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鳳袍,九條銀色狐尾垂落地面,她絕對是一個尤物。

胡櫻神色激動,目光落在女帝身上,就像似在膜拜真神一般。

女帝在主位上坐下,擺手道:「都起來吧。」

「是。」

胡櫻一揮衣袖,她身後所有狐女立時回到原先她們的位子做好,而她則來到蕭戰身前,恭聲道:「按照陛下的要求,屬下已經準備好上萬狐女,不知道親王殿下何時需要用?」

蕭戰的目光落在胡櫻身上,在她身上散發出濃濃的熟女氣息,他甚至能在這座大殿中感應到不少狐女跟她有血脈關係。熟女也有熟女的風情,那是那些處子無法給男人的體驗,蕭戰並未對胡櫻有什麼非分之想,而是好奇道:「你們狐族似乎有一個帝國吧,上回我跟女帝一道去龍族時,聽到他們說及七公主。」

胡櫻眼中閃過恨意道:「那個所謂狐族構成的帝國完全就是龍族的玩物,試問王朝大帝的後宮妃子能夠隨意讓龍族強者睡,這算哪門子帝國。」

蕭戰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以前鸞鳳高出一個城池作為妓院,他就已經驚為天人了,沒想到這龍族更為瘋狂,竟讓一個龐大的帝國成為玩物,這個境界果然不一樣啊。

「狐族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修為達到半步武尊境的屈指可數,相公先幫狐瑩晉陞到武尊境,至於其它的都成為大圓滿武者,足足十萬名,絕對能夠讓狐族的強大縮短無數年月。」

女帝開口了,她提出的要求讓蕭戰感到為難。

蕭戰雖然沒有動用【真理之眼】,但也知道這些妖狐絕對都是經驗豐富之輩,他的目光掃過殿中上前妖狐,臉上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來,只是道:「幫她們提升修為?」

女帝點頭道:「我知相公心中想法,就當這是一場交易吧,根本不用負責,只要讓她們修為晉陞就行。」

蕭戰心中嘆氣,要將女帝拴在身邊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提出讓女帝精血煉化到名冊中,女帝也答應了,並依言照做,只是這個時間長度竟要達到數年之久。在這期間要加快女帝歸心,他就必須讓她感到滿意,離不開他。

一場交易還是能夠做到的,蕭戰討厭嬴采兒這類女人,他跟這些妖狐的關係僅僅是為了得到女帝罷了,她們將來都會留在妖獸大世界,也許再也不會相見,何須太過往心裡去。

「姐姐放心,既然答應幫助狐族,小弟絕對會有始有終。」

蕭戰微微一笑,看著胡櫻道:「族長大人,我會將你們整個狐族從龍族的奴役下解救出來,並幫你們真正強大起來,成為女帝時期那支實力冠絕整個妖獸大世界的強族。」

「是否能夠強大妾身不敢奢求,唯一期盼的就是讓狐族擺脫被奴役的命運,為了這個妾身可以做任何事情。」

胡櫻的話還未說完,她起身了,身上奢華的鳳袍墜落於地,惹火妖嬈的胴.體裸露而出,九條銀色狐尾舞動,磅礴的妖氣爆發,只讓她變得更妖更媚。

蕭戰嗅到一股香味,異常的濃郁,從口鼻與肌膚中投入,讓他**如燒。

殿內y糜的樂聲響起,無數妖狐在輕歌曼舞,她們的歌聲宛若床笫間女人在叫.床,她們的舞能夠讓男人血脈都為之燃燒。

胡櫻的雙耳毛茸茸的,靨面充滿狐媚之態,活脫脫的就是一隻狐妖,唇與舌奏出世間最為**的樂章,那種技藝不管處子受過多少調教都無法企及。蕭戰沉醉其中,哪能自拔,任由這隻妖狐主導一切。

雷雲滾滾,武尊大劫臨,蕭戰將【不滅魔體】暫借給胡櫻之後,就算是功成身退了,至於幫助其餘妖狐提升修為他早就有了打算,就是將一切都交給分身蕭瑟。整個狐族被龍族奴役這麼多年,族中很難找到什麼處女,基本上達到一定年齡都被龍族的傢伙開.苞了,就算沒有都被送到妖苑中,淪為有錢人購買的女奴。

蕭瑟這傢伙早就告別卧底生涯,主要是因為武尊都能看破化形,讓他失去卧底的可能。對於蕭戰提出的要求,這傢伙自然滿口答應,雖然他的能力跟本體不是一個等量級的,但幫助女人提升修為還是能夠做到的。

