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寒看著下方騷動的人群,微笑說道:「諸位靜一下,聽我說:沒錯。在荒古之森中,我冒著性命之險,終於不負諸位所望,從生命古樹上採摘到不少樹葉,足夠咱們每人分到一片了。各位之前都曾出過力,我不會厚此薄彼,現在,我就把這些樹葉分了吧。諸位請接好!」

他說到這裡,右手輕揮。數百片樹葉從他儲物戒中飛出,準確無誤的落在數百名紅盟成員攤開的手掌心裡,每個人都得到一片。

樹葉只有半個巴掌大,呈心形。晶瑩剔透,翠綠欲滴,宛如玉石雕成,一絲本源靈氣從其中透出。滲入人的身體后,讓人產生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紅盟的每一名修者,小心翼翼的將生命古樹的樹葉托在手中。用心觀賞了一陣后,又加倍小心的收起來,臉上的欣喜激動之色難以掩飾。

葉寒又道:「不瞞諸位,我身上還有一些生命古樹的樹葉,只是這些樹葉,我準備帶回『仙醫門』去,送給我手下那些弟子用來修鍊。我想諸位應該沒什麼意見吧?」

有修者立即說道:「葉前輩客氣了,我們能得到一片生命古樹的樹葉,已經感激不盡,哪還敢奢求更多?葉前輩就算還有再多樹葉,也儘管自己處理,我們沒意見的!」

又有修者道:「據說像生命古樹的樹葉這等靈物,一名修者只能服用一次,再多就等於浪費,所以我們有一片就足夠了!」

「葉前輩竟是『仙醫門』的門人?」有修者把話題扯到了這上面。

葉寒也不否認,笑著點頭稱是。

「我師父不但是仙醫門的人,而且還是『仙醫門』的開山祖師!」姬靈山大聲說道。

他引言一出,頓時在數百紅盟成員之中引起轟動。

「原來葉前輩就是『仙醫門』門主,久仰大名!」

「聽說『仙醫門』近些年在北玄域迅速崛起,已經能夠和『葯宗』、『玉女門』、『玄冰奇火宮』這些北玄域老牌的超級宗門抗衡,著實厲害啊!」

「有葉前輩坐鎮,我看仙醫門很快就能成為北玄域第一宗門!」

「葉前輩是五行之軀,潛力無限,早晚能晉階雷劫、仙道,衝擊神通境都有可能!」

「是啊!是啊!到那時,葉前輩就成為我神州大陸的至高存在!」

山谷之中,數百修者目光注視著葉寒,議論紛紛,一想到葉寒現在已是五行之軀的嬰神巔峰強者,修行之途無可限量,不少修者就怦然心動,萌生了一種加入「仙醫門」、追隨在葉寒身後、親眼見證他在未來證道至高的想法。

紅盟成員,大多是無門無派的散修,身份自由,而且最是尊崇強者,遇到能讓他們心儀的強者,他們生出追隨之心,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於是便有修者問道:「葉前輩,我想加入你的『仙醫門』,你說行嗎?」

葉寒笑道:「當然行了,你願意加入,我歡迎之至!我們仙醫門,敞開大門歡迎八方來客,凡是先天修者進來,就是長老之職!可以享受我們門中提供的無盡修鍊資源!」

「你們『仙醫門』有靈石礦脈嗎?」又有修者問道,能為門人提供無盡修鍊資源,沒有靈石礦脈是絕對做不到的事。

葉寒笑道:「靈石礦脈自然少不了,而且……我們仙醫門中,目前至少有數十名煉藥師,可以煉製各種等階的丹藥,供門人弟子修鍊!」

在神州大陸,煉藥師數理稀少,身份尊崇,而丹藥的作用,對於修者來說,比靈石具有更佳的效果,因此哪個宗門有煉藥師坐鎮,就等於擁有了源源不斷的修鍊資源,這對修者的吸引力,遠大於靈石礦脈,四周修者們聽到葉寒這話,又是一陣騷動,更多人動了加入仙醫門的心思。

