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成千上萬的高山半身人,就被這數之不清的黑色子彈,瘋狂的屠殺,屍體不斷的倒下,鮮血不斷的噴洒,血和肉都混合成了一片!

在極短的時間裡,翼楓身後的黑色身影,就射出了幾十萬顆黑色的子彈,一剎那之間,就將無數的高山半身人,不管男女老幼,不管婦孺孩童,全部殘忍無比的,掃射成了一灘灘的血肉和肉沫!

而親眼看到這一切的翼楓,卻沒有任何的惋惜,後悔,或者是恐慌,而是流露出了極為狂野,極為瘋狂,一種病態般的扭曲!

「哈哈哈!殺啊!殺!一個都不留!全部都殺光!殺光!殺光!」翼楓瘋狂的吼叫,讓幾乎看呆了的高山半身人的長老們,瞬間,就再度陷入了極致的狂怒!

「你這個殺人兇手!你這個惡魔!你這個殘忍瘋狂的畜生!」高山半身人的一個長老,瘋狂的吼叫道,隨即大手一揮,一個十幾米之巨,彷彿一座巨大印章的凝練至極的巨石,轟然而起,隨即瘋狂的砸向了翼楓,勢要將翼楓,徹底的轟殺!

「別急嗷……」

「馬上……」

「就輪到你們了……」然而,翼楓卻神色詭異,帶著奇異的語氣,緩緩的說道。

而此時,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才發現,翼楓身後的巨大黑影,竟然消失不見了!

簡直就好像,剛才的攻擊,是那個黑影,將自己的身體當做攻擊子彈,射了個精光一樣!

「轟!」而就在此時,巨大的黑色印章,轟然落下,似乎徹底的砸中了翼楓,將翼楓徹底的砸碎了一般!

「哈哈哈,這下死了吧!這下死了吧!活該!你這是自尋死路!你這是該死!你這是……什麼?」操控黑色巨大印章,以為將翼楓一下砸死的長老,正雙眼赤紅,瘋狂的吼叫的時候,卻忽然瞪大了雙眼!

因為翼楓,赫然出現在了離巨大印章數十米遠之地,身後更是有一個黑色的繩索一般,竟然扯著翼楓,急速后移,更是很快,就將翼楓,直接拽到了一個五層建築物樓頂!

而這個黑色繩索的另一端,赫然是一個身形縮小了很多,卻依然不斷扭曲和變化,只有翼楓一半高的詭異黑色身影。

「呼……我的力量啊……回到我的身體吧……」而就在此時,翼楓站在五層高的樓頂,卻忽然,帶著詭異的語氣,低聲呢喃道。

… 而下一個瞬間,讓一眾高山半身人的長老們,再度驚愕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之前襲擊高山半身人的無數單眼赤紅瞳孔的黑色之狼,竟然踏空而來,齊齊的化作了黑色的流光,不斷的向著翼楓身後的黑影射去,急速之間,就簡直和水滴一般,融入了翼楓身後的黑色身影。

而更可怕而詭異的事情,再度發生了!

無數被殺死的高山半身人的屍體,鮮血和碎肉,竟然被那些射中他們的子彈,所污染了一般,急速之間,就染成了無數的漆黑液體!

而此時,這些漆黑液體,簡直和擁有了生命一般,此時瘋狂的騰空而起,化作了從下而上,違逆了物理學原理一般,向著一個方向,急速的飛射而去!

正是翼楓所在的方向!

漫天的黑色雨滴,那由無數的高山半身人的鮮血和血肉變化而成的黑色雨滴,急速之間的,融入了翼楓身後的黑色身影里!

而翼楓身後的黑色身影,就以驚人的速度,急速的膨脹,急速的扭曲,極大的變大!

而起散發的氣息,也是越來越強,越來越可怕,越來越恐怖!

