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一驚,異魔?原來這個陰陽魔跟異魔有密切的聯繫,而且,看起來他們現在不對付,是一對仇家。

裡面另一個女子渾身哆嗦,嘴唇煞白,嗓子終於失聲的喊道:「救命!」

聲音在洞內悠悠的回蕩著,林辰被這一聲呼喊猛然驚醒,差一點控制不住脫口而出:清靈……

「嘿嘿,你不叫喚我倒是把你給忘了!」陰陽魔呵呵的笑著,「叫吧,冰洋聖地現在是我的地盤,你喊破嗓子也沒有人來救你,要是真有人的話,我把我的頭擰下來給你當球踢!」

清靈慘白的臉沒有一絲血色,躲在洞裡面一個陰暗的角落裡,怔怔的瞅著陰陽魔。

砰的一聲,一個石頭帶著狂暴的陽之氣徑直打了過來,撞倒了山洞裡面的牆壁上,擦出一串的火星。 「找死!」陰陽魔一聲怪嘯,話音剛落,他已經站在了洞外,看到外面空蕩蕩的,根本就沒有人影。

「咦?」陰陽魔輕輕發出一聲嘆息,剛才他明明感覺到石頭上爆發出的強大的陽之氣,至少也得是聖者級別的高手才有這麼充沛的陽之氣,但是出得洞來,別說是人影子,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見著。

四周古樹參天,投下斑駁的樹影,陰陽魔朝練功場的地方看了一下,剛才喧囂鼎沸的練功場此刻也是寂靜無聲。

林辰屏住呼吸,屈身蹲在一棵大樹上,他的身體被茂密的樹葉遮蓋,只要不聖元之氣外放,陰陽魔便發現不了他。

剛才他怕陰陽魔作出對清靈不利的事情來,情急之下,朝洞裡面扔了一個石子,然後縱身上樹,但是接下來該怎麼辦,他實在是焦頭爛額,沒有半點的頭緒。

現在不自量力跟陰陽魔硬碰硬,林辰最好的結局是永遠活在清靈的心中。

如果不跟陰陽魔決一死戰的話,清靈免不了成為陰陽魔的犧牲品。

嗖嗖幾聲,幾顆細小的石子打來,陰陽魔的神識早就感覺到,人影一閃,躲開石子,直直的朝投射石子的方向趕去。

「哪裡走!」陰陽魔一身爆喝,「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找死!」

林辰連忙轉身,看到一個黑色的人影朝自己招了招手,緊接著便發足狂奔,輕身功夫非常嫻熟,他身後幾十丈緊緊跟著發瘋的陰陽魔。

「你留下吧!」陰陽魔隨手一發,充沛的陽之氣朝黑衣人打來黑衣人不敢硬接,側身一閃,斜斜的躲過陽之氣形成的巨大旋風,雖然躲了過去,但是輕功的速度就降了下來,陰陽魔身影快的就像一道閃電,幾個呼吸的功夫,兩人的距離就拉近了十丈。

林辰從樹上跳了下來,飛速的跑進洞內。

洞內一團漆黑,林辰神識指路,腳步陡然一停,他的腳邊側躺著一個陰之氣極端衰弱的女子,料想就是剛才那個被陰陽魔吸盡了陰之氣的女子,她神情倦態,躺在地上,不時發出微弱的聲音。

洞內最深處坐著一個女子,她散發出的陰之氣非常散亂,顯然是害怕至極,林辰邁開步子,朝角落裡走去。

「不要過來……」陰之氣猛然發出淡藍色的光暈,照的她身體周圍一丈處的地方亮如白晝。

「你誤會了,還記得吃過你的餃子的那兩個人嗎?」林辰低聲的說道,「我就是其中一個,現在我救你出去!」

一個嬌小的身影猛地撲了上來,林辰幾乎沒有防備,就感覺到一個溫軟的嬌軀在自己的胸前不住顫抖,她淚如雨下,把頭深深的埋在林辰的胸前。

林辰知道,清靈被陰陽魔嚇怕了,這時候即使是遇到一個跟自己素不相識的人,清靈都會把他當做自己的救命恩人。

「魔主先生!」林辰和清靈的身體猛地一震,洞外有人用極其謙卑的語氣,在向魔主先生請示。

清靈抬起婆娑的淚眼,看著身前的林辰,林辰緊皺著眉頭,正在思量著如何應對。

「嗯,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林辰粗著嗓子喊道,為了顯示自己的威嚴,林辰的聲音很大,似乎是在責備清修。

