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弟子失去了一身修為,被林風附上了玄力,此刻重重的墜落在地,瞬間化為肉泥。

「這是第二個!」林風接著投出了第二人。

黑衣老者臉龐一陣抽動,正在猶豫。突然他身形一動,接住了那名即將墜落在地上的弟子。

「來!還有!」林風接著投出一個又一個。而黑衣老者一個一個的接住了。

出乎黑衣老者預料的是,林風卻並未在這些弟子身上隱藏什麼攻勢,以待自己接住的時候引爆。

「來!最後一個!」林風的嬉笑聲再次響起,黑衣老者急忙向前,將那名自己接住。

而就在此刻,在黑衣老者懷中的那名弟子卻仰起頭來,笑道:「師傅,對不住了!」

接著,一道攻勢結結實實的擊在了毫無防備的黑衣老者身上,他的身形頓時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

「你……你竟然……」黑衣老者口吐鮮血,倒地不起。

「怪只怪你為柳家做事吧!」林風冷笑一聲,旋即將身上的柳家衣服脫掉。先前正是他假裝是一名被拋出的弟子,在黑衣老者接住他的瞬間,猛然出手,將黑衣老者擊成重傷。「接下來,就該輪到BOSS了吧!」林風嘴角翹起一絲冷笑,看向不遠處一直在冷眼旁觀的柳逸陽,「我們之間的恩怨,也該了結了吧!」 出乎意料的是,柳逸陽看到滿地的死傷者,並未有絲毫動怒。他身形一閃,瞬間來到了林風身前不遠處,嘴角泛起一絲莫名的笑容,淡淡道:「沒錯!將你解決掉的話,我們的恩怨也就了結了!」

柳逸陽緩緩的踏動著步伐,走到那重傷的黑衣老者身前,俯下了身軀。

黑衣老者掙扎著說道:「少……少主,老奴無能,沒……沒能擊殺狂徒!請少主恕罪!」

柳逸陽嘴角泛起一絲微笑,點點頭。他從懷中掏出一個精緻的玉瓶,倒出一枚丹藥,喂到黑衣老者口中。「這能讓你好過一些。」

黑衣老者眼中泛起一抹感恩的神情,將那枚丹藥吞下,掙扎著說道:「謝……少主,老奴必定以死相報!」話音未落,他的手腳就一陣抽搐,片刻之後,便癱倒在地上。

柳逸陽嘴角的微笑並未消散,抬起手,為老者拂上那並未合上的眼皮。「現在就是你以死相報的時刻!不能重傷林風,這也就是你的下場!而你培養出來的這些衛士,也全部都是不合格的!」說到最後一句,柳逸陽眼神變得無比冰冷,猛然暴起,將那倖存的幾名被廢去修為的人擊殺殆盡。

即使是殺了這麼多人的林風,依然感到心驚。因為林風殺的人都是敵人,但是柳逸陽殺的卻是他們柳家忠心耿耿的死士!

「你好像很驚訝啊!」柳逸陽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林風身前,「他們都是不合格的,當然要被銷毀!我們柳家可不能要這種廢物的存在!他們可是會耽誤了我的宏圖大業!」

「大業?」林風不禁皺眉,這柳逸陽究竟有何企圖?從剛剛進入玄殿,他似乎就在針對自己以及陳森!

柳逸陽望著林風不解的模樣,不禁大笑。「你是不是特別想知道?」

林風下意識的點點頭。

柳逸陽這時卻收斂了笑容,平靜道:「這件事,除了我父親與我師父以及陳天絕之外,沒有任何人知曉!今日我要把它告訴你。不是因為你今日即將死去,不會泄露秘密。而是因為你也是這個偉大計劃中的一員!」

林風聞言,不由心驚,心頭出現了一絲不安。似乎柳逸陽與陳天絕在秘密策劃著什麼!他猛然想起,當初自己進入玄殿之時,曾經去過陳天絕的住所。當時柳逸陽與陳天絕正在熱烈的談論著什麼,但是在發覺林風進入之時卻閉口不談!這其中絕對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林風不由的豎起耳朵認真聽。

