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羽龍驚聲大喊,不敢置信陳天能如此輕易就破掉自己的殺招,而且反擊的如此霸道直接。

他不甘心,雙目露出瘋狂之色,突然一聲怒吼,一道如山嶽般的拳勁擊出,攜帶着滔天戰力,與磨盤大小的金色手掌對撞在一起。

轟砰!

大地暗金色光芒越發耀眼,在關鍵時刻起了作用,護住這一方土地不被摧毀。

若非如此,只怕是方圓千丈的地面都要被粉碎,半個西城都要毀滅,成爲一片廢墟。

…… “啊…”

一聲慘叫傳來,羽龍的身體倒飛而出,他全身浴血,軀體崩裂,一隻手臂斷裂,另一隻胳膊被直接打爆,鮮血橫空。

“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是南域最強的年輕至尊,我怎麼能死在這裏….”

羽龍仰天發出一聲悲嘯,但全身鮮血暴涌,龜裂的身軀根本無法合攏,可想而知剛纔受到的傷害究竟有多麼大。

嶽風和嶽明都露出震驚之色,陳天的強大讓蠻王族的戰士都驚悚了,許多蠻王戰士如看神魔一般看着陳天。

“哼!”

接着,嶽明的臉色變得很陰沉,磚頭向一臉笑容的嶽風看去,發出一聲冷哼。

“喲,嶽明表弟,你找的對手不行嘛,太弱了。”

嶽風斜眼掃視,充滿了挑釁的意味,古銅色的肌膚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嶽明冷哼:“他要是敢斬此人,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他的師兄可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人,殺你盟友如屠狗。”

“大言不慚!”

嶽風根本就不信,聞言也只是不屑冷笑。

陳天也聽到這句話,也知道嶽明所說之人正是雷戰,只是嶽明小瞧了他而已。

不過,不管是地球,還是君源星,陳天從不懼任何人,這一點,無論是誰,都無法改變。

盛世大隋 縱使雷戰再強,但他現在修爲暴漲,單對單的情況下,輸贏難料。

陳天大步走來,一縷金色氣血橫空直入,他黑髮如瀑,比羽龍最強勢時還要強橫千百倍。

這位雲霧谷的候補聖子此時露出無比驚恐之色,他勉強控制住身軀不再龜裂,看到陳天向他走來頓時大聲道:“我是雲霧谷弟子,你敢殺我,我師兄和一衆長老絕不放過你!”

“你師兄我都尚且不懼,何況是你。”

陳天輕笑,並指爲劍,一道劍氣橫空劈下。

“噗!”

劍光如瀑,沒有任何意外,羽龍整個人被切斷,當場爆裂,鮮血橫灑一地。

一位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就這樣死於非命。

陳天很強勢,不在乎對方的任何身份,長生界已經是一條染血的戰路,未來會有更多的年輕至尊戰死,若他實力不濟,也會被其他人斬於此地。

嶽明面色陰沉,帶着一羣蠻王大漢就要離去。

陳天目光橫掃過來,一道絕強的氣息將他籠罩,淡淡道:“你若不服,過來一戰。”

嶽風在一旁笑得沒心沒肺,幸災樂禍道:“嶽明,你不是自稱部落年輕一代最強者麼?面對挑戰你敢嗎?”

嶽明的臉色陰沉的可怕,不過這個時候打死也不能亂迎戰,陳天的心狠手辣他可是看在眼裏的,而且對方戰力滔天,以他現在絕非對手。

“不要高興的太早,他師兄就快要出關了,即將修煉到半步聖元境界,你殺了他是第,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嶽明岔開話題,斜眼冷笑着看着一羣人。

“雷戰麼?”

“我正想與之一戰。”

陳天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嶽明冷哼一聲,帶着一羣隨從離開了,他這次可算是丟盡了臉面,原本還想帶着外來的修士去耀武揚威,好好羞辱一番嶽風。

誰知!

嶽風居然也找到了盟友,而且實力那麼可怕,剎那間就殺了羽龍。

嶽明走出去很遠後,才陰着臉轉身望後,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腦中浮現出一個身影。

“等那個人出關,你們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

“陳兄,這次多謝你,我的承諾不會變的,只要我們精誠合作,一定會在這條染血的戰路上走到最後。”

嶽風緩緩走來,語氣真誠。

陳天微微一笑,擺手說道:“我既然答應與嶽兄合作,自然是相信嶽兄的。”

嶽風哈哈一笑,道:“陳兄請,我現在便帶你去見我的父親。”

“好。”

一羣人浩浩蕩蕩,進入城門,陳天和嶽風走在最前面,崔林等兩千餘人緊緊跟隨。

蠻王族的城池果然非常大,房屋都是山石鑄造而成,而且每一座房屋都有數十丈高,這樣才能容得下像蠻王一樣的巨人。

街道上繁華熱鬧,與一般的人族城池沒什麼區別,唯一不同的是….這些人長得太高了。

“蠻王族不論男女,全都是戰士,沒有戰爭的時候他們過着平靜的生活,而一旦與其他部落開戰,全民皆兵,所以我們蠻王族也是九大部落中最強的種族。”

