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下的區域,彷彿鬧市般,人聲鼎沸,到處都有人在尋求交易。

整片街道上全部都是滿滿的人群,或是在地上擺放著琳琅滿目的交易之物,又或是手捧一部分交易之物,與人商談完畢后,才進行交易,更有甚者直接在這裡建造起一個個固定商鋪。

「這裡就是天坑下的世界,我們每年到了這個時候,都會將一些物資送往這裡,與這些人交易。」站在一旁的伯召忽然開口道。

「嗯,伯族長這裡如此多人,肯定會有什麼勢力在維持秩序吧?」丁浩問道。

伯召點頭道:「當然,在這附近有一座巨城,名曰【九靈城】,是一個巨無霸級別的部落族城所在地。」

「巨無霸級別的部落么……」丁浩聽完這話,就沉默下來,不再言語,只是目光閃動著。

「喵!」邪月站在丁浩的肩膀上,好奇的望著四周,大眼中不時閃爍著或是驚奇,或是疑惑之色。

「我們接下來就去城外集場的外圍進行交易吧!」伯召低語一聲后,呼喚眾人,開始朝著九靈城走去。

丁浩聞言,有些愣然問道:「伯族長,我們不進去九靈城交易?」

伯召苦笑一聲,解釋道:「我們【蠻汗族】綜合實力還有人數,只能算是一個到這裡,他臉上泛起苦澀,甚至還有一絲不甘。

顯然,部落因為身份低微而無法進城,伯召一直都很耿耿於懷。

丁浩聽完,只是點點頭,也不再多問什麼。

一行人走在一條寬闊的街道上緩緩而行,不少人似乎認識伯召,都和他打了聲招呼,之後見到他們帶來的物資,都不禁驚愕了下。

伯召倒顯得沒什麼,一直都神情自若的在前走著,只不過眼中有一絲得意之色,還是確確實實被丁浩給捕捉到了。

他們走了足足半個時辰,與很多人『擦肩而過』,終於來到了【九靈城】的城外。

城門邊上,有著一塊高達五丈高的巨大界碑樹立在那,上述三個大字——九龍城。

城牆高三十丈,通體灰白,石壁之間竟無任何縫隙,彷彿天生就是練成一塊,從外看來,這座巨城就如同一頭灰白巨獸般。

十幾二十名守衛,身穿黑色甲胄,氣勢威武不凡,左右對站著,目不斜視,把守著城門。

讓丁浩頗為訝然的是,這些守衛一個個竟達到了神境五六竅的修為。

「神境修為的守衛,看來這座【九靈城】中的部落,還真不是【蠻汗族】這個小部落能相比的啊!」丁浩望了眼這些守衛,又看了看巨城,最後回到隊伍中,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心中暗語。

當丁浩一行人來到這裡后,這些人也都沒有什麼表情,只是一掃后,就不再看他們,十分敬業的站在那裡守衛著。

從丁浩來到現在,幾乎都沒有見到有人經過城門進去裡面,正如伯召所說的那樣,這裡面並非是那麼容易進去的。

「我們過去那一邊!」伯召同樣望了眼九龍城后,就收回目光,大手一揮,朝著左側邊走去。

丁浩也跟在隊伍的腳步,來到了外圍的交易之所。

這裡是一片平地,地域很寬廣,此刻正有很多人,在這裡不停交談著什麼,一幅熱鬧之極的樣子。

在這些人中,也有跟【蠻汗族】差不多模樣的木車,當然數量上就有多有少了。

而在木車上,也同樣綁著各種各樣的物資。u



… 地點:生化角鬥場感染區,這個夜晚還很漫長,在廢棄的倉庫這裏,戰鬥仍然在繼續進行着,血腥的味道在這裏瀰漫着,打鬥聲,廝殺聲,怒號聲,在不斷地響着。

傑克在他們的後面看着,四個綠魔已經全身閃着紅光,鬼面小組的四個人也已經全身是傷,鬼面千月和洛曦的手臂還被尖刺刺穿了。“這些綠魔撐不了多久了,可是他們四個,也一樣撐不了多久啊。”傑克看着眼睛的場面,焦急地說道。

洛曦的眼神十分堅定,想要在他父親面前做一個頑強的戰士,儘管在傑克眼裏洛曦仍然是一個孩子。

傑克深深的知道,洛曦的母親在洛曦出生後不久已經被潛伏者殺了,所以洛曦從小就沒有母愛,傑克他自己也常年在外征戰,把洛曦送去保衛者陣營鍛鍊,傑克甚至也不知道洛曦在保衛者的十幾年是怎麼過的,也許因爲沒有母親受過嘲笑,也許因爲父親不在身邊受了很多欺負,也許因爲自己孤獨一個人吃了很多苦。

