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果果輕抿了口果汁,這個主意雖然俗套,但也還湊合!

“我也挺好……就是孩子沒有奶吃了……”

“噗!”

馮果果滿嘴的果汁差點噴了秦永一臉!

不僅是桌子上的陳媚兒章天驕,就連店裏其他人腦袋也紛紛轉了過來。

“你!你別胡說八道!什麼孩子!”馮果果急了!

被這麼多人盯着,她渾身的不自在!

這個王八蛋竟然在大庭廣衆之下胡說八道!

秦永又轉過身對着章天驕誠懇道。

“章醫生!我也知道你們在相親,孩子不會成爲你們的負擔的,希望你能代替我好好愛果果!”

章天驕傻眼了!

說話就說話,你盯着我那個地方冷笑做什麼!

我的小兄弟是無辜的!!!

老子信你個鬼!

我的身體還沒好利索,你又想給我下套!

果然這個瘟神和馮果果有一腿,雖然分開了,但他們兩人畢竟好過還有了孩子!

和瘟神搶女人,自己還想多活兩年!

“不不不!我也是被家裏逼着的,你千萬別誤會!我沒那個意思!祝你們百年好合!”章天驕趕緊擺手。

“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您別嫌少!我會和馮叔他們保密並說明情況的。不會給你們留下困擾!”

章天驕掏出錢包,掏出一摞鈔票,小心的放在桌子上後,便站起身溜了。

路過前臺時候,還十分乖巧的把賬給結了!

飯桌上,秦永一點都沒客氣,將那疊鈔票揣進自己的口袋後,拍了拍手。

“搞定!”

“他……就這麼走了?還有你,你胡說八道什麼,什麼孩子!”馮果果氣的小臉通紅!

“這不都是爲了任務需要嘛,那個章醫生是不是被我趕走了!”秦永撇撇嘴,這個女人竟然要恩將仇報?

一聽秦永說道章天驕,馮果果這才反應過來。

章天驕前後的反差也太大了!

尤其最後一幅舔狗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爲秦永是他失散多年的爸爸!

不對,不是爸爸,更像是他的把柄被秦永抓在手裏!

“這個晚點再和你算賬!老實說,你是不是認識章天驕!”

“不是吧,秦永怎麼會認識章醫生,我倒是覺得章醫生人不錯,你不考慮考慮?”陳媚兒傻乎乎問道。

“媚姐,你最近智商嚴重下跌啊!是不是傻白甜的電視看多了!”馮果果忍不住吐槽道。

“沒有啊,章醫生看起來挺老實的啊。”

秦永捕捉到了陳媚兒一個細微的動作,她的嘴角調皮的翹了一下。

如果不是因爲系統提高了秦永的屬性點,秦永也不會發現她這個細微的動作。

自從陳媚兒火鍋店事情解決後,心情變好,似乎沙雕氣質也越來越重了……

“老實個屁,他這個人不正經的很,成天去那種地方!還滿嘴跑火車!”馮果果翻了個白眼。

“說不定見你這麼漂亮人家收心了呢!”陳媚兒認真臉。 “怎麼你也胡說八道!”馮果果不開心了!

既然馮果果知道章天驕是個什麼樣的人,秦永也就不亂操心了,也算給陳媚兒一個交代了。

兩人說話的功夫,服務員開始上菜。

滿滿一大桌子,花的不是自己的錢,秦永吃的也不心疼。

“秦永!老實說,你真的不認識章天驕!”馮果果一臉的狐疑。

“不認識……唔……對了,你說過我幫你的忙你就答應我一件事的吧!”

秦永顯然對西餐並不太滿意,吃了幾口臉就垮了下來。

甜不甜,鹹不鹹的。

“你胡說八道,之前的條件作廢了!”馮果果冷哼一聲!