眼前這數百修者,個個都是先天之境,其中更有不少先天巔峰期修者,如果能把他們拉入「仙醫門」,仙醫門的實力將會壯大數倍,一躍升成為北玄域的第一大勢力,葉寒就是存著這個心思,才想要拉攏他們,至於這些修者當中存在著良莠不齊的問題,等他們進入仙醫門后,再慢慢清理就是。

「還有,我本人也是一名煉藥師,已經能夠煉製出聖品丹藥。將來隨著修為提升,或許還能煉製出仙品、乃至神品丹藥!」為了讓眼前這些修者歸附仙醫門,葉寒又拋下了一個重磅炸彈。

他這句話一出口,四方轟然而動,數百道看向他的目光,先是呆愕,隨即就變得狂熱起來。

能夠煉製聖品丹藥的煉藥師,絕對屬於大陸上最尊貴的一類存在,目前整個神州大陸,恐怕都找不出幾個,而擁有五行之軀、修為在嬰神境巔峰期、又能夠煉製聖品丹藥的煉藥師,整個大陸卻是絕無僅有,只此一家。

也就是說,只要能和葉寒搞好關係,那今後的修鍊之途,還愁沒有丹藥提供?有了丹藥的支撐,修鍊之途將會大為坦暢,對任何修者來說,這都是夢寐以求的。

葉寒的最後一句話,起到了關鍵作用,讓現場大半修者的心都熱了起來,紛紛都要求加入「仙醫門」,追隨葉寒而去。

葉寒暗中暗喜,朗聲道:「諸位有心加入我仙醫門,我自然高興,只是我眼下還有些私事要辦,不能陪諸位同返門中。諸位可自行前去北玄域逍遙山的仙醫門,到了那裡,直接報我的名字,就說是我推薦你們去的就行。等過段時間我趕回去,再為諸位接風洗塵。」

於是紅盟的數百成員,就在這山谷與葉寒、姬家兄妹分手,三五成群的趕往北玄域仙醫門方向,少數不願加入仙醫門的,也各自散去。

片刻功夫,這偌大的山谷中,就變得一片清靜。

姬靈山看著那些修者離去,喜笑顏開,抓耳撓腮的道:「還是師父厲害,三言兩語,就哄得這麼多先天修者自願加入咱們仙醫門。這樣一來,我仙醫門的整體實力,豈不是大大增強?」

葉寒瞪了他一眼,道:「什麼叫哄?我說的話,可沒有半點虛言!他們加入了仙醫門,自能體會到其中好處!」

頓了頓,又道:「好了,我們走吧。繼續在這東玄域遊歷一個月,然後返回仙醫門!」

三人正準備離開山谷,忽然之間,一股嚴寒森冷的殺意衝天而起,瞬間籠罩四方,三人只覺如墜冰窖之中,渾身的鮮血似乎都被凝固住。

葉寒還好,能夠暫時抗衡住這股殺意,而姬家兄妹的周身上下,卻已結出了一層冰霜,他們的眼中,流露出駭然之色,不安的望向葉寒。

這股殺意對葉寒來說,並不陌生,他抬頭望天,目光冷冽如電,臉上毫無懼意,反而帶著幾分嘲諷和不屈,祭出炎帝鼎來,將三人籠罩在炎帝鼎投下的青色光罩,頓時將那股森寒殺意逼退。

「堂堂修道修者,何必縮頭縮尾?呵呵,我就知道,為了木靈果,你一定會出現!」葉寒緩緩說道,聲音似乎比這森冷殺氣還要冷上幾分。(未完待續。。) 森寒殺氣,鋪天蓋地一般湧來,有如實質一般,將山谷中的草木盡皆摧為齏粉,就連那些山石,也出現了道道裂縫。

