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盡皆駭然,十大核心弟子都想要領悟意志第二重,意志化實,卻沒有人成功,想不到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李逸竟然做到了。

就連那站在最前面的兩個人也是面露驚訝,眼中更是精光爆閃。

衆人的反應,李逸都看在眼裏,他越發確定,這能讓丹武者意志化實的祕籍,絕對不是風雲宗所有。就算是也必定是不傳之祕,否則這些核心弟子不可能不知道,不可能不修煉。

六長老臉色無比陰沉,正如李逸所想,他來此就是爲了這本祕籍,他知道李逸肯定會修煉這本祕籍,只是沒想到李逸會這麼快就掌握了。

殺伐之刃散發着濃烈的殺氣,六長老臉色終於凝重起來,難怪之前李逸表現的如此的自信,原來是有所依仗。

六長老體內土元力涌動,隨時準備應對即將到來的攻擊。他縱使不將李逸放在眼裏,也不得不凝神應對,免得丟了臉面。

“斬!”

這時,李逸低喝一聲,殺伐之刃瞬間消失,再次出現之時,已經到了六長老的面前。

六長老駭然失色,再也無法淡定,體內土元力透體而出,化作一道數丈厚的土牆。

砰!

土牆瞬間被斬滅,殺伐之刃去勢不減,落在了六長老身上。

噗!

雖然六長老及時用土元力護住周身,並且側身躲避,但仍舊被殺伐之刃斬中左臂,左臂被齊肩斬斷,鮮血狂噴而出。

六長老臉色大變,連忙吞下一大把丹藥,然後在左肩處連連點了幾下,血流的速度方纔減緩。

所有人都是呆在了那裏,久久反應不過來。

六長老可是地丹強者,竟被李逸一招斬去了左臂,實在是太震撼了。

就連七長老都是一臉的震驚,他很清楚,若是兩人真正的戰鬥一場,李逸必輸無疑。由於六長老的輕敵,方纔被李逸一招斬斷手臂,即使如此,李逸的實力在風雲谷的十大核心弟子中,也能排進前三名。

“六長老,你輸了。”

李逸淡漠的說道,並沒有因爲自己一招斬去六長老手臂的輝煌戰績而驕傲得意,他的神情仍舊那麼的平淡。

六長老臉色無比陰沉,眼中殺意閃爍。

正如李逸所猜測的那樣,六長老來此就是爲了這本祕籍,後來七長老突然出現,他便想要過幾天再來。

李逸突然提出的賭約,讓他心中暗喜,不要說接李逸一招,就算是一招滅殺李逸他自信也能做到。

到時候將李逸帶回執法堂,李逸自然只能任他擺佈,還怕取不回祕籍?

然而,結果卻跟他的預想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逆天翻轉,他堂堂風雲宗長老,執法堂的副堂主,竟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被一個弟子斬斷手臂,不僅臉面丟盡,以後修行也將大打折扣。

更重要的是,沒有完成任務,回去之後,不知道那人還會怎麼處置他。

一想到這裏,六長老便心中的殺意便難以抑制。

李逸,必死。

但現在他受了傷,不宜動手,而且這麼多人看着,也不好動手。當即便冷哼了一聲,看也不看地上的斷肢,直接轉身離去。

“六長老,你似乎忘了什麼吧?”

李逸的聲音響了起來,讓所有人的目光驟然一凝,他都已經贏了,竟然還不打算結束,難道他還要將六長老斬殺不成?

七長老眼神也凝重起來,如果李逸真想殺六長老,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去阻止。一個長老在他面前被殺,這可不是件小事。

六長老腳步一頓,站在那半響沒動,他的背部在急劇起伏,顯然在努力剋制自己的怒火。

過了好一會兒六長老才轉過身,臉色極爲難看,雙眼大瞪,咬牙道:“對不起,我和雲風以後不會再踏入風雲谷一步。”

說完這句話,六長老怨毒地瞪了李逸一眼,然後一個閃身便消失不見,他實在沒臉在這多呆片刻。

對不起?

