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美平淡的跟平陽楓庭說道“待會我給你個電話,你明天就正是上班了,那人將會是你的手下,要不等會我帶你去見個面,你以後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向他諮詢的。”另外,李美狡黠的笑道“我給你在開一個月50萬的工資,喜不喜歡?”李美踮着腳,可愛的擋住了平陽楓庭的去路。

黃小偉怪異的看着李美在平陽楓庭面前撒嬌的一幕,着實讓他全身打了個冷顫。在黃小偉眼裏的可從來都沒見到過這個平日裏盛氣凌人的李美會在人前有過如此撒嬌的舉動,以前在酒吧裏工作,也見過這個李美換過幾次英俊高大又有背景的男朋友,而她那些男朋友哪一個不是對李美這個可人百依百順的伺候着。不過還是不到三天,就被李美踢掉,重新換了一個。對李美來說,男人如衣服,穿一件換一件。

而自己的平陽大哥,卻是令這個李美都對他這麼好的態度,黃小偉心裏不僅偷偷的想到,難道這個李美真是愛上了平陽大哥了嗎?黃小偉下一趟車後被李美說是要他暫時回去世紀輝煌,說是明日在來接他,今日還帶他的平陽大哥出去辦事。黃小偉本不願意的,因爲世紀輝煌讓黃小偉渡過了太多不愉快的回憶。但是平陽楓庭無事的說道“你現在是跟我混的,要是回去誰敢動你,我鐵定弄死他,你放心,她不明天不來接你,我來”

李美微笑的回答說“我當然會來,我得顧着你的面子辦事呢” 李美開着車大方的請平陽楓庭去吃了頓大餐,付賬後,平陽楓庭心滿意足的摸摸自己鼓脹的肚皮。

“這頓飯足足吃了又是個幾十萬,有錢人的世界,真不懂”李美聽到平陽楓庭這感嘆,則是調笑的說道“呵呵,你們窮人的世界,我也不懂”

平陽楓庭還跟她打趣道“你試着去把你那長髮剪短些,在去吹個鳥巢一樣的髮型,穿一身滿是補丁的衣服,左手拿跟棍,右手握個碗,嘴念着佛經,你就能體驗到窮人的世界了!”

李美呵呵笑了很久“你就會取取笑我”

而平陽楓庭晚上睡在哪呢,李美本來不死心的還想讓平陽楓庭入駐到她家去,平陽楓庭嘆聲道“天天跟你爸還有你那個一見面就跟我仇深似海的弟弟面前過日子,那簡直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

李美無奈之下,說自己在黑水街那塊買了一間公寓,說要是要的話,就說你去住吧。

平陽楓庭欣喜之下,小雞琢米似的直點頭“好啊,好啊,就去那住去”

李美大晚上的帶平陽楓庭去了黑水街的一處高樓處,帶着平陽楓庭上了樓,掏出鑰匙開了一所公寓房門。

屋內真是樣樣齊全,什麼空調啊,掛式的液晶大彩電啊,還有外星人的電腦,裝修也是別具一格的很是好看。

唯一鬱悶的那就是屋內有些詭異了點,牆壁上貼着一張張手握尖刀的女人,女人舔着刀子上的血的畫幅,而且數量還不少,完全不像是一個女孩子住的地方。

換了鞋進來,屋內還有股某種花兒的芬芳的香味。

李美打開了燈,平陽楓庭看看屋內也很大,三室二廳的那種,還有廚房,陽臺,兩間衛生間。屋內還有很多的瓷器,平陽楓庭進去一間未開燈未關門的房間裏去,打開了燈,終於知道了香味的來源,那就是這間房間裏,一地上全是一盆盆鮮花,很多花的種類,有鬱金香啊,茉莉花啊,月桂啊,鬱金香啊,等等……。

強烈邀請李美要不要跟着一起住一晚,李美則搖搖頭“我就不住了,我還很忙的,今晚跟朋友約好出去玩,對了,明天早上一大早,會有個暫時管理咱們黑水街的一個人會聯繫你的,明天你在重她手裏接手老大的位置就好,記住別打那人主意哦”李美略有深意的說完後,帶上了門。

