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和秦逸之前的比武比起來.接下來各位將領之間的戰鬥.平淡得簡直如同白開水.叫人乏味.

趁著這個機會.秦逸閉上雙眼.一邊悄悄運轉風暴之眼.俯瞰整片虛空.一邊分出心神.仔細領悟種種神通.進入更深層次的境界.

在風暴之眼的窺探下.整個虛空中.大部分將士、王公貴族的境界實力.全部盡收眼底.

也有極少部分的人.實力境界彷彿被一層霧氣籠罩.叫秦逸看不真切.

這極少部分的人中.包括敖聖雄和敖鏡秋.

特別是敖鏡秋.他的身體.彷彿就是一個人形的黑洞.所到之處.萬物寂滅.體內蘊含的力量.絕非他表現出來的這麼一點.

「他在眾人面前表現出來的實力.恐怕只是他真正力量的冰山一角.」秦逸心中.暗暗提防.

等到比武結束后.敖聖雄按照各位將領擁有的勝利點.分別任命.並且宣布三日之後.大軍進發前線.去和泰坦巨人決一死戰.

整個虛空之中.頓時爆發出地動山搖的怒吼和咆哮.所有將士.殺氣騰騰.枕戈待旦.

秦逸和敖邱鳴離開點將台所在的虛空后.來到敖邱鳴原本居住的宮殿.

還有三天的時間.秦逸打算全部用來思考之前領悟的神通.爭取融會貫通.三天之內.再有突破.

敖邱鳴也跟隨秦逸一起.閉目入神.運轉神通.

得到秦逸的幫助.實力境界蹭蹭上漲后.敖邱鳴現在對力量的提升.充滿了前所未有的熱情.

並且點將台上酣暢淋漓的一戰.也讓他狠狠出了一口惡氣.別提有多舒暢了.這也讓他對下一次的提升.充滿了期待.

而此時此刻.敖鏡秋所在的大殿內.一片隱秘的虛空中.燃燒著一大團慘藍色的火焰.

敖鏡秋身穿黃金羽衣.面無表情坐在嵌滿寶石的王座上.

下首的位置.一群將領低著頭顱.閉著眼睛.臉色蒼白.身體抖得如秋風落葉.額頭上面.冷汗如溪水一樣.流淌下來.

而他們之間.洪超直挺挺躺在地上.全身衣衫破裂.鮮血凝固結痂.混合著衣服碎片.黏在了身上.如果不是胸口的微微起伏.所有人都會以為他已經死了.

敖鏡秋坐在位置上.腰桿挺得筆直.一言不發.抿緊嘴唇.手指一下一下.敲打在王座的扶手上.叩叩有節奏的聲響.猶如催命鼓點.敲打在所有人心頭.

「今天的事情.」

敖鏡秋一開口.在場所有人.都哆嗦了一下.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出了.

「我想你們所有人都看到了.心裏面應該也有一些想法.具體你們想什麼.我大概也知道.」

敖鏡秋的聲音.無悲無喜.叫人聽不出他的任何感情.

但越是這樣.就越是讓下首的這群將領忐忑.

他們的心臟.幾乎都要停止跳動.

「你們誰能告訴我.那個秦放.到底是從哪裡鑽出來的.」

敖鏡秋的聲音.在虛空中來回震蕩.一開始聲音很輕.但是不斷摩擦、碰撞.竟然越來越響.越來越大.震耳欲聾.金戈交鳴.震得在場眾人.耳膜都要破裂.

「噗.」

猛然一個將領仰頭吐出一口鮮血.面如金紙.軟綿綿地癱軟了下去.

其餘將領.一個個嚇得縮緊了身子.不停地朝後退.慘白了臉.唇不停地顫抖.

「好了.我想你們也不會知道.不過我不希望.下次我再問起的時候.你們還是沒法回答我.給我查.給我狠狠地查.

這個秦放應該不可能來自低等大陸.低等大陸那麼貧瘠的土地.就連孕育出炎魂大境界都格外吃力.別說是他這種能夠越過好幾級殺人的修道者了.

你們儘力朝七等大陸和六等大陸去查.查到了.第一時間告訴我.」

「是.屬下一定儘快去查.」一個個將領.急忙大吼.

