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恨得尚冥軒牙痒痒,但是無奈,自己僅僅是下階大靈使,而對方可是中階大靈使階別,動起手來自己雖然仗著祁連山的靈法靈技佔優,但是柳家也同樣藏有許多地階靈技,甚至還有天階靈技,肯定吃不著好處,搞不好還會受傷。

這筆賬,尚冥天會算,所以也不再起爭端,只好拉起雲雨心的手,向外走去。

「等等,尚大少爺。」見尚冥軒要走,柳文哲攔住了他的去路。「你想滾哪裡滾哪裡,雨心得留下。」

「你!」尚冥軒通紅的臉頰已經怒火中生。

蘇徹聽到這些話,無奈的搖了搖頭,看看現在的柳文哲,僅僅一個三流家族的少爺竟如此狂妄,當初的自己也沒有誇張到如此。

「哦?我說你敢頂嘴。」這時柳文哲的眼神落到了蘇徹身上,「請來了個幫手么?」

歸元層以下的修鍊人士,一般不注重修鍊感知力這項,所以感知不到對方的實力,在這些水平的人中,大有人在。

「不過看他這個樣子,恐怕只能幫你把重傷后的身體搬走吧?」說罷,柳文哲和身後的三人哈哈大笑起來。

蘇徹沒有動怒,只是輕飄飄的站了起來,對身邊的尚冥軒說道,「咱們走吧,與這人,不用一般見識。」說罷,自己向前走去。

他雲淡風輕的表情頓時讓尚冥軒心裡十分踏實,拉緊雲雨心的手就跟著蘇徹出門。

「你等……」柳文哲正要叫住蘇徹時,話沒說一半,忽然大驚。

自己的身體竟然不能動彈!

「救!救我!」頓時大喊。身旁的三人也顧不上管蘇徹他們,趕緊圍上柳文哲,看來看去。

尚冥軒回頭望去大吃一驚,驚異之餘他看向前面的背影,那個背影的右手擺著一個奇異的虎爪,而每一個指尖都有一條難以察覺的細線伸出,直指柳文哲! 出了酒樓,三人向城北走去。

蘇徹沒有打算吸取柳文哲的靈氣,畢竟在這裡,自己只是一個上階大靈使的實力而已,妖獸不比人心,如果今日自己傷了柳文哲,這葉月城第一大家族的柳家定會在他沒來的及出城之前將他殺死。這種無用的爭端,蘇徹不想惹。

尚冥軒清楚的看到了方才蘇徹的手段,心存感激的說道,「破浪兄,謝謝。」

蘇徹揮了揮手,話鋒一轉,「你如此熱情的款待,想必有事求於我吧。」

見蘇徹開門見山,尚冥軒也是頗為臉紅,隨手一伸,「破浪兄舟車勞頓,不如先到我家去休息片刻,待明日我等再議不遲。」

蘇徹當下思索起來,既然隴州城已經被皇室圍個水泄不通,父親又在祁連山上。索性這次幫助於尚冥軒,事畢后裝作入祁連山門,讓他為自己引路便可。

蘇徹想了想,點了點頭,隨尚冥軒走去。

葉月城的城北,是尚冥軒的家,府邸並不太大,看上去不是什麼名門望族。

庭院雖不太大,但是格局盡顯大氣,一看這府的主人亦不同凡響。

「這是我的家,現在只有我一人居住,破浪兄請。」尚冥天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蘇徹心底思索著,這尚冥軒的父母何在?但是對方沒說,他也不便過問,就隨尚冥軒一同進了廂房,尚冥軒只是叫蘇徹好好休息,便和雲雨心離開了。

蘇徹關上房門,走到床邊。

這客房之內的布局也可以看出設計者的用心和細緻,雖然房間不是很大,但是處處讓人溫馨愉悅。

蘇徹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正欲穿衣服時,傳來了叩門聲。

上前開門,門外站著一個侍女,手裡捧著一套衣服。

「公子您好,這是尚少爺讓我給您送來的衣服。」侍女彬彬有禮不失氣度,一點不像通常府邸的侍女一般低俗。這讓蘇徹對這個尚冥軒再次刮目相看。

「代我謝謝你家少爺。」蘇徹接過衣服,關起了門。

「想不到這個尚冥軒還有這番心思。」蘇徹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爛不堪的衣物,倒是呵呵一笑,「這傢伙,沒準以後會是個帥才。」

休息了片刻,蘇徹盤膝坐在床上開始審視自己體內的靈氣。現在他的靈氣屬於飽和程度,但是距離突破上階大靈使到達靈元還有不小的距離,可現在進階《九合天》的第二層正是好時機。