「這……這不可能!連邪魔靈都不可能做到這一點……這傢伙的魔靈……到底是什麼魔靈?」

「不是戰魔靈……不是器魔靈……不是生魔靈……」

「也不是陣魔靈,咒魔靈,異魔靈……」

「更不是聖魔靈……也不是古魔靈……邪魔靈也絕對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姿態……」

「難道是……」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終於猜測到了一個恐怖的推測。

「變異魔靈……唯一有可能,對抗古魔靈的……無法預測,無法掌握,無法洞悉的魔靈……」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震驚的看著翼楓,緩緩的呢喃道。

「變異魔靈?這……這有可能么……」而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身旁一個長老,頓時驚愕的低語道。

「古魔靈,沒有人見過他們如何誕生,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否有年幼時期!唯一確定的,就是古魔靈,每一個被見到的古魔靈,都是無比強大,無法撼動,無法對抗的存在!」

「但是變異魔靈……卻彷彿鑿穿巨船的鐵釘……彷彿大壩上的蟻穴……彷彿致命的劇毒一般……哪怕面對無比巨大的古魔靈,都有對抗之力……那不是力量級別上的對抗……而是一種……簡直是古魔靈天敵般的剋制……」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瞪大了眼睛,看著翼楓,緩緩的說道。

「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這裡!」但是下一個瞬間,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就不顧一切的嚎叫了起來。

… 「賭上我們所有人的生命!我們一定要將他,徹底的抹殺!徹徹底底的殺死,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哪怕我們全部死在這裡!只要王大人還在,我們高山半身人一族,依然有希望,成為統治這個大陸的無上之族!」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雙眼徹底被鮮血染紅,隨即瘋狂的吼道!

「是!為了高山半身人一族!」而其餘的長老們,頓時齊齊的吼叫了起來,雙眼皆是赤紅無比,瘋狂的吼道!

隨即,這些高山半身人的長老們,齊齊的取出了詭異的黑色尖針,然後各自,插在了自己身體的心臟,脖頸,額頭等部位。

「啊!」

「嗷!」

「殺!」

……

不到幾息時間,這些高山半身人的長老們,魔靈之力竟然齊齊的暴增,甚至其散發出的魔靈之力和威力,比之前顯露出的,強了一倍之多!

「封魔掌!」而只剩一隻手掌的操控封魔掌的長老,一聲怒吼,將僅剩的一隻手掌,再度化作了封魔掌!

但是此時這個封魔掌,竟然比之前的大了一倍以上,而且竟然還在變大,變強,散發出恐怖的氣息,隨即不顧一切的轟向了翼楓!

但是同時,這個操控封魔掌的長老自己,竟然七孔流血,甚至臉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急速的衰老,皺紋不斷的浮現,頭髮急速的開始發白,脫落,雙眼也慢慢的開始渾濁,黯淡無光!

不但這個長老如此,包括大長老在內,所有的長老們,全部是如此!

因為為了擊殺翼楓,這些長老們,以秘法,不惜付出生命力和性命,來獲得短時間內暴增的魔靈之力,來殺死翼楓!

巨大的封魔掌朝著翼楓轟去,卻只是一個開始,只是為了牽制翼楓而已,真正的殺招,緊接著才發動!

「高山之印!」之前操控巨大石之印章的長老,在得到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的點頭之後,頓時一聲低吼,隨即,直接噴出無數的鮮血,甚至將自己半隻胳膊,直接舉起,化作了粉碎!

而這個長老噴出的鮮血和一隻手臂所化的碎肉,竟然騰空而起,急速之間,就化作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印記!

「注入!」而隨著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一聲低吼,每一個高山半身人的長老,都釋放出全部的魔靈之力,右手一舉,注入了這個奇異而可怕的印記中!

很快,這個印記簡直和吹入氣的氣球一般,急速的開始了壯大,而十來個長老,則是不斷的消耗和注入著魔靈之力,自身的氣息越來越虛弱。

「噗通!」很快,一個高山半身人的長老,就注入完了全部的魔靈之力,脆弱無比,甚至無法站穩,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但是雙眼卻依然閃爍著興奮的紅光。

… 「噗通!」一個又一個高山半身人的長老消耗盡了自己全部的魔靈之力,跪倒在地,最後,只剩下了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

「以我之血……以我之魂!去吧!殺死這個傷害我族的王,殺害我族的兇手!」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一聲怒吼,再度發動了虛無境,撈出的,卻不是翼楓的力量,而是鏡子里的自己!

隨即,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雙眼失去了光芒一般,整個身體都毫無氣息的倒在了地上,唯獨那個從虛無境里撈出來的虛幻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反而極為激動和興奮!

「死吧!」隨即,這個身體虛幻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無比興奮的吼叫了一聲吼,竟然雙手推著蘊含著十來個長老,全部魔靈之力的可怕印記,瘋狂騰空而起,朝著翼楓,急速衝去!

