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一哥,真棒”沈莉莉湊上去就在張元一臉上來了一個吻。

“額……”張元一沒想到沈莉莉會這麼主動。

沈莉莉也沒想到剛纔那麼情不自禁,羞紅着臉說:

“元一哥,剛纔你看到付秋白的樣子了麼,估計他從小長這麼大,從來沒吃過這麼大的虧吧。”

沈莉莉看到付秋白狼狽而走的樣,心情一下子舒暢起來。

“這種人,我見的多了。”張元一看着付秋白遠去的背影,說道。

“不過他剛纔說要給你好看呢,元一哥,你也要小心點哦”

“呵呵,放心吧,莉莉,過幾天應該是慶功宴,他想收拾我?看我怎麼收拾他。”張元一打定主意。

“你還是小心點,這個付秋白確實有點本事的……”

“知道了,我會注意的”爲了不讓沈莉莉擔心,張元一說道。

“先生您要的這件衣服已經給您打包好了。”服務員剛纔在張元一說話的時候,量了一下張元一的身材。

“開玩笑的,剛纔。”張元一瞟了一眼漂亮女店員胸部的雪白, 又說道:“這件衣服太貴,把你們店便宜一點的衣服拿給我試試”

“張先生,我們店最便宜的就是這件10800,同樣價格的還有這件”女店員恭敬的介紹道。

“那我試試這一件?”張元一挑了一件說道。 “張先生,試衣鏡在這邊”女店員引導着,服務周到。

人都說人要衣服馬要鞍,張元一穿上這套行頭之後,整個人在外形上頓時增色不少。

“你男朋友真帥!”女店員也看得眼睛發直,對着沈莉莉說道。

“嗯,挺不錯,轉過來看看”沈莉莉看了一圈點點頭,也很滿意。

“現在看起來像那麼回事,有那麼一點商業精英的樣子”

張元一照着鏡子,對自己現在的樣子也很滿意。

“那就要這兩件了。”

雖然趙陽承諾可以讓張元一挑選兩套,費用免單,但是張元一做事很有分寸,一身衣服花了兩萬多,也不便宜了。所以就挑了一套。

女店員把衣服打好包,恭敬的說道:“張先生,已經給您打包好了。”

“張先生,您還需要其他的嗎?”

“額……你們這有女裝嗎”

“抱歉,張先生,我們這賣的都是男裝。”

沈莉莉一聽張元一提到女裝,儘管這沒有,也未必讓張元一買,但心裏也是喜滋滋的,起碼心裏想着自己。

兩個人走出店門,沈莉莉奇怪地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給你免單啊”

“是這樣的,我給趙陽學長打電話讓他給我報銷,他給了我地址,讓我去他表姐的店面買,但我忘記看地址了,沒想到波士品牌店就是他表姐開的。”

“這樣啊……”沈莉莉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你的買好了,現在陪我逛商場去,G0!G0!G0!”沈莉莉也想放鬆下心情。

逛街對於女人來說,就是一種很好的放鬆方式。

到了商場,張元一才發覺,和漂亮的女孩子逛街,簡直就是自討苦吃啊!

這女生是怎樣的一種生物啊?精力怎麼這麼旺盛啊!每到一個店面,沈莉莉都會停下腳步,看着裏面的各種款式的服裝,試穿個不停,興致好的不得了。

沈莉莉身材很好,前凸後翹/小/蠻腰,簡直就是個衣服架子。那些時尚的款式到了她身上,都很有味道。

張元一拉着張元一一家店面一家店面的試着衣服,後來實在累的慌,張元一進店就找椅子坐,腳受不了了。可沈莉莉偏偏不買,張元一有兩回直接去前臺要買單,心想,姑奶奶,買件吧,別再試了,行不?卻被沈莉莉生生攔住,張元一也是無語了……

上午出來,一直逛到半下午。

快到四點的時候,兩人終於從商場裏出來,張元一感覺好像被特赦了一樣。來到廣場東側一家冷飲店,張元一要了一杯冰激凌,一杯綠茶。

“你們女生,怎麼都這麼能逛啊,看起來弱不禁風,怎麼逛街逛起來,簡直就變成了女超人!”張元一苦笑着感慨道。

沈莉莉燦然一笑,用小勺把半勺冰激凌送到殷桃小嘴裏,輕笑着說:“我這是訓練你呢,等你有了女朋友了,才知道什麼叫累!哼!”

然後好像想起了什麼,突然盯住張元一問道:“你剛纔說,你們女生怎麼都?你和很多女生逛過街?”

“沒,沒”張元一趕緊說:“只是誇張了下,我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瞭解一些啦。”

“這還差不多!”沈莉莉低聲哼了一聲。

又用小勺慢慢地吃着冰激凌。

張元一微笑道:“看來,我得找一個不愛逛街的老婆,這腳實在受不了。”

沈莉莉眨了眨好看的眼睛,幽幽地看着張元一,說道:“這可由不得你!哼^”

“你打架不是那麼厲害嗎,怎麼才這點腳力呢。”

張元一被說的又一陣無語,心想,好像我挺願意打架似的,還有逛街真的好累好不好!

