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雅覺得欠陳風的太多了,她這一輩子都還不了。再加上兩人又有之前的關係,蘇雅本能的就想要陳風離開,因為在她心中有陳風這個男人的身形。

「放屁,老子什麼時候要女人保護了!」

陳風一把將蘇雅拽到了身後,大手狠狠在蘇雅豐滿挺巧的屁股上拍了一記,蘇雅全身一顫,身體如同觸電了一點,軟軟靠在了陳風的身上,媚眼如絲。

隱隱的,蘇雅心中還有種莫名的興奮和刺激。如果在這樣危險的時刻和陳風來點什麼的話,那會讓她爽到天生去。

雖然是這麼想,但蘇雅可不會真的這麼做。第八護法和第九護法兩個人可都是玄丹境修為,實力超絕,別說她現在已經重傷,就算是她全勝時期都不是兩個人的對手。

過年了,在這裡祝大家事業正當午,身體壯如虎,好桃花不斷。 林天登上血劍山裡面的石梯后,他便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鮮血的世界。

上到第一階石梯,林天眼前出現了一個人,一個血人!血人和他的長相一模一樣,沒有任何修為,十分孱弱。

和林天長得一樣的血人擋在面前,林天只是稍稍猶豫了一下,一劍便將這個血人斬滅。往前走一步,眼前出現了兩個血人,血人很強壯,應該是修鍊過武藝的普通人。

林天的眉頭皺起,唰唰兩劍,兩個血人化為一團血水,消失不見。

繼續往前走一步,三個血人出現在面前。

同樣的,這三個血人比之前的兩個血人要強一些,但在林天眼中依舊是孱弱不堪,隨手一劍不可以將之滅殺。

一連走了百餘步,眼前出現了一百個血人。每一個血人都已經有了聚氣境九層的修為了。

林天稍稍花費了一點時間,才將這一百個血人全部滅殺。

又走了一千步,林天面前出現了一千個血人,這些血人的實力都達到了凝真境巔峰。

林天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微微喘了一口氣,用了一天的時間,他將這才一千個血人全部滅殺。

噗!

第一千零一步,沒有任何意外的,林天的面前出現了一千零一個血人。而且每一個血人都已經有了築元境的實力。

每一個血人的身上都是透露著一股子詭異無比的氣息。

林天深吸了一口氣,手中帶血的長劍毫不猶豫的沖向了對面的一千零一個血人。

沒有用任何的武技,只是瘋狂的砍殺,那些血人也是如此。每一個血人都是瘋狂的向著林天圍殺過來。

噗噗噗!

片刻之後,林天的身上便出現了數十道傷口,鮮血淋漓,慘不忍睹,此時他也成為了一樣的血人。有些認不住來哪一個是真的林天,唯一不同的是,林天的雙眸依舊是如孤狼一般,雪亮而冷傲。

全身透著一股子不屈服的意志!

噗,林天在殺了一百三十一個血人之後,自己的胸膛被一個血人一劍貫穿。

林天無力的軟倒在地,一股空前的虛弱感傳來,他的眼皮子開始打架,鮮血模糊了他的雙眼,讓他想要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

但一股不屈的意志正在支撐著林天,讓他死也不願意閉上眼睛。

「放棄吧,你上不了血劍山山頂,得不到血魔劍的!」一個充滿蠱惑聲音在林天的腦海中響起。

「離開這裡,離開了你就解脫了。」

「外面是大好花花世界,金錢,美女,權勢……只要你離開這裡,到外面去,這些東西任由你享受,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放棄吧,放棄收取血魔劍吧!」

一陣陣蠱惑的魔音在林天的腦海中響起,讓林天有了要離開的念頭。林天緩緩站起身來,腳步開始挪動,就要離開。

突然,一股神秘的血氣能量傳入林天的身體,讓他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他的大腦一下子恢復了清明。

林天猛然睜開了眼睛,「這是怎麼回事?」

入眼的是一排長長的石梯,石梯高聳入雲,直達天空,怕不下上萬階。而林天所站的位置,恰好是第一千零一節台階。

「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天怔怔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完好無損,似乎從來都沒有受過傷一般。在那個鮮血世界里的事情彷彿夢幻泡影一般,讓他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然而,林天又是確確實實的感受到那個鮮血世界的存在了,他相信,之前所發生的事情都是真實的。

那些血人是真實存在的,而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斬殺所有的血人。一直到石梯之頂,才能夠得到血魔劍!

「血魔劍是我的!」林天暗暗握緊拳頭,不屈的意志瀰漫全身,他再一次出現在了那個鮮血世界里。

還是一千零一個血人,之前他殺死的一百多個血人全部復活。而林天自己也是完好無損,之前所受的傷完全恢復了。

「就算你們在多人,實力再強,也阻止不了我一往無前的意志。」林天用力握緊手中帶血的長劍。「一切的對手將將滅亡在我的劍下!」

隨著林天的話聲落下,他的身形再一次沖向了血人群之中,再一次開始廝殺起來。

一天時間過後,林天殺了兩百多人。而他自己被剩餘的血人殺死。

林天睜開了眼睛,他再一次出現在血劍山石梯之上,還是第一千零一節石梯,還是剛才所站的位置,沒有半分移動。

「再戰!」

林天一聲暴吼,再一次進入鮮血世界,和一千零一個血人大戰起來。

兩天之後,林天斬殺了三百多血人,最後被其餘的血人聯手斬下。他再一次出現在了石梯之上,身體又恢復如初。

他沒有屈服,沒有半分萬分猶豫,馬上又一次投入了戰鬥。

三天後,林天戰死!

四天後,林天依舊戰死!

