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是這邊許風幫了她,其實她早看到許風,只是沒機會招呼。她對著許風點點頭,然後走了過去。

這邊許風自己卻遇到麻煩。

這銅人武功如此高強,比那邊那個強多了,許風懷疑是被人動了手腳。

許風在和它對打中,全部潛力發揮了出來。

就在這時,青銅人一拳打來,當許風想要攔截時,突然,他背後感覺到一陣陰風。

許風大驚,如果他不去抵擋那陣陰風,多半會受傷。

可是他如果去對付那陣陰風,他胸口一定會被青銅人擊中的。許風處於兩難之間,他知道,不管去對付那一邊,都會受傷。

許風想要衝天而起,這是他對敵常用那方法。可是他突然發覺,自己的內力被壓制住,使不出來。

許風臉色大變。

他的直覺告訴他,後面的威脅更大,他急忙先不轉身,直接從左頸側將掌力打了過去。

許風這一掌用了全部力量,他知道,後面那掌力威脅很大,也許那人前幾次襲擊沒成功,這次就孤注一擲,一定要成功。

許風聽到了一聲「咦!」

也許那人覺得自己一個少年,不該有這樣大掌力,那人很快消失,躲開這一掌之力。

許風冷笑,他想起大禹王神牛給自己傳功情景。

這時,前面這銅人拳頭重重打了過來,許風已準備用身體去接這一拳。

突然,許風恍惚中看到,自己胸口裡的麒麟飛了出來,對著那銅人手就是一口。

那青銅人手臂一下子消失了。

麒麟也迅速撤了,縮回許風的懷裡。

許風沖了過去,只留下一個只有一隻手的青銅人。

一些學員走了過來查看,他們都沒看清楚這銅人手臂是如何消失。

麒麟速度太快,誰都沒看清楚。

現場老師估計沒有法力級別非常高的,他們也沒看出來。

許風想,如果有高水平老師在,那個偷襲自己的人,也不會如此名目張膽。

大家都沒說啥,雖然驚訝表情還在。

費正站在那裡,他臉上看不出啥東西來。

「大家安靜,我們讓學員們比完,剛才許風學員這裡出現了一個神奇現象,我想萬物既然存在就是合理,先不要研究了!」費正說道。

這時,他想的是如何把事情平息,不想有人看到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大家都安靜地退下去。其他學員陸續在打關。他們有的過了,很多沒過。這輪比賽結束后,經過一番清點,前三十名學員站在了一起。

那些出局學員黯然離開,他們依依不捨離開凌雲學院,不過他們和剛才那些淘汰了的學員相比,好歹也進了一回凌雲學院大門。回到了家鄉,可以給他們小夥伴們吹噓一番了。

費正看著這三十名學員,「恭喜大家過關,現在,我們還有兩關要過!大家一定要小心了!機會不容易,一定要珍惜!」

他說這話時候,好像是在看著許風,許風能感覺他話裡有話。

許風嘴角微笑著,不是冷笑,他一直不明白,自己初來乍到,為何就得罪此人了。

不過許風也不笨,他也聽娘說過很多人際關係事。許風早就想出一些原因。他知道,自己是蒼浩介紹來上凌雲學院,這個人也許是和蒼浩叔叔有仇。

許風不會埋怨蒼浩叔叔,因為沒有蒼浩叔叔,自己壓根沒資格來比試。許風只是在想,既然來了,就迎接,這也是自己的命運。

他想起剛才在山下看到那位凌雲學院副院長,他們如此慈祥,都是有道之人樣子。

許風想,整個學院老師並不都是不好,這個費正品行不端,也許是一個例外,不算啥的。

「各位學員,下午我們進行兩項比試,其中一項是法力基礎。這就要你們大家說出你的優點,然後再由我們弟子幫你們測試鑒定。決定勝負標準就是你們的能力等級!」費正說道。

「接下來這兩項比試,由我們學院祖副院長帶領弟子們幫你們進行,我先告辭了!」費正皮笑肉不笑說道。

「恭送費老師!」學員們說道。

這時,一些弟子上前,「大家來吃飯,吃了飯休息下,下午測試由我們祖院長帶大家進行!」

許風心裡輕鬆了下,夢兒公主走近了他,他們先是裝作不認識,然後點頭示意。

「你真的來了?」許風說道。

夢兒略感吃驚,可還是笑了,她看出了許風對她的關心,心裡一暖。

「有空再說,眼前局面得應付過去,你靠近我,我還要你的幫助!」夢兒懇求說道。

許風點點頭。

這時,現場很多學員也都在聊天,學院沒有禁止學員們休息時聊天。

午餐送上了,這是一些饅頭和烤肉,大家都拿著吃了一些。

他們在一起吃東西,一起隨便聊聊。許風當然不能給她說自己今日被偷襲的事,只隨便說了些對這裡風景感受啥的。

夢兒也是。

當大家休息好了,學院弟子讓大家集中在一起。

祖秋副院長走了過來。

「各位學員,恭喜大家通過前面的測試,現在我們進行最後兩項測試!我們的法力基礎測試開始!請各位弟子上前!」祖秋說道。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一些弟子紛紛上前,他們來到了學員身邊,他們幫學員們察看全身異能點。每個人都在接受這些弟子檢查,女學員有女弟子上前檢查。