張元一靜靜的看着沈莉莉吃着冰激凌,冰激凌一點一點的在那櫻桃小嘴裏融化。

沈莉莉突然擡頭,有些靦腆地說:“元一哥,要不以後你教我幾招防身術吧。”

張元一微微一笑,點頭說:“好啊,不過,你們女生力氣小,學了也不一定管用呢。”

“沒關係,只要你肯教就好。”沈莉莉又吃了一口冰激凌。

張元一突然想逗逗她,說:“可以倒可以,不過,學費很貴哦!”

沈莉莉把勺子含在嘴巴里“嗯”了一聲,然後似笑非笑貼近張元一狡黠的說:“學費多貴?要不要以身相許啊!”

張元一剛喝一口綠茶,差點沒噴出來,嗆得咳咳了好幾聲。

張元一知道沈莉莉在逗自己,心想,妞,你別開玩笑好不好,我會當真哦。

“那這樣,每週請你去校門口吃一次冰激凌。”沈莉莉又笑着說。

張元一剛說:“好啊。”

目光落到沈莉莉纖細白嫩的手指上,立馬被吸引住了,那尖尖十指,就像嫩蔥白一樣鮮嫩水靈。

張元一不由得說了一句:“真好看!”

沈莉莉有些扭捏,好像有點難爲情,說了聲:“看什麼呢?”

張元一心裏樂的不得了,往前傾斜了一下身體,故意逗她:“當然看大美女咯!”

沈莉莉輕輕一笑,伸出纖細食指,點了點冰激凌,順手抹到張元一的鼻尖上,說:“這纔好看!”

張元一樂呵呵的說:“那就試試吧。”

說完就過來要搶冰激凌,準備如法炮製。

“你好討厭,啊……討厭!”沈莉莉發出一聲驚呼,笑着躲開。

……

一起吃完晚飯,送沈莉莉回宿舍樓後,張元一回到寢室已經七點。

胖子還沒回來,又不知道跑哪去了,應該是約會去了吧,張元一笑着搖搖頭,這個胖子,看來這次有戲!

簡單洗漱了下,張元一倒頭就睡,實在是太累了,女生,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啊,太能逛了啊。

第二天,張元一認真地復着盤,忽然想起趙陽說慶功宴上要演講的事情,趕緊查了一些資料,可是,看上去又沒啥大用,怎麼辦呢?真不行臨場發揮好了,張元一在心裏想着。

然後又琢磨起寧海電子,這個付秋白還真是心思詭異,明天會是個什麼情形呢?

週一,寧海電子以一字封漲停開盤。

“爽!”

張元一和胖子甭提多興奮,擊掌相慶。

寧海幫還真是兇悍啊!洗盤兇悍,漲停同樣兇悍!

—————————————

歡迎在17K註冊收藏《超級散戶》,感謝牛肉咖喱的打賞。 週二上午股價再次漲停,不過,這次股價是從開盤漲幅5個點之後下探,再拉昇到漲停價。

連續三個漲停了。連續吃漲停板是什麼感覺?也許每個人的感受不同,但“爽”肯怕是每個吃漲停板的人的共同體驗。

只是下午寧海電子的漲停板被打開了。

“一哥,漲停板被撕開了,是不是主力在出貨?賣不賣?”胖子沒有主意,扭頭轉向張元一問道。

“等等……”

盤面上有大單賣出,但也有大單買進。連續三天的漲停,讓寧海電子吸引了無數投資者的目光,在低點買入一直持有到現在的投資者,有的蜂擁而出,而有些在場外一直關注的人,卻覺得這次漲停板的打開是個介入的絕佳機會,又蜂擁而進。

張元一突然想起了《圍城》,在城裏的想出去,在城外的想進來。

“一哥,賣嗎?”胖子看着漲停板好像封不住,再次問道。

“寧海幫出貨會這麼‘溫柔嗎?’”張元一思索着。

“主力意圖不明,胖子咱們先慢慢出一半吧,分批,分批地出”

“那另一半呢?”

“剩下的1000萬等今天晚上的數據出來再說。”

股價一直在漲停板附近徘徊,直到尾盤才非常勉強的封住漲停。

剛收盤,張元一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浪奔,浪流,江水滔滔永不休……”

張元一一看屏幕,是洪昇打來的。

剛接通,就傳來洪昇爽朗的笑聲:“張元一,我都要叫你一哥了,你特麼太厲害了,三個漲停了!”

“洪哥,謬讚啊,這次運氣好,上週五我差點被主力搞爆倉了。你買了多少啊,洪哥”

“說到這我就生氣啊”

“怎麼了洪哥?”

“本來週四你給我打電話,當時我就買了200萬,但週五上午暴跌的時候我一害怕賣了一半,想着再跌就加倉,可是一直沒加倉,沒想到後來直接拉漲停了,這個主力太氣人了,我目前就掙了三十萬,哎”

“沒事,洪哥,以後我們還會發現好票的。對了,洪哥,今天的數據出來沒有?”

“數據再等半個小時我傳給你,正在破解。另外,我看今天的封盤是不是有點問題啊”

“我覺得也有點問題,一會等數據傳過來,我分析分析,然後給你個電話,洪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