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的銀甲已經焦黑一片,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破損,雙目赤紅,騎士頭領一步步看似緩慢卻又迅速的朝着張小邪靠近着。

“興奮劑!”看着騎士頭領焦黑頭盔中赤紅的雙目,花間風驚呼。

“什麼興奮劑?”看着騎士頭領似乎跨越了空間,閃動着已經幾步接近了一半距離,張小邪緊緊的握住了誅邪。

“這是刑軍特有的藥劑,可以激發人體的潛力,讓使用者立刻的提升至少一倍的實力!”看着已經舉起了手中騎士劍的騎士頭領,花間風恐懼的說道。

“哈!”

巨大的青色風系實體化戰意轉瞬既至,重重的斬在了張小邪所立的山頭。

轟!

亂石橫飛。

兩隻巨大的黑色羽翼從張小邪的背後直伸而出,帶着花間風與小骨小龍女飄飛而起,躲過了這道威力驚人的實體化戰意。

黑暗羽翼!

隸屬於高級黑暗魔法的黑暗羽翼三秒鐘就吸乾了張小邪體內不多的黑暗魔力。

斜落而下,張小邪對着小龍女點了點頭。

轟!

兩隻巨大的骨翼展開,變身爲巨大骨龍的小龍女載着張小邪三人沖天而起,朝着高空直升。

吼!

雙目暴凸,血絲密佈,騎士頭領雙手握劍,狠狠的斬出了一道略帶金芒的青色風系實體化戰意。

集中了潛力激發後實力暴增,接近劍聖實力的一擊速度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幾乎是從發出的同時就斬到了小龍女巨大的雙翼之中,張小邪幾人的所在。

嗷!

哇靠!

小骨全力發出的火焰之刃與小龍女回頭吐出的死靈吐息絲毫無阻這道微金色的風系實體化戰意,反而被實體化的戰意吸收,增加了這道實體化戰意的威力。

手中金芒閃爍,已經斬至張小邪身前不足半米的微金色月牙實體化戰意發出了微微的一聲輕響,在空中被張小邪手中發出的金星斷成了兩截,從張小邪身邊一分而過,帶起了張小邪符籙師長袍上的兩截衣角。

撲!

一道血泉從跨步前移的騎士頭領喉間射出。

張小邪手中發出的金色星點不僅將接近劍聖實力的全力一擊擊潰,而且還順勢射入了騎士頭領的喉間!

半跪於地,騎士眼中的赤紅迅速的淡化。

抹去了頭上的冷汗,花間風望向張小邪的眼神已經帶上了深深的畏懼。

“老大!”一把扶住身形搖搖欲墜的張小邪,小骨焦急的叫道。 “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張小邪擺了擺手,坐到在小龍女的背上。

剛纔那一擊,已經徹底的榨乾了張小邪。

“剛纔那一招是?”扭轉巨大的頭顱,小龍女的聲音在張小邪的腦海裏響起。

曾經擊殺了六翼天使的這一招可是讓小龍女與小骨印象深刻。

……

“主人好像昏了”小骨仔細的瞄了下張小邪,說道。

“你好,我是高級吟遊詩人,天才的魔法戰士,萬千少女的偶像花間風,不知道閣下是?”對着小骨伸出了手,花間風眯起了狐狸眼,笑道。

“叫我小骨就行了”彷彿沒有看見花間風伸出的右手,小骨面無表情的答道。

“那麼美麗的骨龍小姐呢?”朝着小龍女叫道,花間風笑容不變。

“閉嘴”冷冷的說道,小龍女猛然加速。

一把緊緊抓住了骨龍背脊上的脊椎,花間風差點被這突然增加的風速吹下龍背。

“看來以後的日子不太好過啊”心裏暗想着,花間風乖乖的閉上了嘴。

幽幽醒來,睜開了眼的張小邪首先看到了花間風那張狐狸臉。

“主人,感覺怎麼樣?要不要我扶你起來?肚子餓嗎?怎麼不說話,主人,是不是感覺不舒服?”一連串從花間風嘴裏冒出的問候讓張小邪立刻頭冒金星。

啪!

一拳讓花間風倒在了一邊,張小邪直起身子,扭頭對着小骨問道:“這是那裏?”