炎帝鼎的青色光籠罩住三人,那種令人顫慄的殺氣被隔絕在外,無法侵入,葉寒三人都暗鬆了口氣。

「啊,看啊,居然下雪了!」

「這種時節會下雪?真是奇怪!」

在姬家兄妹的驚呼聲中,山谷上方的天空,突然間陰雲翻湧,狂風肆虐,大片大片的雪花,從空中飄落,整個世界,彷彿一下子被大雪淹沒。

姬家兄妹的話,葉寒彷彿沒有聽到,他的目光,投向了北側的谷頂。

那裡,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那身影瘦瘦高高,身穿白袍,背負一柄長劍,一雙眼睛放射出的寒芒,似乎比這冷到極點的天氣還要嚴寒千百倍。

他站在那裡,彷彿那裡就是這漫天風雪的源頭。

看到此人,葉寒瞳孔驀然收縮,臉上,卻並沒有多少驚訝之色,似乎早就預料到此人會來,只是沒想到他會來得如此之快。

仙道出世,誰與爭鋒!

谷頂那人,只是釋放出一絲神念,就讓葉寒感受到了高深莫測、浩瀚如海的力量壓迫而來,雖然葉寒有神品秘寶炎帝鼎護身,不懼任何攻擊,但能否從那人手中逃脫,葉寒心裡卻一點底都沒有,更何況身邊還帶著姬家兄妹這兩個「拖油瓶」。

仙道修者的一絲神念,能夠殺人無數,如果沒有炎帝鼎相護,強如葉寒,都無法抵禦他的神念攻擊。

葉寒知道,這激蕩烏雲、漫天風雪,都是谷頂那人的一縷神念所化,能夠殺人於無形。

「很好。你是個聰明人!」谷頂那人突然開口,聲音略帶嘶啞,彷彿從地獄傳出,冷的讓人毛骨悚然,接著又道:「既然你知道我要木靈果,那就交出來吧!」

他說到這裡,目光凝注在葉寒頭頂的炎帝鼎上,眼底深處,透著幾分貪婪,道:「把你那尊綠鼎也給我。我答應饒你一命!」

「如果我不交呢?」葉寒冷笑。

「不交……你就等著接受我的雷霆之怒!你不過區區一個嬰神巔峰修者,就算擁有五行之軀又怎樣?我要殺你,如同捏死一隻螻蟻般容易!」

葉寒知道,對方所說不錯,仙道修者,不怒則已,一怒如雷霆,如果自己沒有炎帝鼎護身,他真要殺自己。不過一念而已。

只是,對方想要他的木靈果,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肯交出的,當下長笑一聲。道:「傳說仙道修者,一怒有焚天之威,令人恐懼,只是你這威風。用在我一個嬰神境修者身上,算什麼本事?寶物有緣者得之,你想要?沒門!」

谷頂那人。正是之前和酒仙人聯手對抗獨角蛟龍的仙道境修者冷邪,兩人在與蛟龍大戰中沒有佔得便宜,又感應到了來自於生命古樹的強大實力,取得木靈果無望,只得悻悻離開荒古之森。

葉寒進入生命古樹內部,然後又無恙而出,這一切自然逃不過冷邪的眼睛,而葉寒離開生命古樹后,樹上的木靈果卻突然間少了二十個,不問可知也是葉寒得到了。

冷邪這次出現在荒古之森,當然也是為了木靈果而來,雖說他已入仙道之境,但只是仙道初期,如果得到一個木靈果,或許就能突破一個小境界,達到仙道中期,然而守護生命古樹的獨角蛟龍實力太強,以至於他和酒仙人聯手,都沒能得到一個木靈果。

原本冷邪都有些喪氣,沒想到葉寒這個區區嬰神境巔峰期的小子,居然一下子得到了二十個木靈果,雖然不知這小子用了什麼方法得到的,但冷邪依然狂喜,心中貪念橫生,一路追蹤,終於在這裡發現葉寒,準備將他所得的木靈果劫走。

