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肖沉思良久,終於下定了決心!

嗷……一道狼嘯聲不知在哪裡傳了出來,為青雲城的夜晚增添了一絲恐怖。

青雲城西的一條大街上,孫百希懷裡摟著兩個衣衫暴露的嫵媚女子,兩隻好色的爪子不停的在兩個女子的臀部揉捏著,帶著酒氣的大嘴巴還不停的親向兩個女子。

他的身後跟著十幾名護衛,都一臉垂涎的看著兩個女子,完全忘卻了他們的責任。

突然,孫百希身子一震,前方一個黑衣面具人站在正前方,殺意畢露的看著他,那是一雙冰冷徹骨的眼睛!

「你是何人?為何擋道?」孫百希緊張的問道,他從對面人身上感到了危機。

「小爺自詡嗜血閻羅,有人要你的命,因此我便來取了!」

「刺客!快攔住他!」孫百希聞言急忙大喊道。

方肖冷哼一聲,身為一家之主遇到危險便想著逃命,這等人渣真是玷污了小爺的手!

他不再墨跡,身形一閃便沖向孫百希,至於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護衛,早已經嚇得化作鳥獸散,比孫百希跑得還快,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孫百希見狀怒罵一聲混蛋,急忙抽出兵器一邊招架方肖的攻擊,一邊大喊:「有刺客,快來人啊!」

方肖沒想到此人竟然不堪到了如此地步,一絲武者的風範都沒有,這樣的人渣也能成為如此繁華城池的一方惡霸?

他立即加大了攻擊力度,一旦城內的護衛軍來了,就不好辦了。 一個氣勢全無的三階大宗師,恐怕其真正能發揮出來的實力也不過初階大宗師而已,方肖在動用了一招青龍探爪后,便順利將其擊殺,迅速的消失在此地。

不一會兒,果然有大批的城衛軍趕來,當看到地上孫百希的屍體后,竟然都露出了興奮的表情。連城衛軍都如此痛恨此人,可見這人渣一點兒都不得人心。

但他們身為城衛軍,負責城池的安定,無論死去的是何人,他們都必須去調查此事,更何況此人的身份畢竟不簡單。

於是,大批的城衛軍象徵性的開始調查此事,特別是客棧。

然而,此時的方肖早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客棧,城衛軍前來調查時方肖隨便一句話便應付了過去,誰會認為一襲白衫的翩翩公子是兇手?

此事過去兩天,暗月的人便找到了方肖,將任務的獎勵交給了他,並通知他抽時間去一趟海瀾城的分部,暗月上層的人想要見見他。

方肖沒有急著回海瀾城,一路走來,暮城、海瀾城都沒有夢兒的訊息,到了青雲城自然也不能放過。

「艾,你們聽說了嗎?最近這幾天,城內的拍賣會又要開始拍賣物品了,聽說這次可有好東西,引來了不少勢力。」

「我也聽說了,只是這等場合卻不是我等能夠去的地方,我們還是安心的做傭兵任務吧。」

「唉!什麼時候,咱們也能去拍賣場吆喝一聲價錢,那種感覺應該很爽。」

「就你?少做白日夢了!」

方肖正在一處地方觀賞一些小玩意兒,突然聽到兩名武者的對話,對於他們口中的拍賣會頓時有了極大的興趣。

打聽了下拍賣場的方位后,便朝拍賣場而去,只是到了拍賣場並沒有想象中的人聲鼎沸,卻是十分安靜。

這個拍賣場是一座很大的殿堂,裡面有上下兩層,下面一層擺著許多的座椅,最前方是這一坐高台,高台上只有一張古木桌。

上層卻是稍顯豪華了些,沒有這麼多的座椅,而是一間間的包廂,每個包廂都有一扇窗戶正好對著高台。

他正在打量拍賣場,突然一個男子來到他面前:「這位小兄弟有事?」

「哦,這裡為何如此安靜?不是要拍賣物品嗎?」方肖好奇的問道。

男子呵呵一笑:「三天後,才會開始拍賣。」

方肖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打擾了。」

男子見方肖要轉身離去,急忙喊住:「小兄弟應該是第一次來拍賣場吧?」

方肖點點頭,疑惑的看著男子。

「那你一定沒有預定位置了?」

男子見方肖一副不明白的模樣,繼續道:「凡是來拍賣場的人,便會提前來預定位置,否則位置滿了就不能再進來了。」

「那我現在可以預定嗎?」

「當然可以,預定需要交付一定的費用,100金幣即可。」男子笑道。

方肖立即取出一百金幣,遞給了男子,男子見方肖憑空出現一百金幣,立即明白他擁有空間戒指,頓時又客氣了許多。

「你稍等下,我這就去為你辦理。」

方肖點點頭,等了片刻,男子拿著一個玉牌走了過來,「我見小兄弟初次來拍賣場,便免費為你辦理了一面會員玉牌。日後只要小兄弟拿著這面玉牌,便可以直接到拍賣場預定位置,不用再交納金幣了。」