清靈看著林辰咧著嗓子學陰陽魔說話,用右手緊緊的捂著自己的櫻桃小嘴,差點笑出聲來。

「是這樣的……晚輩爆氣聖地的清修,就是清靈的師兄,」洞外的聲音再次謙卑的響起,「您說過要教我一門黃階高級戰技的。」

「這個……我以前說過嗎?」林辰表現出已經忘記說過這句話的樣子。

「陰陽魔日理萬機,這點小事忘記了再正常不過,」清修的聲音陡然低沉了下來,緩緩的說道,」就是上次加入魔族,把清靈介紹給你的時候……」

清靈的眼睛一下子明亮起來,投射出仇恨的目光,林辰的怒氣陡增,聖元之氣外放,轟的一聲,發出一聲巨響。

「魔主,你怎麼了?」洞外的清修結結巴巴的說道。

「教你戰技的事情我當然沒忘,」林辰的聲音裡面透露著冰冷的殺氣,「你可一定要看好了,我只演示一次。」

「你的聲音……嗯嗯,我天資聰穎,演示一次在講解一下的話,我就能夠記住了……」清修感覺陰陽魔的聲音突然變了,但是聽到他答應教給自己戰技,內心抑制不住的激動,哪裡還管其他的事情。

「還真是自我感覺良好啊。」聲音再次傳來,話音剛落,林辰和清靈站在了洞外。

「你……你他媽的不是陰陽魔,」清修的表情一下字變得扭曲,「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你不是天資聰穎嗎?好好想想。」

「對了,剛才你來我們聖地借水借糧,嘿嘿,真是有趣,本來剛才我就想好好的教訓教訓你,可是清靈攔著。」清修一改剛才謙卑的口氣,惡狠狠的吼道。

「你真是我的好師兄!」清修冷冷的說道,她把系在腰上的一根玉帶解開,陰之氣外放,玉帶彷彿具有了活力,變得像蛇一樣靈動,「你還投靠了魔族,真是數典忘祖!」

清修的臉漲得通紅,銀牙咯咯的咬個不停。

「就憑你?一個四星尊者的廢物,要不是陰陽魔,我早就……嘿嘿」清修的瞳孔里射著寒光,眼珠子一轉,冷冷的看著林辰,「還有你,今天也得死在這裡。」

「是嗎?」林辰慵懶的伸了伸懶腰,「一個八星尊者,果然是牛氣衝天啊。」

「廢話少說!」清修雙掌交疊,猛地爆氣,砰地一聲,陽之氣把他的全身緊緊的籠罩,「血影掌!」

清靈看到清修一出手就是爆氣聖地的大殺招,臉色一變,厲聲喝道:「你可真狠!」

砰!一聲巨響,一聲慘叫,周圍瞬間充滿了血腥味。

清靈的雙手一下子堵住了自己的雙眼。

清修的身體軟軟的躺在兩丈之外的地上,堅硬的地面被砸了一個深深的大坑,他圓睜著雙眼,身體被林辰一拳砸的變了形,慘不忍睹。

林辰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心裡又記掛起那個黑衣人來,剛才要不是黑衣人的協助,自己也不可能救出清靈。

「你現在先躲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陰陽魔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回來!」林辰的聲音很急切。

