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義接着告訴那個叫嬌嬌的女人:“你回去吧,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你不是我對手,你不能將我如何,我不想傷了你。”

嬌嬌問他:“如果我願意等你呢,等你學有所成,你願意繼續選擇我嗎?或者,我不介意做小。只要你武力勝過那個長老,你要多娶一個,他也不能將你如何。”

何許佩服,這世界的妞果然都想的開啊。

孫義卻是搖頭:“不可能的,我要超過劉長老,不知道得多少年之後了。那時候你可能都已經是人老珠黃,我現在答應了你,就等於在騙你。我不可能去娶一個老女人。而且劉長老一家,在聖光門勢力都是不小,就算勝過長老,我也不敢亂來。”

嬌嬌把劍取出橫在自己面前:“你若執意如此,我便一生此處終結。你真的要看着我死在這裏嗎?”

“不要胡鬧。”孫義略微着急。

嬌嬌說:“沒有胡鬧,我項來說到做到。再問你一遍,跟我走行嗎?”

孫義轉過頭去不再看她,非常堅定的告訴她:“不行。”

嬌嬌當即便要一劍把自己抹了,何許從石頭後面站起來:“刀下留自己。”

二人一起向他望來,孫義問他什麼人,在這裏多久了?

何許施禮:“不該聽到的都聽到了,孫師兄對吧,你不認識我嗎?我現在在聖光門挺有名氣啊。”

“你是聖光門弟子?我怎麼沒見過?”孫義有些懷疑。

何許說新來的。

“原來如此,我七日之前便下山了,被師傅派去給聖光泉守護弟子送補充之物,所以你們新來的師弟我都不認識。但你這樣偷聽不太好吧。”

孫義手抓到了劍上四下亂看,明顯是在看何許有沒有幫手,準備宰了他算了。

何許說巧合而已,自己也不想偷聽,但就像他不認識自己一樣,自己也不認識他們,所以才先躲一躲,省的惹麻煩。早知道是自己人的話,當然不會躲了。方纔見這位嬌嬌想不開,救人心切,這才露出頭來,說實話有些尷尬,畢竟偷聽不是很好的行爲,但不能真的眼睜睜的看着這麼漂亮的姑娘自殺吧。

孫義冷哼一聲:“別人生死,與你何干?”

“怎麼無關?”何許不同意這個說法:“要是男的,死了也就死了。可這麼漂亮個大姑娘,死了多可惜。你不要別人要啊,帶回家去暖牀多合適?”

何許跑到那嬌嬌面前:“姑娘,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孫師兄好嗎?”

嬌嬌咬牙切齒:“他就是一個混蛋。”

“嗯,這答案我同意,這位孫師兄人品不怎麼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你父母好嗎?”

“生我養我,天下最大之恩。你問這些幹什麼?”

“找答案啊,你看你現在要是自殺,你是爲了什麼自殺?是爲了一個混蛋自殺,這值嗎?不值吧?這麼不值的事情你做了,帶來的結果又是什麼?是對你有養育之恩的父母,將以淚洗面。這樣一來,你就是爲了一個混蛋,害了自己性命,然後讓親人難過,這就是你要的結果嗎?”

嬌嬌愣在當場,很快搖了搖頭:“不,我不能這麼做,成全了他,害了我的親人。”

“這就對了嘛,乖,咱不死了啊,回家去,三條腿的蛤蟆沒有,三條腿的男人多得是。哪個不比這孫師兄強啊,對不對?實在嫌麻煩你就跟我,我不怕媳婦不樂意。”

何許就是一句玩笑話,反正明兒不在這裏,怎麼吹都行。在地球上都這麼聊天。可是卻沒想到,那嬌嬌卻是很認真:“我已經不是完璧之身,你會要嗎?”