第二天清晨,天還未亮,平陽楓庭睡的正香的抓抓屁股,又將被子捲了一圈,只見地上散漫了一地的絲襪還有罩罩,少不了某個美女玉照,別想歪了,可不是脫光了的照片哦。

昨晚上在李美走後,平陽楓庭在屋內到處逛了逛,驚訝的發現了一所開着的房間裏,貌似先前是個女人住的,竟然衣服什麼都沒帶走,地上還有擺放着兩雙看上去就價格不菲的嶄新的高跟鞋。

平陽楓庭走進去,隨意的翻了翻沒有上鎖的箱子裏啊,櫃子裏啊,這不就翻到了上面還帶着香味的女人的絲襪還有罩罩,**了一晚中沉沉睡去。

而意識海中的初美靜子爲什麼不阻止呢,因爲平陽楓庭在房間內瘋狂的仰臥起坐一萬個將精神力消耗完了,不出意外的初美靜子跟夥伴雙雙陷入沉睡。

這不大早的纔會在房間內,露出這麼淫穢的場景。

“嘀嘀嘀”手機響了起來。平陽楓庭睡着眼,眼睛都是擡都未擡的隨手在昨晚放手機的大概位置上摸啊摸的,卻沒摸到,不小心手機被碰到了地上。

“砰”的一下,平陽楓庭半眯着朦朧的睡眼,挪到牀邊,撿起手機一砍“停機了?”

懶洋洋的睜開了朦朧的雙眼,將已經摔的死機的手機拿在手裏反覆看了看,又試着開機,不過結果是,被摔壞了。平陽楓庭怪異的看着死機的手機,眉頭直皺,眼睛都還迷迷糊糊的,一臉沒睡醒的惺忪樣。手機昨天才買,今天不過就是摔了一下,TND死機了?平陽楓庭記得以前自己那臺幾百塊的老人機諾基亞,可比這個500塊的智能機強太多了,不知道摔了砸了多少次,都還是能穩定的運行。

剛纔那個電話也不知道是誰打來的。

這時候纔想起來,自己今天還要接那個人的電話去上班,難道剛纔是那人的電話?

平陽楓庭百無聊賴的看了看外面都還沒亮的天色,暗自抱怨,不會吧,怎麼大早就電話給自己?用的着那麼忙嗎?還是現在這裏因爲沒老大,都羣龍無首了呢?

平陽楓庭想着要不去昨天李美停車的那家大酒店問問看,說不定他們知道那個要給自己電話的人。

“咚咚”誰呀?平陽楓庭聽到一陣敲門聲,喊了一句。

門外傳來一個輕靈的女聲“我是黑水街這塊的暫時老大”

“暫時老大?還是個女的?”平陽楓庭懷着疑惑的步伐走到了門口,透過貓眼,看了看外面的人。

一個身穿一身黑色絨毛大衣的高挑美女,下面則是一雙長到膝蓋的長皮鞋,皮鞋上面是一雙黑色的螺紋絲襪,重要的是,這個國色天香的高挑美女,還帶了隻眼鏡。

平陽楓庭**的看着外面的眼鏡美女,眼睛都是一眨不眨的看了老半天。外面的眼鏡美女,文雅的又敲了幾下“請問平陽大哥,能開門了嗎?”

平陽楓庭連忙開了門,對方還那麼親暱的叫自己平陽大哥?真是意外的趕腳。

美女那身高貴的氣質跟安素容有的一比,她的美麗,是除去哈南跟初美靜子還有安素容之外,最漂亮的。在加上那副眼鏡,身上還誘發出一種文藝女青年獨有的知性美。

“你好,你是平陽楓庭嗎?”眼鏡美女雙手提着一個紅色的女式專用的包包,恭敬的問道。

平陽楓庭淡淡的透過她的眼鏡,看到裏面她那雙靈動的大眼睛。

“我叫文清,很高興以後能成爲你的左右手”文清又叫了一聲“平陽大哥,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平陽楓庭木愣的嗯了嗯。

