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愣,隨即臉色沉了下來,妖異少年尖聲叫道:“小子,讓你加入我們銀月小隊是看得起你,你不要不識擡舉。”

李逸懶得跟跟兩人爭論,直接轉身就走。納蘭破軍本就嫉妒李逸的天賦和實力,見此哪還忍得住,直接冷喝一聲,便殺向了李逸。

妖異少年見此,也一跺腳,與俊秀少年一起,向着李逸殺了過來。

“吱吱!”

小猴子大叫,泛着金光的猴眼滿是憤怒,手舞足蹈,恨不得一爪子抓死這兩個討厭的傢伙。

“咦?六耳靈猴?”

急衝的兩人頓時停下了腳步,雙眼放光地望着李逸肩膀上的小猴子。

“小子,將六耳靈猴交出來,我們可以饒你不死。”納蘭破軍大聲喊道,雙眼緊盯着小猴子,一眨也不眨。

“想要小猴子?有本事就來拿啊。”李逸斜睨納蘭破軍,神情輕蔑。

納蘭破軍身爲銀月王城的王子,身份尊貴,何曾被人如此輕視,不由怒哼一聲,道:“臭小子,你找死,納蘭柔給我殺了他,不要傷害那隻小猴子。”

“好!”妖異少年點了點頭,他雖然實力比納蘭破軍強,卻似乎對納蘭破軍極爲恭敬。

“納蘭柔?”

李逸怪異地看着納蘭柔,長得這麼魁梧,說話卻陰陽怪氣,還取一個女性名字,這傢伙不會是傳說中的太監吧。

納蘭柔看着李逸異樣的眼神,臉色難看,怒喝一聲:“小子,去死吧。”

他最很別人用這種目光看他,本來他對李逸的修爲還有些忌憚,但現在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他要把這個眼中閃爍着異樣光芒的傢伙碎屍萬段。

李逸不明白納蘭柔爲何反應這麼大,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納蘭柔已經快步攻來。

吞吐着白芒的長劍,急刺李逸胸前而來,李逸淡然一笑,看來這個納蘭柔確實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竟然還敢選擇與自己近戰。

蟠龍刀憑空浮現,朝着納蘭柔當頭砸去,強烈的破空聲讓納蘭柔臉色微變,連忙舉劍橫檔。

“當!”

納蘭柔“蹬蹬蹬”直退了七八步,臉色漲紅,拿劍的右手急劇顫抖,虎口裂開,鮮血染紅了劍柄。

“不錯,不錯,竟然能擋住我八成力道。”李逸嘖嘖讚歎。

納蘭柔臉色又是一變,如此強悍的力道竟然只用八成力,若是他全力爆發,那得多大的力道。

忌憚於李逸強大的力量,納蘭柔不再以硬碰硬,而是選擇了纏鬥。只見納蘭柔身體一晃,變幻出三道身影,三把劍同時刺向李逸。

李逸眼中精光閃爍,迅速掃視一眼,竟看出到底哪道身影是真身。

無奈之下,李逸身體一晃,踏着風雷步,迅速從三道幻影中閃過,同時蟠龍刀連連劈出。

“當!當!當!”

三聲清脆的響聲響起,那三道幻影竟然都是真的…… 三道幻影全都倒飛出去,在空中匯聚,落地之後,納蘭柔張嘴吐出一口鮮血,臉色有些蒼白,看向李逸的眼神滿是驚駭。

“你怎麼會《一氣化三清》?”

李逸一愣,一氣化三清?這就是納蘭柔剛纔使用的武技?果然厲害,竟然能幻化出三道真實的幻影。

而李逸化出的三道身影不過是以極快的速度打出三次攻擊,只因速度太快,讓人誤以爲是同時出現了三個李逸。

“這很難嗎?”李逸並沒有否認,反而語氣平淡的問道。

納蘭柔臉色難看,怒聲說道:“哼,《一氣化三清》是我師門的獨門祕術,外人是不可能會的,你那招雖然看上去很像,但絕不是《一氣化三清》。 老公婚然心動 小子,去死吧,銀月破天。”

“我去,你個死人妖,太陰險了。”

李逸沒想到納蘭柔說打就打,毫無徵兆,連忙大刀一揮,雷炎斬呼嘯而去,與銀月相撞。“轟隆”一聲巨響,驚天動地,強大的氣波席捲開來。

李逸身影一閃,躲避開來,準備迎接納蘭柔更加瘋狂的攻擊。

然而,納蘭柔在發出銀月破天之後,竟是捨棄了長劍,拿出了一枚……繡花針。

“異界版的東方不敗?”李逸張大了嘴,滿臉的詫異。

納蘭柔捏着蘭花手,拇指與中指之間還捏着一枚繡花針,左手輕捏一條肉眼不可見的絲線。

若是一個美貌女子做這個動作,可能會很好看,但被一個魁梧少年做出來,李逸只覺得胃裏一陣翻涌,差點沒當場嘔吐。

咻!

納蘭柔“嫵媚”地瞟了李逸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而後突然消失。

“土牆!”

李逸暗叫不妙,想也不想,迅速在身前凝聚出一道土牆。

轟!

土牆剛一凝聚出來便被強行震碎,納蘭柔的身影也顯露出來。

嗤!