何許愣了一下子,沒想到她這麼說。

嬌嬌笑的淒涼:“男人都一樣,你也一樣,我這種女人就該被嫌棄,怨我當初傻。”

嬌嬌看向那孫義,目光極其憤恨。她已經被這個男人睡過了,這個男人現在做的事情就是始亂終棄。

嬌嬌告訴何許:“今日謝謝你,我不會再尋短見,我會回去好好孝敬父母,終生陪伴他們。”

嬌嬌說完,轉身就要離去。何許一把將她拉住:“等會兒,我覺得你還是沒想通,我這人喜歡跟人講道理,今天我得跟你說道說道。你不要作踐自己,該嫁人還是要嫁人,男人的確會在乎,但咱可以放低要求啊。總比一輩子讓人說單身狗好吧。”

嬌嬌問他,如果自己放低要求,不要名分跟着他,他願意嗎?

何許覺得有些好笑:“看你這話說的,你問孫師兄願意不願意。不願意不是傻蛋嘛。”

“可我不要藏着掖着,不做那揹着人的事情。不要名分,卻得要別人知道,我是你的女人,這樣你還敢嗎?”

何許說:“這樣的話,孫師兄肯定不敢,他怕老婆。但我當然敢了,怎麼想都不吃虧嘛,我又不是養不起。我想不明白有什麼不敢的。”

“你不怕你妻子與你爭吵?”

“做我老婆就得聽我的,不聽我的我就不要。所謂入鄉隨俗,在我老家娶一個媳婦兒都難,有了就得哄着去聽老婆的,但這邊不一樣。我好不容易來一回這無法無天的世界,來了這不再娶媳婦兒困難的世界。而且也已經在這邊有了女人,幹嘛不一隻羊是趕,一羣羊是放。國王能三千佳麗,憑什麼我就得聽老婆話,我這麼儀表堂堂,還這麼有本事,怎麼也得三百佳麗吧。你不是真的打算跟我吧?真跟我我可不客氣了。” 何許發現在這邊娶媳婦兒跟撿一樣呢。怪不得那麼多人都喜歡幻想穿越,穿越到古代果然男人的天堂啊。當然得是有本事的男人,像孫義這種,自身沒有本事,還是一樣怕老婆。

嬌嬌削下一縷頭髮遞給他:“收我青絲,嬌嬌願做婢女,侍奉白首。”

何許趴到她耳邊:“你不是故意用我氣他吧?”

何許以爲這嬌嬌,是故意臨時找個男朋友給前男友看的。地球上姑娘們經常這麼玩。

嬌嬌卻是告訴他:“這一縷髮絲便爲誓言,你覺得是開玩笑嗎?如果你以爲只是玩笑,你也不過是一混蛋。”

何許很乾脆,把那頭髮收起來:“開玩笑,開什麼玩笑。白送一大白妞,連彩禮都不要,我不要白不要。”

何許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心裏清楚,這妞估計還是跟這孫義賭氣的成分大,這妞需要冷靜冷靜再說,現在只是一時衝動而已。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就決定跟了,真的是開什麼玩笑。

但想歸想,戲要演,他也看那孫義不順眼,怎麼聖光門都這種人品啊。

把嬌嬌摟過來,把小白放到她懷裏,告訴孫義:“孫師兄,祝福我們吧。以後嬌嬌就跟着我了,你也不用再爲她操心,更不用怕你妻子知道什麼了,兩全其美。你放心就行,你跟嬌嬌的事情,我不會跟你妻子說的。就當沒發生過。”

何許一副做了大好事的樣子,孫義手卻抓緊了劍柄。嬌嬌小聲告訴何許小心。

何許裝作沒聽到,大喇喇的點上煙告訴孫義:“孫師兄,我幫了你這麼大的忙,你也幫我個忙。你回山門之後,去百花堂一趟,幫我跟一個叫許明兒的帶個話,我就快要尋到那寶貝了,讓她在門內等着我,不用着急。”

聽到寶貝,孫義手中劍鬆開,換上一副笑容:“這位師弟,你說尋寶貝,什麼寶貝?”