當然了,蕭戰不可能將所有的狐族女人都扔給蕭瑟,那一萬人就是女帝讓胡櫻精挑細選出來,讓他負責幫忙提升到大圓滿境的存在。女帝讓蕭戰親自出馬,自然不是想要一般的大圓滿武者,而是境界不比他差,武力值超強的女武者。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利用蕭戰那種獨特的煉製法,這點是無法偷工減料的,看著被數萬狐女圍住的蕭瑟,他只能嘆口氣,要是能夠做到這傢伙這麼放得開就好,一切都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依靠新煉製法提升女人的修為其實很容易,只是要成為境界跟蕭戰相當,實力強大的女武者不管如何思考,最好的辦法就是跟她們發生那一腿的關係。既然躲不了,蕭戰也就不多了,一萬妖狐而已,他輕輕鬆鬆就能搞定。

做完這些,蕭戰離開手鐲世界,他有了一個決定,要在妖獸世界也玩一場當初在至尊戰場的把戲,幫助數千美女提升到武尊境。蕭戰不期望能夠再次進入混沌世界中,他只想看一看這個妖獸大世界中是否有天之界的強者潛入,如果有的話就將這些傢伙引誘出來,這樣可以省卻他無數的時間。

至於如何做,蕭戰早就有了打算,他知道他那能夠幫助女人提升修為的能力現在已經聞名無數大世界了,肯定有人窺視他這種能力,如果他突然出現在妖苑的總部,身邊又有冥天這樣的強者坐鎮,到底會發生怎樣的情況了?

蕭戰很期待,他主動表露自己能夠幫助女人提升修為的能力,相比無數勢力都坐不住,肯定會排出自己族中的精銳,到時他只要弄來這些女人的精血,就能將其一鍋端了。 妖苑的總部在中域,那裡是龍國第二大城市天龍城,這裡是十大龍族排名第一三的黑龍族的地盤。黑龍又有y龍一稱,當年的龍爵就是一條黑龍,奴役妖狐一族就是出自他的主意,如今的黑龍族也是妖苑最大的老闆,他們幾乎掌控了一半的妖苑。

蕭戰第一站並不是龍國,而是將目標定在妖狐帝國,這裡是龍族、鳳族以及虎族三大強族交接之地。妖苑在妖狐帝國每一個城市中基本上都有分苑,論地位還要在妖狐帝國之上,在這裡經常發生官宦女子被賣到妖苑的事情,曾今就發生過妖狐帝國一位公主讓各大勢力買賣的事件。

天狐城就是妖苑在妖狐帝國最大的一座分苑所在,掌控這座分苑的人叫龍舞,這是一位女武尊,傳言她是黑龍族現任族長的女人,因為強橫的實力跟背景,她隱約間是妖狐帝國無冕之皇,就算妖狐帝國的帝君見到她都要下跪。

妖狐帝國有八大狐族,族中修為最強的人都只有半步武尊境,這並非狐族修為不夠,而是一旦有人修為晉陞到半步武尊極致,衝擊武尊時都會要求加入妖狐殿。這種規矩並不是由妖狐帝國本身定下來的,而是由作為主族的龍族強行要求,這樣主要的目的自然就是方便他們更加容易統治狐族。

一個家族沒有武尊坐鎮,自然無法跟那些擁有武尊的實力叫板,雖說狐族是妖狐帝國的統治者,但他們往往面對其它強族時都感覺低人一頭。

媚狐族作為妖狐帝國八大強族之一,地位還是很高的,當然,這是相當於妖狐帝國來說的,如果對象換做是龍族,那他們的地位等同於奴隸。

狐惑乃是媚狐族族長小女,她的天賦異常驚人,年齡最小,一身修為卻以達到半步武尊極致,僅差一步就能晉陞到武尊境。媚狐族一直有意隱瞞狐惑的天賦,就是想要讓她悄然離開妖獸大世界,在其他大世界晉陞到武尊境,這樣能夠讓家族勢力提升一大截。

可惜有時候計劃沒有變化快,媚狐族出了叛徒,狐惑的信息讓黑龍族鐵木家族的少主得知,這傢伙強行讓狐惑充作他的侍妾,如果媚狐族不從,這位鐵木家族的少主親自出手將媚媚狐族滅掉。

