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峰凝目看去,只見山谷深處雷光衝天,一個十來丈高的雷霆生靈伸手抓向一個紫衣青年。

紫衣青年全身雷光大作,身體驟然拔高,變成五六丈高的雷霆巨人,接了雷霆生靈一掌。

「轟!」

兩掌碰撞,雷光席捲四面八方,那個紫衣青年悶哼一聲,倒退了數十丈。

就在紫衣青年被一掌震退的時候,雷霆生靈後方,一個白衣青年一劍斬向了雷霆生靈的頭顱,劍氣衝天。

雷霆生靈冷哼,轉身屈指一彈,雷光飈射而出,射在了白衣青年的長劍上。嗡一聲劍鳴,白衣青年也被震退了十幾步,手中的劍依然在不斷輕顫。

「雪伊人!」葉峰看到白衣人剎那,臉色一變。

出劍攻擊雷霆生靈的人,居然是雪伊人!

雪伊人和一個紫衣青年居然在圍攻雷霆生靈一族的王,這實在令葉峰吃驚。他並不知道,那擊退雪伊人和紫衣青的雷霆生靈,正是雷霆生靈一族的第四王!

「哼,太易教的小子,要不是因為太易教,我們也不會被困那麼多年。今天我不會殺了你,我要把你永世鎮壓在雷霆福地,讓你也嘗嘗我們受過的苦!」第四王忽然冷笑。

「這人應該是太易教的天驕!」葉峰聞言目光一閃,運轉《縮骨功》改變了外貌。

在靈虛福地的時候,他當著太易教的面搶走了迦樓羅之翼,太易教肯定在尋找擁有迦樓羅之翼的人,他不想讓這個太易教的紫衣青年認出他的真實身份來,所以他才突然改變了外貌。

就在葉峰改變外貌的時候,第四王怪笑一聲,大步走向了紫衣青年,伸手抓了過去。

紫衣青年全身雷光大作,身形一閃,橫移出十幾丈,避開了第四王的攻擊。

第四王並沒有繼續追擊紫衣青年,他忽然轉頭看向葉峰所在方向,忽然冷笑:「居然還有人類!」

冷笑聲中,第四王張口一噴,雷水噴薄而出,橫掃向葉峰所在的樹林。

轟隆隆!雷水如大江決堤,奔涌不止,所過之處,成片的樹木盡皆化作齏粉,樹林中的葉峰頓時暴露在第四王眼前。

葉峰色變,急忙開啟吞噬道種,吞噬之氣席捲八方,迎面衝來的雷水頓時被吞噬之氣吞噬。

看到這一幕,第四王臉色一變,紫衣青年和雪伊人也紛紛色變。

短暫的震驚后,第四王看到了葉峰背後的迦樓羅之翼,臉色再變:「寶器!」

「這對翅膀……似乎和建成他們所說寶器有些相似,當初建成他們在靈虛福地的時候,差點就得到一件寶器,可後來被人搶走了。」紫衣青年心中一動。

就在這時,葉峰背後,一個人從山谷外飛來,所過之處雷光衝天。

來人居然是第五王!

看到第五王,葉峰臉色一變,他本想把第五王引入山谷,然後遁走。可現在恐怕沒那麼容易了,兩個雷霆生靈一族的王聯手,他遁走的機會微乎其微。

紫衣青年和雪伊人的臉色也變了,第五王的到來,給了他們前所未有的壓力。

「老四,這小子身上有寶器,絕對不能讓他逃了!」第五王停在葉峰身後不遠處,舔著嘴唇笑道。

「嘿嘿,老五,那個穿紫衣的人類就是雷布,他是鬼霧老人點名要的人,我們也絕不能讓他逃了!」第四王怪笑。

「雷布!」葉峰臉色微變,這個太易教的紫衣青年,居然是太易教的天驕之首雷布。

據石騫說,雷布是上屆五派大比第一名,天賦極其驚人。從剛才他能接住第四王一掌來看,他確實有著過人的實力,也有著過人的膽魄,沒有過人的膽魄,豈敢跟混元境武者叫板?