「這樣的話.你們幾十天之前.也是在這裡.和我說起過.但是事實呢.我要的是結果.不是要空話.

不過我不會怪你們.

秦放和敖邱鳴這件事.我也有責任.我小看了我的弟弟.還有這個外來者.

特別是這個外來者.竟然擁有這樣的實力.並且深藏不露.

不過……」

敖鏡秋嘴角揚起一絲冷笑:「他不會是我的對手.我的境界實力.現在面對大陸上任何一個人.都不用擔心.」

聽到敖鏡秋的話.一群低頭叩首的將領.猛地抬頭.望向他的眼神.充滿了熾熱.

敖鏡秋這番話的意思很明顯.他的實力.不僅已經超越了漢王敖聖雄.更是逆龍大陸第一人.

「恭喜王爺.賀喜王爺.」

「恭喜王爺再度突破.」

「這次戰爭之後.王爺必定會得償所願.」

……

奉承恭維的聲音.頓時不絕於耳.

「都閉嘴吧.先把我交給你們的任務完成.」誰都沒有看清敖鏡秋怎麼動的.只覺得眼前一花.敖鏡秋就已經站在了洪超的面前.

洪超此刻也已經醒了過來.眼睛的位置.眯開一條小縫.眼皮四周.都被鮮血糊著.黏得緊緊的.

「王、王爺……我、我要報仇……」

絲絲怨毒的聲音.從洪超的喉嚨里.低吼了出來.

說話的時候.氣息上涌.讓他又猛地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這個仇自然要報.秦放和敖邱鳴.也都必須死.他們只是我前進路上的絆腳石而已.這一次他們作為先鋒.自然是斬殺他們最好的機會.」

敖鏡秋輕描淡寫地繼續道:「先鋒營永遠都是衝殺在最前面、第一個面對敵人軍隊的.折損隕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敖邱鳴和秦放實力不濟.被泰坦巨人圍殺.這也算不上什麼大事.」

聽敖鏡秋如此淡定地判了自己兄弟的死刑.在場將領.雖然都是殺人如麻的狠人.但是見到有人如此算計自己的手足兄弟.卻還如此鎮定輕鬆.還是讓他們背脊上.滲出一層冷汗.

「而那個秦放.我要親手斬殺.我想他能夠越級殺人.必然擁有不少奇遇.所以他必須死.不過這件事稍後再說.現在我們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敖鏡秋低頭.面無表情地望著洪超.道:「洪超.你今天的表現讓我很失望.不過.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要是這次機會你還不能把握住.就別怪我不顧往日的恩情了.畢竟.我的身邊不需要廢物.」

「是……是……」洪超望著敖鏡秋冰冷的眼神.全身陣陣發冷.靈魂都在顫抖.但還是忍住劇痛.用力點了點頭.

「好.既然你答應了……出來吧.」敖鏡秋朝著王座的方向.長袖一卷. 一股陰冷的空氣.猛然捲起.吹到四周將領身上.他們一個個只覺得涼意順著脊椎爬了上來.身上皮膚不由自主.冒出來一層雞皮疙瘩.

敖鏡秋王座的旁邊.一個瘦弱矮小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

「那裡竟然還有一個人.」

在場將領.頓時感覺心臟都漏跳了一拍.

以他們的實力和感知力.一般情況下.有人近在咫尺.他們是沒有道理視而不見.察覺不到的.

但是這個矮小的人影.分明一直都在那裡.但是他們卻沒有一個人看到.

這種感覺.叫人不寒而慄.

等到矮人走到他們面前.在場將領.臉上全都露出驚訝的神色.

因為這個矮人.長得實在是太奇怪了.或者從某種程度上講.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該有的樣子.

眼前這個矮人.身高還不足在場將領的一半.甚至還沒有他們的腿那麼高.身體看上去格外孱弱.耳朵大得不像話.耳垂幾乎都要掛到肩膀.

鼻子也是又挺又大.如同一根粗長的樹杈.插在了原本該是鼻子的位置上.

一對眼睛.歪歪斜斜掛在鼻樑兩邊.怎麼看都讓人覺得他是在從太陽穴往外看人.

