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阿特以爲自己成功了。

可是凱沃卻不屑的說道:“以爲這樣就能贏得了野火馬?太可笑了!”

果然凱沃話音剛落,野火馬就長嘶一聲,散發出更加強烈的火焰將包圍它的水全部蒸發掉了。

阿特意識到情況不妙,想要躲閃,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野火馬迅速衝了過來,將阿特撞倒在地。

“殺了他!野火馬!”凱沃大叫道。

野火馬在凱沃的命令下再次衝向了阿特,阿特連忙豎起冰牆抵擋。可這樣的冰牆哪裏抵擋的住野火馬的衝擊,一下便被衝破了。不過沖破冰牆後野火馬卻停下了腳步,原因是阿特用冰塑造了幾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型,野火馬根本分不清哪個是真身。而且他們同時用手指向了凱沃:“冰刀利刃!”

“你想幹什麼?快!野火馬!保護我!”凱沃驚慌的叫野火馬保護他,可是野火馬並不知道哪個是真身,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而此時阿特的冰刀已經飛了出來,凱沃想躲閃也來不及,被冰刀刺中左肩倒在了地上。倒地後凱沃大叫道:“基勒!你在幹什麼!這麼長時間你的結界還沒佈置好嗎!”

阿特這時纔想起還有另外一個職業魔法師在一旁佈置結界,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見阿特的腳下出現了一個很大的魔法陣,魔法陣大到他根本逃不出去的地步。一旁的基勒輕輕念道:“你怎麼能這麼大意呢,還好我的結界已經完成了。深紅之炎,火雨!”

隨着基勒的咒語火焰如同下雨般落向了阿特,阿特以爲自己要完蛋了。正在這時,伊爾丹衝到了他的身邊並再次掀起斗篷:“紫衣斗篷之盾!”

伊爾丹紫色的斗篷變成了一個圓盾浮在他和阿特的上空,完全擋住了這激烈的火雨。基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不可能!”

伊爾丹微微笑了笑:“你爲什麼會覺得不可能呢?我這件魔法斗篷怎麼說也是C級的魔法道具啊。你看,被你剛剛的攻擊打的都有點損壞了。” “C級魔法道具!難道你是高級職業魔法師?”基勒感到眼前的這個人不簡單。

“呵呵,想知道我是不是高級職業魔法師你可以挑戰看看。”伊爾丹回答道。

“我們快走!凱沃!這傢伙不好對付!”基勒被伊爾丹的C級魔法道具嚇到了,他連忙扶起倒在地上的凱沃拔腿就跑。

基勒和凱沃逃走後阿特轉過頭看向蘭妮,她還在爲鎮上的居民們治療,於是阿特便問道:“蘭妮,怎麼樣了?”

“他們都沒有生命危險了,但我一個人照顧不了這麼多傷員,還是必須要有專門的醫生繼續治療才行。”蘭妮回答道。

“那快去鎮上吧!也不知道傑諾那小子怎麼樣了。”阿特想到了傑諾。

說到傑諾,當他趕回鎮上的時候只看到山姆大叔倒在他的小餐館前面,小餐館已經被破壞的七零八落,而他自己也滿身是血,佩蒂在一旁不停的哭泣着。傑諾急忙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佩蒂抽泣着回答道:“你們走後我們就讓鎮上剩餘的人轉移到安全的地方躲了起來,而之後那個叫裏德的魔法師就來到這裏。他問山姆大叔鎮上其他人都在哪,山姆大叔不肯告訴他,他就說要毀掉這個餐館。這個餐館是山姆大叔一生的心血,山姆大叔當然不會讓別人破壞它,爲了保護餐館山姆大叔和那個魔法師打了起來。結果……結果那個就魔法師就把山姆大叔殺死了。”

“什麼!?”傑諾趕忙將耳朵貼近山姆大叔的胸口,接着說道:“不,山姆大叔還有微弱的心跳聲,應該還沒死。你趕快把他送去山上的山洞,我的夥伴一定會救他的!”