這傢伙上當了,何許最清楚,世人貪財,說有寶貝,他肯定不能動手。這次就要不靠小白乾一回。

何許告訴他,是一種黑色的玄器,叫遮天傘。傳說是無爲大師留下的,就在這山裏。自己認識紫光島的人,是聽他們說的,紫光島已經多次來尋。那東西一旦使用,可以讓周圍幾裏地範圍內,在兩個呼吸之內變成一片黑暗。遇到敵人可以以此逃脫。

孫義皮笑肉不笑:“這位師弟,無爲大師何人,我怎麼沒聽說過?”

“你以爲我就聽說過嗎?我只是聽紫光島的朋友提起是這麼個人留下的,具體幹什麼的,我也不知道。我查過了,也沒查到此人。”

“這位師弟莫不是被騙了吧?”

何許對他勾勾手指頭,孫義走過來,何許告訴他:“紫光島有我相好的,而且姓樑。”

“姓樑,那就是紫光島主家之人啊,師弟果然厲害。有如此紅顏知己,師弟還要與嬌嬌有此關係,不怕惹麻煩嗎?”

孫義也算是故意挑撥,嬌嬌也是看着何許,等他的答案。

何許一臉不屑:“紫光島的女人怎麼了,不也是女人嗎?不樂意就分手唄,不能爲了一棵樹,耽誤我一片大森林。我跟師兄你可不一樣,你有上進心,我沒有。你爲了練功可以放棄很多,我卻是怎麼舒坦怎麼活。”

“師弟霍達,不知道師弟怎麼尋那寶物?有個具體的地點嗎?”

何許取出手機:“按我得到的消息,就在這附近山頭上了。我這裏有一專門用來尋寶的玄器,百寶通。我用這東西找,今天準能找到。”

何許取出了手機,打開了微信搖一搖的界面,指着搖電視的選項:“看到沒有,這電視兩個字就是我們探寶行業中,對寶貝的稱呼”

孫義看的新奇,問那人跟歌曲兩個是什麼意思?

“我這東西能尋人,至於歌曲,那自然就是歌聲。是一種通過聲音,尋寶人之間傳達消息的功能。”

何許只管胡說八道,說完使勁兒搖一下,嚓拉嚓拉聲中,出來一排小字‘正在識別聽到的聲音’

半天沒反應,何許說還太遠,得啓動遠距離探尋才行。說着打開了指南針,指針晃啊晃的很糊弄人。很快他指着一個山頭:“就是那邊,就是那邊山上。師兄你快回去吧,我跟嬌嬌要去尋寶了。”

孫義當然不會回去,告訴他自己這次下山的時間還有兩天,可以陪他一起去尋。尋到之後,保證不會找他要酬勞。

何許握住孫義的手:“好人,師兄真是好人啊,這下好了,我一定能找到寶貝。我們走吧。”

何許拉着嬌嬌開路,孫義立刻跟上。此時嬌嬌跟孫義,都把何許當成二傻子了,覺得他太單純,什麼都往外說。

路上何許問孫義,是幾星武者。

孫義回答,四星接近五星。

“師兄厲害啊,看着不到四十歲吧,竟然就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真是羨慕。”

說完,又問嬌嬌到底叫什麼名字啊,嬌嬌是小名吧?

嬌嬌回答,李嬌嬌,問他叫什麼名字?

“嘿嘿,關係都這麼親近了,還不知道名字,聽着有些奇怪,我叫何花。”

何許只管胡說八道,不敢說真名,怕他們也聽過自己事蹟,那這孫義不就能判斷出自己不是那麼單純愚蠢了,說不定會有所防備。

二人則是聽得懵逼,一個大老爺們兒,竟然叫這麼個名字。

何許拿着手機瞎比劃着,來到任務牌上所指出的地點。很快在山上看到了一個被樹枝擋着的山洞,這山洞還算隱祕,要不是提前知道,真看不出來。

何許故意在手機上按出一陣滴滴聲,說找到了,讓他們停一下。

三人一起停下,何許拿着手機打開攝像頭,把那山洞拉近放大了,指着上面的畫面給孫義看:“看到沒有,這些矮樹後面是一個山洞,寶貝就在這山洞裏。但情況不太妙,我怎麼感覺這山洞像是有玄獸出入的樣子。你看地面石頭,有幾處明顯經常被踩到的地方。這怎麼去拿?”

