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房間內傳來一陣陣極其委屈的哭泣聲。

沒錯,這個聲音的主人就是鳳芊芊。

她趴在床邊,雙手不住的捶打著床,試圖用此來發泄她心中的不滿跟憤怒。

「芊芊!你開開門,我是爹!」鳳詢焦急的拍門聲及呼喚聲在鳳芊芊的門外響起。

「不開…不開…就不開!」鳳芊芊拿起床上的繡花枕扔向大門口。

鳳詢和聲和氣的在門外哄道:「芊芊啊!你開門吧!算爹求你了,行嗎?」

門內的鳳芊芊對父親鳳詢的呼喚聲置若罔聞,依舊不肯開門。

鳳詢無奈之下只得先去尋玄洛黎,希望他能勸勸女兒鳳芊芊。

「黎世子,老夫知道這個要求難為你了。但老夫請黎世子看在芊芊對你一片痴心的份上,去看看她好嗎?」鳳詢懇求道。

「既然鳳老有請,洛黎自然不會拒絕。」玄洛黎目光微凝,語氣一頓,再道:「不過…此番前去,洛黎打算跟鳳小姐說清楚。」

鳳詢聞言神色頓時一僵,「說清楚?」這是什麼意思?

「走吧!鳳老!」玄洛黎並未理會一臉獃滯的鳳詢,繞開他徑自向鳳芊芊的房間走去。

鳳芊芊房外。

「我是玄洛黎,請鳳小姐開門!」玄洛黎清冷的聲音自門外傳進門內鳳芊芊的耳中。

鳳芊芊聞言急忙擦了擦自己的淚水,整了整衣襟,這才緩緩拉開了房門。

門外的鳳詢見鳳芊芊將門打開,吊在半空中的心終於放下。

玄洛黎一改昔日里的和顏悅色,面無表情的說道:「鳳小姐,在下之前一直顧忌你是個女子,所以從未把話說絕。但是今日,在下覺得有必要跟你說清楚!」

一旁的鳳詢聞言心中隱隱泛著一種強烈的不安,有一瞬間他竟後悔請玄洛黎前來相勸。可是人已經請來,總不能再把人趕走…

站在玄洛黎對面的鳳芊芊聞言面色一白,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

不等鳳氏父女二人反應過來,玄洛黎不溫不火的聲音在二人耳邊響起:「鳳小姐,洛黎乃啻焱世子。按照父親定下的規定,洛黎是絕對不可能娶他國的女子。所以請鳳小姐不必再洛黎身上浪費心血了!」 真正狙擊他們經濟體系命脈的一槍。

便是讓以‘龍王’技術爲核心的華夏產品,出現在國外民衆的視野中!

屆時,可以預見。

那些纔剛剛恢復股價,開始上漲的西方公司。

必定又會迎來一場近乎恐怖般的暴跌!

即便是官府和財團想要阻止,也力不所及,徹底失控了。

到時候,不費吹灰之力,臣風這一手不僅賺了一大筆差價,還能讓國外各大頂尖公司市值蒸發大半!

也難怪在場的商界大佬們,紛紛交口稱讚。

可以說,

現在西方的各大財團,已經被臣風一人牽着鼻子在走。

任非,一個白手起家,歷經幾十年風波,讓華夏企業闖出國外,屹立於世界通信巔峯的大佬,此刻也對臣風心悅臣服。

‘這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 到底是什麼怪物!’

不僅拿出了‘龍王’核心設計圖,還創立了舉世震驚的長城計劃,擔任最高行動組的組長。

肩抗三顆金星的存在!

今日更是談笑之間,將西方各大財團玩弄於股掌,一手便要攪亂他們經濟體系的命脈!

這些商界大佬們震驚之餘,腦海中不由都蹦出了一個想法。

棋!

恐怕在這個青年的眼中,整個世界都是他手下的一盤棋。

並且這個棋局,他彷彿能預測到每一步,掌控了整個棋局的走向!

這讓任非等人懷疑,眼前坐着的已經不是凡人。

而是臥龍在世,神仙下凡!

……

米國爾華街,皇后證券交易所。

世界上最大的股市交易中心。

此時,有數萬名金融人士在這裏揮頭撒汗,兩眼緊盯着偌大屏幕上的漲跌數據。

可以說,這裏每一秒,資金浮動都在成百上千億!