看到洛曦這樣頑強的戰鬥,傑克很是欣慰,還有他親眼見證的鬼面三人組,今天同樣站在這裏,傑克看着已經疲憊不堪的四人,振奮地喊道:“各位,勝利就在眼前了,今天夜晚,便是這四個綠魔的死期,你們都是好樣的,洛曦,你已經讓爸爸看到了你這十幾年的成長,加油戰鬥吧!”

鬼面千月強忍着身上的痛,擡起火麒麟的槍口,對他正前方正站在原地休息的綠魔開了槍,另外三人也一起開了槍,把這些綠魔打得連連後退。

四個綠魔咆哮着,似乎不甘心就這麼被四個鬼麪人殺了,又加快了速度,躲避開四個鬼麪人的子彈,然後紛紛用他們那刺已經被砍得差不多的拳頭進行攻擊。

鬼面千月直接拿着刺刀拼了上去,與綠魔拼起了力量,然後喊道:“小天(鬼面),刀神(鬼面),洛曦,用最快的速度過來解決這個傢伙。”另外三個鬼麪人笑了笑,一起飛快的向這邊攻擊了過來,剛剛還跟鬼面千月在拼力量的綠魔被四面包圍,刺刀強勁的威力給了它一個爆頭。

“終於幹掉一隻了,還有三隻,這下我們四打三,勝利的機率就大多了,用同樣的方法配合殺敵吧。”鬼面小天激動地說道。

“這回換我去吸引火力,你們用最快的速度支援。”鬼面刀神拿着刺刀就衝向了一個綠魔,那個綠魔好像知道鬼面刀神的意圖,沒有直接硬碰硬,而是選擇退避了。

“哈哈哈,看來這些綠魔是怕了,你們先佯攻,然後從那隻的背後截住他,然後配合我一起攻擊他。“鬼面刀神地攻擊打得更激進了,不過有很多招是在嚇那隻綠魔。

按照原計劃,鬼面刀神不斷地用佯攻嚇那隻綠魔,另外三人也趁機在這個時候繞到了那隻綠魔的身後,都拿着刺刀對他的頭刺了上去,血頓時飛濺出來。

“好的,計劃成功,還剩兩隻了,我們繼續這樣,這些沒有智慧的怪物也只能如此了,今天早上八點去支援總指揮和異界小子,我們要給自己爭取休息時間啊,越快解決就能休息的越長。”鬼面千月振奮地喊道。

這次換了鬼面小天對着一直綠魔迅速地衝了過去,另外三人都馬上圍了過來,對着那隻綠魔進行破壞式攻擊,洛曦一刺刺穿了那隻綠魔的頭,也算報了左手臂被刺穿的仇。

“就剩下一隻了,各位,再來一次,我們就可以休息了,今晚就可以睡個好覺了。”洛曦興奮地大喊道。另外三人一起舉起槍向剩下那隻綠魔衝了過去,再次進行四人羣毆的戰術。

那隻綠魔的行動卻很怪異,在原地不動,閉上了雙眼,難道是認命了?想閉着眼睛等死?傑克看見這時那隻綠魔身上閃着淡淡的綠光,旁邊的綠魔的屍體,也有綠光不斷地向那隻綠魔飄過去。儘管不是很明顯,但是傑克看到的都非常深刻,半秒過去,傑克好像馬上明白了什麼,大喊道:“你們四個快點,這傢伙在吸收能量,要進化了。”

一聽這個消息,四個鬼麪人不準備用刺刀了,直接蹲在原地對那隻綠魔開槍了,但是這時的綠魔已經渾身閃着綠光,給人一種強大而又恐懼的氣場。

“啊!”那隻綠魔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渾身變成了藍色。(詳情請見巨人城廢墟,5、15、25關的那個傻帽綠巨人,其實我沒明白,那傢伙明明是藍色的,還是TX的CF製作人有色盲?)