迎親的隊伍抵達媚狐族,說是迎親,其實就是搶人的,直接讓武尊帶隊,衝進媚狐族將人強行帶走。當然,既然是鐵木家族的少主納妾,該有的排場還是有的,浩浩蕩蕩上萬名武者殺進媚狐族駐地,聘禮不見,倒是討要陪嫁丫鬟,要求仍保留處子之身的狐女才行。

這哪是過來迎親的,分明就是一群強盜,可惜身為妖狐帝國八大狐族的媚狐族上下卻無人敢反抗,要是惹怒鐵木家族的少主,極有可能危及到整個部族。

狐惑很美,容貌竟要比聞名久矣的媚狐族第一美女還要更勝一籌。在鐵木家族迎親隊伍虎視眈眈之下,狐惑走上了花轎,當然是有蓋頭的,外人無法一窺她的面容,就算迎親隊伍霸道異常,但這些傢伙還是不敢窺視少主的侍妾。

鐵木家族向媚狐族索要的陪嫁丫頭足足一千名,這可不是一般的媚狐族少女,基本上都是這一族真正的千金小姐,只是身份地位不及狐惑罷了。不管是即將嫁人的狐惑,還是陪嫁的丫頭,沒有一人有笑容,她們都知道充作那位鐵木家族的侍妾命運十有**都會凄慘無比,更別說陪嫁丫頭了,說不定她們這些千金小姐不是被人玩死,就是被賣到妖苑中。

「大人啊,這些媚狐族的狐女還真是水靈啊,瞧瞧她們的樣子我心頭就冒火,恨不得將她們整個人都吞下肚去。」

「可不是,這狐族處女可是很難得的,一般到了一定年齡基本上都被人玩過了,也只有妖狐帝國那些大傢伙的狐女才能保住處女之身。只是可惜,這樣的狐女可不是我們這樣身份的人能夠享用,咱們唯一期待的或許就是少主行行好,將這些狐女賞賜給我們。」

鐵五高坐於戰馬上,他不屑的掃過身邊一眾武者,身為武尊,他俯視任何武尊境下的武者,要不是少主指明讓他迎親,他才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不屑的癟癟嘴,鐵五冷笑道:「你們就別做白日夢了,少主最喜歡的就是女人的頭一夜,這些女人的第一次都屬於少主,就算本座都不一定有機會,你們這些傢伙能夠穿到少主的破鞋就應當感到萬分榮幸了。」

說話間鐵五的目光落在最先的花轎上,說是花轎,等級可不低,絕對是大圓滿級聖器,抬著花轎的全都是龍馬,足足八頭,每一頭修為最低都是大圓滿境。這可是鐵木家族少主的排場,只要看這樣子外人就知道是大家族出來的,絕不敢有任何的歹念,不然鐵木家族的怒火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鐵五眼中閃過一絲難以掩藏的貪念,狐惑他可親眼見過,絕對是尤物中的尤物,要不是少主看中,他絕對要將這個女人搶回家,日夜奸.淫不可。

就在鐵五腦中yy之際,一陣喧嘩聲突然傳來,破空而行的迎親隊伍竟然停了下來。

鐵五劍眉一皺,冷哼道:「怎麼回事兒?」

「大人,不好了,有人擋道,說是要搶親。」

一名龍族大圓滿武者狼狽衝來,他的臉色很是蒼白,似乎碰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才會如此。

鐵五獰笑道:「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我們鐵木家族少主的女人也敢搶,他難道不想在妖狐帝國混下去不成。」

說話間鐵五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出現在迎親隊伍最前面,龍馬踏空而至,恐怖的武尊氣息震懾而出。鐵五非常滿意自己的出場方式,臉上掛著得意而高傲的笑容,他自認絕對能夠震懾任何膽敢不軌之徒。

然而,當他定眼一看,驚異的發現鐵木家族負責開道的人全都被人砍倒在地,那頭顱紛紛消失不見。

鐵五的臉色瞬間陰沉起來,直接動手殺人,這是沒有任何緩和的餘地了,充滿殺意的目光橫掃而出,他搜尋膽敢搶親之人。

一名俊美男子坐於一頭漆黑戰馬之上,修為僅僅巔峰大圓滿境而已,鐵五自然第一時間就將這個傢伙給忽略了,他的目光落在這名男子胯下的戰馬身上。

武尊境!

