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難道是這片海域中的一方霸主嗎,」林浩心生警惕,但對這自稱藍靈將的傢伙沒有一絲好感,他神色淡然,冷冷道:「你算是什麼東西,」

「找死,」藍靈將聞言大怒,再無話語傳出,他身後海面炸開,衝出千丈海水,在半空中凝而不散,

「去,」藍靈將雙手一拍,身後海浪驀然變化,組成一頭龐大的藍鯨虛影,張開龐大的嘴巴,吞向林浩,

「這傢伙掌控水之道竟如此圓潤自如,」林浩神色凝重,不敢大意,他身後火焰蒸騰,一頭朱雀虛影剎那凝形,卷著漫天火焰,與藍鯨廝殺在一起,

本來在這海面上,火之道被壓制,對朱雀極為不利,但林浩幻化出的朱雀眸子放光,蔑視一切,傲然而狂暴,盡顯神獸之威,

藍靈將見自己神通被阻,當即衝上天空,與林浩展開了驚人的大戰,他們拳拳相碰,腿**擊,戰鬥極為激烈,

想不到這藍靈將肉身如此強大,雖然藉助身上的黃金戰甲之威,卻能夠徒手與林浩交戰不落下風,可見其恐怖了,

然而藍靈將心頭卻是驚駭到了極點,他的修為達到了返虛境大成,身上的黃金戰甲更是一件罕見的奇寶,能夠瞬間激發全身肉身之力,

他開啟戰甲之威,本來以為會頃刻間將林浩擊敗,不想林浩卻徒手與他爭鬥,絲毫不落下風,而且越戰越猛,

「吼,,,」

藍靈將越打越是憋屈,越打越心驚,最後當他身上的戰甲暗淡時,一聲憤怒的咆哮從他口中發出,藍靈將化出本體,通體深藍之色,長達千丈,竟是一頭藍鯨,

「難怪這麼強,竟是一頭擁有數千年道行的藍鯨,」林浩驚訝,凝神以待,

突然,

藍鯨猛地抬頭,一對藍寶石般的眸子驀然大亮,浩瀚的神念凝為一道利劍,直刺林浩識海,

在藍鯨眸子亮起的瞬間,林浩心生警惕,神魂迅速內斂,下一刻,一把無形利劍斬在林浩的識海中,使他腦袋猛然一疼,但其識海只是搖晃了一下,便恢復如常,

本想絕地反擊,勢在必得的藍鯨第一次露出極度的驚駭,他尖叫道:「這不可能,你一個小小元神境,神魂為何這般強大,」

「想知道嗎,」林浩臉色微白,顯然藍鯨的那一記神念攻擊也讓使他非常難受,他喚出絕仙劍,輕輕撫摸劍身,冷冷掃視藍鯨道,「接下我一劍,便告訴你,」

話落,身起,

剎那間綻放的芳華,璀璨奪目,彷彿世間最美麗的色彩,

在這色彩斑斕中,一道劍光瞬間來到藍鯨面前,狠狠刺向它的眉心,

藍鯨大驚,他萬萬沒有想到林浩還有如此厲害的速度,如此厲害的劍法,來不及多想,它發出一聲低吼,張口吐出一團藍光,瞬間來到眉心位置,化為一面盾牌,

盾牌通體發光無數道神秘符文浮現,隨後迅速放大,擋在前方,澎湃的力量直接颳起一道颶風,向四面八方濺射,

「碎,」

林浩毫不在意,雄渾的元力全部湧入手中絕仙劍,直接刺在盾牌上,

「叮」的一聲脆響,藍鯨心中驚喜,果然擋住了,這盾牌乃是它機緣所得,數次救它性命,

然而,緊接著「咔咔」聲響起,盾牌上面以絕仙劍為中心,出現了細密的裂痕,隨即崩開了,

「這不可能,這盾牌縱使天階極品法器,也不可能正面擊碎的,」藍鯨驚駭尖叫,

林浩卻沒有再次回應,手中劍芒暴漲,璀璨的劍光帶著斬滅一切的氣勢,轟然爆發,

「噗~」

一顆碩大的頭顱被砍下,墜落向大海,但未等頭顱完全墜入大海便被林浩單手抓住,連同它的肉身直接收進了儲物戒,

返虛境的純血藍鯨,可不是一般值錢啊,

「可惜了,竟忘了留個舌頭,」林浩暗自懊惱,如今失去了靈舟只能駕馭遁光,獨自前行,而後,他又疾馳了三日,三日間迫於林浩散發出的元神境修為,而沒有遭到攻擊,

突然間,

又是一道巨大海浪,從海中躍出,直接向林浩卷來,

這海浪速度極快,而且蘊含恐怖的水之道威能,絕對不是尋常元神大妖能夠施展的,

「來的好,」

林浩不驚,單手拍出一掌,直接將海浪拍散,

他微笑的看向前面波浪洶湧的海面露出期待,這幾日的疾馳早已淡出個鳥了來,如此來個大傢伙陪他解悶自然是極好,

