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那你快睡吧!咱們明天見!」

額……顏洳鈺瞬間懷疑自己要進烈焰傭兵團這個決定的正確性了。 「我不想去太醫院當值。」

昭文帝已經做好了雲拂衣會獅子大開口的準備,卻沒想到雲拂衣說的是這個,他愣了一下忍不住哈哈大笑。

「這個好說,雲少主生性洒脫,太醫院確實於你而言確實太過拘束了。這件事情朕應允了,只要雲少主在朕需要的時候能及時出面,其他時候雲少主但可隨意。」

「那就多謝皇上了。」雲拂衣再次一揖。

昭文帝點了點頭,「那上次朕詢問雲少主的事情,雲少主可有法子?」

「有,不過皇上您知道的世人都想長壽,所以平日里總會想方設法來延年益壽,這是正常的,但若想返老還童,甚至永葆青春那和逆天改命並沒有兩樣,所以並不容易。」雲拂衣說道。

「需要朕做些什麼,雲少主但說無妨。」

「仙人求道講求辟穀,所以也要請皇上三日斷水絕糧,期間我會給皇上提供藥物,內服和葯浴同時進行,幫助清空體內的雜質,等三日之後皇上就能發現自己的身子有著根本性的變化。」雲拂衣回道。

「只要三日?」昭文帝眉頭微蹙,「既然講求辟穀,那三日之後呢?」

「之所以需要三日斷水絕糧,是因為需要這三日將皇上過往幾十年積壓在體內的雜質一次性排掉。日後只需要每日服藥和進行葯浴,正常吃喝完全不會有問題。」雲拂衣解釋道。

昭文帝點了點頭,「不過三日,朕能挺得住的。」

「皇上,我需要提醒您,您不僅僅是斷水絕糧,還需要服藥和葯浴才可促進身子裡面的髒東西排出來,而這個過程其實並不好受,而且會有四肢乏力的情況發生,到時候皇上怕是早朝去不了,朝政也同樣處理不了。」雲拂衣說道。

昭文帝聞言眸光一凜,看著雲拂衣的眼神帶著審視。

雲拂衣神色依舊,甚至還敢和昭文帝對視。

他只是答應留在他身邊幫忙治病,卻並非完全臣服,他身為藥王谷少主也不可能臣服於任何人。

「你讓朕考慮考慮。」昭文帝說道。

「是,那我先告退,皇上若有需要直接去您賞賜給我的宅子通傳一聲就行。」雲拂衣抱拳一揖之後這才退下去。

等他離開之後,昭文帝坐在御椅上面半晌沒有說話。

「皇上,該用晚膳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何承志估摸著時辰差不多了,這才進來說道。

昭文帝這才回神,「何承志,你說這世上可有仙人?」

「這個您可問倒奴才了,不過奴才雖不知道這世上是不是有仙人,但奴才知道您是天子,您無論做什麼上天必然會庇佑您的。」何承志回道。

昭文帝睨了他一眼,「你這張嘴倒是會說好聽的話來哄朕。」

「奴才說的都是事實,哪裡是特意說來哄您的。」何承志委屈道。

「好了,朕還不知道你?」昭文帝起身,話雖然是這麼說,但可見他此時的心情並不賴。

「用膳去吧。」

「喳。」 次日卯時(五點)

只見顏洳鈺一攏紅色男裝。散亂的墨色黑髮以鑲碧鎏金冠束起,右臉頰容貌及額骨已用銀魄遮蓋住,漏出半邊如玉般地肌膚,原本如玉般光澤的皮膚被銀魄襯托的彷彿吹彈可破,微凸的胸部現已一片平坦,腰束金色雲紋的寬腰帶,腰間掛著灰色初級傭兵通訊令,右手持摺扇,看上去氣質優雅逼人。

此時的顏洳鈺正離開顏府前往城門烈焰傭兵團人員聚集地

就在顏洳鈺快到城門之時,看見龍小翰正在左顧右盼的向顏洳鈺的方向看來。

顏洳鈺看著龍小翰的舉動,突然有了戲弄他一翻的想法

顏洳鈺直線的向龍小翰走去,經過他身邊故意用手肘蹭向他衣角。

龍小翰看著前方冒失衝過來的身影,一個閃身閃了開去,低頭眉頭一蹙就想發火。回首望見來人,嘴巴微張卻未發出聲音有點發愣,

回神間驚喜便道:「你是師父!」

顏洳鈺詫異了,這二貨怎麼突然聰明了?

顏洳鈺聳了聳肩道:「平常不見你有多機靈,今天怎麼突然腦袋靈光了?」

龍小翰得意道「嘿嘿。師父,那是你不了解徒兒,以後你就會知道徒兒腦袋有多靈光了。」

要說龍小翰這貨是典型的,說他胖他就喘。

「……」這貨還真不能給他好話

這時一個身穿僕人衣飾的小廝走了過來

「孫少爺,盟主說想要見一見您認得師父炎凰」小廝低頭道

龍小翰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

「不去!就說我師父不見客。」龍小翰想也不想不一口回絕,這個死老頭又耍什麼花招。難道我就是那麼容易被騙?還需要他給我把關?

「這。」小廝為難的看向顏洳鈺

顏洳鈺可不是什麼好人,你裝裝可憐她就同情你,她轉臉就看向了別處。

暗道:我自己的事還沒整清楚呢!誰有空管你家的事啊?

只聽小廝接著道:「孫少爺,盟…盟主還說,你要是不引薦一下,就。。就不准你火域森林」

這下龍小翰臉掛不住了,第一次給師父辦事若是辦砸了,以後還有什麼威信?

