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武前一世也算是走的體修路子,每次脫胎換骨之後,身體必然會強大數倍,最後洪武便是以強悍的身體,可以跨境界與人對敵。

召狼仙人的一隻胳膊被卸了環,疼得大叫,就地一滾,自己將胳膊用力一託,這才接上,他原本便是獨行的修士,對於生存所需技能的掌握遠多於宗門修士。因此他居然會自己接骨,這倒出乎洪武的意料之中。

召狼仙人接上胳膊之後,露出一口尖牙,嘿嘿乾笑道:“小子,你的確有兩下子,居然能堅持這麼久,現在怎麼樣,感覺到你的手臂發麻了吧,中了我的隱狼之毒,就算你是築基修士,也得乖乖束手就擒。

這時只見洪武捂住胳膊,驚叫道:“啊,我的胳膊,你,你使陰招。”

“對,我就使陰招,那又如何?這個世界上,只有活下來的人,纔有資格書寫歷史,所以歷史由我來寫,你就安心地去吧。”召狼仙人走近洪武,擡手擊向洪武的丹田。

一掌下去,洪武卻是紋絲未動,再看召狼仙人,竟然被洪武丹田之中的一股靈氣給擊飛出去,吐了一口鮮血。

洪武慢慢走到他面前,將他拎起來,替他整了整那張狼皮,說道:“不好意思,剛纔沒發揮好,讓您受傷了,咱再來一次。”

召狼仙人剛纔莫名其妙被震飛,也覺得十分蹊蹺,再看洪武居然讓自己再來一次,他咬咬牙:“這可是你自己找的。”

這次,召狼仙人決定一掌將洪武的腦袋擊碎。

可是當他的掌揮到一半的時候,他又停住了,狼性多疑,這召狼仙人長年與狼相處,竟然也多疑起來,他收回手掌,突然叫道:“不對,你明明中了我的隱狼之毒,爲什麼沒事?難道,你是化凡的化神尊者?”

洪武亦不反駁,反而微微一笑道:“你知道得太多了。”

說罷舉掌,將召狼仙人的腦袋一掌拍碎。

召狼仙人死不瞑目,他怎麼也不相信,自己堂堂一個煉氣巔峯,竟然在這個最強修士的修爲只有煉氣三層的地方,把命給丟在這兒了。

洪武殺了召狼仙人,順手在他身上搜起來,一搜之下,竟然找到了一大堆的元石,還有兩隻靈獸袋,一些女人的衣服,包括內衣,抹胸等等,這些東西除了靈獸袋值點錢之外,其他東西實在引不起洪武的興趣,洪武正要吩咐將召狼仙人的屍體處理掉時,從召狼仙人的身上卻掉下一塊令牌來。

洪武拿起令牌來一看,頓時喜道:“想睡覺便有人送枕頭,真是好運氣。” 這塊令牌倒不是什麼靈器,也不是什麼值錢的金屬做成,它只是一塊鐵牌。

要說這唯一特別的地方,便是這塊鐵牌之上,刻着一行小字:入宗考試許可令。

意思就是,拿着這塊鐵牌,便可以去參加入宗考試。

然而除了這些字之外,鐵牌上並沒有再說明是去哪個宗門。但是洪武卻是很清楚這是嗜哪個宗門,這宗門正是浮生島,蓬萊宗。

浮生島是有名的劍宗,其中最有名的劍客便是周姑娘,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知名人物,比如紫月,比如蒼狼,這些人物在前一世都是洪武敬仰無比的人物,他們的修爲也達到了無人可及的高度。

而蓬萊宗是浮生島下面的一個附庸宗門,它遠在海外,和浮生島一樣,都是孤立海中,若沒有熟人引路,外人根本找不到這島。

洪武的記憶之中,蓬萊宗有一個天大的寶藏,這寶藏可比大業山的九彩仙蓮還要大得多,據說是仙人遺物,最後這個天大的寶藏出世,被浮生島的周姑娘一劍震羣雄,將這寶藏奪走,再後來周姑娘憑着這件仙人遺物,修成渡劫期,走了登仙路,據說是飛昇成仙去了。具體有沒有成仙,洪武並沒有親眼所見,也不好作判斷。

此外這個仙人遺物還有一本天階功法,被發現這寶藏的平凡小子所得,那平凡小子憑着這本天階功法,在後來成了朱雀大陸數一數二的人物,最後也走了登仙路。

洪武此時對天階功法的興趣並不大,但是這個寶藏洪武是絕對要得到的,憑着先人一步的記憶。

只不過洪武現在唯一擔心的,便是自己在地底下呆了到底多長時間。他拿着令牌,問李愛蓮道:“你可知現在是何紀年?”

