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俱焚!

風揚冷哼一聲,很不甘心,但這份以命搏命的勇氣,他還不具備。

一個閃爍,風揚躲過林清雨的攻擊,他的短刺自然也沒有落下。 金色細釘有如滔滔江水,延綿不絕,又似一條金河從空中傾泄而下,奔騰不息。

整個廣場迅速被金光籠罩,那澎湃的氣勢使得人心頭一震。

隨著金河落下,一股強大的空間力量將楊恆死死的束縛住。

楊恆也不敢再遲疑,全身的氣勢爆發出來,迅速打破周圍的空間束縛,祭出震天錘,一錘砸出。

一個巨大的白色錘影自下而上砸去,像是一座巍峨大山,氣勢沉穩。

錘影帶著強大的勁風瞬間砸到了金河上,直接炸裂開來,整片空間為之一陣晃動。

「咔嚓…」炸響聲一道接著一道,金河的顏色不斷便淡,最後寸寸碎裂,發出金光點點,無數的金釘往四周射去。

「果然有點本事,不過你能接下我這招再說吧!」細眼一聲冷喝之後,雙手在身前一身揮舞。

廣場上竟然出現了一尊尊手持大刀的金甲傀儡,如潮水般朝著楊恆涌去。

金甲傀儡體形高大,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金燦燦的刺眼光芒。手中的大刀也是白光閃閃,鋒利無比。

上百尊的傀儡就像是一群在戰場上馳騁的殺神,「轟轟…」的腳步聲使得整個廣場都在晃動。

楊恆看著這些聲勢浩大的傀儡,眉頭微微一簇,立即凝聚五行符印,啟動了金羽大陣的第二種形態。

手持長劍和手持大刀的金甲傀儡迅速的廝殺在一起,「乒乒」的尖銳聲不斷響起。

整個廣場上直接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戰場,看的人一陣心驚膽戰。

金羽大陣的金甲傀儡雖然只有蘊神境的實力,遠遠不如細眼的那些傀儡,但是楊恆只需要用陣法來消耗掉對方的一部分威力。

等到金羽大陣里的傀儡全部被滅掉,楊恆看到對方的那些傀儡的實力也被削弱了不少,他立即運轉「陰陽兩極」。

一個十幾丈大小的靈氣八卦體出現在他身前,瘋狂的吸收周圍的陰陽之氣,形成一個巨大的氣旋,帶起一道道狂風,吹的他的衣服「撲撲」作響。

氣旋的體積不斷變大,扶搖而上,彷彿已與蒼穹接壤。

空中無數暗流涌動,天地也瞬間失色,楊恆成為了整個廣場的中心。

在眾人看的目瞪口呆的時候,已經被陰陽之氣籠罩的楊恆突然雙手一合,一個幾丈大小的氣團朝著前面的傀儡飛了出去。

「轟…」

氣團撞到傀儡上炸裂開來之後,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席捲整個廣場,瞬間湮滅所有的金甲傀儡,只留下一點點有如螢火般大小的金光從空中慢慢飄落。

楊恆被震得往後飛退,他還沒停下來的時候,細眼已經祭出一把黑色彎弓,三支黑的發亮的箭羽上弦直接拉滿弓。

「咻…」三支黑箭整齊劃一,同時從弓弦上發出,在空中留下三道長長的殘影,有如三條黑色游龍朝著楊恆飛去。

「神烏弓!聽說這是無限接近神級上品的法寶,這個小子要死定了!」

「一個靈人境的小子能死在細眼的神烏弓之下,也算有點實力了。」

北區的這些圍觀的修士議論紛紛。

楊恆還沒有什麼動作,就感覺到自己已經被三支黑箭給鎖定,而且,黑箭所帶來的寂滅之意,讓人產生一種深深的恐懼和無力感,就好像看到了死神的降臨。

他立即將灰色燈座祭了出來,一道橙色的光芒瞬間將他的身體團團圍住。

「砰!」一聲悶響之後,黃色的光芒開始慢慢的暗淡下去,楊恆立即把黑色大鐘攔在了身前。

「乒乒乓」三道刺耳的金屬撞擊聲響起,黑鐘被掀飛了數百丈,不過最終還是把這三支黑箭給接了下來。

楊恆的身體被震的「蹭蹭」往後退去,臉色變得蒼白起來,嘴角也有血絲溢出來。

不過他看著細眼的臉色也一片蒼白,肯定再也發不出這種攻擊的威力,他的心也就稍微放鬆了一點。

細眼看到楊恆把他的殺招接了下來,已經完全被震驚,兩隻眼睛瞪得像銅鈴。

銘禎獃獃地看著楊恆,久久沒有反應過來。

他本以為楊恆會叫丹殿的人出面解決這件事,沒想到楊恆會自己來,而且可以跟細眼拼的不想上下,這實力已經跟一個神人境修士無異。

楊恆收回燈座和黑鍾,迅速吃下一顆「回靈丹」,藍色的靈火在他手中一躍一躍。

「我接了你三招了,你也接我一招試試!」楊恆沉聲吼道!

