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先生請!」郭楊先下去了!聶歡跟著下去了,階梯很長,地下離地面足有三米多高!郭楊打開牆壁上的開關,燈便亮了,有按下另一個開關,洞口處的地板自己蓋上了!估計那沙發也合上了!

到了地面之後,聶歡向前方望去,是一個狹長的通道,居然裝修的很華麗,牆壁上還有山水畫呢!往前走了大概有十多米遠,便看見通道的兩旁都是一個挨一個的房門,大概有五十多個房間,走到盡頭處便是一扇大門,門上看不到明鎖,只有一個顯示屏,郭楊走上前去,在顯示屏上按下指紋,顯示屏頓時亮了起來,居然還是會發聲的:「您好先生!您已經通過身份驗證!現在可以進去了!」

「唰」的一聲,大門向兩邊滑去!頓時洞開了!裡面傳出一陣歡聲笑語,聶歡走進一看,嚯!這人還真不少!裡面是一個豪華的大廳,擺放著好幾十張賭桌,幾乎是客滿的!

「羅先生請!」郭楊道:「羅先生請看,這就是我們娛樂城的地下賭場了!這裡是大眾賭坊,裡面還有vip貴賓賭場!」

聶歡可真是大開眼界了!這裡面裝修得十分豪華,估計沒有幾千萬根本就下不來!光是那一張張紅木賭桌就夠值錢的了!當然了,只有桌面是紅木的!其他的地方都是紅松!

「羅先生!請到貴賓房!」郭楊帶著他來到了vip貴賓房,推開大門,裡面比外面的可豪華奢侈多了!紅地毯鋪地,到處都是滿眼的金碧輝煌!裡面只有四張賭桌,已經滿員了!有兩伙玩撲克牌,另外兩伙在玩麻將!

「羅先生,您可以在任意一張賭桌和他們玩!」郭楊大聲道:「女士們先生們!我給大家帶來了一位重量級別的人物!他就是來自拉斯維加斯的上一屆賭王大賽的新一屆賭王羅烈先生!現在是我們地下賭城的管理者!你們可以和他切磋牌藝!用你們的智慧贏走我們賭城的錢吧!希望你們玩得開心!」

「歐!新一屆拉斯維加斯賭王羅烈?」,這裡有好幾個國家的人在賭,其中還有兩名外國女人!一個英國人走過來看了看聶歡到:「你就是羅烈?」

聶歡點點頭,英國人忽然放聲大笑道:「郭先生!你們賭城真會開玩笑!讓一個冒牌貨來撐場面!難道你們沒有人了嗎?」

郭楊連忙走過來到:「歐文先生!請您說明白一些!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只是我參加過上一屆的拉斯維加斯賭王大賽!他根本就不是什麼羅烈!我看過的!但是他我並不認得!」歐文操著不太流利的中國話到。

「歐?歐文先生,您要對您說的話負責!這可不是小事情!」

「歐!當然!先生,你為什麼冒充羅烈先生?」歐文問道。

聶歡微微一笑:「歐文先生!還記得我們見面時的第一句話嗎?小子,你太年輕了!我真的很難想像你的賭技那麼的神奇!我說的沒錯吧!」

「why?歐!他說的一點也不差!可是您確實不是羅烈先生啊!聲音不像,相貌更不像了!羅烈先生沒有你長得帥氣!這到底為什麼?」歐文疑惑不解道。

「哈哈哈!歐文先生,其實沒有什麼可奇怪的!你現在看到的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我已經整過容了!連聲帶都變了!」

「歐!羅先生!這到底是為什麼?」歐文現在可以相信了,因為這幾句話不可能造假!一字不差!