只聽一道穿破空氣的爆裂之聲響起,林風猛然感到一股強大的威勢襲來,不由的向一邊閃去。即使是林風速度飛快,依然沒有完全閃過那一道攻勢,左臂被創傷,露出森森白骨。

「哈哈!」柳逸陽獰笑一聲,「你實在是太天真了!我怎麼會將這種秘密告訴我的敵人!你就這樣不明真相的死去才是對你最好的折磨!」

林風遭受創傷,不由悶哼一聲。他暗暗責怪自己太過大意,竟然著了柳逸陽的道。但是他又怎麼能夠想到,柳逸陽這樣一位年輕強者竟然會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呢?更何況,先前柳逸陽的一句話,也確實吐露出了一些信息!「沒想到你竟然與陳天絕暗暗圖謀!旁人只以為你們是勁敵,卻從未懷疑過你們竟然私謀!」

柳逸陽卻並未乘勝追擊,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這也怪不得他,因為他已經準備了萬全之策!甚至連自己敗北的情況也考慮在內了!只見他冷笑一聲,哼道:「沒有永恆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更何況,我們心中所圖,豈是你這種人能夠想得到的!家族恩怨,個人仇怨,在胸中大志前又算的了什麼!」他面色冰冷,頗有一副梟雄氣勢。而從柳逸陽的所作所為來看,若是任其成長,日後絕對是震懾一方的一代梟雄!

「永恆的利益?」林風不由冷哼一聲,「只怕你們也是各懷鬼胎吧!」

柳逸陽不怒反笑道:「什麼鬼胎?何必說的那麼難聽!各取所需罷了!」頓了一下,柳逸陽眼神熾熱的看著林風,緩緩道,「而你,正好擁有我所最需要的東西!」

林風心頭一震,他頓時醒悟,柳逸陽所圖的,是他身上的秘密!而林風身上最大的秘密,便是那個可以奏響大道之音的小金人!小金人的作用對於ing接較低的人來說,效果並不顯著。但是就是在那一次聆聽了小金人的大道之音之後,玄殿長老竟然有所領悟,實力精進了許多!僅此一點就足以令所有人瘋狂!更何況小金人不知還有多少秘密亟待發掘!

柳逸陽貪婪的看著林風的丹田,就如同盯著一個美味的食物,迫切的想要將它納入口中!「我想,剖開你的丹田,就可以得到那個了吧!」柳逸陽冷笑連連。

林風眼神猛然一緊,心中暗道不妙。自己先前與黑衣老者對陣已經受了傷,而此刻又被柳逸陽偷襲,左臂失去了行動能力。現在的這種情況,實在是難以擋住實力不知深淺的柳逸陽!

「你可知道,當初你藉助不知名的力量將我擊敗的時候,我就已經對你的那個東西志在必得了!」柳逸陽冷冷道,他將當初燕赤天暗中出手當做了林風藉助小金人的力量。「雖然重傷,但卻令我在修行之路上更進一步!憑藉我現在的力量,將你擺平並非難事!」

話語未落,只見一個玄力化成的巨大手掌自天空憑空出現,隻手遮天,猶如泰山壓頂的威勢,直向林風轟擊而來。看其威勢,若是被擊中,哪怕是一座小山,瞬間便會化為飛灰!更何況是肉體凡胎的林風!

「去死吧!」柳逸陽獰笑道,操控著那巨大的手印,向著林風轟去。

林風身形不便,速度大減,眼見手掌就要壓到了天靈蓋上。林風猛然逼出一口精血,瞬間化為澎湃的玄力。得到這股能量的支撐,他的身形驟然加速,瞬間便現身在數十米之外。

即便是閃過,林風卻也不好受。那手掌轟擊在地上引發巨大的波動以及四溢的玄力,集中林風的身形,讓林風的臉色愈發蒼白。而這也有他剛才喪失了一口精血的關係。剛才噴出一口精血,瞬間化為澎湃的玄力,但是這對於自身也是一種巨大的損傷,若不是林風先前身處險境,他是萬萬不會使出這種手段的!

柳逸陽見一擊不中,並未有絲毫失望之色,反而臉上揚起了一絲微笑。

那微笑在林風看來格外的刺眼,因為……就像是貓捉老鼠時已經盡在掌握之中的蓄意玩弄!