這種情節跟那些書裏的葷段子,多麼的相像。這個文清,以後將是自己的左右手?還是個大美女?平陽楓庭拋去了心裏的不痛快,在心底歇斯底里的癲狂的大叫“以後的工作也要爽歪歪了”有美女緊隨其身,這對從前普通了大半輩子的人來說,這是多麼大的榮耀,而且聽這個美女口音,還有昨晚李美的話,貌似這個美女,是能讓自己隨便亂來的。

平陽楓庭暗自竊喜中……。 請文清進了屋子裏,平陽楓庭說我先去換身衣服,等下在跟你去上任走馬。平陽楓庭唰的一下,便鑽進了房間裏,門重重的關上了。

文清自顧的坐在了沙發上,文靜的看着房間內的裝飾。接着更是傳來平陽楓庭屋子裏一陣很大的聲響。

平陽楓庭正關在房間裏,收拾一地的絲襪還有罩罩,要是被文清看見了,以後還怎麼有臉活啊,另外被她傳出去,自己不就成笑柄了?

將一身睡衣換下,換上了衣櫃裏一身輕便的衣服。

開了門,在文清疑惑的目光下,平陽楓庭衝到衛生間,胡亂的用冷水洗了把臉,還嘟囔道“牙刷沒有,鬱悶”

“牙刷在你上面的櫃子裏一大把新的,是我專門爲你準備的!”坐在大廳的文清,耳朵很尖,平陽楓庭的嘟囔聲被她聽見了。

平陽楓庭一臉的水都沒擦,驚訝的回過頭,就那樣呆呆傻傻的望着還是一臉文雅的文清“你怎麼知道的?”

文清俏皮的說道“因爲我早就搬進來了”文清清爽的笑着,站起了身,將隨身的包包放在沙發上,進了一間關着的房間。

“呵呵,這就是我的房間,我東西早在前天就搬來了,還是美姐讓我來以後照顧你的飲食起居的”

“納尼?”平陽楓庭傻眼的呆在當場,李美的玩笑開大了,以後還要跟這個眼鏡美女同住一個屋檐下了?還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這也太離譜了吧?平陽楓庭自認自己可不是灰姑娘裏面的那個惡毒的繼母,要灰姑娘幹這幹那的,當傭人使喚。

文清一手扶了扶眼鏡,將眼鏡稍微擡上去了點,開了增加房間的燈,美目稍加疑惑的走進了房間,接着傳進平陽楓庭耳朵裏的是文清奇怪的聲音。

“哎,我的內衣呢?我的絲襪才穿了幾天的,怎麼不見了?奇怪了!”文清沒有放棄的又在她自己那個房間,四下尋找,好一會過去了,還是沒有找到。

平陽楓庭老臉一紅的鑽進了自己房間,將藏在牀下面的文清的內衣絲襪,又一腳踹進了最裏面。

文清還是沒找到,只能作罷,出來房間的她,還問了問平陽楓庭“平陽大哥,你看見誰進過我的房間嗎?”

平陽楓庭深感不解的點頭說“沒有啊,怎麼你丟東西了嗎?”

文清木愣的搖搖頭“沒有啦,也沒丟什麼貴重的東西,就是內衣不知道放哪去了,可能是我忘了吧!”文清最終還是將內衣不見的事實,歸咎於自己忘記的理由上,從頭到尾也沒有懷疑過可能會是新來的上司偷走的她的內衣去“自~慰”

平陽楓庭一身行頭全部整理好後,叫着文清“可以走了,別呆站着了”

文清還站在屋內冥思苦想自己的內衣爲何無故失蹤,被平陽楓庭怎麼一催促,她也就顧不得在想這些小事了。“哦,來了”文清拿起挎包,小跑出了門。

這時候天色已經微微泛了點紅,原本烏黑的天空,開始變得明亮。

車上的平陽楓庭嘆聲問道她“爲什麼怎麼早就來叫我了?”