他們開始測試這個學員功能,他們手裡有一個龜甲,他們會把結果刻在龜甲上。

當給許風測試功能的弟子來到許風面前時,這個弟子微微一笑。

「我叫魯義,你叫許風?就由我來幫你找到功能點!」魯義說道。

許風微微一笑,經歷一個上午鬥智斗勇,他終於感覺到一些溫馨。

「請閉上眼睛!」魯義說道。

許風閉上了眼睛。

魯義也閉上了眼睛,當他開始測試,他大吃一驚。

這個少年,功能點竟然如此多,他的力量也是無限,那是一種江河奔騰感覺。如果經過一些特殊培訓,完全可以做到如大海般澎湃。

這個少年,真是百年難遇,不,千年難遇的一個魔法師和戰神人才。

魯義很激動,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能遇到這樣一個人才。

看著許風又如此淳樸,魯義點點頭。如果沒有這樣淳樸性格,有如此潛質的人,給社稷帶來的危害說不定很大。

當年的蚩尤,也是難得人才,正因為他才能巨大,造成中原和南蠻之間那樣多年戰爭。雖然黃帝和炎帝最後聯手打敗他,但終究生靈塗炭,不堪回首。

今日這少年天賦不亞於昔日的蚩尤,又難得有淳樸性情,真是難得,他日一定可以成為國家棟樑之才。

祖秋看到魯義吃驚神色,走了過來。

「魯義,為何如此吃驚?」祖秋問道。

「院長,此少年稟賦超出凡人,實在難得!」魯義說道。

「那好,將他好好留下來就是!」祖秋微笑道。

他心裡其實有些隱憂,大王和東夷的戰爭,已經開始很多年。可東夷人實力比想象中強大。這次大王又出征,雖然本院院長宗成親自跟隨,還帶了本院三十名最優秀弟子和老師,可聽說商軍還是死傷慘重。

本院最優秀三十名成員據說傷亡一半以上,宗成院長在那裡痛心不已。

此刻有這樣人才進來,真是可喜可賀,我得好好看看他人品如何,祖秋想。也打開自己天眼,仔細看著許風來歷,他突然吃了一驚。

因為他看到很多東西,整個學院,能達到祖秋這樣級別的魔法師,少之又少。只有宗成在他之上,另外的副院長都達不到祖秋水平,所以祖秋能看到許風的很多來歷。

他神色有些凝重,不過內心還是有些歡喜,因為這確實是一個人才,希望他能輔助商王在以後對東夷戰爭中勝利。

不過,大王規劃里,除了東夷,還有徐夷,更有南夷,等等。大王辛一心成為最威武天子,他的征討心是不會消減的。

祖秋想到這裡,嘆息一聲。這時,所有學員的結果都出來了。

經過清點,五名天資平平的學員被淘汰。那幾個人離開時臉上全是悲傷,都已過關斬將快要成功,沒想到輸在魔法師的天賦上。

許風身邊夢兒公主的異能天賦也非常優秀,許風看著她心裡想,畢竟是一個傳奇家族出來的公主,異能是不會缺少的。

想起那日她一人騎馬躲避那些追兵的樣子,熊倜覺得有些神往。

可他不敢多看夢兒,他擔心自己看多了,真會喜歡上她。她臉上有一種神秘的美,那是許風總想要去探究明白的。

夢兒也好像很依賴許風。她總是靠近許風,好像那日分別她很後悔,如今再次重逢,再也不想讓許風離開。

這種感覺許風也感覺到了,他感到一絲開心,也感到一絲責任。

因為,如果夢兒真的渴望他來保護,他自己未來都不知道在哪裡,現在又加上夢兒,壓力更大了。

「好了,各位孩子們,你們即將面對最複雜,也最難的一個挑戰,那就是比試智慧!」祖秋說道。

「智慧?」大家都在想,這個如何比呢?

「你們大家看著,這個比智慧如此比。你們每個人都會得到一個圖,圖上有個案例,那是一個打仗的案例!你們假設你們是右手面那支軍隊大將,你們將如何帶領這支軍隊打敗另一側軍隊!上面還有一些援軍,你們都看,這些援軍顏色和右手那支軍隊顏色是一樣的!」祖秋說道。

大家很快都得到一張帛圖,上面畫著很多山川河流,在圖兩側,各有一支軍隊準備出戰。

考官的意思,就是要一一說出自己的戰策!

這一回,所有學員都得單獨進去闡述,祖秋親自打分。

那是學院一個寬敞大殿里,祖秋在裡面,讓這些學員一個個進去闡述。

很多學員都很緊張,他們拿著那圖在想著,嘴裡念著,生怕遺漏一些思路。

許風看著夢兒,夢兒不緊張,也不輕敵。她看著那圖,好像是在看著真實的山川河流。

突然她笑了,那笑讓許風感覺很恐怖,因為他害怕被這姑娘超越。自己是個男子漢,不能被姑娘超越,許風這樣想。

他也努力看著這畫卷,開始想如何行軍打仗。

關於行軍打仗,許風讀過娘有些書。那些書里有幾本是專門記敘打仗的日記。

有一本書是本朝一個著名將軍的隨從記錄下來的征戰史,那裡面詳細寫明將軍是如何布置打仗的,如何打贏了那些勝仗,又如何產生那些敗仗!

這些書許風從小讀得很多,也仔細揣摩過如何做。

許風看到這些學員一個個進去,可出來時候,都面色凝重。

許風知道,這中間也有很多有天賦學員,他們一定是使出他們全部精力在應對。只是不知道裡面測試是如何做的,需要他們付出如此大精力和心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