李愛蓮道:“主人是問朱雀歷嗎?”

洪武點頭。

李愛蓮道:“現在已經是朱雀歷18868年。”

洪武聽完,頓時一喜,自己在那地底下呆得並不算太長,只不過是過去了三年時間,那這麼說來,蓬萊宗那段仙緣離出世還很早,自己若是能混上蓬萊宗,便可以搶先得到。”

將鐵牌收起來,洪武吩咐李愛蓮將這屍體給處理掉。將元石收入自己的口袋,卻將丹藥統統分給三姐妹與李愛蓮,四位女僕頓時感恩戴德,要知道這些丹藥隨便一顆,便值數百元石,說起來可比洪武收進口袋的元石值錢許多。同時四位女僕亦是心中稍安,雖然說和洪武定下了主僕契約,不能更改,但是作爲僕人的,哪個不想主人對自己好點,主人大方點,僕人便寬裕點,主人仁慈點,僕人便幸福點。現在洪武倒是足夠大方了,一出手便是那麼多丹藥,這如何能不讓她們感激呢?

李愛蓮與三姐妹便開始動手處理屍體,李愛蓮的桃花真氣,還真是毀屍滅跡的好東西,只要碰上一點點,就可以將屍體變成清水,她們不但處理了人的屍體,也順帶處了那隻青目狼的屍體。

等一切都處理完畢了,洪武這才鬆一口氣,招呼李愛蓮坐到自己身邊來,讓她給自己講一講這合歡遺寶的事情。

李愛蓮拿出一張地圖來,慢慢展開,對洪武道:“主人請看這裏,這便是合歡遺寶的所在地,我雖然擁有這張地圖,怎奈我的修爲實在太低,同時這合歡遺寶不僅需要有足夠的本身修爲,更需要有強大的陣法修爲,因此我一直藏身在這仙女帳篷之中,與各式各樣的人結交,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找到可以一起去探險尋寶的人。”

“陣法知識嗎?”洪武略一沉吟道,“除了陣法知識之外,你確定本身修爲達到什麼境界可以去探寶?”

“這個我也不知道,主人您也知道,我只不過是個小小的煉氣期,修爲實在太低,可以說除了在宗門之中見過築基期長老之外,甚至連金丹修士都沒見過。”

“如果這樣的話,我倒是有個想法,”洪武道,“咱們過幾天就出發,先去探個究竟,若是需要很高的修爲,咱們回來再作打算。”

“正當如此。”李愛蓮道。

洪武問完了這些,揮揮手讓李愛蓮退下了,又吩咐三姐妹守在門口,自己坐在大牀上開始打坐,其實洪武並不是真的打坐,他現在還沒辦法修煉,也不知道該如何修煉,他有一堆的問題要問棺君。

在心底呼喚棺君,不一會兒,棺君懶洋洋的道:“都什麼事兒啊?現在纔想起來找本大人,是不是和小姑娘聊得美了?”

洪武道:“棺君,我有事問你。”

“你是想問修爲境界的事兒吧?”

“你怎麼未卜先知?”

“那你看看,本大人可是相當強大的,不過這修爲境界的事情嘛……”棺君假意裝作爲難的樣子道,“告訴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求人也要有求人的誠意吧,不能你一開口問,我便開口告訴你, 那我多沒面子啊。”

“行,你要怎麼樣才肯告訴我呢?”洪武被棺君給整個無奈了,問道。

棺君嘿嘿一笑道:“本大人可是憋了上萬年了,就想看點小片兒解解饞。”

“什麼是小片兒?”