他手中的縛天鎖已經飛了出去,藍色靈火也化作一支長槍朝著細眼刺去。

長槍的高溫將周圍的空氣灼燒的「噼里啪啦」炸響,激起一道尖銳的起浪,無堅不摧。

還沒等細眼有所動作,楊恆的上空浮現高過數十丈,手持長戈的金黃戰將。

戰將在虛空中睥睨眾生,彷彿就是這片天地的主宰。驀然間,它手中的長戈往前一刺,瞬間沒入了細眼腦海里。

細眼立即變得痴獃起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藍色長槍勢如蛟龍出海振九天,眨眼間就來到了細眼身前,他身上的衣服開始有了要融化的跡象。

細眼回過神來的時候,一道金色光芒將他團團圍住,像一層雞蛋殼。

砰!

金色光芒被長槍刺中,出現一條裂縫,然後迅速向四周蔓延,細眼也同時被震得往後飛退。

「噗…」細眼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臉色煞白的看著楊恆。

「沒搞錯吧,兩人居然打的不上相上下,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靈人境修士……」

「這靈人境的小子手段太多,好東西也太多,是個硬點子!」

旁邊的修士看向楊恆的眼神全是震驚之色。

楊恆在使用道靈九變的情況下肯定可以重創細眼。

但是在這個陌生的環境,他不敢貿然地把所有的實力都表現出來,連十二翼斷天蜢他都不敢叫出來。

而且無極聖地的高手眾多,他也怕那些高手會窺探到他身上的秘密。

楊恆雖然情況要比細眼要好一些,但是體內的先天之氣已經耗盡,他也只能停了下來。

「細眼,你也太不爭氣了吧,連一個靈人境的小子都搞不定。這北區以後怎麼交給你來管?」一個冷麵的中年男子在細眼旁邊落下,對細眼呵斥道。

他接著轉頭對楊恆說道:「你敢破壞我們北區的規矩,今天你就死在這裡吧。正好給那些不長眼的人提個醒,以後敢破壞規矩的,都會是這個下場。」

冷漠修士說完,全身的氣勢爆發出來,居然是神人境中期的修士 兩道遁光,向着明月庵方向馳去,年辰的飛舟之上,除了自己外,還載有陰陽破於其上。

唉,我什麼時候能和大哥二哥一樣,可以隨意在天上飛的話那肯定都爽死了,嘎嘎!

楊倫立即給陰陽破投去一個大白眼!

鄙視你,一點也不知足!你那個什麼鬼咒法,如今連大哥都難以招架,我就不用說了,如此逆天神通在身,還想如何啊你?

呃,這不是還沒練到出神入化,隨心所欲嘛!我現在都鬱悶死,想要施咒的時候,一點反應也沒有,可有時隨意說的一句話呢,卻偏偏極爲應驗,還威力無窮!真是被這法決給玩死了!

年辰呵呵一笑:

已經很不錯了,小破如今的實力,如果發揮好的話,已經穩穩壓住了我和你二哥一頭!不過,小破雖攻擊力威力無比,卻有幾樣致命的弱點!

陰陽破趕緊追問,哪幾樣弱點啊?

首先,你那咒術不能隨心所欲,時靈時不靈,就是一大弱點,再就是你的肉體極爲脆弱,防禦力低下!很容易受到偷襲!還有就是你無法使用任何的法器,包括這飛行法器。這些都是極大的缺陷!

嘿嘿,其實我現在已經很不錯了,畢竟終於知道自己不是一無是處的廢材,就已經足夠了!更何況假以時日,我的輪迴咒決大成之時,定能橫掃天寅大陸,所向無敵!嘎嘎!

楊倫對陰陽破這自我安慰的意淫功夫,實在是佩服到了無語的地步!忍不住將遁光靠近二人,揚手給了陰陽破一個大爆慄!