“哇!章醫生回來了!”陳媚兒突然叫道。

馮果果一下子慌了神,“哪呢哪呢。”

“呀,看錯了!”陳媚兒不好意思道。

馮果果一頭黑線。

被陳媚兒這麼一鬧,馮果果沒了脾氣,只好小聲道:“你說吧,太過分的條件我可不會答應的。”

“不會的,先欠着。”

秦永笑的格外的賤。

幸好還有幾個菜和秦永的胃口,秦永勉強算是吃飽了。

估計章天驕實在是被秦永之前弄怕了,竟然都沒貢獻怨恨值,這讓秦永頗受打擊。

唯一的收穫,大概就是馮果果答應自己的一個條件了。

因爲陳媚兒還要爲明天晚上的開張做準備。

同時秦永也打算趁着烏鴉嘴還在,回班裏收一波怨恨值。

吃完飯,陳媚兒便卡着上學的點開着車子將秦永送回了學校。

秦永下車後,陳媚兒的車剛開走,他便聽到一個甜甜的聲音。

“小哥哥,你也是這個學校的麼?”

一個容貌中上的女孩走了過來。

看樣子和秦永年紀差不多大,但妝化得有點濃。

“你在和我說話?”秦永並不認識這個女孩。

“不然呢?”女孩揹着手俏皮一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她挺起發育過於成熟的胸脯。

“是的,有事?”秦永一頭的問號。

“你能送我回學校麼?我怕有壞人……”女孩眨眨眼,俏皮的模樣看得周圍路過的男生一陣吞嚥口水。

“不能!”秦永拒絕的很乾脆,大白天的有毛線的壞人。

再說了,這個女孩悄悄打量自己手錶的眼神雖然很隱晦,但還是被他發現了。

“爲什麼啊……”女孩嬌嗔道。

“因爲我就是壞人!”

說完,秦永大搖大擺走進了學校,深藏功與名……

周圍看熱鬧的男生們炸鍋了!

秦永這個名字雖然出名,但見過她本人的也就是大一學前教育的幾個班,所以這些人包括之前的女生並不知道他就是學校論壇赫赫有名的秦永!

“臥槽!這哥們牛啊!”

“這麼漂亮的妹子就這麼拒絕了?”

“你懂什麼,這叫欲擒故縱!我就是壞人!教科書般的反撩啊!”

“學到了學到了!”

“學到個屁,你看他穿的衣服沒有,這個牌子最便宜的也得上千!”

“最重要的是人家戴的手錶,江詩丹頓!打底十萬!”

“艹,這麼有錢!難怪!”

“…………”

佛靠金裝,人靠衣裝。

話說說的一點都沒錯,秦永的長相本就清秀,大概因爲年輕的身體裏隱藏着一顆絕對老成的心的緣故,平時的秦永有一股特殊的氣質。

再加上陳媚兒爲他挑選的這套昂貴的衣服,秦永現在也成了校園裏比較靚的仔。

最爲點睛的還要數手腕上那枚價值幾百萬的腕錶。

一路上秦永明顯感受到時不時就會有小姐姐偷偷打量他的目光。

雖然不如之前在校門口遇到的那個妹子那樣直接含蓄的表達好感,但其中也不乏大膽的目光。

這還是認識秦永腕錶牌子少數的情況下,如果她們都知道秦永這塊表的價格,那估計就會是另外一種場景。

這樣的待遇只持續到秦永走進自己的班級。

此時教室裏已經有不少人了,一看到秦永教室立馬開始了討論。

“秦永真的回來了,我還以爲張豔豔騙人的來着!”

“這小子不是自殺砸暈楚清容了麼?”

“不清楚啊,估計沒人想和他一般見識吧……”

“你消息真是不靈通,崔俊早上也遇到秦永了,說要弄死他!”

“小點聲,別讓崔俊聽到!”

“他怎麼惹到崔俊了?”

“聽說四樓有人放在窗戶上的東西掉下來,砸到崔俊了……”

“可是關秦永什麼事?”

“秦永是我們班的‘團寵’嘛,用來做啥不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