“真的嗎?”佩蒂聽到山姆大叔沒死立馬振作了起來。

“當然是真的,你快去吧!這裏就交給我了!我要把那個叫什麼裏德的魔法師狠狠揍一頓!”傑諾憤怒的說道。

“好!我這就去!”佩蒂趕忙背起山姆大叔就向阿特他們那邊趕去。

佩蒂剛一走傑諾身後就傳來了一個略帶鄙視的聲音:“喲,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人說要狠狠的揍我一頓?口氣還真是不小啊。”

傑諾轉過身,看見一個皮膚很白的***在對面房子的屋頂上,傑諾衝他吼道:“你就是那個叫裏德的魔法師嗎?”

那個人點點頭:“沒錯,你好像也是個魔法師,怎麼樣?想挑戰我嗎?”

“不是挑戰,而是狠狠的揍你一頓!火焰召喚!大火球!”傑諾召喚出一個直徑近一米的大火球丟向裏德。

“水系魔法,水槍術!”裏德隨即召喚出一道水流將傑諾的火焰完全澆滅。

傑諾一向不服輸,他馬上發動了第二輪攻擊:“強風召喚,四風陣!”

傑諾召喚出的強風分別從四個方向刮來,緊緊擠壓住裏德,讓他不能動彈。裏德的表情很震驚,因爲風系的魔法是極少有魔法師會使用的。

“這下你逃不了了!閃電擊!”傑諾繼續進攻,一道小小的閃電從天空直直落下擊向了裏德。

“水系召喚!水流環!”閃電魔法幾乎是所有魔法當中破壞力最強的,裏德知道被打中一下可不得了,趕忙召喚出水流引走了閃電。接着裏德又在身邊召喚出熊熊烈火,高溫影響了他身邊的氣壓,傑諾的四風陣也自然散開了。

“真是不得了,一會用風系魔法,一會有用閃電魔法,你也是召喚師嗎?初級的?”裏德開始小心起眼前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

“不,我現在只是高級魔法師而已,但總有一天我會成爲皇家法師!”傑諾從來沒有不敢說出自己夢想的時候。

裏德更吃驚了,他沒想到眼前這小子竟然只是個高級魔法師,不過儘管如此他還是決定全力對付傑諾:“想成爲皇家法師?別做夢了!今天就要讓你死在這裏!水牢困!”

裏德突然召喚出一個水球將傑諾困在了裏面,任憑傑諾怎樣掙扎都無法逃脫這個水牢。裏德笑着說道:“小鬼,知道厲害了吧。我是初級召喚師,而你只是個高級魔法師,想打敗我是不可能的!要知道這個水牢術可是30級的水系魔法啊!”

隨着時間一點點過去,被水牢困住的傑諾漸漸無力掙扎。裏德看出傑諾已經不行了,便解開水牢,傑諾一下子癱倒在了地上,看上去好像休克了。裏德慢慢走到傑諾身邊:“真是生命力頑強的傢伙啊,居然堅持到現在,害的我也累死了,不過該結束了!準備吃我這最後一擊吧!”

正當裏德準備給傑諾最後一擊的時候傑諾全身上下竟閃出了電光,裏德嚇了一跳,接下來的事更是讓裏德吃驚不已,本已休克的傑諾竟然又站了起來。

裏德大叫道:“怎麼可能!你怎麼還能站起來?”

“因爲我還沒有狠狠揍你一頓啊!閃電魔法!電流斬!”傑諾突然抱住了裏德,接着一股強大的電流出現在了他們之間,兩個人同時被打的暈倒在地,全都失去了意識。

“傑諾,傑諾,你怎麼樣了?”傑諾在迷迷糊糊中好像聽見有人叫他,當他微微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陌生的牀上。他又看了看周圍,原來叫他的是蘭妮。

傑諾開口說道:“原來是你啊,怎麼了嗎?這裏是哪裏?”