「為了躲避仇家!我有個十分厲害的仇家!我贏了他兒子的錢!他想不開自殺了!他的父親派出好幾個非常厲害的殺手追殺我!無奈之下,我只有走這條路了!」

「歐!羅先生!真的很抱歉我剛剛說過的話!我不知道會是這樣!我太魯莽了!對不起!」

「沒關係!放在我身上也會這樣的!對了!你怎麼有興趣來中國?」

「歐!是因為這裡的地下賭城吸引了我!即將舉辦的世界賭王大賽就要在這裡舉行!你不知道嗎?」

「歐!牛先生還沒來得及和羅先生說呢!」郭楊連忙道。

「沒關係的!看來牛先生是想讓羅先生來參加這次的賭王爭霸賽了!」歐文笑道。

郭楊道:「歐文先生說的沒錯!所以我們牛先生讓羅先生前來和大家認識一下!又想玩的開心的儘管和羅先生說!他是這裡的新管理者!大家也可以挑戰他!」

「歐!要知道羅先生要來的話,我真不該來這裡!」

「歐?為什麼?」

歐文笑道:「明知道玩不過你,還來湊這個熱鬧幹什麼?」他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誒!比賽盡在參與!輸贏不算什麼!在座的各位哪一個不是賭技高超?有三個名次呢!而且我聽說獎金豐厚!在座的各位都有機會的!」,聶歡微笑道。

「歐!聽您這麼一說,我還真的來興趣了!鬥不過你,還鬥不過別人嗎!來來來,我們一起玩玩!」

「歐!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想玩什麼撲克牌還是麻將?隨你們任意挑選1」聶歡忙道。

「那就先玩玩撲克牌吧!然後再換麻將!」歐文笑道。

「好啊!那就發牌吧!「」聶歡道。

聶歡的牌面是a,「不好意思我說話!就先來一千萬吧!看看行情再說!反正我孤家寡人一個!」 「啊!羅先生這是在給我們面子嘛,那我就先跟跟看!」歐文笑道。

他的牌面是紅桃老k,其他三個也都跟了,這幫賭徒都是各國賭王級別的人物,能夠在這個房間里玩的,沒有幾十億的身家是絕不能來的!

第三張牌,聶歡是紅桃老k,歐文是黑桃a,歐文說話,他扔過一千萬道:「學學羅先生的大氣!我也來一千萬!」

『歐文先生好像是志在必得呀!「聶歡到。

歐文微笑道:「我的牌面看來不小!因此才敢下注的!不過鹿死誰手還尚未知曉,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請發牌!」,其他幾個人也都在跟著,第四張牌,聶歡是一個紅桃皮蛋,而歐文則是一個黑桃皮蛋,聶歡微微一笑道:「看來咱們倆都是同花順的牌面啊!」

古老的情思 「偶!是的,看來羅先生的到來給我帶來了的好運!希望會是同花順!那樣的話我就會大殺四方了!」

「不見得呦!我的牌面是紅桃同花順!如果再拿到紅桃j的話,那你可就危險了!紅桃比黑桃大的!」聶歡笑道。

「但願我的手氣不會是那麼的被!」歐文聳了聳肩膀道,聶歡說話:「看在同花順的牌面上,加一倍吧!兩千萬!」

歐文抓起兩張籌碼跟了出去:「既然都跟到這個地步了!那就索性跟到底吧!」

聶歡身旁的人是三條9,晃了晃腦袋道:「看來我還有的一爭嘛!但願命運之神眷顧我!讓我拿到最後一張9!」,其他的人都已經撤掉了!

第五張牌,聶歡想與不想的亮了出來,卻不是紅桃j,而是紅桃10,「哈哈哈!看來老天爺都幫我!居然能給我湊齊同花順!最後一把了,不如就5000萬吧!」

「哇!大手筆呀!」,大家驚呼道,而歐文的牌則是黑桃j,這樣一來,如果他的底牌是黑桃10的話,那他就是黑桃同花順了!

「啊哈!果然是上帝也瘋狂!黑桃j都被我拿到了!既然老天爺都給我機會,那我就大殺四方了!跟!」

三條9這位一看,心裡沒有底了,他的牌是一張草花皮蛋,他看了看滿桌子的籌碼,搖搖頭:「太可惜了!沒有拿到我想要的牌!我放棄!」

「歐文先生!現在就剩下我們倆了!你想怎麼樣?牌面上你大!請說話!」聶歡笑道。

「偶!讓我好好想一想!這可是個很難的決定!」,他說的沒錯,如果聶歡的底牌是紅桃j,那他就輸定了!他看了看聶歡的眼睛,聶歡十分的鎮定,微笑著看著歐文:「歐文先生!如果我是你,我就敢搏一搏!一半一半的幾率!你說呢?」

「」羅先生!你真的很壞!一看是你就把我帶進了一個局!一個無法自拔的局!讓我騎虎難下!如果我看你的牌,就得多拿出一個億!那麼我想。。。。。。「」他故意拖延時間,就是想看看聶歡的表情!一個職業賭徒,他的表情最重要!拼的實際上就是心裡素質!