不由得大喊道:「那個死老頭子他到底要幹嘛!!!」

顏洳鈺看著如此糾結的龍小翰,不免嘆了一口氣,終究還是孩子。

比起有前世記憶的顏洳鈺,他龍小翰可不就是孩子嗎?

想起這孩子從頭到尾處處都為她著想,顏洳鈺也不是以怨報德之人,更何況現在還是人家的師父不是?雖然這只是龍小翰一個人的決定。

壓低聲線道:「咳~!怎麼了?你家老爺子難道會吃人不成?

龍小翰聽顏洳鈺變化的聲音不免有些驚奇,不過還是委屈道「師父。你就別笑徒兒了」

「好啦!既然你叫我聲師父,那麼徒弟的事就是師父的事,更何況事情的起因貌似在我。」

龍小翰聽至此,哪裡還委屈啊?小尾巴都快翹上天了。

心裡美得那個勁:呵呵。師父承認我這個徒弟了,哈哈。

顏洳鈺看龍小翰抬著頭一臉花痴笑嘻嘻的

一個巴掌甩過去「啪!你發什麼痴?還不快帶我去見你爺爺」

龍小翰忙到「哦哦!」

說完看向一旁呆愣的小廝,正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二人。

龍小翰不由得一個巴掌甩了上去:「發什麼楞?還不快帶我們去見死老頭!」

小廝原本還在暗想:是我眼花了還是世界玄幻了?剛才那個又是賣萌又是傻樂的是我家孫少爺嗎?結果龍小翰一巴掌過來給他抽醒了,小廝苦筆的捂住左臉轉身帶路,心裡哭道:這可不就是我們孫少爺嘛!

城門外,大概有四五百百人,分為三處,也不是所有人都去,有得人是給自己的親人送行的

不多時顏洳鈺三人已到一處人不多,顯得比較寧靜的人群中 雲拂衣從皇宮離開之後,坐上了回去的馬車。

趕車的另有他人,而車內紅燭坐在一旁幫他捶肩捏腿。

「少主,您就不怕昭文帝不同意?」紅燭問道。

雲拂衣輕笑一聲,「怕什麼?老的又不是我,所以該著急的也不是我。」

紅燭嘴角抽了一下,但他知道這時候她應該說些什麼。

「少主您永遠是最貌美的。」對,她家主子就喜歡別人誇他好看。

什麼貌美如花、美若天仙這樣一般用來形容女子的貌美的詞,他們少主喜歡極了。

果然下一刻就聽雲拂衣好心情道:「會說話的多說點,本少主愛聽。」

「少主您是天仙下凡,這世間也不會有人比您更好看了……」紅燭習以為常地誇著。

而且只要雲拂衣不喊停,她就能不帶重複地一直吹下去。

雲拂衣聽了好一會,才心滿意足的點頭。

「你覺得本少主是世間最美的人,但本少主卻聽說柳院判……哦,前院判的三妹柳言心才是天下第一美人。」

「那都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時候是因為少主您還待在藥王谷裡面,這世間的凡人們沒有機會欣賞您的美貌,這才覺得那位柳言心才是最美的。」紅燭忙說道。

雲拂衣聽完之後摸了摸光潔的下巴,「你這麼說也很有道理。」

紅燭鬆了一口氣,就怕他們少主會在這時候發作,要知道……在美貌這方面,若有人壓在他們少主上頭,那絕對是他們少主不能容忍的事情。

「不過到底誰美還是要見過了才知道,本少主決定了,要去會會那個柳言心。」

紅燭對雲拂衣想一出是一出的作風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可是現在柳言心並不在京城,您一時半會也無法離開。」她好心提醒道。

「我後悔了,不應該答應昭文帝留在京城的,紅燭你說我現在進宮說我反悔了可行嗎?」

「不行……」

「那可真遺憾。」

「而且您答應的可不是昭文帝,而是……凌雲侯。」

當年他們少主初出從藥王谷出來闖蕩的時候,因為涉世未深曾差點沒了命,是凌雲侯出手相救,也為此不僅僅是他們少主,甚至可以說整個藥王谷都欠了凌雲侯一份天大的人情。

他們少主此番出手為的也是還人情,否則哪裡會參與這種謀逆之事。

「凌雲侯……」雲拂衣頓了一下,「本少主想起來了,昭文帝覬覦的那個明陽縣主不就是凌雲侯的女人嗎?明陽縣主又是柳言心的女兒,柳言心適合長相看看她女兒總能看出端倪來的,走,現在立馬調轉方向,我們去凌雲侯府。」

「少主,大事未成之前不能暴露您和凌雲侯認識一事啊,否則您別說還人情了,那根本就是在恩將仇報。」紅燭忙提醒道。

「哦,我忘了……那等回府之後,我再自己去找他吧。」

「記得穿夜行衣。」

「不要,黑漆漆的太丑了。」

「可是紅色太顯眼了,而且您貌美如花,別說黑色,就就算披個麻袋,那也是天下第一美。」

「你這麼說也有道理,那我就勉強穿一下夜行衣吧。」 小廝彎腰出聲道:「盟主,孫少爺與炎凰大人來了。」說完隨即退得遠遠地。

只見前方有一身著深藍色絲綢料子長衫,滿頭黑髮散在背後,看不清此人容貌是何樣。倨傲的只留給顏洳鈺一個背影,

就這麼淡淡的時間彷彿靜止了,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雖說顏洳鈺答應來見他,但是不代表她沒有原則。

顏洳鈺淡淡的轉頭看向龍小翰

龍小翰下意識就以為顏洳鈺生他的氣了,沉不住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