鐵五眼皮直跳,一個大圓滿武者能夠擁有武尊境戰馬,這表明他的來頭絕對不會小,這可要比他本身是武尊還要不一般。

「閣下何人,阻攔我鐵木家族少主的迎親隊伍這是何意?」

蕭戰坐於戰馬上,冷笑道:「自然搶親了,難道還是跟你們攀關係不成。好了,你們這些傢伙速速將新娘子跟陪嫁丫頭留下,本公子可以考慮放你們一條生路。」

鐵五臉色陰沉得可怕,死死盯著蕭戰道:「這可是鐵木家族少主納妾,你竟敢阻擋?」

蕭戰直翻白眼道:「本公子不但敢阻攔,還敢殺人了。哼!真是啰嗦,上去一個人,將這傢伙的腦袋砍下來,本公子要用來當夜壺。」

蕭戰的話音剛落,還未等鐵五嘲諷不自量力,這傢伙就感到一股恐怖的刀意鎖定自己,臉色大變的剎那,他的頭顱已經離體而去。

怎麼可能?

鐵五驚駭莫名,他連出手的人都未曾看到,頭顱就被人斬下,這實力絕對強出他一大截。

武尊頭顱被斬算不上什麼大事,瞬間就能人首合一,恢復如初,這不鐵五的頭顱朝著肉身飛去,想要重新接回去,但是讓他驚駭欲絕的是一隻凝白如玉的玉掌突兀的出現,直接將他的頭顱抓住,任憑他如何掙扎都難以掙脫而出。

天璇跟秦瑤瞬間出現在蕭戰的身邊,在天璇的掌中鐵五的頭顱在咆哮著,這傢伙不敢被鎮壓,想要掙脫掌中世界。

蕭戰咧嘴笑道:「很好,記住將這傢伙的頭顱給煉了,本少爺既然說過要用他的頭顱充作夜壺,就絕不會食言,至於會不會用到,那優勢另外一回事兒了。」

蕭瑟嘿嘿笑道:「咱們自然是用不到了,不過可以將他煉製成夜壺后交給那些狐女,相比她們一定非常樂意使用有龍族武尊頭顱煉製而成的夜壺。」

蕭瑟這傢伙左右各摟著一名風.騷的狐女,她們的修為都達到了大圓滿境,聽到他的話,雙目放光道:「公子說話算話,如果真的煉製成功了,咱們姐妹定要第一個使用。」

「好說!好說!」

蕭瑟很是得意,彷彿這一切都是他的功勞似地。

蕭戰讓天璇將頭顱交給蕭婉,對於煉器還是她比較擅長,目前就算是蕭媚也差很多。

「你們,該死!」

鐵五的頭顱雖然被鎮壓了,但是他的人並沒有死亡,龐大的身軀瞬間化為一條長達數十里的巨大黑龍,它的咆哮聲震動方圓數十萬里。巨龍騰空,本來是非常具有氣勢的,只是可惜這頭黑龍失去了自己的頭顱,先得異常的滑稽。

恐怖的龍威浩蕩,不過蕭戰一行人沒收到絲毫損失,到時迎親隊伍中來自鐵木家族的武者死傷一片。至於屬於媚狐族的人卻沒有一個傷亡,原因無它,鸞鳳出現在其中,她屁股後邊有一條狐尾,除了沒有那衝天的妖氣外,她看上去跟妖狐一族的女人沒有半分區別。

鐵五很快就注意到了鸞鳳的存在,本來他的目標是蕭戰一行,可是不知為何,他本能的畏懼那將他頭顱斬掉的恐怖武者,而將目標鎖定在鸞鳳的身上。龐大的身軀橫掃,如同山嶽一般砸來,那恐怖的聲勢毀天滅地。

龍族的肉身遠遠強如同階武者,鸞鳳如果只是一般的武尊,絕對難以跟鐵五硬碰硬,她晉陞武尊不同尋常,哪怕有三大境界增幅在,也不見得能跟龍族肉身碰撞。

鸞鳳眸光一閃,只見她袖袍一揮,閃念間一尊魁梧壯漢出現在她的身前,妖異的狐尾搖曳著,磅礴的妖氣沖霄。

「轟!」

巨大的龍身跟一隻擎天巨掌對撞在一起,這是純肉身力量的碰撞,整個虛空都被打得漣漪震蕩起來。

「該死!你們妖狐一族難道想要跟我們龍族叫板不成,竟然出動武尊境強者?」

鐵五的龐大的軀體被恐怖的反震力震飛,這讓它震怒無比,如同螻蟻的妖狐一族竟然敢反抗,這是不可饒恕的大罪。

如此恐怖的大戰豈能瞞得過狐惑,她從花轎中探出頭來,驚異的看著大戰中的一幕。面對搶親,狐惑自然不會有什麼欣喜之情,她認為就算最終沒有嫁給鐵木家族的少主,也會落到其它龍族手中,她的命運始終不會改變。可是看著虛空的鸞鳳以及那尊男性狐族,狐惑感到異常吃驚,難道妖狐殿的人出手干預呢?

