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族,最強的就是『天靈師』能力。

而鳳銘,更是操控火焰近乎完美的火靈師強者!

「呵呵。」「呵呵呵~~」笑聲一點點變大,平淡的笑聲有著讓人心悸的膽寒。火光所籠罩的區域,一片火焰遮蓋被火球所淹沒看不到半分人影,但單從這囂張的笑聲便可聽出——

鳳銘,仍好好的活著。

蓬!蓬!蓬!

一枚枚火球,全部被抵擋。

哪怕是吞噬之火亦無用,林風實力再強,仍只是『星域級巔峰』!

或許,如今是為聖級,林風能與鳳銘一較高下,但僅僅只是『或許』而已,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林風不認。面色蒼白,林風眼眸不斷變化,雙手瘋狂爆發的火芒終於停落下來。

「呼,呼!~」胸口起伏,林風大口喘著氣,並未再繼續攻擊。

「可惡。」緊握雙拳,林風身體微顫。

鳳銘,好強!

同為火靈師,自己完全被他克住。

星域級的力量,始終撼動不了聖者的強大,倘若是普通聖者,此刻早已被自己擊殺,但眼前這鳳銘……

確非普通!

火芒漸漸散開,宛如烏雲揮去。

懸浮在半空,鳳銘的雙瞳火光四射,嘴角殘留著血漬。削瘦的身影有著一種傲然的高大,額頭上閃動的鳳凰印記,與他身後閃爍的星象相融合,給人一種無法撼動的強大。

並非曾刃那若隱若現的星象,而是略顯模糊的星象。

顯然,更深一層!

輸了。

林風心中閃過一分無力感覺。

傾盡全力,更是抓住那唯一的機會,但自己仍只是輕傷鳳銘而已。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那巨大的實力差距,卻非單靠技巧所能彌補,緊咬牙關,林風腦海中浮現出那血海深仇,感到深深的不甘。

「對不起,爹。」林風輕喃。

自己,恐怕再無法為父親報仇。

…(未完待續。。) 「很好,非常好。」鳳銘淡然而笑。

身後的星象依然清晰,然鳳銘的戰意卻並不高。

林風和靳棘不禁一怔,卻不知鳳銘是什麼意思,眼下此等境況,可以說鳳銘佔盡優勢,只要他一動手,勝局既定。然鳳銘卻似乎再沒半點戰鬥的**,一雙精光灼灼的眼眸反有著分欣賞和肯定。

相當的奇怪!

貓捉老鼠?

難道,他還沒玩夠?

林風雙眸閃過一分灼然光芒,微感怒意。

正如剛才靳棘一樣,作為一個武者,士可殺,不可辱!

「想不到竟能把我逼到如此境地,我確實小覷了你。」鳳銘精光灼然的雙眸凝望著林風,冉冉開口,「星域級便有此等實力,身上果然流著我熗鳳古族最優秀的血。」

一句話,讓的靳棘頓時瞪大眼睛。

林風,是古族?

「我身上流的是人族的熱血,並非你們古族冰冷的血液。」林風淡然而道。

「嗯?」鳳銘眉頭輕輕一簇,「什麼意思?」

「別裝了。」林風沉聲道,卻已是毫不在乎,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二十年前如是,二十年後同樣如是。你抓我回去不就為了斬草除根么,來,別以為簡簡單單就能殺了我。」林風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精光,「我會讓你付出沉重代價!」

自己,還有最後魂的直接攻擊!

古族聖者確實擁有極強的命魂,自己毫無半點機會。

但,就算殺不死他,起碼重傷他!

就是死,也要死的轟轟烈烈。

「等等!」鳳銘眉頭倏地一皺,「什麼斬草除根。我只是奉族長之命帶你回熗鳳古族而已。」

「帶我回熗鳳古族難道好吃好喝?」林風哂然一笑,眼中閃過血光,「就算你不殺我,難道你們族長不會?二十年前硬是棒打鴛鴦,爹拚死逃脫留得一條殘命,身受重傷。而娘至今仍生死為卜,音訊全無,不正是你們熗鳳古族做的好事!」

靳棘一驚一乍,早已目瞪口呆。

怎麼也沒想到林風的身世竟如此曲折離奇。

然,鳳銘同樣也是怔然。

「你在說什麼。」鳳銘眉頭深深皺起,「你身上雖有卑微人族的血液,但也有一半是熗鳳古族的血液,虎毒不食子,族長怎會殺自己的親外甥?至於你父林嘯天。雖和雅竹姐名不正言不順,但族長極為疼愛雅竹姐,愛屋及烏,怎麼也不會傷害他。」

轟!林風腦袋一炸。

鳳銘所言,儼然如重磅炸彈。

自己,竟是熗鳳古族族長的外甥?而親生母親『賈雅竹』…是族長之女?