“這裏是山姆大叔的家啊,山姆大叔和全鎮的人都獲救了呢,真要謝謝你們了!”傑諾這才發現原來佩蒂也在,當然還有阿特和伊爾丹。

“那山姆大叔呢?對了!還有那個可惡的魔法師呢?”傑諾想起了裏德。

佩蒂回答道:“山姆大叔還在醫生那裏養傷,不過他要我代表他向你們表示感謝。至於那個可惡的魔法師你不是打敗他了嗎,現在他已經被送到附近的城市裏去了,**會調查和懲罰他的。”

傑諾搖了搖頭:“都怪我來的太晚了,不然就能保住山姆大叔的餐館了。”

“不,這不怪你。山姆大叔說過了,只要鎮上的人還都活着就一定能讓這個小鎮重新繁榮起來,而他也一樣會重建他的餐館的!”佩蒂連忙說道。

“是啊,你就別想那麼多了,快點養傷吧,等你傷好了我們還要去伊格薩姆呢!”蘭妮也說道。

傑諾這才意識到大家都在等着他傷愈然後重新上路,他趕忙說道:“你們在等我嗎?我沒問題了啊!現在就能上路!”

“別逞強了,傷成這樣,不等傷養好再出發的話以後一定還會拖後腿的。”阿特在一旁說道。

“你說什麼!臭阿特!”傑諾又像往常一樣和阿特吵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傑諾他們便再次踏上了旅途。經過這次的事件後他們都更加覺得這次的旅程將會很有意義,每個人的臉上也都洋溢出了燦爛的笑容。 離開魯斯特幾天後傑諾他們來到了席夫嶺,這裏離地區都城伊格薩姆只剩下一天的路程,因爲天色已晚他們便決定在這裏露營一夜。

席夫嶺原本並不叫席夫嶺,後來因爲席夫這個很有名的皇家法師在這裏安度晚年而改名叫席夫嶺。關於席夫嶺還有個廣爲流傳的故事,席夫最擅長的是通靈術,他在這裏安度晚年的時候有着很多靈獸陪他。而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火雷蛙,火雷蛙是很稀有的靈獸,也很少會屈服於人類。但只要有人能成功收服它們,它們就會對收服它們的主人無比衷心。席夫的火雷蛙就是這樣,據說在席夫過世20多年後的今天那隻火雷蛙依舊在這片山嶺守護着主人的墓碑。

搭好帳篷後傑諾他們燃起了篝火,並一邊吃晚餐一邊聊着天。傑諾一邊大口吃着肉一邊說道:“我聽說席夫的火雷蛙到現在還在這裏守護他的墓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我好想見識一下啊。”

伊爾丹拿出一張塔羅牌笑了笑:“應該是真的吧,而且塔羅牌說我們會有幸在這裏見到火雷蛙哦。”

“真的嗎?那真是太棒了!”傑諾很開心。

阿特望了望伊爾丹:“你這副塔羅牌應該也不是普通的塔羅牌吧?”

伊爾丹也看了看阿特,然後點點頭:“呵,是啊,這副塔羅牌也是C級法寶,和我的斗篷一樣,都是我師父留給我的。”

“你師父留給你的?”蘭妮問道。

“是啊,是遺留給我的,他老人家已經去世了。我之所以要回酷爾都最大的目的也就是去師父的墓地上拜忌一下,說起來我這個徒弟當的還真是不稱職呢。”講到這裏伊爾丹的眼中竟掠過一絲悲傷,要知道這樣的眼神是很少會出現在占卜師的眼裏的。

“那你爲什麼不通過傳送陣回去呢?”阿特好奇的問道,傳送陣是淨化師的魔法,淨化師只要在一個地方放下傳送陣,然後到另外一個地方再製造一個相通的傳送陣就可以將兩地連接起來。至於傳送陣可以持續時間的長短、傳送陣空間的大小以及可造傳送陣數量的多少就要看淨化師水平的高低了。