“哦,對了,這是一代主人的詞,你不懂的,這麼說吧,那三個丫頭不是蓮臺三現體質嗎?你現在就把她們給正法了,這樣本大人可以過過眼癮……”

棺君說完猥瑣地笑起來。

“你這不是自找苦吃嗎?你是器靈,又沒有實體,看了不是更難受嗎?”洪武道。

“這個你別管,反正本大人就這點小要求,你要是不滿足我,就別想從我這裏套出話去,再說了,你將她們三個就地正法,也是幫她們提高修爲啊。”

“你別誘惑我了,反正這境界修爲,我也沒有那麼着急知道,我可以通過跟人對敵,來探查自己到底是什麼境界。”

“切,你小子真不識逗,好吧,反正你既然是我的二代主人,有些事情你必須得了解的,現在我就告訴你,這《無上煉體經》的境界劃分吧。” 棺君清了清嗓子,說道:“小子你聽好了,這《無上煉體經》玄妙無比,一般人根本無法想象它的神奇之處,這可是一代主人畢生的心血,首先,它是將人視爲一顆丹,本着天地爲爐,陰陽爲炭的想法,將人體煉成一顆丹,或者煉成一件兵器,或者煉成一個法陣,一代主人有云,這是將人機器化的一個過程,因此它的境界修爲劃分,與修真界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說是格格不入的。”

“這《無上煉體經》分成兩部分修爲,首先是本體修爲,即煉體修爲,它決定了你的身體強度,總共分成十層。一代主人把煉體強度叫作龍象力,以一象之力爲單位,換算成力氣,大約是一萬斤,第一層,煉體如鐵,稱爲寒光鐵屍,這時候身體強度爲十象之力,第二層,煉體如銅,稱爲青芒銅屍,這時候身體強度爲百象之力,第三層,煉體如銀,稱爲白光銀屍,這時候身體強度爲千象之力,千象之力,被稱爲一龍之力。第四層,煉體如金,稱爲玄彩金屍,這時候身體有十龍之力,第五層,化金爲凡,稱爲宗屍,有百龍之力,第六層,由宗入尊,被稱爲尊屍,擁有千龍之力,千龍之力,千龍之力,稱爲一龍象力,第七層,由尊稱王,被稱爲王屍,擁有十龍象力,第八層,由王入帝,被稱爲帝屍,擁有百龍象力,第九層,人間稱聖,被稱爲聖屍,擁有千龍象力,第十層,由聖成仙,被稱爲仙屍,擁有萬龍象力。擁有萬龍象力,一掌可以打碎一個星域,已經是無法想象的示境界了。”

“難道說,洪非前輩已經煉成了仙屍?”洪武問道。

“哪這麼容易,雖然說一代主人驚才絕豔,但也沒有強到那麼離譜,這煉體境界可不同於修爲提升,比如寒光鐵屍境界,你便擁有了十萬斤的力氣,一個煉體期巔峯,也不過擁有千斤之力,你的力氣相當於一千個煉體巔峯那麼強大。一個煉氣巔峯,以身體加上真氣,頂多也不過數萬斤力量,而你單是肉身體擁有十萬斤力氣,豈不是相當恐怖?”

洪武在心底換算了一下,不由贊同道:“這倒也是,修真界很少有煉體的,偶爾出一個體修,基本都是打遍同階無對手,原因便在這裏啊。”

“而且我說的境界劃分,說的都是入門門檻,比如你在寒光鐵屍境界,擁有九十九象之力,也還是寒光鐵屍,但是卻有近百萬斤的力氣了,單以肉身而言,可以力扛築基弟子。”

“只不過這煉體境界想要提升也十分困難,你既然知道《白骨真經》,便知道這當中修煉的困難之處了吧。”

洪武點點頭,他上一世便是修練這《白骨真經》的,每一次都要脫胎換骨,箇中痛苦,若非意志超強之輩,根本無法承受。

“所承受的痛苦還只是一個方面,越往上,需要的煉體材料也會越難找,不說別的,其中每個境界需要尋找的主心骨要求都極爲苛刻,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說完了煉體,再說說丹田,《無上煉體經》對丹田的修煉並不像煉體那麼嚴格,但是要想強大,就必須擁有能與肉身相匹配的丹田,因此丹田需要及時更換,比如你現在的丹田是九彩仙蓮,一旦這個丹田的靈氣被你使用枯竭,便需要重新尋找天地靈物,對丹田進行置換。”

“置換?”