「如果你這麼輕易就被解決掉,那也太無趣了一點!」柳逸陽冷笑道,「我可還想要多玩一會呢!」

林風冷哼一聲,不再被動躲閃。右手玄力湧出,化為一道巨印。他單臂猛然發力,那巨印便被轟擊而出,爆發出巨大的震動,將這一片地域的野獸紛紛驚跑。

巨印攜帶劈天裂地之勢,直向柳逸陽襲去,看其威勢,竟絲毫不遜於柳逸陽先前的巨掌!

「威勢是夠了!」柳逸陽不閃不避,一掌揮去,竟直直的迎了上去!

穿雲裂石的巨響,石破天驚,令人心悸不已。兩道強有力的攻勢猛烈碰撞,在空中發生巨大的爆炸,簡直猶如一道霹靂,像是天空中的神靈在發怒一般!若是有凡人再次,一定會嚇得瞬間跪下,祈禱神靈保佑!

柳逸陽冷哼一聲,手上的力氣瞬間加大,一陣猶如驚濤般的玄力瞬間化為攻勢,令那巨掌更加強大了幾分!而得到玄力注入的巨掌變得更加無可抵擋,先前還是平分秋色的戰鬥,瞬間就被柳逸陽壓了過去。而林風的攻勢瞬間崩潰,就連林風也忍不住倒退三四大步,氣血一陣涌動,面色潮紅。

「但是,威力卻還欠點火候!」柳逸陽冷冷道,手御巨掌,在雨中傲然挺立,猶如一尊魔神! 林風眼神陰翳,心中早已翻江倒海。「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柳逸陽的實力明顯不止玄靈境初期!沒想到他竟然藉助重傷的機會,進行了再一次的突破!果然不愧是玄殿最具天賦的弟子之一!」他心中暗道,一雙眼睛緊盯柳逸陽。

柳逸陽卻突然放聲大笑,道:「林兄天賦卓越,僅僅一年時間就踏入玄靈境,真是令人艷羨不已!若是就此隕落,可真是一大憾事!不如加入我們吧,和我一起將這東部地域鬧得天翻地覆吧!」

林風不由冷哼一聲,看著柳逸陽雖然大笑卻依然陰翳的眼神,林風心中便明白了柳逸陽所想。柳逸陽所圖的不過是林風身上的秘密,他為的不過是想要盡量多的了解,而待到柳逸陽將林風身上的秘密摸透之後,便是要對林風下手了!恐怕柳逸陽對陳天絕也是打著相同的主意!像他這種人,是很難願意與人真心合作的!更何況是與敵人合作!

「柳兄實力雄厚,又何必藉助他人的力量?」林風冷冷道,「更何況,柳兄的心思恐怕也只有柳兄自己知曉了!」

柳逸陽聞言一愣,旋即仰天大笑。片刻過後,柳逸陽的面色重新變得冰冷無比,他冷冷道:「既然林兄拒絕,那恐怕就只能請林兄留下來了!畢竟,柳某可不願意放任敵人成長壯大!」

話音未落,柳逸陽手臂光芒大綻,那巨掌瞬間綻放出璀璨的光芒,在這風雨交加的天氣,顯得無比恐怖與強悍。他冷哼一聲,手臂重重的揮下,而那恐怖的巨掌,也隨之轟然降落。

林風不由臉色一變,但好在他一直密切注意著柳逸陽的一舉一動,在察覺到柳逸陽的細微舉動之時,他便已經做出反應!

只見林風的身形驟然消失,而後閃現在近百米開外。

然而這一次,柳逸陽卻察覺到了林風的移動,那一道巨大的攻勢並未擊打在地面上,而是瞬間停住了攻勢,重新尋找著林風的方向!

柳逸陽冷笑道:「真是不簡單啊,竟然能夠領悟到一絲空間感悟!並且將其融入到身法中!你給我的驚訝真是越老越多,看來真的要儘快解決掉你!否則任由你成長起來,給予我的威脅恐怕要甚於聶平雲與陳天絕!」

林風眼神一縮,因為他看到,柳逸陽的那一巨掌竟然調轉方向,向著自己再次襲來!這次他無法再躲閃,因為那種逃避的方式實在是太過於耗費玄力。雖然林風現在能夠捕捉到一絲空間的波動,但是卻並未完全精通,不能夠如同一些掌握空間奧秘的至強者一般任意的在空間中穿梭往來。那麼這一次,只有硬著頭皮接下了!