“因爲酷爾都是北方的偏僻城市,所以沒有淨化師願意製造去那裏的傳送陣,我想要回去只能一天天趕路了。”伊爾丹回答道。

大家沉默了一會之後伊爾丹開口說道:“你們應該不知道有關魔法道具的等級是怎麼分的吧?我向你們說明一下好了,魔法道具一般分爲A、B、C、D、E五個等級。A級和B級基本上是皇家法師才能使用的高級魔法道具,而C、D、E級分別是高級職業魔法師到初級職業魔法師使用的魔法道具。也就是說大致上,高級職業魔法師的能力是可以使用C級的魔法道具,中級職業魔法師的能力是可以使用D級魔法道具,初級職業魔法師的能力是可以使用E級魔法道具,沒達到職業魔法師的水平的話是很難駕馭魔法道具的。而身爲中級職業魔法師的我之所以能使用C級魔法道具那是因爲我是占卜師,在所有魔法師中占卜師可謂是最稀少的,因爲占卜師不是戰鬥類型的魔法師,又不能像淨化師那樣替別人治療什麼的。所以占卜師的等級和其他魔法師其實是不太一樣的,占卜師的最高等級一般只定在高級占卜師,想再往上升幾乎是不可能了。據我所知皇家法師中的占卜師僅僅只有兩位,一位是現在皇家法師的總長洛讓·霍武,他是位通曉所有魔法的超級魔法師。而另一位則是皇家法師中唯一一位專門的占卜師,叫莫索。”

“我懂了,你的意思就是說因爲占卜師的等級分類與別種的魔法師不太一樣,所以使用魔法道具的時候也就和別的魔法師不一樣了。”阿特理解能力很強。

伊爾丹微笑着說道:“是啊,而且所有的規定針對的都是普遍現象。但規定並不是絕對的,總有一些人或事是特別的,是不能按照規定好的東西去看待的。也有不少特別的魔法道具是無視這樣的規律的,有些高等的魔法道具只需要一點點魔力便可以使用。”

“那你以前說過的五件上古法寶算是A級的魔法道具嗎?”傑諾繼續提問。

伊爾丹搖搖頭:“不是,那五件上古法寶並沒包括在魔法道具的等級分類裏。因爲那五件法寶實在是太可怕了,硬要分的話我想應該算是S級的魔法道具吧。”

“哦。”傑諾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哦你個頭啦,我看你根本就沒聽懂吧。你這麼笨,真不知道在魯斯特你是怎麼打敗那個初級召喚師的。”蘭妮拍了拍傑諾說道。

傑諾想了想:“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是怎麼贏那個傢伙的。我只記得當時他用水魔法將我困住,我因爲窒息休克了。當我意識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好像有人要攻擊我,然後我就用盡全力站起來給他最後一擊,我還記得那時我的身體釋放出電能了呢!”

“怎麼可能,你是魔法師又不是靈獸,只可能召喚出雷電,怎麼可能自身釋放電能,我看你是在那一戰中把腦子打壞了吧。”阿特完全不相信傑諾說的話。

“啊!!”正在這時蘭妮突然尖叫了起來,衆人這才發現在他們正對面的叢林裏有幾十雙雪亮的眼睛正盯着他們。

“火焰魔法,火球術!”傑諾立刻朝着叢林那邊發起了攻擊。

就在傑諾的火球飛向叢林的一瞬間,一道紅色的閃光掠過,火球一下子便散開了。同時叢林裏一陣騷動,那幾十雙雪亮的眼睛也通通不見了。

“是誰!?”阿特查覺到這附近還有別人。

這時從另外一邊的樹林裏走出一個皮膚黑黑的男孩,他的肩膀上停着一隻血紅色的獵鷹,而他身邊還有一隻雪白色的狼,從外貌看來這個男孩應該也和傑諾他們差不多年紀。

傑諾衝着他叫道:“你是什麼人?剛剛是你打散我的火球的嗎?”

