示,我應該做什麼。」

她語調溫和,面上也帶著柔柔的笑意,看得周氏又覺得方才是自己眼花了。

「這,這難道姝姐兒你自己還不明白嗎?」周氏笑得無比尷尬,頭皮都有些不舒服。

這大丫頭是越發不同了,前兩天尚且還沒如今這樣,這會兒再看,雖說是笑著的,但她那笑容還不如哭。

笑得她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二嬸娘,我身為趙家的女兒,外頭有人散播我的流言蜚語,毀我清譽,二嬸娘不僅沒有想著替我澄清,反倒還想將我推出去,我說的可對?」趙雙姝絲毫沒有顧及周氏的顏面,張口便說了出來。

周氏塗脂抹粉的臉,頓時就跟猴屁·股似的通紅,訕訕笑道,「姝姐兒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呢,不過是些許小事,況且那些人也不至於說你一輩子的,如何就是要把你推出去了?」

說完又朝老夫人望了過去。

老夫人心裡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想著原本只是去報考書院,可結果卻是惹出一堆的麻煩事來!

害了她自己也就算了,到頭來卻還要連累伯府的其他姑娘!

「姝姐兒,我只說一件事,如今外頭已經傳出了你的閑話,便就是你沒做錯那些事,可事情已經發生了,唯有儘早平息,否則便是拖累你底下的幾個妹妹!」老夫人語氣平復了不少,但臉色還是冷得不行。

因為一個姑娘而連累了所有姑娘,往後別人上門來提親,知道頂上有個這樣的姑娘,誰還敢來求娶她們伯府的其他姑娘?

老夫人胸口此起彼伏,顯然是震怒過後了的。

趙雙姝就那樣筆直地站在那兒,絲毫沒有要開口的打算。

「大姐姐……」反倒是趙雙婉,心裡擔憂得不行,輕聲喊了她一句。

聞言,趙雙姝微微側過頭,朝她微微眨眼,然後才說道,「祖母容稟,世人常說『身正不怕影子斜』,孫女並未做過的事,為何要認下?」 滿屋子的人瞬間朝她看了過來,眸子里皆帶著淡淡的複雜。

從來還沒見過大丫頭這般有氣勢的時候呢!

「姝姐兒,難道你覺得你不認下,不親自上門賠禮道歉,外面的流言難道就會自己輕易了不成?」老夫人難得沒有動怒,語氣更是前所未有的平靜。

趙雙姝並未害怕,反而抬頭望著老夫人,許久才道,「祖母息怒,孫女並非是這個意思,只是孫女尚未出閣,倘若認下了這樣的事,攜禮上門,日後恐難嫁出去。」

「住口!」聽到她說嫁人,老夫人少不得板起了臉,壓著怒氣,「你才多大,張口閉口就是嫁人,況且你就是認下了,也不過是姑娘之間的玩鬧,並不會有人當真。」

「讓你攜禮上門,全的是兩家人的顏面,總不好就此斷了往來。」

見她面色平靜下來,老夫人在心底嘆了口氣,到底也沒再厲聲呵斥。

說著,又忍不住看了看她,見她微微咬著下唇,少不得軟和了語氣,道,「大丫頭,祖母並非是不心疼你,可如今外面是流言滿天飛,咱們伯府人微言輕,拼不起呀!」

聽著老夫人忽然改了語氣,言語間隱約還透露出對她的關心,趙雙姝就在心裡冷笑了下。

要真的關心她,就不會為了伯府的顏面,讓她一個姑娘家去出頭。

怕是關心的不是她,而是伯府的前途吧!

「孫女知道的,」趙雙姝微微低下頭,眼眶都紅了三分,又對著周氏說道,「二嬸娘,方才實在是我一時過激了,言語若有冒犯之處,還請二嬸娘不要和我一般計較。」

「我仔細想過,祖母說的也不無道理,我還年幼,便就是親自上面道歉,其實也沒什麼不可以的。」

她柔柔地說著,全然一副聽進去了的模樣,老夫人頗為欣慰。

我怕不是個假的魔法師 老夫人正要點頭呢,就又聽趙雙姝開口說了句,「如今孫女只有一事相求,還望祖母能夠應允。」

「你說。」見她答應了,老夫人心裡的大石頭總算落了地,心情高興不少。

這一高興,只要不是太過分,老夫人都不會吝嗇答應。

趙雙姝面上露出些許猶豫來,支支吾吾的,「孫女,孫女是想……」

「到底是想什麼,你這丫頭,快說啊!」周氏比她還著急。

趙雙姝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孫女並未做過那等事,也從來不屑那般做,可如今事情卻是沖著我來的,孫女便就應該承擔下此事。」

說著就直直地朝老夫人跪了下來,哽咽道,「孫女願自請出家,好讓伯府不被流言蜚語所影響!」

「……」滿屋子的人頓時就愣住了。

出家?

她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大妹妹,這種話你也是能亂說的?什麼出家不出家的,你才多大!」趙從文是第一個開口的,擰著眉頭。

趙雙婉也是一臉的急色,生怕她當真出家了,連忙勸道,「是啊大姐姐,你快別嚇我了!」

便是趙雙嫵,聽了她這樣的話,也勉強勸了兩句。

可裴姨娘聽到兒子這般護著她,瞬間就變了臉色,說道,「她要出家便就讓她出家,文哥兒,你何必攔著她?」

短短一句話,卻盡顯裴姨娘對趙雙姝的滿不在乎,以及厭惡。

話說出去后,裴姨娘才想起來自己說了什麼,頓時煞白了小臉。

這不是作為生母能說得出來的……

「到底還是姨娘知女兒,姨娘說得對,唯有女兒出家了,外面的流言蜚語才會停。」可更令人驚訝的是,裴姨娘都這樣說了,趙雙姝卻絲毫沒有覺得委屈。

眼看著裴姨娘越發得意,趙雙姝便就又道,「姨娘生了我,我原是應該要在姨娘跟前盡孝的,可如今卻是不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