意識到這點的狐惑並未感到有絲毫開心,她不認為妖狐殿跟龍族叫板是明智之舉,因為兩者間的實力相差實在是太過懸殊了。 鐵五失去頭顱,影響還是很大的,一切他都只能通過神識來看,雖然在某種情況下這跟雙眼狀態沒有什麼區別。但在跟武者大戰時,失去頭顱不方便還是影響很大,鸞鳳一口氣再度放出數尊狐族男子,這些全都是傀儡,來自曾今女帝的帝陵。

鐵五作為龍族武尊,肉身不是一般的變態,絕對能夠跟任何一尊武尊傀儡大戰,只是一下子碰到武尊傀儡,被一陣圍毆,很快就找不著北,那龐大的身軀不斷撞擊在山嶽上,只讓大地山川崩塌毀滅。

要鎮壓一尊武尊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是五對一,將鐵五壓製得抬不起頭來,要將這傢伙完全鎮壓還是很困難的。蕭戰不耐煩了,直接派出十尊美麗戰偶,衝上去就是一陣亂砍,鐵五很快就同彈不了了。

鐵五被鎮壓了,蕭戰將失去頭顱的身體交給蕭婉跟蕭媚,有她們兩個想辦法看看能否將這傢伙的肉身煉製成武尊級龍族武士。

大戰結束的很快,殘餘的鐵木家族迎親武者這時頭癱軟在地,天空有數十位武尊,最強也不過大圓滿境,逃跑只會讓他們似地更快。

鐵五是這次迎親的負責人,除了他之外就是一名老者,這傢伙是鐵木家族那位少主的親信。起先這老傢伙看到數位狐族武尊跟鐵五大戰雖然震驚,但整個人顯得還是很鎮定的,畢竟妖狐一族根本就是龍族的附庸,絕對不敢將事情做的過分,最終說不定他還能利用鐵木家主的威名將這些膽敢搶親的傢伙喝退。可當天空出現數十位武尊時,老者意識到事情不對了,尤其見到鐵五差點被活活砍死,他渾身哆嗦起來。

太兇殘了!

老者真的被嚇住了,那可是武尊啊,竟然差點被人亂劍活活砍死,他這身老骨頭還不是要更為凄慘。老者這一刻恨不得沒有人注意到他,將他當空氣給忽略掉。

「這是誰要納妾?」

蕭戰坐於戰馬上,俯視著老者。

老者的眼力還是有的,他自然瞧出蕭戰是人族,在妖獸大世界人族雖然不多,但絕對屬於那種強族,現如今的第一高手就是來自這一族。這裡雖然是龍族的地盤,但老者知道眼下可不是耍威風的時候,他臉上儘力擠出笑容道:「這是鐵木家族的少主納妾。」

「鐵木家族很厲害嘛,竟然敢威脅本公子?」

蕭戰的目光銳利似劍,他的身邊一下子出現十多個武尊,那恐怖的氣息讓老者瞬間就跪了。

老者很想說鐵木家族是妖狐帝國四大龍族之一,可是只看蕭戰身邊數十位武尊充當護衛的架勢,他立馬將這句話咽了回去。別說鐵木家族,就算讓妖狐帝國四大龍族加起來都沒有眼前人族身邊武尊數量多,他要是說錯話怕是會給鐵木家族引來可怕的敵人。

惡魔公主的專屬微笑 「這位公子,如果您看上了媚狐一族第一美人的話,儘管帶走,我們鐵木家族絕不敢過問。」

「媚狐族第一美人?」

蕭戰還沒有開口,蕭瑟策馬趕至,雙目放光的盯著花轎。

老者的眼睛咕嚕一轉,他的目光在蕭戰跟蕭瑟身上掃過,瞧兩人將近七分的相似,他立時判斷這肯定是親兄弟。臉上掛著諂媚之極的笑容,老者急忙將花轎布簾拉起,讓端坐於花轎上的狐惑露出真容來。

當然,所謂真容完全是被蓋頭遮掩,這可不是普通的蓋頭,就算是武尊也無法窺破狐惑的真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