正在李逸以爲自己擋住了納蘭柔的攻擊之時,胸口一疼,一枚細小的繡花針刺了進去。

幸好李逸肉身強大,在繡花針刺入的瞬間,肌肉本能地繃緊,夾住了繡花針,否則就這一下便刺穿了李逸的心臟。

“去死。”

李逸怒喝一聲,蟠龍刀急速劈出。

納蘭柔陰冷一笑,身形一晃便出現在了數十米外,速度之快,讓人駭然。

“防禦不錯,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防住我的散元毒。”

納蘭柔尖細的聲音響起,帶着一絲得意,一絲陰冷。

“散元毒?”

李逸臉色微變,他卻是感受到一股奇特的毒藥順着經脈向着本命金丹流去,所過之處,土元力盡皆開始消散。

這不是吞噬,是消散,真正的消散。

以前李逸也遇到過能吞噬丹元力的東西,但那只是將李逸體內的丹元力吞噬,就相當於李逸戰鬥時消耗了,是很容易恢復的。

但這次是消散,真正的消散,無法修復,只能重新修煉。

如果被這種毒藥腐蝕本命金丹,所有的丹元力全部消散,你就相當於一個從未修煉過的普通人,要想恢復全部實力,無異於從頭開始修煉,非常歹毒。

“不知道毒元力能不能吞噬這種毒藥,這可是好東西。”

李逸立馬將丹元力轉化爲毒元力,漆黑的毒元力在全身經脈中流動,吸收那種奇特的毒藥。

“小子,好好享受一下我的禮物吧。”

納蘭柔陰柔的笑道,隨即一跺腳,再次爆閃而出,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

風雷步踏出,李逸迅速後退,然而,納蘭柔的速度比他快得多,早已擋在他後退的道路上,繡花針無聲無息地急射而來。

嗤!

繡花針再次刺入體內,散元毒迅速擴散。李逸一刀劈了出去,卻仍舊劈了個空,納蘭柔的速度實在太快。

“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納蘭柔陰險地笑道,雖然力量比不過李逸,卻仗着神速,繞着李逸轉動,小小的繡花針,在他手中成爲了最危險的兵器。

李逸臉色很平靜,體內的散元毒被毒元力迅速吞噬同化,不過,也因此限制了李逸的發揮。

納蘭柔一直攻擊,散元毒持續不斷,李逸根本不敢轉化其他元力,只能靠毒元力去同化吞噬體內的散元毒。

而且,他並不會毒系武技,唯有幽冥洞天指這種沒有屬性限制的武技可用。可納蘭柔速度太快,李逸根本就打不到他,得讓他停下來。

砰!

李逸突然跪倒在地,低着頭,捂着胸口,一副痠軟無力的樣子。

“怎麼樣,我的散元毒滋味不錯吧?”

納蘭柔終於停了下來,望着跪倒在地的李逸,陰柔地道。

李逸似乎無力說話,一直低着頭,呼呼喘氣。

“納蘭柔,你在幹什麼,還不上去殺了他。”納蘭破軍怒聲吼道。

對於納蘭破軍的指手畫腳,納蘭柔似乎並不生氣,陰柔地笑道:“不要急,他中了我的散元毒,現在……”

話還未說話,無數木藤破土而出,將他纏繞。納蘭柔大驚,陰柔的丹元力爆發,奮力地掙扎起來。不過,他速度雖快,但丹元力的爆發性卻並不高,短時間內是無法掙脫木藤的纏繞。

“不可能,你怎麼會沒事?”納蘭柔一邊掙扎,一邊難以置信地尖叫道。

李逸緩緩起身,對着納蘭柔冷冷一笑,一步跨出,向着納蘭柔衝了過來。

“去死。”

納蘭柔瘋狂地大吼,繡花針飛射而出,想要逼退李逸,給他爭取一些時間。

李逸不屑一笑,不閃不避,一步便到了納蘭柔面前,而後左手握住那根細如髮絲的銀線,將繡花針取了出來,冷聲道:“既然你這麼喜歡玩毒,不妨你也來嚐嚐你的散元毒的滋味。”

話音一落,李逸一掌拍在納蘭柔的肩膀上,很輕很輕,猶如老朋友見面打招呼一般。

然而,納蘭柔卻是臉色大變,驚恐地叫道:“該死,你怎麼會有散元毒?不,我的丹元力。”

幾乎是瞬間,納蘭柔的臉色就變得蒼白無比,原本龐大的氣勢剎那間消失。

“不,這不是散元毒。”

此時,李逸揮手散去了木藤,納蘭柔突然捂着腦袋,驚恐地大叫起來。

李逸淡然一笑,沒有再去看納蘭柔,他的毒元力不僅含有散元毒的成分,還有噬靈蠱毒,凝血奇毒,納蘭柔必死無疑。

果然,很快納蘭柔的慘叫聲便戛然而止,硬挺挺地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哼,小子,你等着被銀月小隊無休止的追殺吧。”

就在這時,納蘭破軍憤怒而猖狂的聲音傳來,李逸連忙轉頭看去,發現不遠處,納蘭破軍背後竟然出現兩對能量羽翼,羽翼扇動,身體猛然竄向半空。

納蘭破軍身在空中,得意的看了眼李逸,道:“小子,我是銀月王城的王子,怎麼可能沒有保命之法,好好享受你剩下的日子吧。”

說完,羽翼扇動,納蘭破軍如利箭般向右方飛去。

李逸臉色不變,嘴角露出一絲嘲笑,不慌不忙地彎腰撿起納蘭柔的人王令。

咻!

一道小小的幻影從李逸的肩膀上彈射而出,直接將納蘭破軍給砸了下來。

“吱吱!”

小猴子站在納蘭破軍的身上,得意的大叫,它可是一直在注意納蘭破軍,怎麼可能讓他逃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