蘇徹當即下床,推開房門,果然門旁站著兩個侍女。

「幫我和你們少爺說一聲,這幾天暫時不要打擾我休息,他的事,我會儘力而為。」

看那侍女點頭應聲后,蘇徹關起房門,再次坐到床上,右手一伸,藍色玉簡躍然手中。

「九合天,第二卷。」蘇徹暗自叨念了一聲。深吸一口氣,開始按照書上的方法打通自己體內的第二條關鍵要脈。

《九合天》每修鍊一層,都將是一個質的飛越,這次的蘇徹雙掌攤開,盤龍絲護體,靈氣流動十分緊密,好在在九千嶺深淵之中吸取的靈氣量還為充足,不然蘇徹可不敢貿然修鍊。這靈法十分詭異,每次打通經脈都需要大量的靈氣去強制打通,打通之後還要使《九合天》所產生出來的異樣靈氣和自己的自然之力相融合,期間如若有人打擾必會功虧一簣。

蘇徹也不敢掉以輕心,盡量在這深夜裡進行,可誰知,這一次竟然用了足足三天時間。

葉月城的清晨比隴州城要乾淨的許多,零零散散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灑滿整個地板,使木製的地板反射出金燦燦的光芒投射在蘇徹的臉龐。

雙目漸漸睜開,眼神中多有疲憊,但是更多的是喜悅。

下階靈元!

蘇徹可以清楚的感覺得到,現在他的眉心有一個不大點的靈元氣團,但是它之內什麼靈氣都沒有,彷彿是在孕育的過程之中。

蘇徹淺淺一笑,疲倦的眼睛漸漸合上,身體向下倒去。

好久沒有睡過一個安穩的覺了。

再次醒來是因為尚冥軒的敲門聲,蘇徹睜開疲憊的眼睛伸了一個懶腰。

「好久沒有這麼舒服的睡一覺啦。」他長嘆一聲,舒了一口氣。

「破浪兄,你醒來了嗎?」尚冥軒聽到裡面的動靜,立刻說道,「那我在外邊等你。」

看來事情很緊急了,不然像尚冥軒這等教養的人不會做出如此急躁的事情,蘇徹也不怠慢,連忙穿戴整齊,出門迎接。

「尚兄這麼早,行色匆匆,看來這事已經不能再拖了。」蘇徹和尚冥軒一起坐下后,蘇徹先行開口說道。

「哎,也不瞞你說了,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尚冥軒也沒坐穩又站了起來,「破浪兄,你先隨我來,我們邊走邊說。」

蘇徹應了一聲,看來這件迫在眉睫的事情,自己已經非去不可了,也不耽擱,站起來便隨尚冥軒一同出去。

走在葉月城寬闊的路上后,尚冥軒才開口。

「我要請你幫我的事情,可能不是很容易,但是迫於無奈,現在看來也只有你能幫我。」尚冥軒開了口,蘇徹也就安靜聽了下去,「葉月城以前有兩大家族鼎足而立,分別是雲家和柳家,兩家世代為敵,交戰不斷。可十年之前的一場變故讓雲家的勢力一落千丈。雲家的三個老祖同時失蹤,下落不明,消失之前還封印了雲家的密室。而家主雲峰實力不濟,根本無法撐起雲家的大梁,被柳家壓迫了下去。」

尚冥軒頓了頓,再次說道,「雲家每四年會舉辦一次葉月城的會武,是為了給祁連山選拔弟子,獲得前四名的可以成為祁連山的後備弟子,可是這一次,柳家迫使雲家下達了一個新的規定。」尚冥軒嘆了一口氣,「第一名可以迎娶雨心。」

蘇徹雖然在之前來葉月城的轎子上聽到些許雲雨心和侍女的對話,但是現在聽尚冥軒從嘴中說出,他方才明白了事情的整個經過。

「原來如此。那你要我做什麼?」蘇徹並沒有多大的吃驚,面不改色的問道。

尚冥軒聽聞蘇徹此言隨即大喜道,「謝謝破浪兄,我要你做的就是參加此次比賽!」

「哦?」蘇徹皺了皺眉,這倒是沒有多大的難度,但是自己身藏全部是殺招,現在要與人比試,看來對於升龍拳的掌握得漸漸熟悉,而鬼王印則不能使用了。

「是的,此次參加會武的有四個人都是很厲害的角色,其他的我不怎麼忌憚。」尚冥軒說道,「這次的會武分四個組,我在第四組,與我對陣的四個強者之中只有一人,和我同為下階大靈使,我對他有必勝的把握。可是之後的三個人,兩個在第一組,一個在第二組。」

蘇徹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讓我進那兩組中的一組,然後使所有實力較強的人出局便可?」