而當看到懸浮在葉寒三人頭頂的炎帝鼎時,冷邪目光一亮,他能感應得出,那綠鼎甚至比他背後的白霜劍還要強大,至少也是一件仙品秘寶,一時間心中貪意更盛,想連這綠鼎也一併劫走。

至於葉寒、姬家兄妹三人,在他眼裡如螻蟻般的存在,就算有炎帝鼎相護,他也有信心在抬手之間就能滅掉三人。

聽到葉寒凜然無畏的說出「沒門」兩字,冷邪臉上出現怒色,發出一聲低沉的冷哼,這冷哼聲響起,整個山谷如同被颶風卷過,漫天大雪狂亂激舞,一片片巴掌大的雪花,化為一柄柄閃耀著寒芒的利刀,似乎連空間都能切割成片。

「最後問你一句,交不交木靈果和那尊綠鼎?」冷邪目光如劍,寒聲問道。

「不交!」葉寒胸膛一挺,大聲說道。

在他看來,荒古之森中的那棵生命古樹,堪比神道境強者,連它都無法毀壞炎帝鼎,他倒不信冷邪這個初入仙道的修者,能對炎帝鼎造成威脅,自己和姬家兄妹在這神器秘寶的保護下,安全上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唯一擔心的就是,冷邪會無止無休的一直糾纏他們,不肯離開。

「不交是嗎?」冷邪臉色一沉,接著冷笑出聲:「那你們三個,就只有死了!」

他說著緩緩抬起右手,食指向前點出,一道耀眼白芒自他指尖激射而出。

那白芒如流星墜落,拖著一道長長光尾,破開重重風雪,彷彿洞穿虛空,瞬間就到了近前,「錚」的一聲摘擊在炎帝鼎上,發出金屬鳴響。

置身在炎帝鼎青芒光罩保護中的葉寒三人,只覺鼎身輕輕一顫,似有一縷寒意透入,禁不住渾身打了個冷戰,接著就是可怕的寂靜,彷彿突然之間,鼎內與鼎外的世界,就與外界完全隔絕了開來。

「啊,你們看外面!」

姬靈水隔著炎帝鼎產生的青芒光罩,手指向著鼎外指去,大叫出聲,眼中流露出駭然之色。

葉寒和姬靈山放眼四顧,也震驚不已,只覺原本花草遍地、溫暖如春的山谷,此時此刻,自谷頂至谷口的這一大片空間,竟完全被冰封住,而炎帝鼎,就處在冰封區域的核心處,若非有青色光罩保護,只怕葉寒三人都被凍成了冰人。

「不愧是仙道修者,水靈氣竟修鍊到了至陰至寒、瞬間冰封的恐怖境界,實在可怕啊!」葉寒心中感嘆,同時慶幸早早的就祭出了炎帝鼎,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哼,區區一個仙道修者,也敢囂張?主人,看我替爆開這冰封世界!」

炎帝鼎的靈識,突然間和葉寒溝通起來,不等葉寒作出回應,炎帝鼎的鼎身突然間放射出萬道青芒,一股龐大的威壓,隨著青芒釋放出去,就聽轟然一聲巨響,整個山谷被冰封的世界變得支離破碎,數以萬計的被青芒轟碎的一塊塊堅冰,向四面八方激飛而去。