……

一直到第十天,林天在耗費掉身上最後一絲力氣,將最後一個血人殺死。他自己也因為真元耗盡,精疲力竭而亡。他的身體再一次出現在了石梯之上。

不同的是,林天丹田真元增長了一大截,隱隱有了要突破玄液境的徵兆了。

「原來如此!」

林天的嘴角難得的浮現出一絲笑意。「這一切都只是一個考驗,只有大毅力,大無畏,大勇氣,大氣運的人才能夠通往山頂的石梯。」

抬頭,望著直插天際的石梯,傲然道:「論意志,我林天自問不輸於任何人。既然你要考驗我的意志,那我就奉陪到底!」

說著,林天踏前一步,登上了第一千零二節石階。他馬上又進入了鮮血世界,一千零二個築元境的血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殺!」

林天根本就沒有絲毫猶豫,開始瘋狂的擊殺血人起來。

三天後,林天斬殺三百血人,力竭而亡!

四天後,林天斬殺六百血人,力竭而亡!

五天後,林天斬殺一千零二個血人,再往前進了一步。

轟隆,一股翻湧的天地元氣涌林天的丹田,林天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似乎只差臨門一腳就可以突破到了玄液境了。

半個月後,林天順利通過第一千零三節台階,再一次往前進了一步。

轟隆,無比充沛的天地元氣進入林天的身體裡面,林天全身一陣,身體裡面似乎有一道枷鎖被打開了一般,他身上的氣息節節攀升。

一天之後,林天的修為達到了玄液境。氣息渾厚,威勢驚人。

「還有八千九百九十六節石階,我不能放棄!」

林天握緊拳頭,再一次進入了鮮血世界。

如之前一般,出現在林天面前的是一千零四個築元境的血人。這些血人實力比之前稍稍強一些,顯然更加難以對付。

豪門蜜愛:首席的盛寵新娘 「殺!」

「殺!」

「殺!」

一年後,林天到達第一千一百級石梯,他的修為提升到了玄液境一層。一股肅殺之氣瀰漫全身,讓他整個人都透露著一股子血腥味道,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儈子手一般。

十年後,林天到達第一千五百階石梯,他的修為突破到了玄液境二層。身上的殺氣更加濃郁了,整個人被血腥氣息所包裹起來。數十米之內,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進他。

百年……

千年……

三千年之後,林天來到了第九千九百九十九級石階。他的修為已然達到了玄液境頂峰,一身真元渾厚如同汪洋,深不可測。

早在一千年之前,他的修為便已經達到了玄液境頂峰,但不知是什麼原因,他丹田真元一直在增長,但卻始終是如法突破到玄丹境。

如果比較真元的話,林天現在的真元早已經超越了玄丹境,甚至比之化嬰境的老怪物還有過之。

而此時的林天看起來就像是一尊絕世血魔,眼睛,瞳孔都呈現妖異的鮮紅色,臉上的血管暴突,能夠看到嫣紅的鮮血在血管裡面洶湧流動,顯得詭異之極。

恐怖的血腥氣息瀰漫了林天方圓千米,千米範圍內,沒有任何人敢靠近。就算是玄液境的武者,碰到這股恐怖的血腥氣息,沒有任何反抗的就會身亡!

此時林天的強大,已經完全超越了想象。遺失之地任何一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就是這裡的天,這裡的主宰。

一切的一切,都掌控在他的手中。他只需要一句話,便可以讓千千萬萬的生靈毀滅!

此時林天有一種瘋狂嗜血的念頭,他想要殺人,殺很多很多的人!只要是活人,他都要將之殺死!任何生靈都不留。

這種念頭越來越強烈,如同毒、癮一般,很快蔓延至他全身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個細胞都在跳動著,歡喜的迎接新鮮的血液。

林天雙目赤紅,仰天發出如同野獸一般的咆哮,整個人瘋魔了一般,充滿了暴戾的氣息。

一股暖流無聲無息間進入了林天的身體,如同清晨的陽光,驅散了一切的黑暗與污穢,邪惡和瘋狂。

林天的腦海慢慢恢復了清明,眼中的血色緩緩減退。低頭,看了一下手中小拇指大小的血晶。

血晶還在微微的跳動,一股澎湃的力量在血晶裡面流轉,如同有生命一般。

這就是血晶之心。本來是成人拳頭大小的,但一路走過來,血晶之心越來越小。

每一次林天在那個鮮血世界裡面戰死之後,血晶之心都會散發出一股溫暖的能量,進入他的身體,讓他重新『復活』過來,同時丹田真元也增加一絲!

三千年時間過去,血晶之心如同大海般無窮無盡的能量快要消耗一空,拳頭大小的血晶之心現在變成了小拇指大小。其裡面的能量也不知道減少了多少倍!

血晶之心九成以上的力量全部進入了林天的身體之中,他的身上充滿了力量,獨屬於強者的力量。

「還有最後一節石梯!」

林天沒有絲毫猶豫,大步踏上了最後一階石梯。 無盡的鮮血世界裡面,九千九百九十九個血人將林天緊緊包圍。每一個血人身上的氣息都是強悍之極,竟然全部都是玄液境的高手。

只不過與真正的人不同的是,這些血人目光獃滯,就像是傀儡一般,,毫無靈智可言。

雖是如此,但九千九八、九十九個玄液境的強者,任誰也無法闖過。

「殺!」

林天臉上沒有絲毫懼色,隨著『殺』字喊出口,他身上的血氣快速旋轉起來,形成一隻只鋒利的血劍,在他的身周瘋狂飛舞,絞殺著每一個血人。

這是林天在三千年斬殺血人的過程中領悟到的絕技,對於斬殺大量敵人極為有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