「不,我要跟你在一塊……」清靈雙目泛紅,看著焦急的林辰,「現在哪裡都不安全。」

林辰心裡記掛著黑衣人的安危,但是剛剛救出來的清靈又不能不管,他知道冰洋聖地已經成了陰陽魔極其手下的大本營,呆在這裡,無異於自投羅網。

「我有一個好去處!」看著一籌莫展的林辰,清靈拉著他的手向練功場後面跑去。

此刻,魔族的人都潛伏在聖地的戒律禁地,看管著冰洋聖地的長老,在加上陽光暴晒,練功場上沒有一個人影。

他們來到一個古樸的三層建築面前,第一層的門框上掛著一個巨大的匾額,上面寫著「千機樓」三個遒勁有力的大字。

林辰啞然失笑,千機樓乃是冰洋聖地最重要的所在,裡面收藏著聖地的戰技和武器,李良一個聖者級別的高手,對千機樓無可奈何,林辰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聽魔族的人說裡面收藏有地階低級武器弒神劍,威力無比!」林辰微笑著說道,「但是這扇門我打不開。」

清靈嫵媚一笑,雙目微閉,淡淡的陰之氣漸漸的覆蓋在自己的周身,她的身體發出深藍色的光芒,隨著她的一聲輕呼,一個小小的鑰匙破體而出。

林辰的神識猛然感覺到一股極其強大的陽之氣正在逼近,這股浩大的陽之氣裡面還夾雜著淡淡的陰之氣。

「陰陽魔到了!」林辰右手緊緊的握著冰之刃,緊張的看著清靈用陰之氣雕琢而成的鑰匙。

鑰匙在陰之氣的催動之下,緩緩的接近那個巨大的鎖,但是清靈的級別太低,她的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可見她此刻已經盡了全力。

吼……,一聲爆響,陰陽魔明顯的感覺到了這股微弱的氣息,不禁怒吼,以此來起到震懾的作用。

啊……,清靈身體一震,猛地吐了一口鮮血,她正集中全力運送鑰匙,被陰陽魔一聲怒吼,震得五臟六腑極不舒服。

林辰連忙扶住清靈,一股柔和的聖元之氣輸送進清靈的身體,清靈只覺得自己的身體暖暖的,精神一陣,催動鑰匙的速度加快。

遠處出現了一個黑點,剛開始只有螞蟻般大小,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就變成了一個人影,正是凶神惡煞的陰陽魔。

吱呀……,鑰匙插進了鑰匙孔,巨大的鎖瞬間掉在了地上,化成了一股空氣,消失的無影無蹤,大門緩緩開啟。

「嘿嘿,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陰陽魔一聲冷笑,他相距林辰已經很近了,「接我一掌!」

此時千機樓門已經開啟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縫隙,林辰手掌一推,一絲聖元之氣溫柔的打在清靈的後背,清靈不由自主的飄了進去,林辰倏然轉身,蓄滿聖元之氣的雙手硬生生的接了過來。 砰的一聲,林辰只覺得自己的骨頭都要斷了,體內血氣奔騰,整個人的身體直接向後飛了過去,正好穿過大門的縫隙,進入到千機樓內。

「快關上大門!」林辰的聲音軟綿綿的,沒有了任何的氣勢。

清靈一驚之下,連忙扳動牆壁上一個巨大的開關。轟的一聲,大門緊緊的合上。

砰地一聲,陰陽魔巨大的掌力打在門上,這一掌的威力極大,整張大門震動不已。

清靈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要是再晚哪怕一息的功夫,陰陽魔就會長驅直入,她和林辰比較死無葬身之地。

林辰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劇烈的疼痛讓他整張清秀的臉變得扭曲。

「你怎麼樣?」清靈趕忙跑過來,扶住林辰搖搖欲墜的身體。

「沒什麼,休息一會就好了!」林辰無力的擺了擺手,他回想起剛才的那一幕,也是心驚膽戰。

陰陽魔的身法極快,兩人又相距那麼近,雖然林辰離千機樓只有幾步的距離,但是如果林辰直接進入的話,絕對會被陰陽魔一掌拍死,林辰只能迎上去,拼盡全身的聖元之氣,狠狠的接下陰陽魔這一招,這樣,陰陽魔的勢頭就會略微的停頓,而自己借著後退之力進去千機樓內。