六長老被李逸斬斷一逼,竟然還要給李逸道歉?衆人看向李逸的目光頓時浮現出一抹懼意。

此子心狠,不留一絲情面,以後還是少招惹爲好。

雲風幾人更是驚恐地逃出了風雲谷,追向了六長老。此時的李逸在他們心裏簡直太恐怖了,連長老都不是對手,他們哪還敢多做停留。

見到衆人的反應和神情,六長老似乎明白了李逸執意要與六長老一戰的原因了。

一是逼迫六長老當着衆人的面承諾,不再踏入風雲谷,這樣一來,以後李逸和劉峯他們在風雲谷修煉便安全了,至少表明上是安全了。

二就是敲山震虎,以強大的實力震懾風雲谷的重任呢,告誡他們以後不要去招惹李逸,否則後果很嚴重。

最初七長老以爲李逸不自量力,仗着他在場,想要在口頭上佔點便宜。後來當李逸使出殺伐意志凝聚而成的殺伐之刃時,他也只以爲李逸只是單純的想要報復六長老。

此時見到衆人的神情,他才恍然大悟,原來李逸真正的目的是震懾。

震懾,看上去很簡單的兩個字,但要真正做到這一點,不僅需要超凡的勇氣,足夠的計謀,更重要的是要有強大的實力,要做到這些很難。

但李逸做到了,還做得如此的完美。

不過,七長老很快便發現,李逸的身體在輕微的顫抖,只是出於震驚之中的衆人,似乎並沒有發現。

他連忙走了上去,淡淡地道:“行了,你們該幹嘛幹嘛去,慕容城的使者就要來了,如果想參加人榜爭奪戰,就不要在這浪費時間。”

聽到人榜爭奪戰,衆人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紛紛議論着回到了各自的修煉室。

兩座高塔中的第一層主人紛紛瞥了李逸一眼,眼中閃過一道強大的戰意,李逸將是他們爭奪名額的強敵。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李逸的臉色驟然一白,身體更是搖晃了兩下,差點跌倒在地。

“李逸哥哥,你沒事吧?”

劉雪婷和風玄雨連忙跑了過來,一左一右扶着李逸,關心地問道。旁邊,劉峯也是面露擔憂,緊張地注視着李逸。

“我沒事。”

李逸面露苦笑,之前在修煉室雖然成功凝聚出一把殺伐之刃,但那時只是試一試,並沒有用全力。

這一次爲了更好的達到震懾的效果,李逸自然要拼盡全力,沒想到這殺伐之刃真正釋放的時候,對精神力和丹元力的消耗這麼的恐怖。

七長老走上前來,輕聲笑道:“放心,他沒事,只不過是精神力和丹元力都消耗的有些嚴重,休息兩天就沒事了。”

經七長老這麼一說,衆人才放下心來。李逸吞下一大把回元丹後,轉身看着七長老,虛弱地道:“多謝七長老。”

發出殺伐之刃後,李逸雖然一直在努力剋制,但仍舊露出了些許破綻,好在衆人都沉浸在李逸強勢斬斷六長老手臂的震驚之中,沒有發現李逸的異常,不然這威懾效果便要大打折扣了。

七長老點了點頭,道:“雖然你出其不意斬斷了六長老的手臂,但你的實力比起他還是差了一些,而在這風雲谷有兩個人的實力足以與六長老正面對抗,你還是要小心一點。”

李逸知道七長老說的是那兩個高塔第一層的主人,他們的實力確實很強,自從第一眼見到兩人時,李逸便感覺到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希望一個月後,你的實力能再次提升一步。”

說完,七長老大步離去。

等到七長老離開,李逸等人才回到了四層修煉室開始了修煉。

不過,現在第五層修煉室也空了出來,劉峯便去了第五層。

雖然第五層的修煉室靈氣沒有第四層濃郁,但那中心密室,肯定要比第四層的輔助密室要好得多。

劉家被滅,半個月過去,劉峯兄妹雖然從悲傷痛苦中走了出來,但劉峯心中一直憋着一股勁,他要報仇,他要覆滅惡狼谷,殺光五色魔人。

……

內宗珍寶閣密室,斷了一臂的六長老與珍寶閣閣主雲無極面對面坐着,只不過六長老臉色有些緊張,不時瞥向雲無極的目光也充滿恐懼。

“沒想到,他的實力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了。”雲無極眯着眼,語氣有些森寒。

六長老身體有些哆嗦,戰戰兢兢,一句話也不敢說。

雲無極看了看雲長老的斷臂,輕聲道:“任務失敗,你應該知道後果。”