“那是當然的,靈力都是不可再生的資源,你丹田之中的天地靈物,雖然蘊含着強大的靈力,但也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及時更換,才能保持你的戰鬥力。”

“那丹田修爲可有境界之分?”

“丹田修爲卻並無明確的區分,但是所斂取的天地靈物,卻是有區分的。”棺君道。

“天地靈物有區分?怎麼個區分法?”

“天地靈物,必須都是五行充足的,若是單獨只含有一種靈氣的,無法作爲丹田使用,因爲你的肉身便是按照五行俱全煉製的,若是缺了一種靈氣,肉身便無法發揮最大戰鬥力。除此之外,天地靈物擁有一個靈物榜,只有這靈物榜上前一百的靈物,纔有資格成爲你的丹田。”

“前一百嗎?”洪武苦笑一下,這丹田之中的靈物要求也太過苛刻了吧。

“你是不是覺得前一百這個要求太過苛刻了?”

“你怎麼知道,你是我肚子裏的蛔蟲麼?”

網游之劍刃舞者 “我呸,雖然我住在你丹田之中,但可絕不是蛔蟲,你再這樣惹本大人生氣,本大人便不告訴你了。”

“行了行了,棺君大人,您接着說。”

“如果我告訴你,你現在丹田之中的九彩仙蓮,也只不過是排在天地靈物的九十九位,你便知道這靈物榜有多牛了。”

“棺君大人,您這麼說,我怎麼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呢。”

“我幹嘛要哄你高興,我有哄你高興的義務嗎?”棺君道,“我是想告訴你,這靈力龐大的九彩仙蓮,擁有足夠讓你成長到金屍甚至是尊屍的靈力的九彩仙蓮,也只不過是在天地靈物榜上排在九十九位而已,你只要在以後很長的日子當中,找到任意一種,便又能支撐你好長時間了。”

“這麼說的話,好像還真是這麼個道理。”

“你看,這就是事情的兩個方面,一代主人說過,看待事情一定要辯證,有好的方面,便有壞的方面。”

“受教了,棺君大人。只是我還有個問題,那我現在的煉體水平,到底是什麼境界?”

“你現在的皮肉已經到達了寒光鐵屍的要求了,只不過骨骼還沒換過,不能成爲寒光鐵屍,當務之急,你需要斂到一塊主心骨,進行第一次脫胎換骨,這第一次脫胎換骨尤其重要。”

“爲何?”

“因爲這第一次脫胎換骨若是成功了,就代表你有受虐的潛力,可以修煉《無上煉體經》,隨後我就會將各種陣法,丹方,望氣,煉器術全都教給你。”

“若是我失敗了呢?”

“若是失敗了,你便死了,我只好再尋下一個傳人了。”

聽到棺君的話,洪武啞然,原來棺君竟然也會開玩笑。 洪武在仙女帳篷住了下來,每天便是在三姐妹的帳篷之中閒坐,看着三姐妹找來的白漠風物誌在那兒看。

別人需要修煉,洪武卻不需要,只需要尋找一塊合適的“主心骨”,給自己來一次徹底的脫胎換骨便可以,這整個過程,洪武覺得有點像煉器,自己是個需要更換零件的傀儡。

翻看風物誌,也是爲了尋找一些線索,看看這白漠草原之中有沒有可以斂到的奇骨,或者可以找到天地靈物的線索,前一世的散修生活讓洪武養成了未雨綢繆的習慣,什麼事情都得提前做好準備,非這樣不能安睡。

