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區彎道處,何許緊張的安排着,三名焊工準備在旁邊,幾節軌道被擡上來,何許告訴水兩渡,這個地方先進行安裝,是爲了做實驗,等自己離開以後,軌道從入口處安裝,軌道車直接用上,裝好一段前推一段,就不用人力去擡了。

水兩渡說擡也不打緊,人夠用。

“不,我們要的是效率,怎麼省力怎麼快怎麼來,腦子一定要活,不要死板。”

“神武王教訓的是。”

何許看看軌道已經就位,拿出一個簡易的擴音器,命加熱車立刻上軌道。

兩個士兵拉着一個帶鐵輪子的盒子,盒子分爲上下兩層,中間空着,正好套在軌道之上,這就是加熱車。這加熱車是用血紅鋼打造的,這是煉器師做的,何許早就交待做的。他的水果刀削切不了血紅鋼。

何許命令,加熱車點火,固定人員準備,牽引人員準備。

加熱車的兩個盒子底部留了一條縫,縫中是露着的砂紙,一人上前,把砂紙一下子扯出來,立刻一股點燃器火石的味道傳來,這裏面裝的正是器火石,要用器火石把軌道燒紅。

何許讓國王他們都靠遠點,非施工人員全部退開,拿着擴音器繼續喊:“第一固定處卡緊固定孔。”

兩個士兵取出鋼筋彎成的U型卡子,從軌道中間的連接杆上插到地面早就打好的固定孔中。

шшш★тт κan★c ○

而軌道也被快速的燒紅了,這加熱車上車跟下車接觸軌道的一面都是血紅鋼做的網,並不是密封的,加熱很快。

軌道被燒紅,何許繼續命令:“牽引手開始牽引,觀察員主意幅度。”

一個絞盤被轉動,鐵鏈將燒紅的軌道往一邊拉扯,很快開始出現彎度。何許繼續喊:“固定人員跟上跟上。”

隨着加熱車的前進,後面固定人員將卡子插入底下的固定孔中,防止牽引的力量把已經就位涼了的軌道拉的偏離。

何許操控全局,命令一個接一個:“已經落地軌道,卡緊人員打下固定卡,給我卡緊。”

兩個士兵抗着大錘子上前,把之前放好用來一次固定的卡子,砸下去,砸進地裏緊緊的,做二次卡緊。

何許此時的感覺非常好,這還是第一次在工地上指揮施工呢。

何許在指揮,大王子跟八王子啥都不幹,就在邊上跟着何許進行學習。

遠處國王一臉讚賞:“我的眼光果然沒錯啊,適合做我女婿,就算習武之道沒有成就,這何許也是大有作爲啊。這樣緊密的施工,誰能像他這樣,從來沒見過的事情就能指揮。”

水波濤說是,這何許真的非常好。說完一臉壞笑的問水依依,他跟何許晚上夫妻生活怎麼樣?和諧不和諧?如果那方面和諧,那這個夫君就太完美了。

這個傢伙老不正經。水依依羞得臉紅:“我們沒有同牀,還未完婚,怎麼能同牀。”

“別騙人,你每晚都在他的房間中。”

“他在教我練功而已。”

何許這些日子,也把經脈什麼的都研究明白了,已經能給水依依講解那七脈行氣之法。何許真的很累,一個晚上就睡一個時辰,相當不容易……

做軌道這邊,也是整整兩天兩夜沒睡,一直指揮着把二號區全部安裝完畢。已經預製好的軌道,安裝還是比較快的。

弄好之後,天也放亮了,圍觀的早就不在,圍觀的那些人只是開始的時候跟着好奇而已。

何許問大王子,都看明白了沒有?