可是聶歡的表情很奇怪,你說沒有底吧,泰然自若,你說有底吧,聶歡的手一直在攥著,這無疑是個緊張動作,激動人心那!

「偶!我不能拿自己的家底開玩笑!還不如留著錢打麻將呢!我不跟了!」

「哈哈哈!歐文,我剛剛勸過你的,一半的幾率你都不跟?你真的讓我很失望!這是你的最後機會哦了!你真的決定了?可不要後悔呦!」

「不會的!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我真的放棄了!請拿走檯面上的屬於您的錢!」歐文大手一揮到! 聶歡站起來笑道:「歐文先生!看來你的心理素質有待提高啊!羅烈僥倖贏了這局,真是謝謝歐文先生了!」

歐文奇怪道:「羅先生為什麼這麼說?難道你的牌不是同花順嗎?」

聶歡笑而不答,歐文連忙掀起聶歡的底牌看去,頓時驚訝的目瞪口呆!原來聶歡的底牌根本就不是什麼紅桃j!而是一張紅桃4!

「偶我的上帝!羅先生!你把我騙得好苦啊!太厲害了!居然社么也不是!一手垃圾!」另外的幾個人比歐文反應還要厲害,簡直就要自殺!「嗨!這是怎麼回事?這個羅烈的心理素質太好了!他真的就是個職業賭王!不!是職業賭神!」,真正的賭神是三分憑牌氣,七分靠膽量的!一手爛牌,看似天下無敵,確實癟三一個!把所有的人都唬住了,這才叫做王者霸氣!橋牌斗得就是這個!

郭楊算是打開了眼界了:「羅先生!您這是太厲害了!從來都沒見過您這樣的高手!叫您賭神也一點不為過呀!」

聶歡謙虛道:「其實賭博賭的就是膽量和心理素質!哪有把把都那麼好的牌!再有就是考出老千了!但是如果場上有一個比你更厲害的人,你的計倆就會穿幫!如果都差不多,那就看誰的手段高明了!像剛才這把牌,我本可以作假的!換走底牌就可以了!但是和他們這些人玩還犯不上!只有遇上對手,我才會出手的!」

郭楊對聶歡那是佩服得六體投地了:「羅先生賭技通神!郭楊佩服!」

「羅先生!我們可以玩麻將了嗎?」歐文招呼他到,聶歡點點頭,來到麻將桌前坐下,牌局開始,聶歡打出色子,自家坐莊,分牌,別人都是兩隻手馬牌,可是聶歡一隻手馬牌都比他們快!等他碼完,別人還沒看牌呢!

「羅先生!你不看牌就這樣打嗎?」

「不用看了!我這把天胡!」說著聶歡把牌打開,哇!大四喜!聶歡笑道:「這把就當做表演了!這把才真正開始!」

打出色子,聶歡抓牌,站在他身後的郭楊看得一清二楚,聶歡抓牌都立在桌子上,十四張牌抓完,本來不成樣子,但見他把麻將牌往桌子上一扣,再起來時,十四張牌居然成了清一色!把閑牌打出去,對家歐文碰,打出一張九萬,聶歡頓時把牌一推:「地糊!」

我靠!歐文瞪大了雙眼:「why?有沒有搞錯?前兩把就天胡地胡?還能不能玩了?羅先生!你也太厲害了吧!」

聶歡笑道:「現在你還認為我不是羅烈嗎?」

「no!你就是賭王,偶不,我認為您就是賭神在世!這麻將不能和您玩了!這樣下去,就算我們有金山銀山也被你給搬走了!」歐文聳聳肩膀到。

「哈哈哈!各位!希望你們玩得高興!這兩把就算是陪你們練手了!不作數的!回頭有什麼事兒請儘管找我!失賠了!」

「羅先生慢走!」歐文他們繼續玩,聶歡回頭看時,郭楊的嘴巴還在張著,聶歡笑道:「郭楊,你怎麼了?」

「歐!我的天哪!羅先生,您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賭王!根本就看不出來您是怎麼出老千的!」