“我也不知道,主人你昏過去以後,小龍女就帶着我們飛到了這個地方”對着張小邪說道,小骨指了指站在一側的小龍女。

“這裏應該安全”轉過身,恢復了人形的小龍女說道。

“實在太讓我傷心了”從地上躍起,花間風甩頭將額前的一縷綠髮長髮甩到了腦後,悻悻的說道:“我這可是關心主人你啊。”

“主人嗎?這麼說你是準備做我的僕人了?”張小邪望着一臉笑意的花間風,問道。

“當然,我花間風可是言出必行”花間風重重的點頭:“主人,我的要求可是非常低,每天的伙食費只要幾個金幣就可以了,住的地方也不必很高檔,只要有魔法浴池,美女侍浴就可以了……”

“喂!等等我!”等到花間風結束自語,赫然發現張小邪三人已經在遠處只剩一個小小的背影……

“青火符籙師,嘖嘖,你是怎麼幹掉的?”張小邪斜覷着花間風,貌似非常的驚訝。

呆呆的看着餐桌上自己面前的餐盤中一條極其瘦小乾癟的麪包,花間風尖叫:“怎麼就給我一條這個東西?!”

“因爲我們這裏只有你才需要吃東西”張小邪笑眯眯的端起面前一杯‘血色晨霧’慢慢的抿了一口。

看着張小邪身邊的小骨與小龍女空無一物的桌面,花間風無語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道:“你們都是什麼怪物啊!”

“我們這種高貴的種族自然不需要這種落後的方式吸收能量”小龍女瞥了撇嘴,舉起了手中的‘藍色瑪瑙’。

“難道…”一滴冷汗從花間風的頭上滴下。

“不錯,我們是魔族”小骨一口將面前的一大杯酒水灌到了嘴裏。

“魔族嗎?”花間風沒有小龍女意料之中的驚訝,反倒是一臉的興奮:“難道魔族都是美女?嘿嘿,那麼我可一定要去魔界了”撩起了綠色長髮,花間風一臉的陶醉:“如果太多的魔族美女都愛上了我怎麼辦?我可是一個純情的人,恩,到時候我是不是要想辦法先把這幅英俊的樣貌掩蓋下…”

“恩…等等我!”一把抓起了面前的麪包塞到了嘴裏,花間風朝着已經默默離開了酒店走遠的張小邪幾人追去……

“如果你們要去帝都的話,算是找對人了”花間風輕輕撥弄着琴絃,對着路過身邊馬車上的一個美麗少女擠弄着眼睛:“我可是在帝都裏呆了十年。”

“十年嗎?”張小邪重重的拍了拍花間風:“那麼下面的路程就交給你了!”

“我們不坐馬車過去嗎?”看着一輛輛馬車從身邊馳過,花間風對着張小邪問道:“哦,我知道了,小龍女可以變身,骨龍的速度可是比馬車快了幾個級別。”

“如果你可以讓小龍女變身載我們的話”張小邪給了花間風一個鼓勵的眼神:“我和小骨都會感激你的!”

一陣帶着寒冷殺氣的目光讓花間風的脊背感覺到了一陣發麻:“哈哈,怎麼會呢?怎麼能讓美女載我們呢,我看不如我們還是去找輛馬車吧。”

最終,在花間風‘無私’的貢獻出了幾枚金幣後,張小邪幾人登上了一輛過路的馬車,駛向了帝都……

“主人,已經發現了目標的蹤跡,剛剛路過了德羅比鎮,據稱正在前往帝都”單膝着地,這名全身黑衣的男子尊敬的對着面前隨意靠坐在長椅上,一頭紅色短髮的貝卡說道。

“帝都?呵呵,看來我們的目標還真會挑選目標”貝卡哈哈笑道。

“主人,這次的行動等級是?”黑衣男子擡頭問道。

“既然可以僅憑三人就滅掉了猛虎傭兵團的留守傭兵們,包括了一名達到高級戰士程度的副團長”貝卡將腿翹起,靠在了這個黑衣人的肩膀之上:“那麼這次行動的等級就算是S級吧。”

“S…S級?!”黑衣人遲疑答道:“主人,那可是對付劍聖一級的敵人才到達的等級!” (昨天停電一天,差點熱死…….)

