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謝謝你!我從不喝酒!”葉小鷗的聲音清脆悅耳,聲音不大卻極爲動聽。

黃紫琪的眸子看過去,心裏有意思異樣。

她呷了一口酒,眼睛有些輕視的瞟向葉小鷗。

“葉小姐還真的清純!”她淡淡的說,完全聽不出這句話是褒義還是貶義,要說誇讚吧!卻實在與她滿臉的不屑相駁,怎麼看都是一種掩蓋不住的違和感。

“謝謝黃小姐謬讚!”葉小鷗就當好話聽了。

黃紫琪根本就沒有搭理她的話。

“葉小鷗對吧!21歲,大一,孤兒,父母給胞弟圖財害命,被宇少收留,住在宇少私人別墅,接管葉家的小公司,公司投資人周筱宇!… …”

黃紫琪聲音清泠倨傲的說着葉小鷗的資料,那表情詮釋着她的跋扈與蔑視。

葉小鷗平淡無波的坐在那,很鎮靜,“沒錯,這就是我的資料,也是我的實際情況!”她的淡定讓黃紫琪收了收神,直視着她。

“嗯!當然不會錯,我想知道的資料,不會分絲毫偏差!”她面帶哂笑卻又暗藏着攻擊性,“那你覺得有什麼資本想得到周筱宇!”

說完,喝掉了酒杯裏的酒。眼睛瞟想葉小鷗。

葉小鷗看着她不屑的譏笑,帶着一種鋒利卻又是那麼的美好,像極了一朵正旺的罌粟花。

“我從來就不然爲我有什麼資本!甚至都不太懂你說的資本!我都沒有,什麼都沒有!”葉小鷗的聲音甜甜的,一副沒大心的樣子,與黃紫琪的盛氣凌人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個老道,一個清純!

“我也不知道你任何資料!哎呀!我太失敗了,怎麼在你的面前我什麼都失敗呢?”葉小鷗有點懊惱的樣子,“黃小姐太優秀了!”

“而且告訴你一個祕密!”葉小鷗甜甜的小模樣很認真神祕的看向黃紫琪,這讓黃紫琪倏地縮了一下眸子,呆滯了一下。

葉小鷗小聲神祕的說,“我來這樣的會所都屈指可數!”

黃紫琪放在沙發上的手緊緊的攥了一下,她的目光有些渙散。

葉小鷗的表現,真的讓黃紫琪無從下口,這樣的反應也太淡定了,惹得一臉一身飛揚跋扈的黃紫琪有些怔愣,有點不會玩了,本想震懾一下小丫頭片子,可是卻無地放矢。

她的腦海迅速的旋轉着,她在想,宇少怎麼會愛上這樣一個傻子?

“知道就好,那你回去就好好的想想,你拿什麼來挽留周筱宇?”黃紫琪直接說道,“別以爲宇少對你呵護有加,就能一輩子在一起!”

“哦!那黃小姐是什麼意思呀?爲什麼呢?”葉小鷗一臉無邪。

“我黃紫琪看上的男人,絕對不會放任別的什麼人來搶,不管用什麼方式,什麼手段,我都不會放棄他,讓任何人得逞,這就是我的原則,無論對生意,還是對人,我都是這樣的原則!”

黃紫琪瞟了葉小鷗一眼。

“所以,葉小姐,最好你利弊權衡一下,是依舊堅持,還是退而求其次,我可以給你一筆錢,絕對是你想不到的數字,讓你幾輩子衣食無憂,反之,你將人財兩空!”

黃紫琪的語氣相當的霸氣陰冷,沒一句都帶着冰碴直刺葉小鷗。

葉小鷗驚詫的看向黃紫琪,不得不驚歎一聲,“黃小姐,你太霸氣了!”

黃紫琪傾了一下頭,看向葉小鷗,“你什麼意思?”

“沒… …沒什麼意思,只是… …你爲什麼不跟宇哥談!我的一切都是他說的算,跟我談沒用!我即便是孫悟空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更何況我什麼都不是,他說行就行!他說不行!… …”

葉小鷗聳聳肩,癟了一下嘴,“那就不能了!”

