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落的辦法竟然是用心臟裡面的陰暗之力來強化最後的十一條武道筋脈。

這個想法是癲狂的,這陰暗之力的風化腐蝕之力根本不知道能不能作為強化之用。

甚至不用突破失敗,葉落的武道筋脈就會被腐蝕風化掉。

可這時的葉落就是一個玩命賭徒。

搏還有活路。不搏死。(未完待續。。) 我回頭將詹姆的話轉告給了大家,此刻氣氛一下子活躍了起來。尤其是王欣然,像是馬上從失戀中走了出來,甚至提議跟大家唱歌。

艾麗連忙站起來,有些愧疚的說道。

“王姐,明天的最關鍵的時候了。應該打起精神迎接明天的戰鬥。”艾麗此刻儼然成了我的軍師,我真的難以想象,如果沒有艾麗,我將如何應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樁樁事情。

“這樣也行,大家喝喝茶,聯絡一下感情總是好的!看到周然和艾麗兩人,我真是感到後生可畏啊!”葉凱麗謙遜的笑着,艾麗的此法已然幫她解去了心裏一大半的顧慮。只等着明日拍板之後,便可大展宏圖了。

我看着他們幾個人喝茶聊天,氣氛其樂融融,心裏也甚感欣慰。這個時候,我放在茶几上的電話卻響了起來。我起身跟衆人說了一聲抱歉,而後走出了包間。

“老大,我是阿發。周璐正在集結所有的兄弟,準備去端張黑虎的老巢。你快點來吧!二叔和三叔都不在鬼市。現在沒有人勸得動周璐了。”電話裏傳來了阿發焦急的聲音。我聞言大驚,黑虎幫目前仍然勢力不小,而且背後有強人撐腰僅憑周璐帶了幾個兄弟前去,無異於是自投羅網。

“阿發,你無論如何也要攔住周璐,我馬上過來。”我大聲說道。

“我盡力吧!老大,周璐已然要發瘋了。”阿發說完便掛了電話。我有豈能不知道周璐傷心欲絕。張曉楠是她有着血緣關係最親的人,卻死在了張黑虎的手裏。最可恨的是,張飛鷹明明知道張黑虎是罪魁禍首,卻將責任推在了我和周璐的頭上。

我進了包間,在艾麗的耳邊輕輕說了幾句。艾麗臉色一變,馬上鎮定了下來。

“各位,周總的公司臨時出了點事情,他請我代他招待大家。所以請大家盡情的玩,只要不耽誤明天的競標便行了。”

艾麗替我解圍,我很輕鬆的跟大家告辭而去。艾麗一直將我送到火鳳凰的門口,輕輕的抱着我。

“周然,遇事冷靜。千萬別衝動,別忘了。衆誠集團和鐵血會還有幾千名兄弟等着你。”艾麗的聲音在我耳邊迴盪着,讓我感覺心疼。如果不是艾麗在從中斡旋,競標有可能早被淘汰出局。

我離開火鳳凰,之後開車往鬼市而去。二十幾分鍾,我到達了鬼市。周璐此刻正在集結人馬,準備出發。

“周璐,你要去幹什麼?”我走到周璐的面前,一把拉住周璐的手。

馴服惡小開 “周然,你來得正好。跟我一起去找張黑虎算賬。我不將張黑虎親手殺死,我誓不爲人。”周璐看着我,滿臉悲憤的神色。

“周璐,你冷靜一點。張黑虎現在已經是通緝犯了。自有法律來制裁他,你即使是殺了他,也是在犯法。”我拉着周璐的手,並不鬆開。

周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她一把甩開了我的手。

“周然,你不幫我也就罷了。那就請你不要阻攔我 好嗎?曉楠死了,我爸爸還不知道。經常讓我帶回去看看,你可知道我的心裏有痛苦。”周璐一揮手,大聲喊道。

“弟兄們,我周璐平日對你們怎麼樣?現在我有困難,你們能袖手旁觀嗎?”