忽然,第五王看著雪伊人,「老四,這小子是誰?」

「我也不知道這小子是誰,不過這小子很厲害,他有武者氣場,也有和混元境初期武者一戰的實力!」第四王正色道。

冷宮娘娘有喜啦 第五王聞言臉色一變,一個神勇境武者而已,居然可以跟混元境初期武者一戰,他豈會不驚? 短暫的吃驚后,第五王冷笑,這幾個人類再厲害又如何?他們畢竟不是混元境,只要不是混元境,根本就不足為懼。

想到這裡,第五王怪笑一聲,抬手抓向葉峰,雷光大作,凝聚成三叉戟,閃電般插向葉峰,氣爆聲不絕。

面對一個混元境中期高手的全力一擊,葉峰豈敢怠慢,他運轉燃血秘術,力量倍增,接著他祭出大劍,一劍劈向三叉戟,劍光席捲四面八方。

「轟!」

大劍斬在三叉戟上,天地震動,三叉戟轟然崩壞,化作漫天的雷電。與此同時,葉峰也被反震之力震得後退十幾丈,氣血翻騰。

就在這時,第四王也出手,他抬手一揮,雷水翻湧,化作兩把三叉戟,橫空擊殺向雷布和雪伊人!

雪伊人和雷布幾乎同時出手,一人出劍,一人出拳,轟轟兩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過後,斬殺向他們兩人的三叉戟也粉碎了,雷電漫天。

「哼!」第四王冷笑,張口一噴,雷水如柱,橫空而出,衝擊向雪伊人和雷布,轟隆隆的破空聲響徹九天。

雪伊人目光一閃,一層血紅色的武者氣場忽然浮現在他體表,同時也浮現在他的寶劍之上。

殺戮氣場!

驚天的殺氣瀰漫四面八方,令人驚悚,令人心驚膽戰。

殺戮氣場附體后,雪伊人氣息暴漲,他一劍擊出,劍氣橫空,連天空都被映得血紅。漫天劍氣化作十幾匹白狼,凌空疾奔,衝殺向了迎面湧來的雷海。

白狼是劍氣所化,所過之處,殺氣衝天,劍氣縱橫,空氣被切割的氣爆聲不絕。

轟轟轟轟……

十幾匹白狼沖入雷海中,齊齊崩壞,化作無數道驚人劍氣,瞬間把雷海切割成了雷雨,雷雨灑落在山谷中,成片的樹木瞬間化作齏粉。

就在雪伊人擋住第四王的攻擊時,雷布化作一道雷光,朝著山谷外飛馳而去,他居然打算趁機離開山谷。

「有本王在,你走得掉嗎?」

一道冷笑聲忽然響徹山谷,正在攻擊葉峰的第五王冷笑,隔空打出一記手印,雷光大作,化作一尊大鼎從天而降,鎮壓向雷布,大鼎釋放出一圈圈雷電,轟擊八方,天地轟鳴。

雷布色變,急忙轉身,揚手一揮,雷光大作,雷光中飛出一枚紫色珠子,紫色珠子驟然變大,如隕石般撞擊在了大鼎上。

「轟!」

大鼎被珠子撞擊后,轟然崩壞,化作漫天的雷電。與此同時,那顆紫色珠子也往後倒飛,最終落在了雷布手中,紫色珠子不斷釋放出雷電,雷布整個人都被雷電所籠罩。

「寶器!」第五王和第四王同時色變。

就在他們吃驚之際,雪伊人和葉峰忽然朝著山谷外飛去,他們也想趁機遁走,畢竟和兩個雷霆生靈的王交手,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不用追那個用殺戮氣場的小子,最主要的是抓住那個有寶器的人類!」第四王對第五王說道。

「放心,我不會讓他逃掉的!」第五王點頭,縱身而起,如箭矢般飈射向了葉峰,至於雪伊人,逃了就逃了,他已經不在乎。

看到第五王追了上來,葉峰忽然轉身,一拳轟向第五王,他的背後血氣滔天,凝聚成一個巨大的虛影,也抬起手,緊握成拳,也一拳轟向了第五王!