林風深吸一口氣,猛一跺腳,面色無比平靜。「來吧!」他的雙目中燃起熊熊烈火。

一聲轟然巨響傳來,林風的右臂與那巨大的掌印碰撞在一起。兩個大小相距懸殊的手掌就這樣對抗著。

只見林風手掌呈現著種種色彩,像是有著不同的力量在交匯。他幾乎是將全身玄力全部灌注到手臂之中,饒是如此,他才勉強接下那強有力的攻勢!

「這是……」柳逸陽盯著林風光芒流轉的右臂,皺眉沉思,旋即他恍然大悟,「竟然是將幾種功法凝聚出的威力全部凝結到右臂中,也難怪能夠擋住我全力施展這靈階中級的撕風掌啊!不過,你那手臂真的能夠承受這麼多不同的力量嗎?」

撕風掌!靈階中級功法,柳家的最高功法!現在由玄靈境中期的柳逸陽施展出來,威勢無窮。一掌可劈山碎地!

林風面對著這種強大的攻勢,顯然並不好過。他面色潮紅,右臂在不停的顫抖,幾次幾欲堅持不住,但卻依舊牙關緊咬著支撐下來。

面對對方攻勢源源不斷湧來的力量,林風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玄力不濟。畢竟先前他已經應對了那麼多強者,消耗實在太大!而柳逸陽的境界本就高於林風,又是巔峰的水平,林風實在難以敵得過他!

「不行!再這樣堅持下去,難逃一死!」林風心道。這並不是駭人聽聞,若是林風玄力不濟,恐怕瞬間便會被柳逸陽的巨掌碾壓為碎片!

「我倒要看你能夠堅持多久!」柳逸陽冷哼一聲,雖說現在兩人正在僵持,但很明顯林風的後繼力量不足!柳逸陽就是要等到林風後繼無力的時候,將他擊殺!

「嗡……」

一聲巨響,猶如鐘鼓鳴響一般,令人感到一陣眩暈。

柳逸陽暗道不好,旋即不惜一切的加大玄力的輸出,要將林風壓制住。

但是卻已經晚了。

就是那一眨眼的眩暈,林風趁著這個機會,從柳逸陽的巨掌下逃離!

只見林風全身光芒大綻,看上去神聖無比。而隨著那金光四射,就連雨水都難以落在林風身上。

柳逸陽突然感覺湧起一陣巨風,他細細勘察,卻發現那巨風是向著林風身形涌去!他不由大驚,臉色一變。那哪裡是什麼巨風,分明就是天地間涌動的玄力!而這洶湧的海量玄力,現在竟然向著林風的丹田中涌去!

「不好!」柳逸陽大叫道,一掌揮出,意欲將林風從玄力的風眼中擊飛出去。然而當他的撕風掌到達林風身前的金光之時,竟然像是被黏住了!不僅無法攻擊到林風,甚至無法抽回手掌!柳逸陽大驚失色,他想要撤回玄力令那撕風掌消散,但他卻驚愕的發現,自己竟然連玄力都無法撤回。甚至,自己的玄力都無法控制!柳逸陽丹田內的玄力竟然也一絲一毫的隨著那巨風向著林風涌去!雖然速度極為緩慢,但是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流逝,這怎麼能不讓柳逸陽心頭大駭!

而處於玄力中央的林風,卻緩緩閉上了眼睛,全身心的煉化那瘋狂湧入的玄力。

外界玄力瘋狂湧入,而林風則是拚命的煉化。只見他丹田內那枯竭的玄力海洋,竟快速的注入一縷縷精純的玄力,很快,就要恢復到巔峰水平!

突然,林風猛然睜開眼睛。他一握拳頭,發出陣陣響聲。輕輕掃視了一眼身上的傷勢,雖然並未完全癒合,但最起碼不會影響到行動了。林風不由泛起一絲冷笑,冷目看向那驚恐的柳逸陽!