「轟,」

突然,水浪憑空拔高數十丈,組成一道巨大的水牆,在水牆上面出現一條白鯊,恐怖無比,身體極為巨大,

在看到這頭白鯊的瞬間,林浩心頭驀然一緊,頭皮發麻,但他仔細辨認后,發現這頭白鯊根本不是他剛進入龍族祖地遇到的那頭,這才放下心來,

「嗖嗖嗖~」

沒有任何言語,成千上萬道水箭從水牆中射出,每一道水箭上甚至有閃電纏繞,威勢驚人,

「倒是個暴脾氣,這次我得小心點,別真箇打死了,」林浩低語,身後出現一對金色羽翼,猛然扇動下,頓時化作一道光,穿梭在水箭中,直接來到那白鯊面前,

白鯊大驚,身下的水牆齊齊亮起,變成一頭龐大的水龍,向林浩吞來,

「滾,」

林浩一拳轟出,道道氣浪排空破浪,攜著澎湃的力量,直接砸在水龍的頭顱上,砰的一聲,水龍的頭顱生生爆開,就連它的身體也化為水浪墜下高空,

隨後的又是一道拳風晃過,林浩落到白鯊背上,拳頭掄起的轟然砸下,

巨大的轟鳴聲使得本來要反擊的白鯊,吃痛尖叫,就連剛凝聚的神通也被打斷,它感受到背上那位祖宗,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心中駭然至極,骨頭架子幾乎都要散了,

繼續打了數十拳,林浩取出絕仙劍,對著白鯊的腦袋,晃了又晃,

敏感的察覺到絕仙劍的鋒利,白鯊亡魂大冒,喊出一句令林浩幾乎吐血的話:「別殺我啊,我爸是白鯊王,」 林浩一愣,隨後眨巴下眼睛道:「那頭足有千丈大小,和你極為相似的白鯊王是你爸,」

「對,對,那就是我老爸,」白鯊長舒一口氣,心道就怕你不知道,知道就好辦了,心中如此想著,白鯊語氣開始變得傲居仰頭道,「既然知道本王子的身份了,還不趕緊放了我,我可以寬恕你的罪行,讓你追隨我,去尋找巨龍的寶藏,」

林浩聞言,頓時樂了,笑道:「你沒睡醒啊,」

「不啊,我剛剛睡了幾年,剛剛醒來,現在精神頭很好,」白鯊不明所以的說道,

「噗,」

絕仙劍狠狠刺進白鯊的身體中,頓時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洞,鮮血噴涌,

「啊,你,你不想活了嗎,快停下來,嗚嗚……疼,疼,疼啊,,」白鯊凄厲的哀嚎,滿臉驚懼和不解,他的父親乃是這片海域的霸主,這裡的主宰,這個人類為什麼不怕自己的父親,

「先把你殺了,吃掉后,再去殺你的父親,他的肉肯定比你的香,」

林浩笑眯眯的以絕仙劍硬生生切下一塊鯊魚肉,挑在劍尖,用火焰熏烤,不一會,濃郁的魚香開始四散,里郊外嫩,鮮味撲鼻,

「香,好香啊……」痛哼哀嚎的白鯊停下尖叫,嗅了嗅鼻子不由問道,「你,你在烤什麼啊,怎麼會這麼香,」

林浩笑道:「烤魚肉,」

「啥,這片海域里的魚怪我吃個遍,怎麼沒有發現香味如此濃郁的魚類,」白鯊聞著香味陶醉道,

「嘿嘿,你當然吃不到,我烤的是白鯊肉,」林浩提醒道,

「白鯊肉,」白鯊古怪自語,隨後瞳孔收縮,驚恐,駭然,憤怒所有的思緒交織在一起,化成了一道足以震動天地的尖叫,

林浩掏了掏耳朵,生氣的低喝道:「閉嘴,在叫就把你徹底烤了,」

尖叫聲戛然而止,白鯊雙目閃爍,委屈的擠出倆行眼淚,

「好了,我們該談談了,」林浩一屁股坐在白鯊背上,將白鯊肉丟進口中,細細品味,發出砸吧砸吧的聲響,

當絕仙劍上的魚肉都被消滅后,林浩才慢條斯文的說道,「小小白啊,你想死還是想活,」

「小小白,」白鯊一怔,隨後明白過來連連點頭,諂媚道,「老大,小小白當然想活,」

「那就好辦了,你只需要發一個簡單的誓言,我便可以寬恕你的罪行,讓你追隨我,去尋找巨龍的寶藏,可好,」林浩笑眯眯的道,

白鯊頓時無語,這不是自己剛開始說的話嗎,想不到被反過來用到自己身上了,

白鯊眼珠子轉動,心道,「誓言這種東西不是不能破,恰好父親哪裡還有一件轉嫁奇寶,可極大的降低違反誓言所受的懲罰,嘿嘿,當到了那時,看我不把你煎炒蒸烤炸了吃,哼哼,」

