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那種差不多。

兩種放在一起喝了之後,人就會變得和魚一樣,身上開始長鱗片,密密麻麻的,看起來可他媽噁心了。

還有,人的兩隻腳兩隻手都會變得和鴨子的爪子一樣,變成蹼的形狀。

身體的顏色也會變化,變成那種暗藍色的。

而且一天必須有一半時間得在水裏面泡着,否則就會渴死。

我親眼在營養液之中看到過,他一睜眼,當時給我屎都快嚇出來了。

子彈打到他的身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根本打不通,身上的鱗片很硬。

說這些你肯定不信,還以爲我在跟你開玩笑,但是大哥,你不親眼看到,你是真的不知道那裏面把人都給搞得變異的有多噁心。

不想了不想了,太噁心了。”

王浩捏着小瓶子,重新放在了雷小花的手中。

“你怎麼不喝了?”

雷小花嘿嘿笑,“說實話,我還是有點慫,怕出現什麼副作用,想讓別人喝了,可是又覺得有些捨不得,萬一這玩意兒真的很牛逼呢。”

王浩咧嘴一笑,點了根菸,雷小花伸手在王浩煙盒裏面給自己抽了一根菸。

正要說什麼,雷小花的手機就響了。

掛了電話後,雷小花站了起來。

“老大,我得出去一趟了,我家老爺子給我交代了一點兒事情我得去做。等我忙完了咱倆再聚。”

“成。”

前腳剛剛送走雷小花,程筱筱後腳就到了。

“怎麼就你一個?你朋友呢?”

“有事,回去了。”

程筱筱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浩。

“王八蛋,不讓你幹什麼你就偏要幹什麼是嗎?”

王浩咧嘴一笑,“老友重逢,吃個飯,喝點酒。”

二人出了門。

開車回了櫻花公寓。

逢君江南之背靠美男搖錢 程筱筱挽着王浩的胳膊,開門的時候,田媛媛正好回了家。

一轉頭看到了這一幕,眼神失落至極。

屁股還沒有坐熱,程筱筱就捂着肚子,“我餓了。”

王浩低頭鼓搗着手機。

“餓着吧。”

程筱筱氣的咬牙切齒,上來揪着王浩耳朵。

“給我做飯。”

王浩推開程筱筱,“哪涼快哪待着去。”

程筱筱雙臂環繞王浩的脖頸。委屈巴巴的撒嬌道。

“給我做嘛,給我做嘛。”

王浩無動於衷,程筱筱湊過來面龐,在王浩側臉輕輕親了一口。

直接給王浩搞懵逼了。

王浩黑着臉,“大姐,你再這樣,我以後就戴頭盔。”

“戴啊,你不帶你就是狗。”

程筱筱摟着王浩的脖頸。

王浩胳膊肘頂着程筱筱,不讓兩個人的距離靠近。

程筱筱故意又要來親王浩,被王浩再一次推開。

“信不信我抽你!”王浩咬着牙道。

程筱筱眼巴巴的看着王浩。

“你捨得嗎?”

王浩推開程筱筱,和程筱筱拉開了距離。

程筱筱粘了上來。

“浩浩,小浩浩,親愛的,寶貝,浩浩小寶貝,人家肚子餓嘛。人家想吃你做的飯,你給人家做好不好。”

“滾滾滾!”

王浩想要站起來。

程筱筱撲了上來,直接把王浩壓住了。

王浩黑着臉,“大姐,你到底要幹嘛。”

“吃你做得飯。”

“訂外賣去。”

“不嘛不嘛,就想吃你給我做的。”

“不做,打死也不做。”

王浩剛想說完話,程筱筱伸出五根手指頭。

“五百!”

王浩騰地坐了起來。

“想吃什麼。”

“王八蛋!”

“我也不是爲了錢,我就是單純的想做飯。”

穿了鞋,兩個人一同下樓。

因爲這個地方附近並不是商業區,居民大多都是銀州市住了很多年的本土居民,而且這個地方還不發達。

所以這個地方沒有大型超市,只有菜市場。

王浩帶着程筱筱穿梭在菜市場之中,程筱筱從小到大,這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眼巴巴的看着王浩叼着煙和菜販子之間講價。

程筱筱很喜歡看王浩微微皺着眉頭一本正經的和菜販子說騷話。

回家的路上,程筱筱挽着王浩的胳膊。

“爲什麼幾毛錢你都要和他們講呢?給他不就行了。”

“這就是生活。”王浩把菸頭扔進旁邊的垃圾桶裏。

從菜市場出來,程筱筱一隻手抓着王浩胳膊,蹦蹦跳跳的很開心。

路過一個路口的時候。

誰知道迎面來了一個乾巴瘦的老漢。懷裏面抱着一個盒子。

老漢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王浩胳膊肘輕輕一拽,把程筱筱往懷裏一拉。

男人沒想到,老漢還是撞了上來。

隨着啪啦一聲。

老漢手中的盒子落在了地上,盒子裏面的瓶子滾了出來摔的稀碎。

“啊呀!”

老漢大喊一聲。

連忙蹲在了地上,撿起來了碎片。

“我的寶貝啊!我的身家性命啊!”

老漢拿起碎片哀嚎一聲。

王浩轉頭看着老漢,程筱筱有些緊張,畢竟是她和老漢撞在了一起。

老漢憤怒的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程筱筱。

“你賠我!這是我家裏祖傳的寶貝,我老婆生命了,我準備拿着它去賣錢救我老婆命的,你給我賠!”

老漢一把抓住程筱筱的胳膊。

程筱筱吃痛,連忙往回收手。

但是老漢怎麼都不鬆手。

“賠我!賠我!”

旁邊立馬來了十多個人圍觀。

老漢拉着哭腔,“各位好心的路人給我評評理,做做主。

這個瓶子是我家祖傳的寶貝,我老婆病重。正躺在醫院等着錢做手術救命呢。

我正準備把這個東西拿出去賣了給我老婆救命,人家買主都在等我,可是被這個女的一下子給我撞碎了。”

程筱筱使勁想要把手收回來,但是被老漢緊緊的扣着手腕不鬆手。

老漢力氣很大,程筱筱的手腕很快被捏出來了淤青。

圍觀衆人七嘴八舌吵了起來。

“大叔,沒事,既然是這女的撞得就讓她給你賠錢,大家夥兒給你作證。”

一個扁頭開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