“你… …”黃紫琪有點無能爲力,她出的硬拳打在葉小鷗軟綿綿的一團棉花上,讓她發泄不出來。 黃紫琪是誰?她高高在上習慣了,唯我獨尊,之所以想給葉小鷗一個下馬威,當然是她根本就沒有把葉小鷗放在眼裏。

當然她也看到了昨晚葉小鷗在周家的表現,普通的像個周家的傭人,周夫人根本就不很待見她。

她更加的篤定,奪回周筱宇不是問題,只是時間的問題。

如果周筱宇迷戀她的單純,那好,她可以讓葉小鷗知難而退,男人嗎!玩玩個把個女人也實屬正常。

所以她今天強勢的攤牌,想震懾葉小鷗。

不過葉小鷗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

要說葉小鷗也沒有這麼多的心路,這一切都是昨晚兩人從周家回來後,膩在牀上,周筱宇痛惜葉小鷗時教她的套路。

宇少就是宇少,他料定黃紫琪不會善罷甘休,就憑今天她直接踏入周家,就說明黃紫琪可不是見硬就回的普通女人。

這個女人的狠厲,未達目的不擇手段,他一起工作的時候是見過的,對於這個黃紫琪,周筱宇還是瞭解的,也早就未雨綢繆了。

所以他爲了防止黃紫琪繼而會騷擾葉小鷗,他刻意教了葉小鷗這個套路。

讓葉小鷗與黃紫琪玩把太極。

葉小鷗當人當時就領悟周筱宇的意思,“是她硬我就軟嗎?”

周筱宇笑而不答!

葉小鷗沒想到,自己的宇哥還真的料事如神,這還沒有讓她消化好他給她支的招,果然黃紫琪就出手了。

只不過,周筱宇告訴過她,讓她提前告訴他。

葉小鷗是不想他分神。

此時的黃紫琪看着呆萌賣傻的葉小鷗,很氣惱,她束手無策。

“葉小鷗你也不用跟我展示你的無知裝傻,我們走着瞧,我黃紫琪無往不勝,我想要的東西目前還沒有失手的!”黃紫琪盛氣凌人的看向葉小鷗。

“可是宇哥也不是東西呀!”葉小鷗清甜的回覆。

“哈!別忘了,現在是他事業的關鍵期,他需要力量,需要後盾支持,需要坐穩這把交椅的四條腿,葉小鷗,你覺得,我要是撤了一條腿呢?會怎樣?嗯?”

黃紫琪的語氣加重了陰冷,眸子陰鷙的看向葉小鷗,散發着鷹隼般的戾氣。

葉小鷗心裏翻了一下,她在腦補着她說的話,撤下一條腿,那宇哥就坐不穩了。

見葉小鷗沒有吭聲,黃紫琪篤定,她心動了,是她的軟肋,葉小鷗扛不起。

“哼!所以,葉小鷗三思哦!”黃紫琪有給自己倒了一點酒,晃着。

“想必你不會不懂!他的路,在你的腳下,跟我抗爭,想要我的人?你還嫩點!”黃紫琪說完,一口喝了杯裏的酒。

然後優雅的‘啪’的一聲把酒杯蹲在面前的茶几上。

隨即起身,目空一切的的氣勢,“葉小鷗,別執迷不悟,你誤的可是宇少!”然後邁着步子趾高氣昂的向外走去。

不過她還沒走幾步,葉小鷗喊了兩個字,“等等!”

黃紫琪停下腳來,臉上掛着不屑的欣喜,緩慢的轉過身,看着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的葉小鷗,“怎麼?想通了?”

黃紫琪挑着眉毛看向葉小鷗,一臉的傲慢。

葉小鷗站起身,笑着走過來,在她的面前不慌不忙的把自己的小雙肩包背上,然後才擡起頭,看向高跟鞋擡起來的黃紫琪。

放鬆隨意的說,“黃小姐,我從小就在很惡劣的環境裏成長起來,可能每天面對的都是你這樣的嘴臉的人。所以,這麼醜陋的表情我都看慣了!”

黃紫琪瞬間變色,漂亮的臉蛋上被怒火燒的猙獰。

葉小鷗甜甜的笑了一下,“對這種威脅也是司空見慣了,我沒想到黃紫琪小姐是一個這樣陰暗的人,作爲商人,講的是誠信,纔有市場!”

黃紫琪依舊傲慢的看着葉小鷗,“那你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玩釜底抽薪是嗎?你認爲你這樣的把戲,在我面前演可以精彩,在宇少面前,你演得了嗎?”