轟響過後,山谷內不再有一冰一雪,那可怕的颶風也消失,只是在剛才的瞬間冰封之下,谷中的一切草木,卻已無一存活,變的死氣沉沉。

見在自己的攻擊之下,葉寒三人竟然無恙,那綠鼎還能掙脫自己的冰封之力,冷邪也不由大為震驚,更加確定那炎帝鼎乃是寶物,貪心更重。

「看來想要壓制住那綠鼎,不出全力不行了!」冷邪寒芒一閃,心念一動,背後白霜劍發出龍吟之聲,錚然出鞘。

白霜劍是仙品秘寶,在神州大陸上屬於極為罕見的頂級寶物,劍一出鞘,就高懸九天之上,寒氣繚繞,劍身四周的一片空間,都似要劍身瀰漫出來的寒氣凍結住。

葉寒仰頭看頭高懸在天際中的白霜劍寒芒吞吐,隨時都會呼嘯斬下,心中生出幾分不安,立即用神識和炎帝鼎的靈識溝通,問道:「小鼎,那人的寶劍不凡,你能擋得住不?」

小鼎的聲音很快就傳回,語氣中帶著幾分傲然,道:「主人,你可別忘了,我小鼎是神品秘寶啊!雖然主人修為現在還不夠強大,不能完全激發出我的力量,但對付一件仙品秘寶,還是綽綽有餘的!」

頓了頓,又道:「不過,我雖然無懼那仙道修者的任何攻擊,但也沒辦法帶主人從這裡脫身,只希望那個仙道修者能知難而退了!「

葉寒道:「那好,我們就與那老賊一戰吧!我就不信,他奈何不了我們,會我們一直耗下去!」

正說著,天際中的白霜劍發出一聲震徹九天的龍吟,豁然放大數十倍,竟化作一隻白色巨龍,猶如冰雪雕成,龍首向下,挾著一股凌厲無匹的仙道威壓,朝著葉寒三人吞噬而來。

天際之中,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隆之聲,彷彿蒼穹坍塌,白霜劍幻化的冰龍所經之處,空間如水波般震顫欲裂。

「區區仙器,也敢與我神器爭輝?給我破!」

炎帝鼎的靈識,發出一聲怒喝,緊接一道巨大青芒,自鼎身射出,化成一條巨大青龍,向著蒼穹撞去,迎擊那呼嘯而下的冰龍。

總裁追愛記 「轟!」

冰龍與青龍在空中相撞,整個天地為之一暗,大片大片的空間坍塌,露出一個個巨大駭人的空間黑洞,不斷有空間亂流從中溢出,釋放著無可抗拒的威壓,彷彿末日到來。(未完待續。。) 白霜劍是仙器,炎帝鼎是神器,仙器對上神器,結果可想而知。

天空中爆出宛如末世般的轟響后,白霜劍被炎帝鼎發出的那道青芒撞飛,在空中翻翻滾滾好久,這才被冷邪強行收回。

收回白霜劍的那一刻,冷邪身體輕輕晃動了一下,嘴角溢出一縷鮮血,竟是受了內傷——修者的秘寶,與修者本身息息相關,秘寶受損,修者本身自然也會受到波及。

「怎麼……怎麼會這樣?我的白霜劍……居然抗不住對方一道靈氣轟擊!啊……」

看著白霜劍上出現的一道裂紋,冷邪先是難以置信,隨即惱怒欲狂,仰天狂嘯出聲,只是一時片刻,卻不敢再對葉寒出手攻擊。

他的心裡,已經對葉寒的炎帝鼎產生了一絲忌憚,確定那尊連自己都無法看透的綠鼎,比自己的白霜劍厲害許多,如果說自己的白霜劍是仙道初期秘寶,那麼那尊綠鼎,至少也是仙道中期以上秘寶。

冷邪受創,葉寒自然感應得到,他在驚喜之餘,也有些擔憂,再怎麼說,對方也是仙道強者,即便受了點傷,也依然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雖然自己有炎帝鼎相護,但炎帝鼎護得了自己一時,卻護不了一世,總有疏漏的時候。

一時間,谷頂的冷邪和谷底的葉寒雙方心存忌憚,對峙起來,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師父,如果那人守著一直不走,咱們怎麼辦?」

「是啊,咱們總不能一直呆在這裡!不如趁他受傷,咱們殺出去!」

過了片刻,見谷頂之上的冷邪絲毫沒有退走的意思,姬家兄妹不由急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