「這一次……你逃不掉了……你死定了!」身體虛幻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從腳部開始,竟然慢慢崩潰了,但是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卻無比的興奮和激動,發狂一般的吼叫著,推著威力巨大的印記,朝著翼楓,急速的衝去……

「來的好……」而此時的翼楓,站在高樓頂部,帶著猙獰而狂喜的神情,緩緩的低語道。

「吼!」而下一個瞬間,翼楓身後的巨大黑影,陡然開始急速的扭曲,變形,然後下一個瞬間,赫然,化作了一個無比巨大的漆黑色的詭異手槍!

這是把無比碩長和巨大的黑色手槍,造型酷似沙漠之鷹,卻更加粗大,更加猙獰,帶著漆黑色的金屬般光澤的槍身,其上還有無數鮮紅色的經脈一般的紋路,遍布其上,不斷的蠕動和呼吸著一般,散發出令人驚悚的氣息!而更恐怖的是,那無數的血紅色的經脈內,赫然可以看到,無數的人頭,在不住的旋轉流動,發出了可怕的慘叫聲和哀嚎聲。

很快的,翼楓身後的巨大黑影,赫然化作了一個只有一隻手的無頭巨大身影,手持著這把足足有七八米之長的,巨大無比的黑色手槍!

「來吧……儘管來吧!」翼楓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笑容猙獰而可怖,隨即右手緩緩的舉起,化作了手槍一般的樣子,虛空瞄準了呼嘯飛來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

而幾乎是同時,翼楓身後的巨大黑色身影,握著的巨大黑紅色沙漠之鷹,也是瞬間一晃,瞄準了呼嘯而來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

「給我死!」翼楓猙獰的一聲低吼,隨即右手一晃之後,嘴裡發出了一聲模擬槍響的聲音!

而幾乎是同時,翼楓身後的巨大黑色身影,握著的巨大黑色沙漠之鷹,瞬間射出了第一顆子彈!

黑紅色的,詭異而猙獰的頭骨!

… 頭骨的雙瞳,還燃燒著赤紅色的詭異火焰,大張著的嘴巴,發出了凄厲而恐怖的嚎叫聲,化作了一顆炮彈一般,轟然而去,瞬息之間,就擊中了急速而來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推來的巨大印記!

「轟!」隨著一股恐怖的轟擊之力,沉重無比的轟擊在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推來的巨大印記上,化作了一道炸裂開來的黑色花朵一般,虛空爆裂開來!

「唔!」而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推來的巨大印記,都短暫的停頓了一下,但隨即,竟然還是以驚人的速度,急速沖向了翼楓!

不過,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那虛幻的身形,卻也更加虛幻了一些,而那巨大的印記,被擊中的位置,也浮現了一片黑紅色的,詭異裂紋。

「哈哈哈!活靶子!給我死吧!」翼楓猙獰的一笑,右手一晃,身後巨大的黑影,頓時不斷的扣動巨大的扳機,而漆黑色的巨大沙漠之鷹,頓時不斷的射出一顆顆頭骨外形的子彈,每一顆,都彷彿炮彈一般的轟擊在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推來的巨大印記上,爆發出強烈的爆炸和衝擊!

而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推來的巨大印記,經歷了一次次的轟擊,其上遍布的裂痕越來越多,而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的身形,也是越來越虛幻,甚至其身體雙膝之下,赫然已經徹底的崩潰消散了!

但是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卻還是發出了瘋狂的吼叫聲,推著巨大的印記,不斷的向著翼楓逼近,逼近,再逼近!

「承受我們高山半身人一族的憤怒吧!給我死吧!你這個雜碎!」雖然翼楓不斷的射擊出一顆顆的頭骨般的子彈,每一顆子彈,都威力驚人,即使是巨大印記,也不斷的被轟出無數的碎片,但即使如此,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推來的巨大印記,終歸是融合了十多個九級魔靈師級別的長老的力量,終於,還是來到了翼楓的身前。

「哈哈哈!和我一起死吧!」而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更是狀若瘋狂,根本不顧自己腰部以下已經消失的身軀,而是推著體型不到原先一般的巨大印記,朝著身前不到十米的翼楓,瘋狂轟去!

「儘管來……看看到底,誰先死!」然而,翼楓哪怕被巨大印記逼到了身前,卻根本沒有懼色,反而無比猙獰的吼道!

「吼!」隨即,翼楓身後的巨大黑影,竟然揮舞著巨大的黑色沙漠之鷹,瘋狂無比的,直接砸向了巨大印記!

