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不用擔心內力不足,我這裏有中品靈晶,可以補充你的內力,你只要在神念上給我堅持住就行。”

馬長老一看程川的表情,還以爲程川怕內力不夠,打退堂鼓呢。

說完,馬長老打開了煉丹房的一個抽屜,取出了一顆拳頭般大小的黃色晶石,遞給程川。

程川接過黃色晶石,心念一動,吞噬之力瞬間運轉,一絲黃色的靈氣頓時沿着他的手,沒入他的體內。

“咦,你吸收挺快的。”馬長老面露喜色,程川能吸收這麼快,有個好處,那就是不用擔心內力不夠了,這種靈晶,他可是還有不少。

“湊齊罷了。”程川隨便掩飾了一下。

“那行,我現在教你控火訣,你學會了一會,在這個丹爐練習一下,什麼時候,能控制丹爐噴出九十九道火龍,你跟我說。”

馬長老說完,拿出一本古籍,其上寫着:控火訣。

而後,他又花了二十分鐘,跟程川一五一十的講解得詳詳細細。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程川在剛拿到控火訣的十秒鐘內,已經完全精通了。

等到馬長老離開了煉丹房,去做準備工作之時,程川興奮的把兩隻手,貼在那個丹爐之上。

按照控火訣的心法,他神念溝通了那個丹爐,口中清喝一聲,“火起……”

丹爐之內,瞬間九百九十九條熾烈的火龍同時噴出,丹爐內的溫度瞬間達到了峯值,爐體通體通紅,幾欲炸裂。

程川一看,嚇了一跳,連忙收了控火訣,仔細看了一下,還好丹爐沒壞。

“哇,用這九百九十九條火龍來煉丹,效果應該更加神奇吧。”

一想到這裏,程川開始在煉丹房裏尋找有用的藥材,他打算自己先試試手。

很快,他發現了煉丹房中放着一包藥材和一份藥方,其上寫着修神丹。

“咦,這個看起來很容易啊。”程川大喜,這修神丹跟養魂丹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不過修神丹是皇級丹藥,而養魂丹是聖級丹藥。

花心總裁不守信 “就你了。”程川熟記了藥方的介紹,解開繩子,一把將給所有的藥材丟入了那個丹爐之中。

“火起……”

隨着程川再度的一聲輕喝,丹爐中,九百九十九條狂野炙熱的火龍,卷向了那些丹藥。 在程川的神念中,那些藥材瞬間被火焰覆蓋,化作一團團藥液。

按照藥方的記載,這個修神丹要用抱丹法來煉製。

所謂的抱丹法,其實就是將每一團藥液先提煉純粹,然後熔鍊成一團藥液,最後再將這蘊含了所有藥材精華的藥液凝鍊成一團雛丹,在丹爐火中淬鍊九九八十一次,即可成丹。

接下來, 便是每一團藥液淬鍊的階段了,在九百九十九條火龍的全面灼燒萃取下,近二十團藥液很快完成了萃取的工作。

“感覺很簡單啊。”程川暗歎了一句,繼續進行下一個階段。

隨着他心念一動,近二十團藥業瞬間被融合在一起,然後在爐中高速旋轉,藥液中的雜質不斷被拋離出來,藥液的體積也在慢慢的變小。

九九八十一一次之後,一顆彈珠般大小的淡綠色丹藥靜靜的懸浮在丹爐之中。

程川輕輕一拍那個爐蓋,取出來修神丹,仔細端詳,順道聞了聞丹藥的味道。

“味道不錯,這丹爐立了首攻,看這顆丹的成色,起碼是高品丹吧。”

那丹藥的氣息傳入鼻中,程川只感到一陣心曠神怡,修神丹果然名不虛傳。

“程川,程川,好了,我帶你去沐浴更衣,焚香洗手,準備煉丹爐,爭取一次成功。”

就在此時,馬長老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不過他很快看到了程川手中的修神丹,一時間口瞪目呆。

“這這這,這是極品修神丹?程川,你從哪裏得來的。”

馬長老如獲至寶,輕輕的拿起程川手中的丹藥,兩眼發光道。

“我剛剛看這裏還有一副藥材和藥方,就隨手煉製的,馬長老,怎麼樣?行不行?”

程川真心請教道,只是這話馬長老老臉一紅。

“這這這,程川,你簡直是天縱奇才啊,這簡直太可以了。”

馬長老直到此刻,還是難以置信。

“你那個,能一次性控制多少條火龍?過不過百道?”