完全懵了。

是真,是假?

眼下鳳銘要取自己性命易如反掌,根本沒必要說謊。更何況。他若說謊意欲為何?以他此等高傲的性格,又怎會向自己這等『卑微』的人類說謊。林風直盯著鳳銘,心中一片紊亂。

然鳳銘的雙目炯炯有神,很清澈。

表情,更不像是作假。

但……

義父,更不可能說謊。

而且當年之事,確確實實是發生了!

「二十年前之事。我雖未親身經歷,但也略有耳聞。」鳳銘面色正然,徐徐道,「此事在古族雖為人不齒,是為醜聞。然雅竹姐畢竟為族長之女,身份尊貴。當年族長將雅竹姐帶回后也未太過嚴懲,僅僅只是將其禁足而已。」

「至於你父林嘯天,族長多次遣人尋找,卻一直未有音訊。」

「直至最近才得知你的消息,讓我帶你回去。」

鳳銘表情正然,眉宇間沒有半分變化。

落在林風眼中,耳中,心中,無疑是如浪潮般的軒然大波。

事情,完全亂了。

當年之事倘若不是熗鳳古族所為,那是誰做的?

林風神色變幻不停,腦海中不斷思索,卻得不到任何答案。一直來自己所認定的事實,在這一刻完全被推翻,心中如五味瓶被打翻,百感交雜,雙手火焰早已熄滅,戰意盡消。

「還有什麼疑問嗎?」鳳銘徐徐開口。

「如果沒有,那就跟我走。」淡望著林風,鳳銘眼中閃過微微精光,「你若不信,等見了族長,見了你娘自知我所言非虛。」頓了頓,鳳銘冉冉道,「若非必要,我不想對你下重手。」

言語中,透射著濃濃的自信和傲意,然眼下林風卻無從理會。

衝擊,實在太大!

很真!

鳳銘所言,沒有半點破綻。

自己心中的天秤,此時已是傾向鳳銘所言,但……

還有很多疑團未解開!

尤其是父親重傷逃走之謎,以及義父所言當日追殺爹娘的兇徒,那是真的古族強者!

等等!

林風眼眸一灼,抬起頭。

「二十年前,追殺我爹娘,害的爹重傷欲絕,使得我家破人亡的兇徒,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古族強者!」林風字字鏗鏘,眼中血光畢露,「倘若害我一家的並非熗鳳古族,那請你告訴我,這個右手手腕有道疤痕,手上戴著枚龍頭戒指的古族聖者,是誰!」

雙目緊盯著鳳銘,林風緊握雙拳。

自己,很想知道!

鳳銘聞言微微一愣,眉頭輕蹙。

「右手手腕有疤痕,戴著龍頭戒指……」輕輕沉吟,鳳銘陷入思索。古族聖者雖比人族要多的多,但並非星域級,更非星主級,鳳銘作為聖者,所在的圈子自然認識許多。

而這,正是林風此刻所斷定的。

有如此多的『辨知條件』,鳳銘極有可能認識那聖者。

緊盯著鳳銘神色變化,林風輕抿嘴唇,心跳加速。瞬時間,鳳銘眉毛一翹彷彿想到了什麼,林風眼眸頓時睜大。心之一擰。

自己,似乎沒猜錯!

「據我所知,手腕有疤痕的聖者並不多,而手上有龍頭戒指的。」鳳銘輕捂嘴唇,面色徐徐凝重,「莫非是……」

林風眼眸完全炯亮。胸口急劇起伏。

然就在這剎那間——

「轟!」一道閃電,帶著恐怖威壓,轟然落下!

瞬間震鳴,恐怖的威力讓的整個王者之域劇烈顫動。

「這是?!」林風面色大變,尚未反應過來,驚人的氣息炸裂之聲,伴隨著火焰熊然光芒完全交鳴。就在自己眼前發生。雷電的光芒和火焰光芒相接觸,瘋狂爆發。

烀!林風身前重生之火凝起。

然而,胸口前方卻傳來極強衝力。身體不自控的往後飛去。

並非攻擊!

僅僅只是氣流的波動。

「好可怕的力量。」林風雙眸閃過一分駭色,這一刻深感自己的渺小。光是氣勁的衝突交接便能將自己逼退,可想而知剛才所爆發的能量到底有多強!

疾退瞬間,林風雙眸光芒凜然。

自我狀態下的感應無比清晰,現場除自己、靳棘以及鳳銘之外,又多了一個新的氣息!

並非進入雀王獄的七人,因為這道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