「哈哈哈!要是讓你們看出來了!我還混個屁!早就被人打死了!」

「歐!羅先生,那您就在這呆著吧!貴賓房和這裡都歸您管!您的辦公室就在那邊的角落,有個小門,進去就是!我先出去了!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請儘管和我說!這是我的名片!您收好!對了,還有一件事,那通道兩邊的房間里,是專門為這些賭客們準備的按魔房!如果先生感興趣的話,可以隨便選擇任何房間!」 「歐!是嗎?那好吧!你忙去吧!」

「好的先生!」郭楊離開了地下賭場,聶歡送走郭楊,來到第一間按磨坊,推門而入,便看見一個漂亮的美女身穿三點是躺在床上玩手機呢!看見聶歡進來,連忙走上前去,廷著她那傲然高峰貼近了聶歡:「呦!哪來的帥哥呀!沒見過呀!」,說著便將手伸向聶歡的下面。

聶歡一把抱住她道:「我是新來的總管羅烈!你這妹子長的倒是不錯!」說著右手在她那豐滿的臀部捏了一把!左手卻探進了她的粉紅內內!長驅直入,探進了桃花凹中!哪娘們頓時呻今起來!

聶歡忽然間抱起她把她扔在了床上!撲上去緊緊的將她壓在下面!兩人的嘴唇交織在一起,瘋狂般一陣熱吻!

「你叫什麼名字?」聶歡一邊脫她的衣服一邊問道。

「羅烈?呀!你就是那個拉斯維加斯賭王吧!我叫鄒曉麗!叫我曉麗就行了!能伺候您是我的榮幸!我昨天才剛剛來,如果您早到一天,我的第一次就是你的了!嘻嘻!」曉麗如蛇一般纏繞在他身上,她的體型很好,不胖也不瘦,看她那粉紅色的蓓蕾,堅廷的傲峰,就知道她說的不假,而且那裡也夠緊緻的,還真是剛剛開過臉的!

「我就喜歡第二次的!」聶歡忽然間在她眉宇間輕輕一拂,鄒曉麗頓時眼神迷離起來,不住的扭動著身體,聶歡輕聲一笑,走出房門,正巧過來一個賭客,剛要推隔壁的房門,聶歡將手一招,一道紅光正擊中那個美國賭客,那賭客便身不由己的走了過來,眼神和曉麗一般迷離,聶歡帶著他走進小麗的房間,將他的衣服全部脫掉,哇,這傢伙還真挺大的!

將他推到床上,賭客立刻像蚊子看到了人一樣,撲了上去!分開曉麗的雙腿,便進入了小麗的身體,瘋狂般的衝刺起來!鄒曉麗忘情的應和著他的動作,發出一聲聲琅叫!這回夠爽了吧!聶歡一直等到他們結束,才把那賭客的衣服穿上,送他出了房間,來到隔壁的房間門口,然後自己又回到鄒曉麗的房間門口,手一揮,一道紅光撲向賭客,頓時驚醒,聶歡已經關上了房門。

「奇怪!我怎麼這麼累呀!好像剛剛做過的樣子!不管了!進去再說!」走進房間里,一位美女頓時脫了衣服,撲到他的懷中,他一把將她抱起,扔到床上,兩人頓時糾纏在一起,可是過了半天也不見起來,女的急了,含在嘴裡就是一頓虢,還好這傢伙體力充沛,不一會便又起來了,兩人頓時黏在了一起,緊緊地結合了!結果兩人激戰了一個多小時才算完事兒,連美國賭客自己都感到驚奇,從來沒這麼猛過!把那女人搞的是死去活來!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了!上天了!

聶歡在隔壁偷偷直樂,這美國佬,已經放過一次了,能不猛嗎?他看了看身邊的女孩,將手一拂,女孩頓時醒過來,一看兩人都刺身黏在一起,不由得躺在他懷中道:「羅先生,您太猛了!把人家搞得魂都飛了!」還在回味著剛才的舒爽呢!床單上留下了一大灘帶著血絲的東西,這女人說的沒錯,確實昨天剛剛被人開過!