在場將領什麼樣的死屍都看到過.但是此刻被這個矮人陰冷的雙眸看上一眼.竟然從心底泛起陣陣森冷的寒意.

這種感覺.彷彿就是從地底爬上來的一樣.帶著來自地獄最深處死亡的腐敗味道.讓人本能地感到恐懼.

部分將領.甚至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一步.

「介紹一下.這是來自地靈族的卡丹.」敖鏡秋道.

「地靈族.」將領之中.傳來一陣驚呼.

「地靈族.傳說中和泰坦巨人一樣.都是被遠古諸神放逐的種族.」

「泰坦巨人繼承了遠古諸神的力量.而地靈族人.則是繼承了遠古諸神的智慧.」

「傳說地靈族人身居某個暗無天日的時空.但是他們憑藉著舉世無雙的雙手和智慧.製造出來可以媲美太陽的烈日.還有無數機甲戰艦.那些機甲.可以讓一個先天境界的普通人.輕鬆擊敗仙人境的絕世高手.」

「如果不是受到上古諸神詛咒的束縛.地靈族恐怕早就將他們的勢力.擴張了無數倍了.」

在場將領.都是見多識廣的人物.此刻內心一個比一個驚訝.因為地靈族一直都只在傳聞里聽說過.而從來沒有人親眼見過.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匯聚到這個看上去孱弱不堪的小矮人身上.

道道神念.密密麻麻.交織過來.將卡丹徹底籠罩.

「真的是先天境界.」

「恐怕才是脊髓境界.就連我們這裡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都不如.」

「卡丹是我在宇宙中歷練的時候.無意中救下來的.正因為如此.他宣布效忠我.」敖鏡秋道.

能夠擁有一個傳說中的地靈族作為手下.並且視線就連這些敖鏡秋的心腹.都不知道.

敖鏡秋心思的深沉.更加讓人膽寒.

「卡丹.洪超就交給你了.十天時間.我只給你十天時間.你能夠完成嗎.」敖鏡秋問道.

卡丹彷彿根本沒有看到周圍這群將領一樣.走到躺著的洪超身邊.小小的手掌一翻.一把造型奇特的鉗子.頓時出現在手裡.

鉗子甚至都還沒有一個成年人的兩指寬.但是從側面.卻可以看到裡面布置緊密的齒輪、陣法.光是精密的部件.恐怕就有上萬個.

卡丹旁若無人地用鉗子在洪超身上隨便夾了幾下.朝敖鏡秋點點頭.臉上滿是自信的神色:「用不了十天.給我五天時間.我可以讓他的力量.提升至少十倍.」

「王、王爺.你是想讓他給洪將軍製作一副機甲嗎.」一個將領疑惑問道.

「製作機甲.」卡丹冷笑了一聲.「我現在只有一個人.要製作一副機甲雖然也可以.但是需要至少二十年的時間.並且消耗的天材地寶.不計其數.那樣子花費的人力物力.簡直不可想象.」

「那你是……」將領望望卡丹.再看看敖鏡秋.

「製作一副機甲.那個不符合現在的實際.我和卡丹商量過.我需要他做的.是一件更了不起的事情.」敖鏡秋冷笑一聲.「卡丹.你告訴他們吧.」

「是.尊敬的王爺.」卡丹欠了錢身子.面對一眾對他來說是「巨人」的將領.絲毫沒有膽怯的味道.道:「我要將他的身子.改造成一副機甲.」

「什麼.」諸多將領.大吃一驚.舌頭都打結了.眼中全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放心.我不是要他的命.」卡丹自通道:「我是將機甲和他的身體.融為一體.如此一來.他的身體就是機甲.而機甲.也就變成了他的身體.這樣子施展起來.會比單純地控制機甲.還要能夠發揮更大的威力.」

「卡丹就是因為有這個想法.才會被地靈族趕了出來.不過他的想法.卻是深得我意.」敖鏡秋道:「卡丹.你就開始吧.而洪超.你要記住.是誰將你打傷.讓你受盡屈辱的.你要親手十倍百倍地找回來.」

「是.」洪超咬緊牙關.重重點頭.

三天的時間.眨眼就過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