林辰回顧四望,整個一樓古樸典雅,十幾個巨大的書架一排排的立著,走近書架,上面擺滿了書,書上落滿了灰塵,顯然這裡已經很久沒有對外開放了。

「奔雷刀法!」林辰隨便抽出一本書,吹散上面的灰塵,「黃階高級,大成后刀法如雷鳴,恐怖至極……」

「洛書神劍!」林辰顯然對奔雷劍法失去了興趣,又從另外一個書架上抽出一本書,「上古至尊劍術,惜此書僅得其一二,有疏漏,玄階中級……」

林辰漫無目的的翻著書,他已經掌握了很多戰技,這些戰技對他來說幾乎沒有什麼吸引力,畢竟,一個人的精力有限,貪多嚼不爛。

「對了,」林辰的眼光一閃,直直的射到清靈的身上,」你怎麼會有打開千機樓的鑰匙。」

「這個嘛,」清靈靈動的大眼睛眨了眨,微笑著說道,「這是個秘密。」

林辰忽然對眼前的清靈十分好奇,畢竟千機樓作為冰洋聖地最重要建築,連陰陽魔暫時都無可奈何,一個爆氣聖地的弟子怎麼會知道。

「你放心,我會幫你保守秘密的,」林辰不依不饒,「我連我自己都不告訴。」

清靈撲哧一笑,漆黑的眼眸看著林辰,林辰精神一恍,清靈笑起來的樣子,好美。

清靈微笑著搖了搖頭,林辰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對眼前這個秀氣的女子很感興趣,只是清靈不願意開口,也不好再勉強。

「好吧,什麼時候你願意說,我一定洗耳恭聽。」

「林辰,我似乎感覺到了有天外隕石的氣息!」聖老開口道。

「我說聖老,你這些天怎麼這麼沉默,不管怎麼叫你,你都不出來?」林辰的神識一掃,與聖老交談。

「我正在恢復自己的功力,相信不久之後就會出來,」聖老的聲音飽含的興奮,「而且,我感覺到了隕石鐵的氣息,你按照我說的做,你的冰之刃就會突破玄階高級的層次,一躍進入到地級的境界!」

地級的境界!林辰一陣驚嘆,手中的冰之刃如果進入到地階低級的層次,那麼三星聖王的林辰足可以對付八星甚至是九星聖者的高手!

林辰喜不自勝,呵呵的笑了起來。

「喂,你笑什麼?」清靈歪著腦袋,不解的看著林辰。

林辰瞬間無語,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同時內心也是悔恨不已:現在武器進化都還沒有著落呢,就這麼樂呵,一看自己就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

林辰的眼神瞬間凝重,連連的擺了擺手,解釋說剛才手臂一陣疼痛,料想是被陰陽魔那一掌給傷到了。

兩人在一樓大廳內轉了個遍,林辰大體翻了一下戰技的書籍,大多數都是黃階高級到低階初級的書,這些書一旦散發到外面的世界,絕對能引起一場不小的風波,要知道,林族總部的戰技最高級的也就是黃階高級而已。

聖元大陸果然是人傑地靈,高手層出不窮,在整個大羅天,系統的掌握一套黃階高級的戰技的話,必定能開宗立派,手下一幫人都會向你作威作福,但是在小有名氣的聖地之中,掌握這些沒什麼了不起。

「是不是對這些戰技不感興趣?」清靈看著林辰心不在焉,心思幾乎不在書架上。

「我已經掌握了很多的戰技,對我來說,已經夠了!」林辰想起自己曾經為了得到一種戰技而輾轉反側的情景,會心一笑。

林辰和清靈兩人並肩而行,走到通向第二層樓的樓梯的時候,看到牆上掛著一副斑駁的古畫。

畫裡面一個站著高大的魔鬼,青面獠牙,凶神惡煞,一個上身**的青年手握長弓,彎弓搭箭,箭頭上紅光閃閃,弓箭滿弦,對準了魔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