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費香主他們開車離去,姜濤才一邊揉着胳膊一邊走向了李凱。 姜濤來到李凱面前,本來準備摘掉熊貓面具的,但是想到這李凱畢竟是自己的老鄉,而且中間又有高飛這層關係,讓他知道自己是誰後不免尷尬,於是將擡起的手又放了下來。

李凱盯着帶着熊貓面具走過來的姜濤,突然說:“熊貓大俠,謝謝你救了我!”

姜濤聽到李凱喊自己爲熊貓大俠,心裏覺得好笑,不過這事自己也沒有必要糾正,名字只是一個代號,他喜歡喊就喊吧,於是說:“我剛說過了,我的主要目的是教訓他們……”

“對,我知道,你一定是像蜘蛛俠一樣的超級英雄,每當夜幕降臨時,在城市裏阻止犯罪、拯救人類的!”李凱不等姜濤說完就激動地搶着說。

姜濤覺得這個李凱長相有點滑稽,沒想到思維也是這麼奇怪,剛纔還被人家揍得跟豬頭一樣,這會兒還有意思腦洞大開,很明顯,李凱這人就是典型的好萊塢的超級英雄電影看多了的症狀。

姜濤:“隨便你怎麼想吧……現在我有幾個問題,你可以幫我解答嗎?”

李凱:“可以可以,你問什麼我都說!”

姜濤說:“好,那你給我講一講這個龍虎門!”

聽到姜濤這麼問,李凱還是猶豫了一下,眼神裏閃過一絲恐懼,不過馬上又鎮定了,說:“龍虎門是一個很厲害的幫會!”

姜濤:“怎麼個厲害法?說說!”

李凱:“龍虎門分爲龍堂和虎堂……剛纔揍我的那個人就是龍堂的,叫費文龍,是龍堂中一個香主,我原來……是他的手下!”

姜濤:“沈飛和馬良這兩人你認識嗎?”

李凱聽到姜濤問起這兩人,有點驚訝,說:“認識,不,也不能說認識,只是知道他們,他們也都是龍堂的香主,其中沈飛還是龍堂堂主沈騰的親弟弟,現在龍堂實力蓋過虎堂,所以沈飛不光是在龍堂,就是在整個幫會裏也是張揚跋扈的!”

姜濤:“聽你的意思龍堂現在實力比虎堂強?”

李凱:“是的,本來這兩個堂口實力懸殊不大,不過最近這半年多,龍堂發展很快,處處壓着虎堂一頭,沈騰也成了東哥面前的紅人!”

姜濤:“剛聽你說龍堂的堂主叫沈騰,那虎堂堂主是誰?”

李凱:“虎堂堂主叫黃飛虎,這個人爲人不錯,對兄弟仗義,但是做事不夠心狠手辣,時常被沈騰排擠!”

姜濤:“這兩個堂口不和?”

李凱:“是有些矛盾,具體是有什麼過節我也不知道,我本來就是個小嘍囉,高層的這些事知道的不多!”

姜濤:“楚雄是虎堂的?”

李凱:“對,是的……熊貓大俠,我發現你對龍虎門的事還了解不少……也對,你想滅了他們,自然需要知己知彼!”

姜濤發現,原來李凱這麼熱心賣力地給自己講,原來是以爲他要滅了龍虎門,真是太看得起這個“熊貓大俠”了。

姜濤覺得鋪墊也差不多了,該問重點了,於是說:“龍虎門裏還有那些厲害的角色?”

李凱:“據我所知,幫會內還有四人,專門負責保護東哥的安全,偶爾也負責暗殺,據說是東哥的心腹……對了,還有個軍師,我見過一面,此人看着就讓人不寒而慄,據說功夫很厲害,還會下蠱……你說幫會中有這麼厲害的人物,再加上東哥的心狠手辣,怎麼可能發展不壯大!”

姜濤:“你說的這個軍師,是不是長得高高瘦瘦的,臉色蠟黃,頭髮留的很長,蓋住了半邊臉,平時穿一件棕色的舊風衣?”

“差不多,不過我見他的時候他穿的是一件長袍,就像說相聲的那種長袍差不多,你說着都什麼年代了,有人還穿長袍!”李凱說。

聽到李凱這麼說,姜濤覺得有點失望,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斷定這個龍虎門的軍師到底是不是淨世教的右使,那看來這事還是得進一步調查,等確定了再通知賈茹吧。

姜濤:“你說的這個東哥是龍虎門的幫主?”

離開:“算是吧,但是幫會中兩位堂主和各個香主也都是喊他東哥的!”

姜濤:“那這個東哥長什麼樣?你手機裏有沒有東哥或者是右使……軍師的照片?”