“本來我就在樓下的一家咖啡館喝咖啡,後來想跟你說幾句話,就打你電話,不知道你爲什麼關了機,我就親自上門來了”平陽楓庭轉過臉,目光不經意掃過她那被絨衣包裹住的胸前,看樣子是盈盈一握型的“我拿手機,剛好沒拿穩摔壞了,這不電話就沒接成”

“哦,這樣啊”

她是真相信還是假相信啊?平常人才不會被這樣的垃圾裏有說過去的吧?不過自己真是手機摔壞了。

文清帶着平陽楓庭一大早的就去了這附近的歸平陽楓庭所管的娛樂場所兜兜轉轉。

那些管理娛樂場所的粗闊的老闆還有那些打手們,見到文清後,都畢恭畢敬的招呼着。

文清一路跟這些個人都交代了一遍“這是新上任的老大,管理黑水街這塊”有極個別的少年,對平陽楓庭明顯是沒有好態度,可能是在質疑平陽楓庭那看似見風就倒的人,竟然也能當上自己這些人的老大?混黑的人,哪個不是血性男兒?而這個新上任的老大對自己這些人不僅沒些威脅性的表態,還對大傢伙,點頭哈腰的問好。這就導致了一些人自以爲這個新老大可能很好欺負。並且成隊的人在暗中計劃着,等他上任,該如何如何整他,要不就想辦法跟他打一架,試試他的斤兩。

直到去到最後一家娛樂俱樂部,裏面管理的人,聽聞文清來了,都是侷促不安的小跑了出來。七八個穿着休閒服飾又很是帥氣的青年,他們對文清聊了些這幾天的生意。

文清跟不耐煩的說道“我不是來聽你們說這些天的生意的”接着文清將平陽楓庭領上前“從今天開始,他就是管理我們黑水街這塊的老大了”

平陽楓庭對着這些人,善意的笑了笑“你們好,我叫平陽楓庭,以後就是你們老大了,你們叫我楓庭就行”

“這就是清姐你這些天說的身手很厲害的新老大洛?”一個腳踏一雙長到腳裸的黑皮鞋的帥哥,走近在平陽楓庭身邊看了看。

他輕蔑的說道“看上去弱不禁風的,身手能厲害到哪去?”黑皮鞋的帥哥將自己衣服扯上去,只見他肚子那露出八塊腹肌,着實是個美男子該有的身材。

賭博會所裏出來的幾個美女,欣喜的對着黑皮鞋帥哥,指指點點“哇塞,好有男人味啊”

“那可不是,熊哥,可是最厲害的”

文清表情木然的看着他這在自己面前賣肉,眼含怒色的說道“你是不滿意美姐的眼光嗎?”文清不清楚平陽楓庭的身手,但電話裏的李美對他那麼好來看,這個人的身份說不定很高貴。那麼就要小心伺候,文清跟李美也屬於很好的閨蜜關係,兩人經常結伴出去玩。

黑皮鞋帥哥放下衣服,跟文清輕鬆的說道:“我可沒說不信美姐的眼光,我只是懷疑這個人,會不會是個騙子”黑皮鞋青年從懷裏掏出一包煙,又拿出一根遞給文清。

文清不滿的沒有接。

黑皮鞋帥哥也就沒在說什麼,將煙遞給身後跟出來的幾人“清姐你也知道,這年頭,騙子多的是,我怕美姐上當受騙,將黑水街送給一個廢物管理,到時難免會在他的帶領下,成爲一個人盡皆知的笑柄就不好了”

文清聽完他的話後,沉默不語的想到了前面也有幾次,美姐的弟弟李永,就被人這麼騙過,當時那個人,跟李永關係很好,還說自己很厲害很厲害的,還很會討李永歡心,那個人爲能令李永開心,還將自己的親姐姐都送給了李永玩,後來那人經李永強行安排,連幫裏的區域老大的規矩過三關都不用過,直接上任了某個區域的老大。

而在那人上任後,就更會討好李永,將新進到娛樂場拱客人們玩樂的女人們,第一批都安排給了李永玩。而那個人在其中撈取了很多的好處,又在收到的保護費中,扣除了百分之40的利潤獨吞了,而令幫會裏的錢財受到較大損失,最後那人得到了風聲,在李永還沒出動去抓他的那幾天,他就跑路了。

文清暗想他的話,也有些道理。但是好歹這人是美姐介紹來的,還說他過了三關?