馬長老小心翼翼的問道,程川點了點頭,馬長老大喜。

丹青門有一個門規,那就是找到一個天才級的門徒,底層或中層的長老可以直接晉升一級。

如果是妖孽級的門徒,可以直接晉升核心長老。

百道火龍,正是天才的入門標準。

三百道,卻是妖孽級的入門標準。

“過不過三百道?”馬長老興奮的搓了搓手,再次小心翼翼的問道。

讓他沒想到的是,程川依舊點頭,馬長老一時間如同三歲孩童一般,跳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

馬長老放肆的笑了起來,片刻之後,一邊笑,一邊老淚縱橫。

這麼多年來,他在丹青門受盡冷眼,飽受折磨,直到前段時間他成功煉製出聖級養魂丹,情況纔好一點。

但也僅僅是好一點,只是還沒那麼鞏固罷了,但這次發現了程川,如果報給門派,那他就算是徹底出人頭地了。

“程川,你老實告訴我,你的極限是控制了多少條火龍?”

馬長老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看看程川的妖孽程度到底到了什麼級別。

“這個丹爐最多就是九百九十九條火龍了,多了我也不知道。”

程川的話徹底讓馬長老兩腿一軟,就欲栽倒在地,程川見狀,連忙扶住了馬長老,讓他坐了下來。

“我說馬長老,你別激動啊,這不是小事一樁嗎?”

程川這話如果讓丹青門的其他門徒聽到的話,估計要氣死一波人。

要知道,在丹青門,也只有傳聞中的開宗老祖,號稱可以控制九百九十九條火龍以上。

其餘的核心長老和天驕,最多的,也就八百多條。

不過程川在想,這個可能跟他之前習練過神煉之法和意丹有關,再加上可能跟沈夢的幻境之力有關。

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因爲,馬長老已經徹底瘋了,興奮的他嘶吼着在煉丹房中走來走去,眼神不斷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程川,你可願意真正拜入丹青門?要知道,以你的實力,絕對是下一任門主的最佳人選。”

良久之後,馬長老深吸了一口氣,滿懷期待的問道。

“可以。”程川本來就是五宗之主,再多一個宗門,也無不可。

“當真?”馬長老眼中精光四射。

“當真,馬長老,一切就有勞你安排了。”程川早在看到丹青門的那一刻,就對丹青門有想法了。

“那你先認我爲師,我來安排。”馬長老神情開始變得平靜,似是在極力壓抑中內心的激動。

“師父好,程川有禮了。”程川對着馬長老行了個弟子禮,師父不怕多,一定要真心。

“好好好,好徒兒,好徒兒……”馬長老兩眼通紅的扶起了程川。

“你在此等我,我去請掌門過來,到時需要你我合力,煉製一顆極品養魂丹,如何。”

馬長老望向了程川。

“哈哈,師父,我再次靜候佳音了……”程川大笑幾聲道。

馬長老的身影瞬間飛出了門外,程川百般無聊,只能在煉丹房中四處瞎逛。

“篤篤篤……”就在此時,一陣敲門聲響起。

“馬長老在不在啊?”一道甜美聲音鑽入門內,而後一個扎着馬尾鞭子的小女生探出頭來。

“咦,你是誰?馬長老呢?”那個小女生一見煉丹房中,竟然多了一個她從沒有見過的人,瞬間好奇的走了進來,圍着程川上下打量。

“我是馬長老新收的徒弟,你又是誰?”

程川看到這小女生的時候,莫名生出一股親切的感覺。

“我?我你都不知道?我可是丹青門的天才煉丹師,程飛雪,你真是太孤陋寡聞了。”

程飛雪一臉臭屁的樣子讓程川啞然失笑。

“你笑什麼?我真的是天才級的煉丹師,我可是可以煉製聖級丹藥的存在,找打……”

程飛雪舉起了小粉拳,對於程川的輕視表示憤怒。

“妖孽門徒何在……”

就在此時,一個身穿紫袍的道人如同一道旋風,闖入煉丹房,大聲喝道。

當時小女生的粉拳距離程川的面門只有零點零一公分。

“雪兒……”

“師父……”

紫袍道人和程飛雪異口同聲喊道。 “話說你現在不應是該在閉關的嗎?雪兒?”

紫皮道人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眼中欲噴火。

“咳咳咳,話說您老人家現在不應該是在陪師孃泛舟湖上的嗎?師父。”

程飛雪乾咳幾聲,連忙轉移話題。

“哎呀,我怎麼把你師孃給忘了呢,慘了慘了,今晚要被家法伺候了,都怪那個天殺的馬千里。”

紫袍道人一拍額頭,怪叫一聲,連招呼都沒打,再次化作一陣風,離開了煉丹房。

……

程川徹底無語了,這到底實在搞什麼飛機。

片刻之後,馬長老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發現煉丹房,除了程川和程飛雪,沒有其他人,臉上頓時迷惑了。

“雪兒,你怎麼跑我這來了,你剛剛看見掌門了嗎?”

馬長老好奇的問道,以掌門的脾氣和速度,應該早到了纔對啊,畢竟出了程川這樣一個妖孽中的妖孽。

“掌門啊?沒看見哈,估計在路上吧……”

程飛雪裝聾作啞道,程川剛想說什麼,遠處傳來了一陣轟鳴聲和慘叫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