由於心裏想着淨世教右使的事,姜濤居然一不留神口誤了一下,不過李凱也沒有注意,說:“沒有,別說照片了,我見都沒見過東哥,就連幫會中的其它兄弟也很少見過東哥,所以說東哥在幫會中也是像個謎一樣,至於這個軍師,我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才見了一面的!”

姜濤又問:“龍虎門這麼大一個組織,是靠什麼存活的呢?就是怎麼掙錢養活這麼多人?”

李凱:“和電影裏的差不多,幫會名下也有一些正規的生意,但是更多的是不合法的或者是通過不合法手段經營的,比如,放高利貸、幫別人有償討債,下面還有很多洗浴中心、賭場、夜總會等……當然,還有來錢最快的一個生意,那就是販毒!”

姜濤驚訝地問:“龍虎門也做毒品生意?”

離開:“做,這幫人什麼不敢做呢?所以我害怕了才退出的!”

現在該問的也都問完了,關於這個李凱怎麼處理又讓姜濤有點傷腦筋了,想了一下,姜濤說:“這邊的情況你也知道,你今天是運氣好正巧被我遇到了,那下次呢?下下次呢?我看你還是離開川城吧!”

李凱:“好的,我連夜就走,之前我就有離開川城的打算,但是拖延了一下,這次被他們逮住差點一條腿沒了,真是後怕!”

姜濤:“對,你經歷了這些事,以後該總結經驗教訓了吧?”

李凱:“對,我想明白了,混社會終究不是個出路,還不如踏踏實實打工掙錢過得踏實!”

聽到李凱這麼說姜濤也覺得很欣慰,正所以迷途知返回頭是岸,李凱如果以後真能洗心革面踏踏實實地過日子,也不枉費今晚自己胳膊上捱了一棒球棒。

姜濤:“你的傷嚴重不?還能走嗎?”

李凱笑了一下,說:“沒事,剛纔我是故意示弱的,你看,沒事吧?”

李凱說着果然站了起來,同時說:“熊貓大俠,真的非常謝謝你,也希望你早日將龍虎門滅掉!”

李凱說完,蹣跚着向着巷子口走去。 姜濤在李凱走以後,終於摘掉了熊貓面具,然後也急忙又回去找曹豔豔。

回到大排檔的時候,姜濤看到曹豔豔也正伸長脖子張望着,看到自己後顯得很開心。

姜濤走過去,發現桌子上擺放着不少菜沒有下鍋,曹豔豔也沒有吃。

姜濤:“豔豔,不是讓你先吃嗎?”

曹豔豔:“我不餓,想等着你回來了一起吃!”

姜濤笑了一下,然後坐下,說:“好,我們一起吃!”

對於姜濤這次出去做了什麼,姜濤沒有向曹豔豔講起,曹豔豔也沒有問,當然,沒有問並不表示不關心,當看到姜濤好幾次用手去扶左臂的時候,曹豔豔問:“濤哥,你的胳膊是不是受傷了?要不我們去醫院吧!”

姜濤:“沒事的,一點小傷,估計明天就好了!”

姜濤雖然這麼說着,但是心裏其實也是有點擔心,記得小的時候一次去杏樹上摘杏子時掉了下來時把腳崴了一下,本來也是覺得沒什麼,但是第二天整個腳腕腫得跟饅頭一樣,這次也是,如果明天還是覺得不行就去醫院。

說完,姜濤便和曹豔豔一起專心享受這美食。

棕紅色的火鍋桌,姜濤與曹豔豔面的面坐着,中間是沸騰得鍋,下菜後不多久便散發出陣陣香味,聞着就讓人慾罷不能。

川城的串串香果然名不虛傳,曹豔豔一邊將一塊牛肉放入嘴裏,一邊吐字不清地說:“好吃,真的很好吃,等我發了工資以後還要來吃!”

這就是曹豔豔現在的願望,多麼簡單和樸實,此時的曹豔豔,一頓串串香就讓她覺得幸福,但有些人,擁有豪宅、名車及鉅額財富,仍然是覺得不滿足,可見人的慾望真的是無限的,姜濤心裏這樣想着。

從大排檔出來後,曹豔豔撐得走路都困難了,扶着姜濤一邊打嗝一邊說:“濤哥,感謝你的款待,今晚我真的非常開心,吃得也很飽! 繁星 你看……”

曹豔豔說着還故意又將肚子挺了一下,姜濤笑着說:“飯要吃七分飽纔好!”

曹豔豔不以爲然,說:“切,反正我是個吃貨,在吃東西這件事上我覺得好吃就該多吃點!”

姜濤開玩笑地問:“你不怕吃胖?”

曹豔豔:“我還真不怕,因爲我發現,我是屬於那種不管怎麼吃都吃不胖的人!羨慕嫉妒恨嗎?”

姜濤:“不好意思,我也是,哈哈”

過了一會兒,曹豔豔又問:“濤哥,你有沒有覺得今晚我特別沒有形象?”