孫義說他這百寶通果然神奇,能把那麼遠的東西看的那麼清楚。但既然來了,有玄獸也得去拿。

何許說不去,自己這人最惜命,而且就是一個兩星的武者,一般玄獸都打不過,不去。等玄獸出門溜達再說。告訴嬌嬌也不能去,危險的事情不能幹,不要了也不能幹。天下寶貝多得是,沒必要爲了一棵歪脖子樹,放棄一片大森林。

這句不管是女人還是寶貝,在何許這裏通用。

孫義卻是忍不住了:“師弟功力尚淺,的確不能去,我過去替師弟看看是什麼。” 孫義說完,直接起身往山洞走去。

看着他這麼積極,何許一臉壞笑,李嬌嬌問他怎麼這種笑法?

“沒事兒,孫師兄真好,孫師兄是我見過最勇敢的人。”何許猛誇。

李嬌嬌問他,難道就沒看出那個混蛋對他們兩個動了殺心嗎?

“沒有啊,怎麼會,孫師兄人那麼和善,怎麼會動殺心。你不要因爲人家對不起你了,就什麼都把人往壞了想。做人要以德報怨。”

何許數落上李嬌嬌了。一本正經的樣子,讓李嬌嬌無法判斷他說的是不是真的。看他模樣也不傻啊,人怎麼這麼傻?

孫義接近了那山洞,何許把小白放到李嬌嬌懷裏:“替我抱着,這次我就不用養兵千日了,看我獨闖龍潭虎穴,此處等我,不要亂跑。”

何許從樹後面摸過去,而孫義在山洞口正偷偷往裏瞅呢。可能是裏面太黑,什麼都沒看見,所以乾脆走了進去。手中持劍,一副小心的樣子。

山洞裏的確有些黑,但不是完全看不見,只是看見了也看不到啥。洞內有個拐彎,拐過彎去,纔是一隻渾身鱗片的猛獸,正在給一隻光腚蛋子幼獸喂.奶。怎麼看的到。

這正是劍齒獸母子二獸,跟地球上叫劍齒啥的動物都長得不一樣。

母獸躺在乾草之上閉着眼睛,幼獸吸允的歡快。可就在這時候,突然母獸聽到了什麼,一下子從乾草之上爬起來。把幼獸護到身後。

從外面進來的孫義也聽到了動靜,停了一下子之後繼續往裏走。

大氣不敢喘,剛一轉過彎,巨大的劍齒獸帶着怒吼聲就撲了上來。一個大腦袋,鋒利的牙齒一副要啃大骨頭的樣子,帶着呼呼聲攻擊而來。

孫義大驚,他雖然比劍齒獸強,但也強不了多少。當即一下子撐起護甲,擡劍阻擋。

轟隆一聲響動,劍齒獸與孫義手中利劍碰撞,孫義被打的倒退,劍齒獸也退了一步。洞內掉下一片石頭,幼獸嚇得躲角落裏。

孫義很清楚劍齒獸是雌雄同居的,穩住身形之後就往山洞外跑去。劍齒獸龐大的身軀衝開洞口的石頭追出來。洞口的遮擋之物這下全部毀了,一片凌亂。

孫義腳下輕點,輕身之術施展,一下子跳到一棵大樹之上,劍齒獸怒吼聲中,轟的一聲直接把大樹給撞斷。

樹木斷掉飛出去,孫義早已再次騰空,下落之中,手中利劍劃出一片劍影,對着劍齒獸斬落。

劍齒獸雖然沒有氣甲,但本身鱗甲防護就是極強。獸力自身體之上涌動,鱗片亮起閃閃的光芒,硬是挨下這一擊,也只是打了一個趔趄。緊接着便是對着孫義繼續衝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