葉小鷗看着黃紫琪的目光很專注。

“看來你真的是個奇葩,哦… …等等,奇葩都擡舉你了,你就是個怪胎,一個女人,本來叱吒馳騁在商界也算是令人欽佩,不過未達目的就不擇手段,不看實局,我看也是個二貨,商界的廝殺玩的就是個運籌帷幄,你覺得你很強勢是嗎?”

黃紫琪看着葉小鷗豔紅的小嘴吧啦吧啦的說個不停。

“咯咯,那要看跟誰,跟我你贏了,我可擺不出你這樣的陣勢,又是保鏢又是美酒的,裝的跟什麼似的!”

葉小鷗咯咯的笑着,像似在諷刺黃紫琪。

“沒用,在宇哥面前,就是個屁!這個屁都別隨便亂放,影響環境,威脅我?好啊!你的目的達到了!”

葉小鷗聳聳肩,看着她,笑呵呵的又補充了一句,“也不知道我的話你聽得懂嗎?嗨! 癡情總裁:藍色愛琴海之戀 真費勁,商戰的套路都沒有學精,也不看看對方是誰你就亂用,可別說我沒提醒你!那是要玩死自己的!”

黃紫琪臉更加慘白了,她咬牙切齒的看着葉小鷗,清白的脖子上青筋都可以看出來。

“這幾句就氣這樣,那你怎麼鬥呀!跟我鬥,你得用中式套路,中西合璧的我不懂!”

葉小鷗的樣子可瀟灑。

“好了,這裏的包間是不是很貴呀?賺錢不容易,你別瞎浪費,我先走了,空間留給你,你好好消化消化我的話!別白花錢!”

葉小鷗一臉惋惜的樣子,俏皮可愛。

黃紫琪簡直是忍無可忍了,揚手就像葉小鷗摑去,葉小鷗擡手緊緊的抓住黃紫琪的手腕,目光倏地變冷,笑容也消失殆盡,她直視葉小鷗。

“黃小姐,你未免也太猖狂了,怎麼,耍潑了?對我這樣一個一文不值的小人物你都這樣大動干戈的?你還吹牛是幹大事的人,你想得到的就是你的,就憑鬥不過就動手?還上流的身價?丟人現眼!”

說完她狠狠的甩開黃紫琪的手腕,畢竟黃紫琪穿的高跟鞋太高,慣力讓她退了幾步,才站穩,葉小鷗已經不屑的走出了包房。 不過出來的那一刻,她的心裏有些忐忑,如果黃紫琪真的過河拆橋,那宇哥會不會有散失?

她有些惶恐,雖然她不知道目前宇哥究竟在謀劃什麼大計,但是看得出,這些天他確實忙的不可開交。

葉小鷗出了會所躊躇了一下,馬上上了車,告訴司機“騰宇大廈。”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他工作的時間去他的大廈,她得馬上跟宇哥說說黃紫琪的想法。

到了騰宇大廈,她剛剛下了車,就看見霍威從裏面匆匆走出來,好像有什麼急事。

“小鷗小姐,您來了?”霍威看向葉小鷗,“您是來着宇少的嗎?”

“嗯!他在嗎?”葉小鷗問。

“不巧,宇少去上面開會,恐怕得一天,您有什麼急事嗎?”霍威現在對葉小鷗的態度相當好,他當然知道,這可是未來的少夫人。

“哦!”葉小鷗遲疑了一下,“那好吧!晚上回去再說!那我回公司了!”

她對霍威交代了一聲,心想,這些話的與宇哥當面說纔好!

“好,我是去給他送資料,那我急,先走了!”霍威說完上了車快速駛離大廈。

葉小鷗只好無奈上車,回去自己的公司,她也忙好不好?

晚上,還沒等她下班,就受到宇少一個微信信息,告訴她出差,有事回來在說,勿念!

葉小鷗攥着電話思索了一下,馬上打過去,可是已經關機了。

難道是遠途,上了飛機?

葉小鷗攥着電話有些無奈,好吧!那就等他回來再說好了。

既然他出差,那她就不急着回去了,她跟馬英合計了一下,那就加班吧!工作總是要往前搶的,因爲她馬上就開學了。

在堅持一年,她就會在時間上有自由了。

這個晚上他們一直工作到晚上的9點,纔回去,車上她打給宇少,還是關機狀態,看來他是去了遠途。

回到香山別院,李嫂給她做了夜宵,她最喜歡李嫂做的甜品了,她邊吃邊跟李嫂講話,開心的不像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