“既然財大氣粗的猛虎傭兵團僱用了我們,那我們自然要付出最好的服務”貝卡哈哈大笑着將腳壓了壓這個黑衣人的肩膀:“反正我們黑殺已經很久沒有出動過S級的任務,讓那些傢伙太久不活動身體可不太好,他們的開銷可是很大啊。”

“明…明白了”黑衣人低頭答道,眨眼消失。

“哼哼,希望這次的目標不會讓這些傢伙失望”貝卡望着帝都的方向,嘴角再次泛起了笑容……

“主人,這樣不好吧”遞了一瓶辣椒醬給張小邪,花間風流着口水看着木架上的四隻豐滿的肉翅。

“哦,知道了,那麼這兩對極品鳥翅就只能我一個人享用了”將辣椒醬均勻的塗抹在了肉翅上,張小邪從空間戒指裏再次的拿出了一瓶香油,抹在了肉翅之上。

“雖然作爲一名高級的吟遊詩人去偷馴獸師工會裏馴養的風鳥是一種不太好的行爲,但是既然是主人的主意,我花間風是一定會去執行的”花間風臉色無比的聖潔,轉臉又賖着臉盯住了木架上的油脂溢出,香氣四溢的肉翅:“嘿嘿,主人,你的燒烤技術可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人了,想不到風翅竟然可以烤到這麼誘人的程度!”

“當然,主人是最棒的”小骨靠在一邊的大樹上深以爲然的說道。

“好了,極品蜜翅完工”將**塗在了肉翅之上,張小邪一把抓起了一根木枝,陶醉的嗅了一下久違的香味,一口咬了上去。

就在花間風的手指即將觸碰到張小邪面前的一根木枝之時,這隻被花間風瞄上的蜜翅消失在了空氣中。

“看來官人你還是有點本事嘛”舉着木枝,小龍女忍不住被蜜翅的香甜之味吸引。

雖然不需要進食,但是美食卻是對所有生物都有着吸引之力的。

在花間風的手伸向第二本木枝之時,這根木枝同樣的瞬間消失。

“真的很好吃嗎?”舉着抓過來的蜜翅,小骨反覆的盯來盯去。

就在花間風以最快的速度抓向最後一隻蜜翅時,這最後的蜜翅還是消失在了花間風的面前。

“就是這個味”仍掉了手中的骨頭,張小邪將木架上最後的蜜翅塞到了口中。

“爲什麼…爲什麼沒有我的!”吞嚥了一口口水,花間風呆呆的望着吃的滿嘴冒油的張小邪與慢慢撕着雞翅塞到嘴裏的小龍女。

“骨哥,我用這個和你交換吧?”從空間戒指裏抓出了幾枚金幣,花間風望向了仍然打量着蜜翅的小骨。

“我不需要錢”小骨搖了搖頭,將蜜翅塞向了口中。

“等等!我還有很多好東西,一定有你喜歡的!”從空間戒指裏抓出了一大堆的書籍、圖畫和稀奇古怪的飾品,花間風大叫道。

“恩,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在花間風悲痛的眼神之中,蜜翅被小骨一口塞進了嘴裏。

與小龍女這種高階魔族不同,小骨只是被張小邪的活膚生肌術造就了肉體,味覺十分的低微,甚至可以說沒有。自然無法感覺到蜜翅的美味。

“好香的味道,看來我們似乎來的晚了點啊,不然可以有一頓美味了”陌生的聲音在一邊響起,三條人影出現在了張小邪所在樹林的一側。

不足一米五的身高,一身塗滿了油彩的長袍加上一臉的笑容,說話的正是這個看起來如同小丑的傢伙。

“一、二、三、四”身高達一米九,**着上身的壯漢扳着指頭依次的從張小邪點到了花間風:“恩,都在這裏了。”

“嘻嘻,都好英俊啊”一身黑色的透視紗袍,隱約露出了惹火的身材,這個有着一頭靚麗的金色長髮的女子嬌笑道:“真不捨得把他們都殺掉。”

“菲麗,這些傢伙的頭足夠我們好好的過幾年了,可不要憐香惜玉啊”小丑怪笑道,望向了透視女。

“這次讓我先來”壯漢沉聲道,捏緊了拳頭。

“喲,看來泰申今天的興致很高啊”透視女咯咯笑道:“好吧,可別把那個最帥的小哥哥打壞了”指着張小邪,透視女向着張小邪拋過去了一個媚眼:“一定要留給我啊。”

似乎想起了什麼,花間風臉色大變:“黑…黑殺三殺!”

“嘿嘿,看來似乎有人認識我們啊”小丑轉身望着花間風,大笑道。

“黑殺三殺?”張小邪將最後的蜜翅塞進了嘴裏,將滿是油污的雙手順手趁在了花間風的絲質長袍之上。

“我..我的絲綢袍啊!”暫時的忘卻了面前的黑殺三殺,花間風一把揪起了滿是油污的衣角,尖叫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