這兩天因爲東方那個新能源‘龍王’的謠言四傳,導致水果公司等頂尖企業的股票大跌。

許多民衆此刻都懊惱不已,紛紛趁現在全倉拋出止損。

這些人,一般被幕後莊家稱作:

韭菜!

證券所頂層豪華辦公室內。

一羣西裝革履的外國人端着精緻的紅酒杯,交杯換盞。

似乎股市的持續走低,身家損失幾十上百億,根本沒有影響到他們一絲一毫。

“菲特先生,真沒想到,這一次我們不僅不會有任何損失,還能借此大賺一筆,真是多虧了你們菲特家族的福!”

菲特家族,乃是米國一等一的頂級財團。

據說當今統領的背後,都有着他們操控的黑手。

名爲菲特的老人,今年已經年近九十,白髮蒼蒼體態肥碩,聽到這話不由哈哈大笑。

“股市就是如此,它的上漲或下跌,今天想讓誰贏,不過取決於我們的一句話罷了!”

菲特先生坐靠在豪華皮椅上,手掌間夾着高腳紅酒杯,一副運籌帷幄的模樣。

“是啊!那些愚蠢的平民們,竟然真的相信了華夏人的謊言,還真以爲有什麼能把海水變成能源的科技,太荒唐了!”

“讓他們拋吧,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哭着去見上帝了!”

“時間差不多了,伯宮那邊應該快開始了吧!”

這些爾華街大佬們,有談有笑。

畢竟只需要等官府那邊開始闢謠‘龍王’,那他們手中的股份都將回升。

他們每一人,都是金融界背後的一張大手,足以撼動整個世界經濟體系的存在!

但這些銀行家、石油大佬、財團家族的人,都沒有發現,此時一把來自華夏的狙.擊槍,已經瞄準了這裏的股市!

皇后證券交易所內。

衆多散戶都在爭先恐後的拋掉水果公司、微硬集團等上市企業的股票,以求止損。

但突然冒出來一羣人不僅不拋,反而還持大批資金進場,低價買入這些股票。

這操作都市讓許多散戶們一時摸不着頭腦。

心中猜測莫非是莊家進場控臺?

便是身爲幕後莊家的那些頂層財團大佬們,都驚訝了一陣。

“這些持大批資金進場的人,難道是柴德家族派來的人嗎?”

著名手機商,水果公司總裁喬傑克先生皺眉道。

“不,柴德家族就算是世界第一大財團,現在也沒有多餘的力量來插手我們米國市場,畢竟他們那邊許多汽車企業的股價也在暴跌。

我想,應該是些有膽量的新生代遊資吧,不管他們,反正無論誰買股票賺得都是咱們,除非……”

股神菲特十分自信的拍着胸口,但突然想起了什麼,話語戛然而止。

他後面的話,便是不說出去,在場這些金融界大鱷都猜了出來。

除非,

這批持大資金進場的散戶遊資,是想做空他們!

但很顯然,這是不可能的事。

誰能同時做空水果公司、微硬集團、米國各大銀行、諸多石油企業呢?

除非是一個超級大國的舉國財力!

“哈哈哈,看來我還是老了,竟然會想些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菲特笑了笑,舉起紅酒杯對着衆人。

“這世界上能做空我們的人,應該還沒出生吧?”

“哈哈,就任這批持大資入場的人撿便宜吧,反正這裏是咱們的主場,一切盡在掌控!”

“乾杯!”

金碧輝煌的豪華辦公室內,一片歡呼。

他們卻不知。

這些陌生的面孔,幾乎都是由華夏那些商界大鱷們操控的傀儡。

背後,更是由當今華夏最高行動組組長,臣風親自指揮!

……

華夏商務署,經濟觀測大廳內。

一面近百平米的電子屏上,實時轉報着遠在海外的皇后證券所交易數據。

各個上市公司的漲跌幅,盡在眼前!

魏白衣,任非等一衆商界大鱷,以及上千名經濟學、金融學專家級精英,此刻都嚴陣以待。

只等站在最前方,專心致志看着屏幕的那位青年,一聲號令!

半小時後。

臣風估算着米國官府應該快開始對華夏發起輿論攻擊,以此來恢復本國股市,他雙眸閃過一道精光。

“時間差不多了,讓你們的人全部進場,開始抄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