「轟!」下一個瞬間,兩股巨大的力量,猛烈無比的交鋒起來,直接發生了可怕而驚人的爆炸!

… 「噗!」雖然翼楓身後的巨大身影,迅速的變形出另一隻黑色手掌,阻擋在翼楓身前,但很快,就被衝擊之力直接粉碎,而殘餘的少許衝擊之力,再度轟擊在了翼楓的身軀之上,讓翼楓直介面噴鮮血,再度被轟飛了出去。

「轟!」而巨大的黑色沙漠之鷹,也和巨大印記一起,彼此劇烈的撞擊之後,齊齊的碎裂開來,化作了可怕的衝擊,瘋狂爆發開去。

「嗚哇!」而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也被這股衝擊,直接吞沒了!

而巨大的爆炸,直接將翼楓站著的高樓,甚至周圍十幾棟大樓,齊齊震碎了!而翼楓和大長老的身影,也很快,就被崩潰的瓦礫所吞沒。

爆炸之後,當所有的瓦礫,全部停止了滾落後,廣場上,卻罕見的,出現了,短暫的寂靜。

「呼……呼……終於殺掉了么?」

「哈哈哈,雖然老夫也快要死了,但是,終於能看到這個雜碎被宰殺,實在是太好了!」

「沒錯,這樣,我們的犧牲,也是值得的!至少,我們合力,宰殺了這樣一個,可能擁有三系魔靈的超級天才!哈哈哈,讓你再囂張啊,繼續囂張啊!哈哈哈!」

……

短暫的寂靜后,消耗盡了魔靈之力的七八個高山半身人的長老,紛紛開口,卻都是無比的興奮和激動。

「結束了……終於結束了……」而此時,大長老幾乎只剩胸部和頭部的虛幻身體,竟然從瓦礫中,緩緩的懸浮而出,帶著一臉的疲憊,一臉的欣慰,一臉的安然,微笑著說道。

「沒有結束啊……因為我還沒……把你們全部宰殺乾淨呢……」然而,就在此時,一個鮮血淋漓的手掌,竟然破空而出,一把捏住了大長老的腦袋。

「什麼?」頓時,只剩下上半身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直接就震驚了,更是不可思議的轉頭過去,頓時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一幕。

渾身鮮血,傷勢極重,身體上遍布無數碎裂和破損的黑色詭異塊狀之物的翼楓,竟然……還活著?

關鍵時刻,巨大的黑色身影,不但變形出一隻手掌保護翼楓,更是變形出一個黑色團,將被衝擊波震飛的翼楓,團團保住,保護翼楓,沒有承受接下來的殘餘衝擊之力和瓦礫等重物的撞擊!

所以,翼楓到了現在,竟然還活著!

「可惡!你為什麼不去死!你應該死的!你應該死在那裡的,你應該徹底的死的!」只剩下上半身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幾乎要發狂了,不顧一切的瘋狂呼嚎道。

「我……不會死的……在得到至高的滿足之前……我是不會死的……因為,那,可是我誕生的全部意義……」翼楓神色猙獰,帶著赤紅而詭異的雙瞳,一字一句的低語道。

… 「你們的攻擊……結束了吧……該我了……你是第一個……但……絕對不是最後一個……」翼楓詭異的一笑,隨即一揮手,竟然將只剩下上半身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直接拋飛了起來。

「不……不要!嗚哇!」只剩下上半身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一開始還沒明白,但很快,就看到了翼楓眼中的殘忍,還有翼楓身後,那簡直跟不死惡魔一般,再度扭曲變形壯大起來的黑色身影,頓時驚恐而絕望的尖叫起來。

「吞噬殆盡吧!」而翼楓,猙獰的一笑,虛空一指只剩下上半身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隨即下一個瞬間,從翼楓的身後,那詭異的黑色身影里,直接射出了無數的彷彿游蛇一般的詭異觸手,每一個觸手的首部,赫然都是赤瞳獨眼的黑色之狼,發出了狂亂而興奮的嘶吼聲之後,幾十個後半身是觸手的赤瞳獨眼的黑色之狼,就瘋狂的吞沒了只剩下上半身的高山半身人的大長老,各種撕咬和啃食,將身體略帶虛幻的大長老,在空中,活活的撕碎,活活的啃食,最後連渣都不剩的,吃的乾乾淨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