大王子說看明白了,這最難的地方,他已經安裝好了,全部固定孔都已經打好,剩下的自己可以指揮。

“加熱安裝,肯定有變形,先做通球實驗,然後放上軌道車做通車實驗,無法通過的地方,進行二次現場加工。我再留這裏一上午,跟你一起進行,下午我就趕路了。”

大王子說自己明白這實驗怎麼做,讓他休息一下吧,他武力太弱,撐不住。

“我是兩星的武者好不好,沒問題,接着弄。取球吧。”

通球實驗很簡單,就是把鐵球放上去,看看能不能順利的滾下去。然後再把車放上去跑一跑,車段連接到最長,只要最長的車能過去,其他就沒問題了。

何許接着忙,而另一邊明兒已經收拾好了行禮,正在用何許做的榨汁機做橙汁。

明兒壓下榨汁機的把手,底下果汁流出來,被接到葫蘆裏。一邊做一邊跟水依依聊天:“公主,我第一次跟你分開,以後不能伺候你,你要多保重。怎麼宮裏連個侍女都不給你派啊。”

“宮裏侍女都幹活去了,連父王都只留了一名女侍,我要什麼侍女。放心吧,我還不至於啥都不會幹。如果你們真進了聖光門,你可記住,改改你的脾氣。你看你對何許那麼溫順,怎麼換了別人,脾氣就那麼不好。”

“主爺跟他們當然不一樣。”

“你必須改,別惹上麻煩。”

“我知曉了,不會給主爺填麻煩的。不過我覺得還是進不了聖光門,畢竟今年規矩改了,不能全程使用玄獸了。”

“該打點就打點,一定要活着回來,往年聖光門的考覈,都不少死人。”

“我知道了。”

明兒說着,看一眼葫蘆滿了,停止榨汁,把塞子塞好,現在就等何許回來了。

何許跟大王子順利的完成實驗,對軌道做了二次的加工。等全部弄好,車可以順利通過之後,何許親自上車去坐着試了一番,這才徹底放心。

告訴水兩渡,這車往上走的時候,就算綁一頭豬也能拉動空車輕鬆前進,上程就只能用動物拉了,但用豬不好看,具體用什麼,自己就不管了,他來決定。前期得往上拉預製軌道,弄個有力氣點的。做好之後就不用了,上程全是空車,最多拉幾個人也不累。

水兩渡說知曉,讓他放心就行。

“那成,我走了,等我回來的時候,我要坐我們的車下來。”

何許摘下手套,放進百寶囊,水兩渡一路送他出了通道。 何許趕回王宮,明兒已經抱着小白在等待。何許搞建設這些日子,小白一點跟着的興趣都沒有,就在宮中追雞鴨鵝玩,這玄獸也是當的沒誰了。

跟水依依告別,何許還沒啥,明兒是真的依依不捨,從小到大幾乎每一天她們倆都在一起。

費了半天的工夫,倆人才終於出發。本來是要回那通道去走,可小白卻一出溜從包裏跑出來,徑直往通天殿跑去。

明兒問何許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走吧,總不能不要狗了。”

“可我們不會飛啊,怎麼從上面下來?樑子又不在。”

“小白往那邊跑,肯定它有辦法,跟去就是了。”

倆人追着小白跑到通天殿門口,小白已經變得老大個兒在等着他們。等他們來了,小白直接趴下,讓他們上去,然後就往地道中飛奔而去。

一路順着地道到了天上王城,沿着城中主街跑出城外,來到筆鋒山邊緣,小白這才停下。

何許在它身上抓一把:“你不是猛嘛,怎麼不跑了,你帶我們來這裏怎麼弄啊。”

小白低下頭,口中嗚嗚作響,很快擡起頭來,額頭之上一個符文閃動,突然嘭的一聲,一對透明的大翅膀出現在它的身體兩邊。兩個大翅膀一閃,直接飛了起來。

何許跟明兒詫異,這貨竟然還會飛,真是撿到寶了。

何許盯着小白的翅膀:“好像不是真的啊,乃是氣力所化而來?”

明兒回答,這應該是飛翼符召來的翅膀,一模一樣。這是奇術師符術,小白怎麼用出來的。

何許說不知道,這貨有些奇怪,之前葉谷跟它打完仗,腰間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符文,讓葉谷難受了十多天。這傢伙的本事,恐怕不是撲上去咬人,而是符術咒術。

明兒說不可能啊,符術是奇術師施展而來,通常都好麻煩呢,比如這飛翼符要完成就很麻煩,小白弄起來一點都不麻煩啊。

“管那麼多呢,它會的越多越好。”倆人說話間,小白穿過雲層,已經落到了地面之上。

何許問它怎麼不一直飛,飛到地方就算了。

小白斜着眼瞅着它,明兒也是好笑:“飛翼符飛不遠,最多幾公里而已。”