如今連自保都還是問題,你就在做天下無敵的美夢!

冷不防被重重的敲了一記腦袋,將正在意淫中的陰陽破驚醒過來。

你這個楊變態,怎麼每次都趁我不注意搞偷襲?小心我咒你天天被那泰坦神猿往死裏狠揍!

這一招還真靈,楊倫瞬間嚇得激靈打了個冷顫!好了,閉上你的烏鴉嘴吧!自從半年前醒過來,修煉輪迴咒決小有所成後,我和大哥都被你咒了無數回!

年辰制止了二人的嬉鬧,隨即鄭重其事地說道:

小破這今後的防禦,的確要想個萬全之策,無論如何,我三兄弟今後再也不要出現上次草原一行時的那種狀況了!

陰陽破收了不恭之態,隨即有些無奈地說道:

我大腦深處似乎有一絲模糊的記憶,彷彿是我這身體是那什麼…呃,什麼無之體,似乎是不死之身啊什麼的,反正我記不清,怎麼想都無法清晰起來。

你就吹吧,還不死之身呢,你二哥我可是修煉的堪比妖獸強橫肉體的練體之決,也不敢妄言是不死之身,我看你是腦袋練咒給練壞了!

年辰也聽得雲裏霧裏,笑着搖了搖頭,遁光加速,嚮明月庵方向急速飛去,楊倫見了,慌忙緊緊跟上!

一路上,陰陽破被這些幽深邃遠的景緻,和雄奇俊秀的奇峯異石,震撼得時而手舞足蹈,時而如癡如醉!從沉睡中醒來這半年,陰陽破都是在年辰的監督下,苦修“輪迴咒決“!如今第一次得見修仙界的景緻,的確歎爲觀止!

遠遠地,那副逼真的雕像已然在望,年辰心中升起了一絲興奮!

到了,遠處的雕像,就是明月庵開山祖師的真容!

楊倫陰陽破二人也看到了遠方的美麗雕塑,於是三人加快遁光,嚮明月庵投去!

忽然,一陣耀眼的光芒,從明月庵祭壇方向傳來,接着就是一聲驚天的巨響!

這一路行來,年辰因爲對明月庵心存敬重,所以一直沒有用靈識事先查探,如今一見此異象,已顧不了許多,靈識瞬間向前方延伸出去。

不好!年辰看了楊倫一眼,率先將遁速催動到了極致,流星趕月般嚮明月庵滑去!

哈哈哈,三位道友,還是別再做無謂的抵抗!束手就擒吧!

明月庵祭壇的寬闊場地上,七名與天寅南修士打扮迥異之人,站於場中!赫然是七名草原法士,其中那兩名面容較爲蒼老的法士,都是上師巔峯級別的修爲!而另外五名草原法士,其中兩人是上師初階,三人是法師巔峯級別,從五人身上波動的氣息看,五人正好分屬五行各一!

而另一方,明月庵的三名高階存在:明月庵主,雲渺仙子和那位超凡初期的女修三人,同時站於和草原法士遙遙對峙的祭壇邊沿。其餘的數十名明月庵女修,在三名高階前輩身後,各種法器在手,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兩名草原上師其中那面容最爲蒼老,目光陰鷙的法士手中,託着一隻葫蘆,和正常葫蘆大小相當。正一臉得意笑容地看着三名明月庵高階修士:

嘿嘿嘿,你明月庵的百名低階弟子,已經被我的寶葫盡數收取,識相的話,將那名女弟子交出來,我等立即就走,惹惱了本師,叫你明月庵全宗盡毀!

上師手指之處,赫然是馬靈兒的位置!

哼,今日不將我明月庵所有的弟子交出,定是不死不休!

臉上煞氣大冒,明月庵主已經失去了向來的淡定!

不識擡舉,那上師法士忽然將葫蘆往空一舉。

葫蘆在空中滴溜溜旋轉數圈後,一陣土黃色光芒冒出,化爲一大片光網,向三名高階修士身後的衆弟子罩去!

明月庵主手中,拎着一把通體晶瑩亮白的短劍,正是明月庵鎮宗之寶,開山祖師留下的“斬情劍”!

這“斬情劍”乃是威力強大的法寶,重在攻擊!明月庵主祭起手中的“斬情劍”咻的一聲,直接向空中的葫蘆本體斬去!

一旁的雲渺仙子,抖手憑空向空中作勢一起,一粒細小的光芒突兀地出現低空,連閃數下後,漸漸漲大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