“不能……”

“我們誓死跟二小姐共榮辱……”

隨着周璐的話落,羣情頓時激昂起來。這些人中,只有阿發稍微冷靜一些。也是她強行將周璐攔住,直到我趕來。

我的腦海裏掠過了張曉楠慘死的情形,如果張曉楠。此刻我根本就不能站在這裏,周璐沒有提,但是我能夠從周璐的眼神裏看出來。周璐的眼裏充滿了仇恨,不僅僅是張黑虎,對我也有。

我想起了大爹去跟我爸爸報仇的情形,那麼多弟兄阻攔,都沒有讓大爹改變主意。周璐雖然不是大爹親生,但其性格卻隨了大爹的一大半。

“周璐,你別生氣了,我跟你一起去。”說這句話,其實我想了很多。鐵血會之所以歷經磨難而屹立不倒,靠的便是一個義氣。

“你說的是真心話?”周璐轉臉看我,依舊不相信。

“我周然說話從來是說一不二,不過周璐,我有一個條件。一會行動起來,你必須聽我的。不然的話,我會以幫主的身份,命令所以的弟兄放棄這次復仇的行動。”我顯得很嚴肅,更是不容置疑。

周璐答應了我的要求,最終我只帶了周璐,阿發和兩個兄弟一起出發了。我不想因爲周璐替張曉楠報仇,而牽扯鐵血會太多的兄弟進去。

汽車在夜色裏疾馳,每個人都顯得很緊張。

我不知道汽車要往哪裏開,更不知道周璐是從哪裏得來的消息。說張黑虎躲在蓉城西郊的一處民房裏,如受驚的兔子,惶惶不可終日。

我問周璐從哪裏得來的消息,周璐卻是劉琪告訴她的。劉琪?我聽到劉琪這兩個字,心裏便感到害怕。她比謝染更可怕,至此我仍然不知道劉琪倒底是站在誰的一方。她一直受張黑虎的脅迫,扮演這一個楚楚可憐的角色。

“周璐,你忘了劉琪陷害那兩位記者是事情嗎?險些將我和你的性命都搭進去了,劉琪的話不可信。即使信,也只能信一小部分。”我無不憂心忡忡的提醒。

“周然,你誤會劉琪了。劉琪也是被逼無奈,她並沒有出賣我們,一切都是張黑虎安排的。今天的消息千真萬確,周然,我只要張黑虎的性命。等殺了張黑虎之後,我會去投案自首的。一切跟你和鐵血會的兄弟沒有關係……”

周璐的聲音一直很冷,如同她此刻的手。我一直將周璐的手握着,卻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周璐,鐵血會本來就應該是你的。還有衆誠集團,也是你爸爸留下來的。一會,你把張黑虎讓給我吧!只是這以後,你要好好的打理衆誠集團和鐵血會了。殺人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做……”我的聲音顯得比周璐的聲音還冷,在真正的危險來臨之時,我是絕對不會讓周璐去涉險的。

“老大,殺人的事情由我來做吧!衆誠集團和鐵血會不能沒有你。”阿發的聲音冷冷響起…… (新書上架,求訂閱,求推薦收藏支持,非常感謝,謝謝)

一股陰暗之力從葉落心臟裡面流出,緩緩在葉落的身軀裡面流動起來。

感覺了一下這陰暗之力,葉落也臉色一狠。

「忍你很久了,現在總該出點力吧!」葉落不知道是不是在對自己的心臟開口。

不過心臟跳動的更加的快,快到葉落的臉色都有點發白。

而這時,這股陰暗之力竟然還真的自然的朝著葉落的身軀裡面的武道筋脈鑽去。

「啊!」葉落髮出一聲慘叫。就在武道筋脈碰觸到了陰暗之力的一瞬間,如同被千萬隻螞蟻一起咬的感覺,讓葉落不由自主的喊出聲來。

那而陰暗之力確沒有在管葉落的感覺,開始流淌在武道筋脈的表層,開始了強化。

陰暗之力確實也屬於力量的一種,雖然不知道上古的時候有沒有人拿陰暗之力來強化過武道筋脈,不過很明顯的就是陰暗之力也是可以用來強化的,葉落的想法是有用的,不過一般人還真的難以忍受這個感覺。

葉落此刻的感覺是生不如死一般,每一次的陰暗之力的碰觸都讓他差點喊叫出來,他感覺自己的身軀都如同千萬年不變的在風化一般。

很快就在葉落痛苦中,陰暗之力離開了葉落的一條筋脈。

葉落看過去,眼珠子都差點掉了下來。

「不會吧!」映入葉落眼帘的竟然是一條漆黑的武道筋脈。

葉落想罵人,自己以後不會徹底的變成黑人吧!

