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找我?」方逸走過去。

「容胭是怎麼走的?」他轉過頎長的身子,俊眉微斂。

「小夫人是凌晨四點離開的林園,陳姨喊我起來送她走,她沒讓!我不放心,就開車一路跟著。小夫人出了林園走了好遠的路,才攔下一輛計程車,我就一路跟著計程車,發現小夫人並沒有回容園,而是進了市政公園旁邊的一棟獨立小樓里!」

方逸向來是會辦事的人,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一直跟在江遇城身邊。

而他的答案,讓江遇城很滿意,「把小樓的具體地址給我。」

「是,先生!」

……

清晨八點,SenWell國際酒店大廈。

明亮豪華的會議大廳里,四周全是被玻璃包著,推開一扇玻璃門,長長的會議桌前坐著的是酒店各部門經理與高管,與往常一樣,會議室里除了討論衣服包包外,還有各部門最近的工作情況。

直到總經理程慕陽進入會議大廳,身後跟隨著一抹優雅恬淡的身影,喧鬧的會議廳里瞬間沉寂下來。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SenWell新上任的VIP客房經理……容胭!」程慕陽沉聲向在場的諸位介紹旁邊的女人。

黑色小西服搭配著職業套裙,這樣裝扮的容胭雖然沒有了往日的性感嫵媚,可是職場女神的氣質瞬間流露無遺。

她長發挽在腦後,露出精緻絕美的五官,那張臉足以讓每一個人記住並一眼就能從人海中認出來。

而整個會議桌前,眾人竟是一致瞠目結舌,好像見到鬼一樣!

容胭並不在意,上前一步,朝眾人禮貌地問好:「大家好,我是容胭!」

會議桌前,不知是誰率先帶頭鼓起了掌,頓時整個會議大廳響起一片掌聲。

只是,容胭心裡明白。

這掌聲里,有多少是真心,又有多少是勉強的。

會議很快結束,容胭剛要離開會議大廳,卻被總經理程慕陽喊住,「容經理!」

聽到這個稱呼,容胭有一瞬出神。

但她很快回過神來,轉身對著程慕陽禮貌一笑:「程總,您還有事兒?」

「沒什麼!酒店高層給你配了一名助理,你剛來SenWell,需要熟悉的事情還很多,如果碰到什麼不明白的可以來找我!」程慕陽紳士地朝她笑笑。

「謝謝程總!」容胭答謝一句,便踩著腳上的黑色小高跟走出了會議大廳。

……

SenWell酒店的行政大樓。

格子間的辦公區是各位領班工作的地方,而旁邊高雅的房間是各部門經理的辦公室。

酒店各部門的經理離開會議大廳,竟是一股腦全衝進格子間。

「紀經理、姜經理好!」坐在辦公桌前的幾位領班,急忙朝進門的兩人問好。

可人事部經理紀晴和銷售經理姜雯雪根本沒聽見似的,兩人衝到辦公桌前,七手八腳地翻著一堆文件,直嚷嚷道:「小蕾,你半個月前買的那本娛樂雜誌放哪兒了?」

楚雲蕾剛從茶水間回來,看著眼前猶如餓狼撲食的兩人,十分不解:「要雜誌做什麼?」

「當然是核實一下剛才在開會時,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公關部經理蕭晗悠閑似的走近辦公區,身後跟著莫勝男。

「開會?」楚雲蕾依舊一臉疑惑,「該不會是這個月酒店業績不好,老大發飆了吧?」

「找到了!」紀晴從一堆文件里抽出一本娛樂雜誌,她看著封面,頓時眼睛睜得老大,「沒錯!就是她!就是這個容胭!」

楚雲蕾還是一頭霧水,她扭頭瞅瞅雜誌封面,「這是老早前的雜誌了,是容胭沒錯啊!」

封面上,一個帥氣的男人摟著一個女人的細腰進入一家高級西餐廳,女人巴掌大的臉上戴著黑色墨鏡,儘管這樣依舊擋不住女人姣好的容顏。

而男人是葉璽,女人正是容胭。

「她怎麼跑到咱們酒店,當起了什麼VIP客房經理?」姜雯雪盯著雜誌封面,也是一聲驚嘆。

「客房經理?」這下子,整個樓層的辦公區瞬間炸開了鍋!

「紀經理不是人事部經理嗎?有人事調動,她會不知道?」一旁的幾個小領班也急忙圍了上來。

此話一出,眾人的目光全部落在紀晴身上。

「別瞪我,我真不知道!」紀晴一臉認真樣,急忙開口澄清。

「連人事部都不知道,這應該算是空降部隊吧?」楚雲蕾和幾個領班頓時大眼瞪小眼。

蕭晗冷冷掃視一眼紀晴手裡的雜誌封面,悠然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整個南城,誰不知道她容胭的手段?指不定她又勾搭上了咱們酒店上面的哪位高層,直接空降當然說得通!她這樣的女人,你還以為她真耐得住性子一直留在SenWell?或許,人家就是隨便來耍耍,沒兩天就拍拍屁股走人也說不定!」

「你說,那她會勾搭上咱們酒店的哪位高層?」紀晴想破腦袋也想不通。

「我覺得很有可能是吳總!他可是咱們酒店有名的老色胚!」

「我覺得是佟副總!以前就傳過他和容胭好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

辦公桌前,酒店的經理與領班們圍著一本娛樂雜誌熱烈討論著。

高跟鞋的聲音由遠及近,一抹優雅的身影進入辦公區的大門,正在熱議中的一群人突然相互拉扯一下,楚雲蕾率先看見進門的容胭,她急忙向旁邊的幾人使了一記眼色。

頓時,辦公區的格子間里瞬間寂靜下來。

容胭進入格子間,辦公桌前圍站的眾人急忙散開。

她的腳步在楚雲蕾的辦公桌前停駐片刻,明眸低垂地掃視一眼桌上的雜誌,她繼續朝客房經理的辦公室走去。

「真是她!」楚雲蕾抬抬鼻尖上的眼鏡,望著離去的背影,忍不住小聲感嘆。

閃進辦公室的紀晴也探出了腦袋,對著旁邊的姜雯雪揚揚下巴:「容胭一來咱們酒店,我打賭來咱們酒店開房的男人肯定會越來越多!」

「噓!你小聲點兒!」姜雯雪埋怨她一句,「當心被她聽見!」

紀晴朝她吐吐舌頭,急忙躲進自己的小窩!