一羣人穿過寬近有千丈的主街道,朝着一處無比巨大的府邸走過去,嶽風一路上爲陳天訴說着蠻王族的風土人情。

陳天微微點下頭,這一路走來,他見到好多蠻王巨人,連擺攤賣包子的普通蠻王大漢都有着虛靈境修爲,真不愧是全民皆兵的種族,實力果然很可怕。

怪不得當初鬼都會拘禁他們的命魄,這些真正的原住民潛力實在是太可怕了,鬼都想要在長生界站穩腳跟,必須要牢牢地控制住他們。

窺一斑而知全豹!

蠻王族已經厲害的有些過分了,與之其他並列的八大部落,想必也不會差到哪裏。

那麼就可以推測出,當初屍鬼王都進入長生界時,真的是無比恐怖,才能一舉打敗了九大部落,讓這些原住民數十萬年不敢反抗,自願交出命魄來維繫部落的生存。

“陳兄,我猜你肯定在想,既然蠻王族這般厲害,爲何不聯合其他部落反抗鬼都嗎?”

嶽風微微一笑問道,然而眼底深處閃過了一絲無奈和悲涼。

陳天點頭。

嶽風嘆聲道:“你們不知道鬼都的可怕啊,我們九大部落曾經反抗過一次,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十萬年前一戰九大部落所有半步聖元修士被殺,無數戰士隕落,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各大部落才漸漸地恢復了元氣,但卻不敢真正反抗鬼都了。”

陳天眉頭一蹙,忽的問道:“既然鬼都這麼強,那當初爲何沒有….”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但相信嶽風能聽懂的。

“爲何沒有趕盡殺絕嗎?”

嶽風臉上也露出了無比凝重之色,目光幽幽的看着遠方:“不瞞陳兄,你的這個問題,也是我們九大部落想要知道的。”

……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府邸門口。

嶽風臉上的凝重之色散去,露出笑容:“陳兄,我們到了。”

陳天和嶽風進入威嚴而大氣,充滿古老氣息的府邸,至於崔林等兩千餘人也自有安排住處,不需要陳天費神。

如今崔林和小三兄弟們,已經算是陳天的嫡系隨從了,已經決定主意,追隨陳天一生。

將來回到南域後,他們便會加入仙聖劍宗,成爲逍遙一脈的弟子。

兩千餘名修士加入逍遙一脈,其中還有數十名玄天境修士,陳天所在的逍遙一脈必然會成爲仙聖劍宗最強的勢力之一。

……

陳天被嶽風帶到一間石屋,屋內熱氣騰騰,傳出烤肉的香味。

幾罈子好酒擺在一旁。

“陳兄,請!”

兩人坐在石椅上,吃着烤肉,喝着老酒,不大一會就吃的滿頭大汗。

這時。

一道如山嶽般雄渾無匹的氣息從外面傳來,一條偉岸的身影踏入屋內,劍眉倒豎,充滿了威嚴和霸氣。

這是一條比嶽風還要健碩的巨大身影,同樣上身**,體內蘊藏着無窮的巨力,彷彿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打爆星辰。

“父親!”

“見過前輩。”

嶽風和陳天連忙起身。

陳天心中暗自震驚,這個人就是嶽風的父親,嶽王霆,也是蠻王族兩大統領之一,位高權重,修爲實力非常恐怖。

雖然只是半步聖元境修爲,不過給陳天的感覺就像是在面對一尊初階至聖,甚至初入至聖的修士都絕非對手。

“父親,這位便是我不久前結交的好友,陳天。”嶽峯笑着爲雙方引薦。

“呵呵,陳小友請坐,無須客氣。”嶽王霆露出笑容,點頭道。

“前輩請上座。”

三人坐在石椅上,嶽王霆很彪悍,直接撕下一大塊烤肉就往嘴裏送,一罈烈酒一飲而盡。

“陳小友,我們蠻王族對吃喝不怎麼講究,唯有這烤肉還算可以,若有怠慢之處還望見諒!”

“前輩客氣了,我與嶽兄一見如故,這裏就像我自己的家一般,在自己家裏吃東西,沒那麼多講究!”陳天笑道。

“哈哈,對,對,在自家吃東西,不需要講究!”

這位蠻王族統領非常的豪爽,酒肉下肚,臉龐紅彤彤的。

“父親,你剛纔是去北城了麼?”

嶽風吃着烤肉,又灌下一大碗烈酒,然後道。

“嗯。”

嶽王霆放下酒碗,神色微微凝重起來,沉聲道:“世道亂了,我與嶽鵬祖和幾位長老剛纔交換了意見。”

“哦,嶽鵬祖也出關了麼?這老傢伙看來也挺有信心嘛。”

聽到這個名字,嶽風冷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