先前在林風那危機時刻,身體內的小金人似乎感受到了丹田內玄力海洋的枯竭,竟發出一聲猶如鐘鼓般的鳴響。起初林風以為那鳴響的作用是眩暈,但現在看來眩暈只不過是不值一提的副產品,而它最重要的作用,竟然是吸納自然界中的玄力!雖然林風隱隱察覺到這種功用並非毫無限制,甚至會有些副作用,但是現在卻來不及思考這些東西了!現在最重要的東西是將強敵解決掉!

林風森然一笑,猶如鬼神一般,令人不由毛骨悚然。而這在柳逸陽看來,更是恐怖至極!

眼見林風一步步的向自己走來,驚慌之下,柳逸陽猛然震動手臂,卻驚喜的發現,自己的手臂竟然不再受到禁制了!他定睛一看,林風身上的金光早已經在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便消散了!

恢復了自由行動的柳逸陽心中立刻有了底,若是不藉助小金人神秘力量的林風,即使是全盛時期,柳逸陽也怡然不懼!

他獰笑一聲,揮動撕風掌,向著林風擊來,欲將林風的身軀撕成碎片!

「哼!恢復了實力又能怎樣?你再逆天,也不過是玄靈境初期罷了!我的實力與功法都勝於你!你能奈我何?」 林風聽聞柳逸陽瘋狂的叫囂,不由冷笑連連,他踏著雨水,一步一響的向前走去。現在林風實力全盛,怎麼會懼怕他?而林風的自信,怎麼會遜於柳逸陽?

「你這是找死!」林風冷笑一聲,冷目看向那撲面而來的巨掌。他當即兩拳揮出。

只見空中驟然出現兩道巨印,迎上了那一方巨掌。

山搖地動,猶如地震一般。兩道攻勢相戰引起的巨大震動,竟然令空中的雨勢都為之一變,向著一邊轉去!而這地面,也引發一陣凹陷,周圍數十米竟然轟然下陷,頓時比周圍矮了近一尺!地上的雨水瞬間湧入這凹陷的地方,將這裡化為一片水池,而林風與柳逸陽都是站立於這水池之中。

這一擊,竟是平分秋色!

林風冷哼一聲,旋即身形猛然前移,向著柳逸陽襲去。

柳逸陽見狀,神色不悅,面色陰翳,但也上前迎去!

兩名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就這樣戰在一起。一道道強大的攻勢,時不時的散發出驚人殺傷力,將這一片地域的樹木山石全部震為飛灰。一道道玄力溢出,令這一片地域的玄力分佈都發生巨大的改變。

若是有人能夠在此看到這種情況,一定會驚掉下巴。

整整方圓近千米的地域,都因為兩個年輕強者的戰鬥而發生巨大的改變。

「啊!」柳逸陽一聲怒吼,他竟然被林風打傷,吐出一口鮮血。這是他在這一次的戰鬥中的第一次負傷。他雙眼通紅,大開大合之間,澎湃的殺氣洶湧而出,他決定不惜重傷也要擊殺林風!

而反觀林風,雖然受了些皮外傷,但卻根本未動其筋骨。他冷哼一聲,也迎了上去!

一時之間,各種功法運轉,光芒大方,照亮了半邊天!

不知是引起異象,還是碰巧。正當兩者爭鬥最激烈的時候,天空中竟然出現一道閃電,而雨勢也愈發旺盛。

兩人皆是渾身浴水,身上滴滴答答的流淌著連綿不斷的雨水,但是行動卻未有半點停滯。

「哼!這分明是天怒,天都容不下你!就讓我將你的命索走吧!」柳逸陽獰笑道,但是手上的動作卻並未因開口而遲疑半點,招招直攻林風的要害。

「天?天容不下我,我便捅破這天!」林風此刻無比雄壯,猶如一尊傲立的巨人一般,一切都怡然不懼。

轉眼之間,兩人都已經交手幾十招,但卻未分勝負。兩人的玄力都消耗巨大,有些氣喘吁吁。但卻並未有一人停下,因為他們都知道,對方正在等待自己露出破綻!第一個露出破綻的人一定會敗北!

就在這時,林風一道巨印直衝柳逸陽顏面而來。柳逸陽連忙抬手招架。但是這巨印遮擋住了柳逸陽的視線,而此刻,林風的另一攻勢卻也已經醞釀而出!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