“那也飛幾公里再說啊,好不容易弄一回。”何許還想多飛會兒。可這時候小白又趴下了。

“起來,你幾個意思啊,不是說好了你馱我們去的嘛,怎麼反悔了。”

何許不願意下來,小白直接身子變小把他摔在地上。然後跳到他的揹包裏,閉上眼睛開始休息。

何許好氣哦,把揹包摘下來掛在胸前,捏捏小白的臉:“你這意思是讓我們騎馬?騎馬能趕到的話要你幹啥。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你不能掉鏈子啊。”

小白睜開眼,舔舔他的臉,然後接着睡。

明兒問這又是幾個意思?

何許猜測:“這好像是在讓我們放心,能趕到。那我們就騎馬吧,看看它有什麼辦法,大不了趕不上就回來嘛。”

何許選擇再次相信這傢伙。把馬找來,跟明兒一起上馬。弄個紗巾圍在臉上,問明兒要不要?

明兒說這樣好像土匪啊?

“鬼,防塵而已,土匪都用黑布,哪有我們這種。”何許直接扔給她一塊紗巾,明兒也圍上。

紗巾圍好之後,突然明兒想起什麼:“主爺,你把那墨鏡給我戴一戴行不行,看着好有意思呢。”

何許從包裏取出墨鏡給她,告訴她以後就別叫主爺了。

“是,公子。”明兒把墨鏡戴上,四下看看覺得很好玩。

二人開始策馬飛奔。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考覈的時間眼看要到了。

聖光山是一座好大的山脈,主峯叫天下峯,但聖光門不在主峯之上,主峯太過陡峭,沒法設立門派。聖光門在天下峯一週的山峯上圍繞而見,各山峯之間,有鐵索橋同行,這聖光門真的非常非常之大。

但這些報名的傢伙還沒法進聖光門,在山中有個黑龍潭,他們都在黑龍潭邊等待。

龍小福嘴裏叼着根牙籤,蹲在一艘木船之上釣魚。身邊是另一個年輕的女弟子跟着,看起來比她年紀還小。

шωш✿t tkan✿c o

少女問龍小福:“師姐,你真的在釣魚嗎?怎麼一直在打量湖邊那些傢伙。”

“師傅告訴我關注一個弟子,可這就差一天了,怎麼還沒來。”

龍小福在找何許,不光是師傅交待她要關注這何許,還有何許是樑子的朋友,所以很關心。

旁邊師妹說也許是放棄了。

“開什麼玩笑,進聖光門的機會,怎麼會有人放棄。”

“那可能是在人羣中,我們看不到,不如上岸,釣魚挺無聊的。”

“我不上岸,上岸那些混蛋就該來跟我搭關係了。回來時候就有一堆人跟着拍馬屁拉關係,煩了。”

“可這是發財的機會啊,你看那些來此處負責的師兄們,一個個笑的臉上跟開了花一樣。不一定收了多少錢呢。”

“收吧,一會兒就該哭了。我們下山之時,監門長老特地命人搜身,收了身上除了衣服之外的所有東西,你說爲的是什麼啊?”

“什麼啊?這次真的好奇怪,幹嘛不讓帶東西下山?連吃食都得去徒手打獵。”

“不跟你說,你自己想。”

“哦,我大概明白了,沒想到這次這麼嚴,幸虧師姐你帶我在這裏釣魚,否則恐怕我也要忍不住啊。”

“跟着我混沒錯的。”龍小福一副等着看好戲的模樣。

何許他們現在纔剛走了大半的路而已,他們沒有日夜趕路,晚上該休息休息,雖然休息時間不長,但也是每晚都休息。原因無他,跟明兒在這一路荒郊野外的親熱,太刺激了。何許樂在其中。

明兒告訴何許,已經趕不上了,就算現在小白馱他們跑,甚至馱他們飛都趕不上了。可小白還在睡覺,這怎麼弄?

何許說沒法弄,現在只能等着,看看小白還有沒有什麼神奇的本事。要是被小白耍了,那就沒辦法了,直接從這裏原路返回吧。最多回去被人笑話一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