聶歡把玩著她的兩團柔軟道:「你讓我很著迷!以後你就專門陪著我吧!別人誰找你也不要理他!就說我說的!」

「哥,你真好!」鄒曉麗緊緊地摟著她道,聶歡內心一陣嘆息,嗨!要不是有天條束縛,這美人在懷,早就提槍上馬了!忍著吧!老子可不想回到普通人的時代!摟著女孩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聶歡便出了地下賭場,到上面來了,來到餐廳吃了早餐,便來到百家樂大廳,看看有什麼狀況。

就在他走到百家樂的門口時,忽然間從裡面衝出一個人影,和他結結實實的撞了個滿懷!聶歡只感到兩團富有彈性的東西撞的自己心裡麻酥酥的!定睛一看,一個女孩子被他撞倒在地!

那女孩子起身站起來,雙手叉腰破口大罵道:「不長眼的東西!趕著去投胎嗎?撞死本小姐了!你眼睛漲到。。。。。。」下面惡毒的話沒說出口,因為她忽然間發現,眼前撞她的這個男人竟然是那麼的帥氣!一米八多的個子,體型適中,上身穿一件白色的紳士襯衫,下身穿一件休閑緊腰皮褲子,俊逸無比的臉龐正盯著她罵人的那張小嘴!

「看什麼看!長得帥就可以隨便撞人嗎?」女孩驕橫跋扈到。

聶歡看著眼前的這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梳著一頭波浪長發,染成了金黃色,長長的眼睫毛不是假的,原裝貨色,忽閃著一雙美麗動人的大眼睛,微微翹起的高鼻樑下,襯著一張櫻桃小嘴,皮膚白裡透紅與眾不同!元寶耳朵,白皙的脖子,上身穿一件低胸領口緊身背心,那爆棚的峰巒,深不可測的溝壑一眼望不到底!亮皮板帶扎在腰間,下面一條高彈力褶皺牛仔褲,腳蹬一雙高腰小蠻靴,渾身都散發著一副青春活力!

「啊!小姐,有木有搞錯呀!你不能這麼不講道理吧!我走到門口,你從裡面看也不看的衝出來,我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是你撞到我才對呀!」聶歡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說什麼哪!就是你撞得我!你還有膽子狡辯!信不信我讓你立刻在地球上消失!」,原來是個小太妹!聶歡搖搖頭:「小姐,你要這樣蠻不講理的話,我就沒話說了!算我不對好吧!再見!」

「你給我回來!一聲對不起就算啦!你看你把我的。。。。。。這裡撞得,還疼那!」美女揉著自己的兩個渾圓道。

聶歡饒有興趣道:「那你還想怎麼樣?陪你兩個不成?或者我給你揉揉?」

「呸!臭六毛!想得美!給我跪下磕倆頭就算完事!」

聶歡頓時笑得抬不起頭來:「你這要求太過分了!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可不能答應你!要不我請你吃頓飯吧!怎麼樣?」

女孩子眼睛嘰里咕嚕的亂轉一氣:「吃飯免了!你如果真的有誠意的話,就請我到樓上跳舞嘍!」

「跳舞?就這麼簡單?」

「啊!對呀,那你還以為有多麼複雜呀!」女孩子天真到,聶歡哭笑不得,這女孩子有點意思!雖說刁蠻了點,不過倒是挺單純的!

「好吧!小姐請!」聶歡很紳士的讓道,「嗯!這還差不多!」女孩子走向電梯間,其實聶歡不知道,要不是他長得帥,早就挨揍了!女孩子嘛都喜歡帥哥!

走進電梯間,女孩子舉起手來,比了比:「哇!你有這麼高的!一米八五?」

聶歡點點頭:「眼光不錯!一點不差!你也不低呀!一米七二點五!」

「啥?這,這你都能看出來?你這眼睛太毒了吧!」女孩子驚訝道。

「沒什麼奇怪的!我當過偵察兵!這點本事還是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