吼完一聲,那隻綠巨人飛速地衝向了還在換子彈的洛曦,就連旁邊的鬼面千月他們都毫無防備,眼看着那遍佈尖刺的拳頭就要向着洛曦打過去,鬼面千月他們已經向呆滯了一樣站在原地,直到一個人衝了過去,擋在了洛曦的前面,“咔。。。”一聲頭顱碎裂的聲音。。。

洛曦的眼前,是傑克已經被尖刺刺穿的後腦,傑克即便是死之前,也沒有吭一聲,像一個硬漢一樣,毅然地擋在了洛曦的前面,此時的他已經失去了意識。(倒不如說是已經。。。)

但是傑克的雙手仍然還護着洛曦,絲毫沒有動搖,他的雙眼流出眼淚,與血摻雜在一起,眼淚滴到地上,傑克的眼睛也閉上了,永遠的閉上了。在這個時候,洛曦不知道什麼是任務,不知道什麼是戰鬥,不知道什麼是戰爭,他只知道,在他眼前的這個人,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他的名字叫做父親。

洛曦的雙眼流出熱淚,大喊一聲:“爸爸!”沒有任何回答, 只有傑克的屍體倒在地上的聲音。另外三個鬼麪人這時回過神來了,馬上對着那隻綠魔進行了強力的攻擊。

洛曦則是悲憤地跳躍起來,一刺刀直接刺穿了那隻剛剛進化了的綠魔的頭,那隻綠魔即便被刺穿了頭,仍然在掙扎着,向把洛曦甩開,這時候,另外三個鬼麪人同時向那隻綠魔的脖子刺過去,洛曦又加重了刺刀的力度,四把刺刀刺穿了那隻綠魔的脖子,終於讓那隻綠魔也倒在了地上,永遠的失去了光澤。

看到那隻綠魔終於倒在了地上,洛曦憤恨地抽出刺刀,向傑克跑了過去。他搖着傑克的頭,哭喊着道:“爸爸,你再睜開眼看看我好嗎?對不起,兒子不孝。。。”

有很多東西要在活着的時候好好珍惜,人死不能復生,到了那個時候,也許一切都晚了。父子十幾年沒有相見,相見之後只是相敬如賓,一口一個“父親”,沒有叫過“爸爸”;一口一個“洛曦”,不曾叫過“兒子”。

洛曦的眼淚滴在傑克的臉上,看了一下傑克的衣服口袋上有一張紙稍微露了出來,他激動地把那張紙抽了出來,打開了看。

============以下是紙條的內容============

洛曦,當你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我很有可能已經死了,父親。。不,爸爸這麼些年一直沒有管過你,就讓你在保衛者那裏鍛鍊,自從去年在保衛者那裏做臥底纔看到你,你成長了,果然不愧是我的兒子。

這麼些年也的確對不起你,沒有照顧你,也不知道你這麼些年的情況,見面了也沒有好好地問過你。只不過我很慶幸,我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好兄弟,我在這個世界上也有一個愛人,還有一個我一以爲傲的兒子,洛曦,以後好好地活下去,做一個了不起的軍人。告訴你戴爾叔叔,兄弟我以後不能繼續陪他一起再帶着潮汐對付潛伏者了。

地點:生化角鬥場感染區,生化工廠,我和戴爾已經走進了門裏的一段路程,戴爾突然打了一個噴嚏,說道:“怎麼突然打噴嚏了,總感覺有什麼事發生了,傑克他們還好吧?”

“您多慮了吧,鬼面小組和傑克先生難道您還不相信,他們可是你最得意的戰友了吧。”我對戴爾說道。

“是啊,說不定他們現在已經解決了那些綠魔,傑克,你可千萬別死啊,老子以後退休了,還指望能和你經常一起下下棋啊,沒事喝點茶呢,這輩子就你這麼一個好兄弟,一定不能出事。”戴爾自言自語地說道。

戴爾說罷,我們繼續往裏面前進着。 小部落的聚集地——

「我們過去!」來到這個區域,伯召等人的腳步就放緩了許多,朝著人群中緩緩而行。

丁浩望著四周,聽到很多人都是在商談著如何交易,或用什麼東西換什麼東西。

「這可是血嬰烈空牛的角,你看看,這硬度,這光亮,絕對是貨真價實,你如何能不信?」

「這角雖然很像,但絕非是什麼血嬰烈空牛,你莫非認為我不識貨?這明明就只是赤血羚羊的角。」

「這個……好吧,這個確實是赤血羚羊,但儘管不是血嬰烈空牛,這赤血羚羊的角,也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我用十個赤血羚羊的角絕對足以跟你換了。」