尚冥軒用力的點頭道。「正是此意。」

蘇徹輕巧的笑了幾聲,「好,沒問題。」

「破浪兄放心,抽籤的事情我內部可以操作,現在我們只需要去報名即可。」尚冥軒喜上眉梢,「今天是報名的最後一天,我為你留下了一個名額。」

蘇徹心中想道,這也不是什麼難事,還可以結交一個朋友,倒是不錯的選擇。隨即跟著尚冥軒,走向報名的地方。

報名的地方正是在雲家門口不遠處的茶館之中。兩人並排而至。

尚冥軒看到前方的登記人正無所事事的看著一本書,便走上前去。「你好,我是尚冥軒。」

「尚少爺!」那人隨即起立。

後面的蘇徹看的清清楚楚,又回想起當天城門口發生的事情,看來這個尚冥軒在葉月城百姓心中的位置不低啊。

「我來帶我的一個朋友報名。」尚冥軒說罷,示意蘇徹上前。

「這位公子,請教名諱。」那登記的人連忙恭敬的拿起筆,問道、

「破浪……」蘇徹說出名字。

「宗派」

蘇徹思索了片刻,「無。」

可是在他說完那個字的剎那,看到了登記簿上已經登記過的一個名字。

龍雲風!

蘇徹冷冰冰的看著這個名字,竟然驚呆在了原地。 尚冥軒為蘇徹填寫完報名所需的記錄后,才發現蘇徹的表情。

「破浪兄?怎麼了?」尚冥軒看著蘇徹的呆狀問道,「是不是不舒服啊?」

蘇徹還是冷峻的看著那個名字,嘆了口氣,轉身離去了。

尚冥軒望著蘇徹的背影,暗自搖了搖頭。這個神秘的少年,會成為自己的朋友么?他到底是何方人士?

蘇徹也沒理會尚冥軒有沒有跟來,而是徑直走到了街上。

「他怎麼會在這裡?」蘇徹眉頭緊鎖,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轉身等待走來的尚冥軒。

「你知道落城的方家近來如何?」

聽到蘇徹此話一出,尚冥軒也是心底打顫。這傢伙怎麼凈問些大事?他不知道?他到底從哪裡來?

但是這些話,尚冥軒肯定不會問,他也知道問了一定得不到答案。

「百花帝國之中蘇家算是最大的家族,那麼下來就肯定是方家了。可是事情發生的非常離奇,就在蘇家覆滅不到半年的時間裡,方家也是遭到了同樣的下場。」尚冥軒對於這種和自己半毛錢關係沒有的事,倒是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直說了去。

「還有類似的情況發生嗎?」

看著尚冥軒搖了搖頭,蘇徹陷入了沉思。

看來這個陰謀已經蔓延到了整個九州大陸,那個黑衣妖怪到底是什麼人?以自己的閱歷判斷,應該是一個七星以上的妖獸。這時蘇徹不禁回想起那天的情景,那黑衣妖怪鼻子上掛著兩個銀環,耳朵之上一排耳環,顎骨之上還有幾顆鋼釘。現在想起來,倒和那天出九千嶺深淵時遇到的妖獸十分相似。

難不成,這事和萬妖谷有瓜葛!

蘇徹越想越覺得可怕,如若和萬妖谷有瓜葛,那些不問世事的妖怪為何突然出手攻擊整個大陸上的人?

「沒理由啊……」蘇徹脫口而出。

尚冥軒連忙湊過來,問道,「破浪兄,有什麼事?」

蘇徹回過神來,連忙擺了擺手,「沒事沒事,會武什麼時候開始?」

尚冥軒臉上露出了些許喜色,「明日便開始,我會將破浪兄安排在第二組,也就是明日的下午。」

蘇徹點點頭。

一日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上午會武開始的時候尚冥軒來叫蘇徹,兩人便一同前往現場。

「果然排場不小。」蘇徹進入會武的現場之後發出讚歎。

會場同時分八個比武場地,都是以擂台的形式存在的,上面已經陸陸續續的開始了比試。比試的規則是半天為一組,一組比賽第一輪要剩下半數的選手,每一次的比試都是淘汰賽式。時間規定為一炷香,對手掉下擂台,喪失戰鬥力或者認輸便可視為獲勝。共分四輪,第二輪是混戰形式,抉擇出每組的前兩位,第三輪是一組對二組,三組對四組,分別抽籤決定對手,剩下的就有進入祁連山的備選資格。這次的會武和以往不同之處就在於第四輪,要決出第一名,迎娶雲雨心。

「破浪兄,看。」尚冥軒面色沉重的指了過去。

蘇徹順手一看,正是那天在酒樓碰到的柳文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