六長老身體一震,驚慌地道:“大人,不要殺我,我一定可以殺了李逸,奪回祕籍。”

雲無極邪異一笑,搖頭道:“不用了,祕籍已經不重要了,你更加重要。”

六長老一愣,還以爲雲無極不會殺他,然而,下一刻,雲無極一掌便拍在了六長老的頭上。

六長老悶哼一聲倒在了地上,血流了一地。

“出來吧,該你了。”

雲無極話音一落,密室中忽然出現一道身影,全身長滿鱗片,燃燒着暗紅火焰,正是將劉家滅門的紅眼魔將。

紅眼魔將看了雲無極一眼,笑道:“我們五色魔人都有兩種天賦,其中一種各不一樣,只有這幻化的天賦都是一樣的。”

說着,他一雙紅眼射出兩道血光,將六長老籠罩,片刻之後,其面容便變得與六長老一模一樣…… 進入密室,李逸便盤坐在蒲團上迅速恢復丹元力,體內封魔鍾旋轉,聚靈陣瘋狂吸收着密室中的元氣,迅速恢復着消耗的丹元力。

丹元力好恢復,但消耗的精神力卻難以在短時間內恢復,這一次李逸的精神力消耗的極其嚴重,按李逸估計,恐怕一兩個月都無法完全恢復。

“這殺伐之刃威力雖強,也只能在生死關頭用。”

李逸嘆了口氣,當初修煉成功後,在密室中凝聚出一柄殺伐之刃,李逸也沒感覺精神力消耗有多大,沒想到真正施展之時,消耗的精神力竟然如此嚴重。

李逸仔細一想便明白了,殺伐之刃是李逸的精神力與殺伐意志融合而成,僅僅是凝聚殺伐之刃倒是沒大礙,但要發動攻擊,還需要精神力指引,這個過程消耗的精神力最爲嚴重。

更關鍵的是,無論能不能擊中敵人,殺伐之刃都會消失,隨之消失的還有李逸的精神力。若不是李逸精神力強大,恐怕就被這殺伐之刃給耗死了。

“那雲龍竟然能凝聚一萬把長劍,其威力卻趕不上我這一把殺伐之刃,看來他根本就沒有練成這祕法,否則,當初死的人就是我了。”

李逸閉上雙眼,開始緩緩的恢復着精神力,其速度極其緩慢。

李逸雖然着急,卻也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體內金光大盛,李逸一喜,水晶頭骨又有反應了,這金光可是好東西,無論是精神力,還是丹元力只要吸收一些都可以迅速恢復。

但漸漸地,李逸發現了不對,這些金光將他籠罩,卻沒有讓他的精神力恢復,反而在快速消失。

“怎麼回事?這水晶頭骨竟然在吸收我的精神力?”

李逸一驚,他的精神力本就所剩不多,若是被水晶頭骨吸收光,那他就真的完了。

“該死,早就知道你沒安好心,沒想到竟然在這個時候動手。”

李逸大罵,之前李逸就發現,這水晶頭骨傳他混元戰體。戰體大成,凝聚混元金丹後,又傳他神魔法相,緊接着又是法相金身。

一開始李逸以爲水晶頭骨被某位大能封印,裏面的傳承需要李逸的實力到了某種程度,纔會一步步揭開。

但他的神魔法相初成,連小成都沒達到,水晶頭骨便傳授了法相金身,而且期間一直在緩慢地吸收他的精神力,只不過那個時候李逸沒有在意。

隨着精神力的流逝,李逸感覺有些頭昏眼花,連忙將精神力調動起來,抵抗水晶頭骨的吞噬。

“哈哈,李逸,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的恩人,你就乖乖的讓我奪舍吧。”

這時水晶頭骨突然出現來李逸的識海,三個窟窿金光閃爍,一道猖狂的聲音在其中響起。

李逸再次一驚,在心中喝道:“你竟然能說話?”

水晶頭骨哈哈大笑,高傲地道:“我乃堂堂太古聖神,能說話又什麼好奇怪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