文清生氣的跟黑皮鞋帥哥說道“我不希望你對美姐要求任職的人,有任何不滿,不然的話,你就馬上滾出這間俱樂部,我會重新安排人上”

這個黑皮鞋帥哥正是管理着這所娛樂俱樂部的老闆。聽文清根本不將他的警告當回事,只能無奈的搖搖頭“隨你了清姐,我聽從清姐跟這位老大的”

“你們貌似都不服我?”平陽楓庭慢慢的將文清扯到了自己身後,就那樣腰桿筆挺的站在黑皮鞋等人的身前。

文清見這位老大,好像是生氣了,連忙上前圓場“平陽大哥他們不懂事,我會說他們的,還望你別計較”

平陽楓庭斜眼望了望文清“那好吧,聽你的,我不計較了”平陽楓庭說道“走吧,這間俱樂部,我記住了,明天在來”去先前的酒吧?”

文清聽他像是真的沒生氣,聽口氣還讓自己也跟着去喝酒?可是文清不會喝酒,但是想想這個新上任的老大,不能第一次就駁他的面子,文清欣慰的笑了笑“好的”

兩人上了車,去往了先前一家剛纔纔跟那老闆見面的酒吧。 “回龍酒吧”這也是座大氣的酒吧,目前也屬於平陽楓庭所管。

文清開着車,將平陽楓庭一起重新帶回到了這裏。

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大半個上午的時間都是文清從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帶平陽楓庭這個新任老大,熟悉這裏的人與場子。據李美跟她所說,這個新來的老大,是個外地人,而且從來都沒混過黑,對這一方面,還說要文清多多教她,當然又少不了李美高傲的在文清面前吹說平陽楓庭身手多麼厲害。

文清也是有手好武藝的,別看她文弱的女子相,發起威來了也是頭猛虎,要是沒兩把刷子,該如何讓黑水街的這些個流氓痞子臣服自己呢?

今日帶平陽楓庭所見的那些人,對文清這麼恭敬並不是完全因爲她是暫時老大的身份,而是文清真正的實力很強。小道消息還稱文清是武術家庭出身,拳腳了得,10多個練家子的漢子全上,都傷不了柔弱的她分毫,反倒還會讓她打的爸媽都不可能會認識。

這所酒吧的老闆是個上了年紀的中年人,鬍子刮的很乾淨,一身紅色的西裝,在配合一身中年人才有的穩重與沉靜,對少婦的殺傷力,絕對是頂破天的,爲什麼這樣說?因爲平陽楓庭跟文清進來時,就看到這個中年老闆正一個人坐在某個無人的地方,喝悶酒。

那個老闆無意間,望到上午過來的新老大還有文清,急忙起身,恭恭敬敬的臉帶微笑的說道“清姐還有老大,你們吃飯沒?”

平陽楓庭暗自好笑,中國人的習俗真是有趣,不管你是何身份,上來的一個招呼,就是問候吃飯沒有?就跟現在學生間流行的問候語“你媽貴姓”一個性質。

平陽楓庭還沒開口,文清冷着一張臉說道“老大要來喝酒,你自管去忙就好,我陪着他。”

酒吧的客人並不像平陽楓庭去的那家世紀輝煌的那麼多人,這家酒吧倒顯得冷清些。

平陽楓庭的疑惑倒像是被中年老闆看出來了。他木楞楞的笑道“晚上纔有的生意,最近生意不大好做啊”

隨着文清去陪平陽楓庭喝酒去,中年老闆也就遺憾的說道“下次我在陪你吧老大”

平陽楓庭應聲說“可以”

兩人挑了個人少的座位,緩緩而坐,不一會兒一個服務員美女送來了兩杯用高腳杯裝的紅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