姜濤開玩笑地說:“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曹豔豔:“當然是真話了!”

姜濤:“真話的話當着你的面不好意思說,哈哈!”

曹豔豔有點後悔地說:“哦,那明白了!”

姜濤:“好了,是和你開玩笑的啦,再說了,在我面前你還有必要注意形象嗎?”

姜姍姍不解地看過來,姜濤急忙解釋,說:“在我心裏,你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樣,妹妹在哥哥面前,盡情放鬆自己就好了!”

聽江濤說完,曹豔豔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兩人就這樣一邊聊着天,一邊回到了姜濤的車,然後準備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曹豔豔有些沉默,將頭靠着車窗,眼睛盯着窗外,姜濤以爲她是上班一天,晚上又逛了這麼久,應該是累了,於是也沒有再打擾她。

姜濤送曹豔豔到了她宿舍樓下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半了,曹豔豔下車後,笑着對姜濤說:“濤哥,謝謝你,有你這麼一個哥哥讓我覺得比吃串串香還要幸福!”

姜濤:“看來你真是個吃貨,什麼事都能被你和美食扯上關係,不過,我有個吃貨妹妹也覺得挺不錯的!”

曹豔豔:“好了,濤哥,你也回去吧,路上開車注意安全!”

姜濤點點頭,看着曹豔豔上樓後才離開,回到家的時候姜姍姍沒有在,姜濤正準備打電話問一下,掏出手機的時候看到微信有消息,點開後果然是姜姍姍發的,說:“濤哥,我今晚加班有點晚,一會完了一起跟月兒姐去她家!”

姜濤看到消息是半小時前發的,這會兒說不定她們已經睡了,於是也沒有回覆,自己去洗漱後也上牀睡了。

一夜無眠,第二天姜濤姜濤起牀,發現自己的手臂一點問題都沒有,瞬間心情大好。

剛到公司就接到了蔣欣妍的電話,接起後聽到蔣欣妍說:“姜濤,你忙不忙?晚上能不能出來一下!”

姜濤對於這個冷豔警花對自己的冷漠已經習慣了,這突然又主動約讓他有點不踏實,於是說:“是有什麼事嗎?不可以在電話裏直接說嗎?”

蔣欣妍:“你放心,不會又是找你冒險!”

聽到蔣欣妍這麼說,姜濤也只好答應,說:“那好吧!”

掛斷電話後姜濤也沒有多想,開始了一天的忙碌工作。

年後,姜濤他們的各個項目也在有條不紊地推進着,公司人員這兩天也開始逐漸得到了補充,員工多了,在管理上就有了一些瑕疵,於是姜濤這兩天正準備和江月兒商量擬定一套完善的獎罰制度來規範管理。

整體上來講,奇蹟網絡目前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正在茁壯成長。

下午五點鐘的時候,姜濤正在看網上搜來的別的公司的制度模板,蔣欣妍發來消息,讓姜濤去太平路一個叫“靜心茶園”的小茶館等她,說她馬上到。

姜濤也沒有耽擱,收拾了一下後就直接去了太平路,到了後找了好久才找到這個茶館。

當姜濤走進茶館,老闆急忙過來,問:“你是姜先生嗎?”

姜濤看到茶館老闆是個不多五十歲的婦女,穿戴樸實,一臉和藹,對於知道自己讓姜濤有些驚訝,於是問:“是的,您怎麼知道的?”

茶館老闆笑着說:“我是欣妍的姨媽,欣妍打過電話了,說你來了讓我招待一下,要知道來我這裏喝茶打牌的都是熟人,你第一次來很好認的!”

姜濤“哦”了一聲,又問了一聲“阿姨好!”

蔣欣妍的姨媽將姜濤帶到一個雅靜的包廂裏,然後給姜濤泡了一杯茶,讓姜濤有什麼需要就招呼一聲,說完就離開了。

由於是已經到了吃晚飯的時間,所以這個茶館裏也沒有多少人,只有裏面還有一兩桌打牌的,好像也要結束了。

姜濤坐下來品茶,突然發現蔣欣妍這次約自己,搞得跟舊社會地下黨接頭一樣,真是有點搞笑。 姜濤在茶館坐了大約十分鐘,突然包廂的門被打開了,姜濤看到蔣欣妍走了進來。

今天,蔣欣妍上身穿了一件紅色的薄款羽絨服,裏面一件高領白色毛衣,下身是黑色的打底褲,再搭配一雙長筒靴子,顯得很乾練。

蔣欣妍進來後,笑了一下說:“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姜濤:“其實我也來沒多久……你約我出來是有什麼事嗎?不會是喝茶吧?”

蔣欣妍:“確實有點事,那我就直接說了!”

姜濤:“最好直接說!”

蔣欣妍:“聽說前幾天在安寧村兄弟會和龍虎門火拼中,你參與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