天王拳一出,威壓席捲八方,拳頭所過之處,空氣爆響。

第五王臉色微變,一拳迎了上去。

「轟!」兩拳碰撞,第五王被震退了十幾步,與此同時,葉峰趁機催動迦樓羅之翼,轉身飛出了山谷,轉瞬間就消失不見。

第五王穩住身形,抬頭看著消失在山谷外的葉峰,臉色陰沉,他冷哼一聲,再次縱身而起,追了上去。

就在第五王追到山谷出口處的時候,山谷出口處符文閃爍,化作無數黑色花朵,擋住了第五王的去路。

第五王臉色一變,他游目四顧,整個山谷居然都被黑色花朵籠罩住了,天空也是如此。

短暫的震驚后,第五王冷笑一聲,雙手結印,雷光大作,化作一尊大鼎,鎮壓向他前方的黑色花朵。

「轟隆!」大鼎鎮壓在密密麻麻的的黑色花朵上,電光火石之間,數千朵黑色花朵就化作了齏粉。

令第五王震驚的是,黑色花朵好像無窮無盡一樣,大鼎雖然震碎了數千朵黑色花朵,可是他的前方還是有無數朵黑色花朵,浩瀚如星辰。

「靈魂念師!」第五王終於反應過來,眼前這些黑色花朵,應該是出自靈魂念師之手。

……

山谷外,葉峰轉身看著山谷,鬆了口氣。

令人驚奇的是,從外面看,山谷內根本沒有任何黑色花朵,這說明,鬼母所布置的應該是一種幻陣。

「鬼母的陣法造詣比阿奴還要高!」葉峰看著山谷,喃喃自語。

顧念奴的修為,以及修鍊時間都比不上鬼母,陣法造詣比不上鬼母也算正常。葉峰相信,如果再給顧念奴和他一些時間,他們的成就肯定會比鬼母還要高。

畢竟,不是任何人都能進行靈魂交融,他和顧念奴有著很多靈魂念師無法比擬的優勢。

忽然,葉峰想到了太易教的天驕,他自語道:「雷布也被困在山谷裡面了,看來太易教的天驕之首恐怕不能活著離開雷霆福地了。」

就在這時,聖皇圖從他背後飛了過來,鬼母的笑聲從聖皇圖中傳出:「山谷里有兩個雷霆生靈一族的王,這個大陣恐怕困不了他們多久。」

聞言,葉峰不再逗留,收起聖皇圖,化作一條長虹破空飛走。

葉峰剛剛離開沒有多久,一個青衣中年人忽然從天而降,落在山谷外面。

「殺建成的人來過這裡……」青衣中年人自語,他居然是太易教的四長老雷霸!

令人吃驚的是,他居然知道殺死雷建成的人來過這裡,不過,他似乎並不知道殺死雷建成的人是葉峰。

「他離開的時間並不長……」雷霸目光一閃。

雷霸剛想離開,不遠處的山谷中忽然傳出轟鳴聲,雷霸聽到轟鳴聲臉色微變,轉頭看了過去。

轟隆隆轟隆隆……

轟鳴聲再次傳出,雷霸臉色微變,自語道:「奇怪?山谷裡面有這麼大的動靜,我為什麼感覺不到任何天地元氣的波動?」

忽然,雷霸臉色一變,他想到了一種可能,眼前這個山谷極有可能被人用陣法封印住了。

「誰被困在這個山谷裡面了?」雷霸自語,他可不會貿然幫助山谷內的人破解陣法。

猶豫片刻后,雷霸最終還是打算離開,可就在這時,山谷出口處符文閃爍,數千個符文中央,忽然迸發出無數雷水,雷水傾瀉而出,山谷出口處的樹木瞬間化作齏粉。

下一刻,符文交織成網,閃爍幾下后,所有符文同時消失不見。符文當然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普通人根本看不到而已,無數個符文依然堵在山谷出口處。

「好厲害的雷電之力,應該是雷霆生靈一族,且絕對不是普通的雷霆生靈!雷霆生靈的王不是早已經被封印了嗎?他們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而且被人封印了?」雷霸色變。

「莫非雷霆生靈已經逃出來了?」雷霸臉色凝重,他打消了追殺仇人的想法,而是忽然捏碎玉簡。

半個時辰后,四個青衣人從天而降,落在雷霸身邊,這些人居然是太易教長老的化身,其中一個正是雷劍!

「這個山谷裡面很有可能有雷霆生靈一族的王,我們合力破解封印,然後聯手抓住他!」雷霸對雷劍等人說道。

雷劍等人聽到雷霸的話,紛紛色變。

「我也不知道雷霆生靈一族的王為什麼會在這裡,總之,我們必須先抓住他再說!」雷霸正色道。

雷劍等人深吸口氣,同時點了點頭。

……

就在雷霸等人打算破解大陣的時候,葉峰正朝著極東之地飛去。

樹林中,葉峰邊飛行,邊取出了雷建成的乾坤布袋。

雷建成的乾坤布袋裡面有不少好東西,丹丹是下品寶葯就有不少,武技也有好幾種,可惜,太易教的地階武技並不在雷建成的乾坤布袋中。

忽然,葉峰在雷建成的乾坤布袋中發現一塊黑色玉簡。

「這是什麼東西?」葉峰打量著黑色玉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