「多謝!」方肖接過玉牌看去,只見正面寫著金寶商會四個字。

「呵呵,只要小兄弟日後多多來我商會捧場就行了。」男子笑道。

畢竟人家免費送了面玉牌,方肖也不好板著一張臉,同樣笑著客套幾句,便離去了。對於這玉牌,他並沒有多在意。

三天時間轉眼間已經過去,拍賣會終於要開始了。

方肖一早便來到了拍賣會,也許是提前預定位置的原因,並不顯得多麼擁擠。

「請問這位公子有提前預定嗎?」一名清麗的女子客氣的問道。

「三天前預定的。」方肖說完,並取出那塊玉牌遞給了女子。

女子一看到玉牌,表情頓時又恭敬了不少,「公子請隨我來。」

方肖接過玉牌,跟著女子朝拍賣場裡面行去,直到最前面一排才站定:「這第一排座位只有高級會員才能入座,暫時2號和8號沒有人,公子可以挑一個。」

「就坐8號吧!」方肖說著便坐到了8號的位置上。

武者陸陸續續的不斷湧進拍賣場,短短半個時辰不到,拍賣場便已經坐滿了。

一名中年男子走上台來,朗聲道:「多謝諸位前來捧場,拍賣會現在開始。」

方肖看到中年男子微微一愣,沒想到此人便是那日贈送自己玉牌的那人。

拍賣的第一件物品是一柄劍,要價五千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百金幣。

中年男子話音一落,後排武者便爭先恐後的開始競價,當到了一萬五的高價后,才被最後一排的一名武者所得。

方肖倒吸一口氣,原來這拍賣會就是這麼個賣法,一件武器的價值簡直就翻了幾番,這裡可真是一個賣東西的好地方,心裡尋思著是不是日後也弄幾件寶貝來這裡拍賣。

方肖無聊的看著一件件的物品拍賣著,中年男子時不時的注意下他,見他只看不拍賣心裡忍不住的嘀咕:難道我看走眼了?

「眾所周知,相當於武王的四階魔獸可不是好獵殺的,然而想從它們的棲息地偷走東西更不是容易之事,接下來將要拍賣的這件物品便是在四階魔獸烈焰獅的巢穴中采來的!」中年男子神秘的笑著說完,便將手中托盤上面的一塊兒綢布掀開來,只見一株火紅色人形模樣的植物在托盤上放著。

方肖雙目突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驚喜,別人也許不認識此物,他卻是十分熟悉,這正是四階火系藥材烈焰參,正如中年男子所言,烈焰參只有在烈焰獅的巢穴里才能採到。

必須得到這株烈焰參!如今蛻變到四元期所需要的物品只差烈焰參了,只要得到這株珍貴的藥材,便能尋找一處適合之地,進行體制蛻變。

到時體質便會更進一步,肉身力量也會更加強悍,他可是非常期待四元期的丹火會厲害到什麼程度!

中年男子嘴角含笑的看著下面一些意動的人,包括方肖,緩緩道:「底價兩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千,開始!」

這次競爭的武者相當少,但無人敢小覷這一小部分競爭的人,因為他們不是在第一排就是在上層包廂里,可見他們的勢力都不簡單。

方肖聽著他們一個個的加價,眉頭越皺越深,不一會兒的功夫價錢便已經加到了五萬金幣,而看此情形似乎還沒有停止的趨勢。

當價錢漲到八萬金幣的時候,一些勢力終於偃旗息鼓,只剩下五家勢力仍然在競爭。

突然,一間包廂裡面傳出一道冰冷的聲音,「此物已被我陳家看上,望諸位道友賞個臉。」

「哼!陳家很牛嗎?我納蘭家族也看上了這株藥材。」同樣一道聲音在另一間包廂里傳了出來,不屑的道。

其餘三家勢力都是在下面第一排的,顯然有點兒忌諱陳家和納蘭家,互相對視一眼無奈嘆口氣放棄了競爭。

方肖在聽到陳家二字時,雙目頓時爆射出一道冰冷的殺意,深吸一口氣將殺意壓了下去,再次恢復了平淡無波的神情。

陳家的包廂內平靜了一會兒,再次道:「你納蘭家雖然勢廣,但我陳家卻絲毫不懼!」

「哼!不過是大劍宗的一條狗而已,有什麼好得意的。」

大劍宗的狗?方肖心中一震,家族被滅的一系列線索都指向了陳家,納蘭家族卻說陳家是大劍宗的一條狗,難道大劍宗也有參與?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一個陳家就令自己百般無奈了,如果再加上一個勢力更大的大劍宗,何時才能報仇?