心思定下,白鯊頓時有了底氣,道:「沒問題,」

「嗯,」林浩滿意的點點頭,一道紫金光芒從他的掌心射出,迅速放大,隨後化作了一道石碑,其通體紫金色彩流轉,內含神韻,一看就不是凡品,

「把你的爪子按到這石碑……哦對了,你沒爪子,把你的額頭貼近這石碑,按照裡面所說發出誓言,」林浩道,

「啥,發誓言還要藉助這個石碑嗎,」白鯊感到怪異,卻不知曉到底哪裡不對,

「廢話那麼多,想死了啊,」林浩恫嚇道,

「老大,您別生氣,」白鯊亡魂大冒,連忙按照林浩的指示把額頭貼近了紫金石碑,

一股白鯊從未遇到過的恐怖威壓瞬間降臨,它的神魂漸漸被紫金之芒籠罩,它本能的察覺到不對,可是鑒於林浩的威逼,它猶豫了片刻便放棄了抵抗,

當神魂被紫金之芒淹沒的時候,命運的規則轟然降臨,一切都將無法逆轉,

「我,以冥冥中的至高命運起誓,我小白鯊認林浩為主,永不背叛,」白鯊的神魂不受控制的說出了誓言,

在發出誓言之後,白鯊愣在當場,腦海里只有倆個字,那就是「完了」,

「完了,完了,全完了,」白鯊懵在原地,喃喃道,「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命運誓言啊,我白鯊王子,想不到還有今天,」

「小小白,你在說什麼,」林浩收起紫金石碑,微笑問道,

在看到林浩那滿臉笑容的時候,白鯊心中嗖的騰起一股無名的怒火,它真的好想吼出「你是個騙子,大騙子」,可最終白鯊還是屈服在林浩的淫威之下,它逼出一抹苦笑,道:「主人,我偉大的主人,小小白一定追隨您的腳步,威臨天下,但小小白有一個問題,」

「嗯,你說,」林浩道,

「我為啥叫小小白,不叫小白,」白鯊問道,「難道,難道您還想補獲我的父親,」

「這倒不是,小白是你主母,你能夠叫做小小白是莫大的榮耀,」林浩眼中露出柔和,笑道,「走吧,向神龍島前進,有些事情,路上再問你,」

白鯊聞言,魚尾擺動,立刻破開海面,向遠處疾馳,

「老大,你既然有誓言石一定收了很多強大的手下吧,怎麼不介紹給我認識一下,」白鯊眼珠子轉動,說道,「以我小小白的實力,加上我遠古魔鯊的血脈,在小弟中能排第幾啊,」

林浩明白小白鯊的心思,他也不點破,隨意說道:「的確收了幾個小弟,一個叫小黑,一個叫猴子,一個叫塔卡,」

白鯊聞言頓時來了精神,嘀咕暗喜道:「小黑一聽名字就不咋地,猴子沒有什麼精純血脈的種族;塔卡,那是什麼名字啊,」

「老大你招收的小弟不怎麼樣啊,」白鯊鄙夷道,

「是啊,他們幾個也太不爭氣了,血脈絲毫不強大,」林浩點頭,繼續說道,「先說那小黑,不就是擁有上古神獸九頭蛇和夢魘王的血脈嗎,太平淡了……」

「對撒,不就是那九……」白鯊說著,突然聲音提高八倍,驚呼道,「九頭蛇,夢魘王,」

「對啊,怎麼了,」林浩道,

「沒,沒……小黑老大一定是很威武,」白鯊鬱悶說著,又不甘道,「那猴子和塔卡呢,」

「猴子啊,更加不堪了,不就是擁有上古通天靈猴的傳承嗎,他們這一脈還只是單傳,勢力太單薄了,」林浩以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

「媽呀,通天靈猴,這……這每一個成長起來的通天靈猴,絕對是比神獸都要猛幾倍的狠角色啊,屠神當水喝,」白鯊徹底沒了脾氣,立刻感到後背嗖嗖涼,

「再說這小塔,擁有的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古神血脈,太可氣了,」林浩垂足頓胸的說道, 萬古最強部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