「十個的話,那還差不多,那我過去拿,你在這裡等等……」

丁浩邊走著,邊看著這些人交易的過程。

有的會用假貨來頂替,也有人會討價還價,當然,也有簡簡單單就交易成功的。

「嗯?這不是【蠻汗族】的伯族長么,這次帶來多少物資啊?」正前方几名正在交談中的男子,見到伯召他們走過來,頓時面露笑意的沖其說道。

還未走近,伯召微微一笑說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幾位與伯某也有一年沒見了,不知近來過得如何?」

雖聽伯召如此說,但他們還是瞥了眼他身後的木車,隨即流露出一股詫異之色,隱隱之中還有其他的神情,但只是一閃即逝。

賣聲前妻:總裁太絕情 伯召與他們簡簡單單交談幾句后,就與他們交談起以物換物的事情。

與他們交談得很成功,伯召用了一些較為罕見的妖獸材料,與他們換來不少好東西。

之前有丁浩出手幫忙,【蠻汗族】也因此狩獵得到了不少好東西。

伯召帶著眾人,再次與其他人開始交換。

而丁浩則帶著邪月,靜靜跟在後頭,沒有去打擾伯召。

他雖靜靜走在隊伍中,還是有一些其他部落的人,直接來找他。

只因邪月這頭肥貓,肥嘟嘟,模樣倒是挺可愛,在【原始之界】中很少見到有這種妖獸,所以有一些部落的小女孩見到心喜,就拜託自家族人,想要與丁浩交換。

丁浩只是苦笑了下,就表明邪月不會用來交換,而伯召也表示這貓是丁浩之物,他說不交換就不交換,當然話會說得比較婉轉一些。

「嘎嘎嘎,喵都說了,喵的魅力無法擋,人寵你看看,這就是喵的魅力所在,瞧見沒有……」邪月倒是嘚瑟起來,還發出一聲聲怪笑,向丁浩傳音道。

「若是那些小女孩知道你是這種性格,我看她們還會不會想要來換,恐怕害怕都來不及吧……」丁浩無奈回擊道。

這一小插曲,並沒有影響眾人的交換。

伯召繼續帶著隊伍,與其他部落的人談話,交易。

漸漸地,與其他部落成功交換過來的東西也越來越多,不過【蠻汗族】這次帶來的東西不少,所以這些都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不過正因為這樣,【蠻汗族】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望著周圍投射過來的視線,丁浩不由搖頭嘆道:「財不可露白的道理還是有的,伯族長從剛才一直到現在,換了不少東西,很快就會讓人給盯上了吧!」

果然,丁浩剛如此想完,立即就有幾個人在瞥了眼木車后,對視一眼,就發出一聲冷笑,朝他們這邊走來,神情還帶著一絲不善。

還在找尋目標來交易的伯召,見到他們幾人走來,且目標是他們,似乎意識到什麼,頓時神色一變,有些沉重起來。

這些人只有七八人,各個穿著相同的青銅甲胄,手持尖矛,大有威勢。

這幾人竟都是武道仙境的修為。

「幾位,莫非有什麼事情要找伯某?」知道他們來者不善,所以當他們來到面前時,伯召已經很是放低姿態。

「原來是【蠻汗族】的伯族長,嘿嘿,沒想到你們今年得到這麼多好東西,嘖嘖,想必從剛才到現在,已經換了不少好東西吧!」

為首的那人,嘿嘿冷笑著來到木車前,竟開始不停翻.弄著,口中還不停發出嘖嘖之聲:「嘖嘖,雪惡角熊的角,皮毛,五尾玄霜狼的尾巴,爪子,不錯,不錯……」

此人長得斜眉歪目,雖修為不錯,雖身穿青銅甲胄,很是威風的樣子,但說話語氣卻像極了一個痞子,讓人一聽就生出反感。

「還可以吧,不知伏克隊長過來是想要幹什麼?」伯召微微一皺眉,還是很客氣的問道。

這名叫做伏克的男子聞言,停下手,轉過頭望著伯召,再次回到青銅甲胄隊伍中,露出冷笑:「你也知道,我們是集會的管理者,這裡的一切事務都是由我們來管理,若是沒有我們的話,就不會有這場集會,那麼你們也不可能與諸多部落交易,我這麼說了,你還不懂么?」

「這個……」伯召聽完,自然也知道伏克話中的意思,神情有些難看起來。

很顯然,對方這是要跟他們索取『保護費』。

「可是,往年都沒有這個規矩,而且怎麼不見你們去找其他人要……」【蠻汗族】中一人,有些憤慨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