「辱我陳家者——死!」

陳家包廂內突然爆發出一股龐大的氣息,眼看陳家之人就要暴走,突然拍賣場內一股更加龐大的氣息出現,一舉將陳家高手的氣勢給壓了下去。

只見一名童顏鶴髮的老者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場中,淡淡的道:「希望諸位道友給我們金寶商會一個面子,有什麼恩怨等出了金寶商會再一爭長短。」

老者的話音剛落地,拍賣場頓時恢復了平靜。

方肖震驚的看著老者,沒想到這老者簡單一句話,便將兩大家族同時壓了下去,可見金寶商會的實力也不簡單。

中年男子見狀呵呵一笑:「現在,價格已經到了八萬金幣,不知各位還有加價的嗎?」

方肖略微猶豫了下,隨即心中一狠,道:「十萬!」

此言一出,頓時震驚了整個拍賣場,一些人朝方肖投去看傻瓜的眼神,烈焰參雖然珍貴,但超過了一定的價錢就不值了。

還有一些人則是可憐的看了他一眼,前面兩個勢力已經爭得差點動起手來,這個時候竟然還敢出來爭奪,陳家和納蘭家懼怕金寶商會,可不會懼怕你這個少年,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中年男子笑著看了方肖一眼,道:「十萬金幣,還有要加價的嗎?」

陳家包廂內,那道聲音再次響起:「小子,有時候做事可要想想後果。」

「小兄弟好樣的,我納蘭家族支持你,寧願將此物讓給你,也絕不讓給一條狗。」

「納蘭若風!我陳家從今日開始,與納蘭家族誓不兩立!」陳家人怒聲喝道。

「我納蘭家族會懼怕一條狗的威脅嗎?哈哈……小兄弟只管爭,不要懼怕他們!」

我草!納蘭家族這位仁兄的嘴可真毒啊,一口一個狗的罵著陳家。

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也許是出於同是針對陳家的原因,方肖看納蘭家族十分順眼,大聲道:「多謝納蘭家族的朋友,此物對我非常有用,我必須得到它!」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主 陳家也許是知道討不了好兒,沒有再言語,也沒有再加價,就這樣方肖以十萬金幣的價格如願以償的獲得了烈焰參。

對於他來說,錢財都是身外物,只要能換得讓自己修為進步的物品,即使再貴都無所謂。 陳家包廂內,一個青衣男子臉色陰沉的坐在主位上,身邊還坐著幾名男子和一名老者。

若是方肖看到這個青衣男子一定會驚訝,因為此人的容貌看上去和陳天祥十分相似。

「少主,納蘭家實在是可恨,三番五次侮辱我陳家,我們不能就此善罷甘休!」一名老者怒聲道,聽聲音正是之前發話的那人。

「納蘭家族能夠躋身一流實力,絕不是我們能夠抵擋的,納蘭若風的話雖然難聽了點兒,但說的卻是事實,我們陳家若不是依附於大劍宗,恐怕根本不會被他們放在眼裡!」陳冠豪語氣雖然十分平淡,但包廂內的人都能夠感覺到隱藏在裡面的滔天怒氣。

陳冠豪眼露一絲狠辣,冷聲道:「我們陳家如今不管是財力還是人力,都不下於那些一流家族,之所以屈居於二流家族就是因為我們家族內沒有級高手的存在,否則我們何必去依附於大劍宗!」

「少主天資絕佳,手底下更是掌握著一流傭兵團青煞,如今年紀輕輕便已經突破到了三階武王之境,相信不久的將來,少主一定可以進階到武帝的境界!」

「你們也要努力修鍊,就算我進階到了武帝,僅憑我一人還是勢單了點兒!」

「少主,這事就這麼算完了?」那名老者不甘的道。

「我們暫時不宜動手,在我們還未崛起前要懂得隱忍,剛才你有些衝動了。」

「少主——」

陳冠豪揮手阻止了老者下面要說的話,道:「去給我查查下面那小子的底細,若不是什麼大來頭,就給我殺了吧,將本該屬於我們陳家的東西拿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