期間每天都由李愛蓮把打聽來的各種消息告訴給洪武,洪武通過消息來判斷當前的形勢。只不過讓洪武十分鬱悶的是,他發現自己藏了這麼久,竟然沒有一個追兵查到巴丹小鎮上來的。但以他小心謹慎的性格,倒也不急着離開巴丹小鎮,依舊每天看書,每天讓李愛蓮去探聽消息。

這天李愛蓮跟洪武說了一個重要的消息,說是這幾天,白漠草原上巴丹小鎮附近出現了一隻怪獸,這怪獸潛伏於地下,專門吞吃牛羊,有一個牧人養的一羣羊,路過巴丹小鎮邊上時,發現一道長越百里的地縫,這怪獸正是從這地縫游出來的,吞吃了牧人所有的羊。牧人僥倖得活,逃回來向巴丹老爺報告情況,巴丹老爺最近正在召集人手,打算去尋找那隻怪獸,將它殺死。現在巴丹小鎮上的傭兵團也在召集好手,準備去殺這隻怪獸。

“這怪獸長什麼樣子?”

“據牧人說,這怪獸是白漠上的死亡之蟲,雖然他離得遠,沒看清,但是這怪獸進食之時,專以一股吸力,將羊羣吸進嘴裏吞食。另外它所經過的地方,牧草變成焦黑,如同火燒過一般,牧人於是想到了草原上死亡之蟲的傳說,據說草原上有一種死亡之蟲,若是出現在某片草原,便會吃光那裏的牛羊,它經過的地域,牧草便會開始枯死,草原便會變成沙漠。因此人們又將它稱爲草原沙蟲。”

“草原沙蟲?”洪武重複了一遍。這件事情和他並沒有關係,他也不想做什麼救世主大好人,去幫着殺死這東西。

“小子,這東西可是個好寶貝啊。”棺君的聲音在洪武的腦海之中響起。

洪武在心中問棺君道:“這東西有什麼用?”

“不說別的,草原沙蟲這東西,腹中生牙,在地下穿行如入無人之境,它的腹中有一塊黃金蟲骨,五行俱全,非常適合當你第一次脫胎換骨所要用到的主心骨,若是你能將這塊黃金蟲骨斂入體內,你第一次脫胎換骨的質量會相當高。”

棺君說完,咂咂嘴道:“此外,草原沙蟲的皮,是天生的空間法空製作材料,若是能得到一塊,便可以用來做乾坤袋了,你現在連個乾坤袋都沒有,什麼東西都要拿手拎着,拿肩膀槓着,着實不方便。”

“乾坤袋?”洪武心中一動道,“你會煉製嗎?”

“你也太小看本大人了,這乾坤袋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你看那些宗門弟子幾乎人手一個,只不過他們帶的那種乾坤袋也能叫乾坤袋?那簡單是糊弄小孩子的玩意兒。”

“那按棺君大人的意思,乾坤袋應該是什麼樣子?”

洪武前一世便是個苦逼散修,好不容易混到了築基期,才混到一隻乾坤袋,倒是視若珍寶,習慣了乾坤袋之後,感覺再不拿着乾坤袋都十分不便。

卻聽棺君說道:“乾坤袋本來是拿着擁有空間屬性的靈獸皮,縫製成的袋子,內有空間法陣,可以裝下一小個空間,像宗門弟子拿着的那種乾坤袋,大多是以一種叫乾坤豚的靈獸身上的皮所製成,乾坤豚並不少見,只不過大多都被宗門所養,野生的不容易找到。這東西一張皮可以做五隻乾坤袋,每個乾坤袋能將下的東西,也不過是數尺見方,像之前陰三所拿的那個乾坤袋,裝進去一隻煉體丹爐,便撐得滿滿,放不下第二件東西了。”

“可是這沙蟲的皮卻不同,這沙蟲的皮擁有的空間屬性遠大於乾坤豚,一張沙蟲皮若是用來做成乾坤袋,裏面可以至少將下數丈見方的空間,可遠比乾坤豚的皮要好得多得多啊,你想,數丈見方的空間,都快夠得上一些小型寶藏的藏寶室了。而且以我老人家教你的空間法陣,又能使沙蟲皮的功率再擴大一部,達到十丈見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