凡是陰暗之力強化過的武道筋脈都變成了黑色的。

就像葉落的心臟一樣深邃的如同夜色一般。

不過至少保住了一條命,葉落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因為葉落感覺到了這陰暗之力確實不同凡響。強化了一條武道筋脈,可是身上的量竟然都沒有怎麼減少。很明顯的可以看出,陰暗之力確實是一個很高級的能量。

葉落還記得這是從陰暗之珠裡面流出來的。也許和這陰暗之森有關。

險境的傳說一直是一個迷,為什麼在天驕大陸會有那麼多的險境,為什麼每一個的險境都是一個聖地的立足之根。

這些都讓人看不懂。

葉落不懂!不過他知道在陰暗之森裡面有股強大的力量在流淌。

陰暗之力到後面都不需要葉落在去引導,不由自主的一條條的武道筋脈都被陰暗之力給強化。

很快葉落身軀裡面的最後五條武道筋脈都被強化完畢。

然後朝著葉落的腦袋而去。

腦袋裡面的武道筋脈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危險的。

如果腦袋裡面的武道經脈強化的很好,甚至能夠強化一個武者的戰鬥天賦。

在戰鬥中大腦清醒對於戰鬥至關重要。

所以葉落也很關心自己的大腦的武道經脈的強化。

不過很明顯葉落想多了,除了葉落自己體會到了一次更加強烈的痛苦外,一路無驚無險的強化完畢。

等到腦袋的武道筋脈都已經強化完了以後,那股陰暗之力就明顯小了一半都多。不過這陰暗之力沒有再次的回到心臟裡面。

竟然又朝著葉落的手腳和其他強化過的武道經脈而去。

「它在做什麼?」葉落迷惑的看著。

陰暗之力來到一條強化過的武道經脈旁邊,然後又湧進到了武道經脈裡面,很快那條被陰暗之力侵襲的武道筋脈也變的黝黑,而那陰暗之力才像完工一般的離開。

一條條武道經脈陰暗之力都要返工,讓他們都變成黑色的樣子。

彷彿這樣才符合他陰暗之力的身份一般。

葉落身體一震,整個身軀都被強化過後,接下來就是往身體裡面灌輸武力。

默默的盤膝坐到地上,葉落運轉起「雲天心法」起來。

而此刻的武道經脈都已經接續在了一起,如同一個奇異的天地陣法一般。而且那黑色的氣息讓武道筋脈更加的強大。

葉落不知道別人的武道經脈在武師時候是怎麼樣的,不過他的夠強。

估摸著能夠達到武師後期時候的武道經脈的樣子。

這個效果可能就是陰暗之力的功勞了,葉落沒想到還有這個意外之喜。

此刻的葉落彷彿變成了天地烘爐一般,天地元素滾滾蕩蕩的流進葉落的身體里。而且這還不止,甚至連陣法外面的天地元素都受到了葉落的身軀的吸引,無視陣法的抵擋瘋狂的涌了進來。

「怎麼回事?」趙乾坤眉頭微皺。|趙乾坤這個布陣人是最敏感的。一點異動都逃不出他的感知。

「該死那小子突破成功了。」很快趙乾坤就找到了異動的源頭,看到葉落瘋狂的吸收天地元素充斥自己。很明顯的結果就是突破成功了。

「如此妖才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連我都感覺有點恐懼了。」開天河目光炯炯的看著葉落。

「呵呵!靈師以下都是小道而已。突破靈師才是一個大坎,不過確實很強,如果能夠一直保持以下,一個峰主之位是跑不了的。」丹老輕輕的開口。

法修峰峰主沒說法,不過臉上很是讚賞。

而其他的考核弟子,那麼真的無力了。

只有馴獸峰的人都一臉自豪,這就是我們的峰主,不止馴獸術第一,連武修都要超過你們。

而這又吸引了一大批的人來馴獸峰報名,讓錢百萬笑容滿臉。

葉落吸收的越來越多,身體裡面都充斥著強大的武力氣息,而且這武力明顯的和以前的不一樣。

「穿雲式。」葉落一聲怒吼。一道武力從手上擊出。

「嘭!」一個碩大的豁口出現在了葉落的眼前。

好強大。。。。葉落感覺了一下新的武力的強度,比起以前都強了大概一半的樣子。

而且最關鍵的是此刻的他身體裡面的武力含量和武師後期級別差不多這才是最關鍵的。

讓他變的更加的強大。

「武師了!齊雲飛,龍鳥我來了。」葉落握了一下拳頭,感覺全身都充滿了力量感,把血狼和黑仔都收進了妖獸袋裡面,飛身朝著山峰上面而去。

到達武師境界以後,葉落的穿雲式又上升了一個台階,而且雲天戰技第三式也可以使用出來了。

葉落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很快就追上了齊雲飛的腳步。

上山的路只有一條,所以葉落也不怕找不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