“不是我,打散你那個粗糙的火球的是小閃。”那個人看了看停在他肩膀上那隻血紅色的獵鷹。

傑諾被這話惹怒了:“粗糙的火球?混蛋,我的火球術可是很厲害的,你竟敢說粗糙!我看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是不知道厲害,火焰召喚……”

“等一等。”阿特攔住了傑諾並對那個陌生人說道:“就算你說是那隻獵鷹打散火球的,可是那隻獵鷹應該是聽命於你的吧,那你剛纔爲什麼要阻止我們去消滅那些野獸呢?”

“那些只不過是一些山貓,被你們點燃的篝火引來的,對你們起不了什麼威脅,所以我認爲你們也沒必要發動那樣的攻擊。”這個陌生人顯然很愛動物。

“哦,原來是這樣,那還真是我們做的不對呢。”蘭妮也說道,她平常也很喜歡小動物。

陌生人看到蘭妮突然衝到了她身邊:“美麗的小姐,聽你這麼說你也很愛動物吧?能在這深山老林裏見到像天仙一般漂亮的小姐我真是太幸運了,我叫亞萬,是初級通靈師,請問小姐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啊?我叫蘭妮,初次見面,還請多多指教。”被這麼誇獎蘭妮很開心也很害羞,她非常不好意思的說道。

“蘭妮?多麼美麗的名字啊,和美麗的你真是太相配了。”亞萬繼續說着肉麻的話,而此時亞萬並沒有注意到他身後的兩個人已經怒火中燒了。

“火球術!”“冰箭術!”傑諾和阿特同時向亞萬發起了攻擊。

可這時亞萬身邊那隻雪白色的狼突然長嚎一聲,竟同時將火球和冰箭都吞進了肚子。而亞萬也回過頭來看了看那隻白狼:“怎麼了?冷冷,剛纔有發生什麼事嗎?”

白狼搖了搖頭,顯然它根本沒把傑諾和阿特的攻擊放在眼裏。傑諾和阿特此時火氣就更大了,他們正準備再次攻擊亞萬的時候伊爾丹趕忙衝過來調和:“好了,好了,我看這位亞萬先生也是旅人吧。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也要去伊格薩姆,既然這樣不如我們就結伴一起上路吧。”

“你怎麼知道我要去伊格薩姆?”亞萬聽伊爾丹這麼說很好奇的看了看他。

“因爲我是一名占卜師。”伊爾丹微笑着回答道。

“哦,原來如此,可是我明天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恐怕不能和你們一起了。唉,真是可惜啊,雖然我也很希望能夠和如此美麗的小姐一同上路。”亞萬看着蘭妮哀嘆道。

蘭妮眨着大大的眼睛問道:“你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做呢?”

“是這樣的,我明天要去收服席夫的火雷蛙。”說這句話時亞萬露出的表情是一種難以抑制的興奮。 “什麼?收服火雷蛙?”傑諾也激動了起來。

“對啊,我想來這裏收服火雷蛙很久了,爲此我可是每天都在辛苦的修煉,對吧,冷冷?”亞萬拍了拍白狼。

“可以帶我一起去嗎?”傑諾對一切沒見過的新奇的事物都很感興趣。

亞萬看了看傑諾不屑的說道:“爲什麼我要帶你去?”

“不要這樣嘛,因爲我很想見識見識這隻火雷蛙啊,我覺得對主人這麼忠誠的靈獸真是太棒了!”傑諾興致高昂。

聽傑諾這麼一說亞萬笑了:“你也是這麼覺得的?我也是哎!我一直都覺得席夫的火雷蛙真的是很棒!可是很多人都說這隻火雷蛙很傻,不應該爲死去的主人在這裏傻傻等候,現在我終於找到和我志同道合的人了!”

“那你是答應讓我和你一起去找火雷蛙啦?”

“恩,就帶你一起去吧。”亞萬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