「鬧夠了就安靜點兒!這一季度酒店的業績直線下滑,不想被老大拉出去單獨談話,就趕緊工作!」

最終,還是莫勝男開了口,整個辦公區這才算是真正安靜下來。

十分鐘后,辦公區的安靜突然被敲門聲打破,「請問,哪一位是容胭小姐?」

眾人紛紛側目看過去,一個年輕的女人正抱著一大束鮮艷欲滴的紅玫瑰站在高大的玻璃門前。

「我是。」容胭從辦公室里走出來。

「麻煩您在這上面簽個字!這張是我們花店的名片,有什麼需要,您可以隨時打電話!」

容胭利落的簽下自己的名字,接過女人遞來的名片和一大束玫瑰花。

她幾乎沒停留片刻,轉身進入辦公室。

「嗚嗚……簡直羨慕死了!」楚雲蕾趴在桌上安撫著自己這顆脆弱的小心臟。

什麼時候她才能收到這樣一大束玫瑰花?

「我去!這才不到十分鐘!」紀晴和姜雯雪從辦公室里偷偷溜出來,「我在酒店工作三年了,連一片花瓣都沒見到過!」

一旁,莫勝男也淡淡開了口,朝她比了比手勢,「我在酒店工作了八年!」

「等著吧!這才只是剛開始!」蕭晗倚著格子間,冷哼一聲。

容胭剛回到客房經理的辦公室,還沒來得及將手裡的大捧玫瑰花放下,小西服口袋裡的手機就劇烈震動起來。

她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看一眼顯示的人名,將手機貼到耳邊:「花是你送的?」

那頭傳來葉璽低笑的聲音,帶著性感的磁性,「喜歡嗎?」

「沒有女人不喜歡花。」容胭低頭看看自己懷裡的一大束玫瑰,她沒直接回答葉璽的話。

但是對於葉璽而言,他知道這就是容胭表示喜歡的態度。

「晚上有沒有時間?我在錦繡園訂了一個包間,為你慶祝第一天上班!」葉璽的聲音充滿期待。 第33章妖女

落地窗前,容胭沉默片刻,她才笑著回應道:「第一天上班,我還有很多工作上的事情不明白,改天吧,改天換我請你!」

很明顯的,葉璽略帶失落的聲音傳過來,「那好吧!你別太忙了,注意休息!」

「你也是。」她淡淡應了一聲,那頭便掛了線。

容胭將懷裡的一大束玫瑰放置到旁邊的柜子上,略帶疲憊地坐在真皮椅子上,她抬手輕輕揉著眉間。

昨夜在林園浴室發生的一切,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

她怎麼能和江遇城……

她和他之間,連她自己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是怎樣一種關係,經過昨天夜裡在浴室發生的那一幕,這下她更是難以縷清了!

容胭。

你不是最擅長喝酒的嗎?

沒想到也有老馬失蹄的一天!

她在心裡把自己默默罵了一千遍,告誡自己,以後喝酒的事情,能免則免,能夠與江遇城避開的,絕對要人間消失!

容胭還在責怪自己,辦公桌上的手機再次震動起來……

「湘湘?你昨晚在裴記沒事兒吧?」

「放心吧,胭寶!湘妹妹我好的很!」那頭,林湘幾乎樂得合不攏嘴,但是仔細聽她的語氣,還是能夠發現帶著一絲朦朧的睡意:「我剛睡醒,沒聽到你打了這麼多遍!你昨晚沒事兒吧?我也是剛才聽我哥說了才知道,昨晚葉璽差點把裴記鬧翻天!嚇死我了,你沒事兒就好!」

「我昨晚在裴記正好碰見以前的一個朋友,喝的有點多,就跟他一起走了!」容胭倚著靠背,輕聲解釋。

「我告訴你,胭寶!」那頭,林湘激動的嗓音再次傳過來,「今晚你必須陪我再去一趟裴記!不去你會後悔一輩子!」

頓時,容胭無奈地撫著額頭,「湘妹子,姐姐現在是有工作的人,從今天開始我要正式上班了!」

「哎呦,這次去裴記,我保證只待一小時就送你回來!絕對不會讓你為難!」

容胭閉著眼睛,不說話。

「求求你了,胭胭大寶貝兒!」

容胭最終妥協,「那好,你晚點兒來接我!」

「胭姐么么噠!哈哈哈!」林湘大著嗓門還不忘調戲容胭一句。

容胭淡抿的瑩唇勾起一笑,兩人又聊了一會兒,便掛了線。

不一會兒,助理田冪敲門進來,將一份文件慎重地放到容胭面前的辦公桌上:「容經理,這是程總要我交給您的文件,裡面全都是SenWell重要的VIP客人的詳細資料,希望您能儘快熟悉!」

「好。」容胭抬手接過黑色的文件夾,開始翻閱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