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爽朗的笑聲,當即就是響徹在了這處大帳之內。

而這道聲音,也正是出自於那一位瘦小蠻族天武境強者之口了。

並且,看其表面樣子,他似乎面對着這位被稱之爲阿橫的蠻族天武境強者,竟是微微的表示了下敬意!

“兄弟二人?呵,血晨你也配做爲我的兄弟?你先把你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給我搞清楚了來!”

然而面對他這樣的敬意,那位阿橫卻是當即整個人的臉色都是不好了。

其實,他們二人都只是天武境二重的強者而已,比之實力也都是差不了多少的。

可是倘若放開實力的話,他們二人也的確是有着地位之差的。不說此次在攻佔嶺南郡城的戰役之中,這位阿橫已經是做爲了主將,而那位血晨卻只是副將。

就說在他們蠻族的地域之中。

這位阿橫那也是出自於一個真正強大家族裏面的,比起毫無家族與關係的血晨,在地位之上,他確實是要高出許多的。

“是是是,阿橫將軍說的對,我確實不配和你做兄弟。”

這時,看着如此臉色的阿橫,血晨竟也是立即就這般低聲下氣的說了起來,絲毫的怒意都是沒有。

然而在他的內心之中,卻當然還是有着極大的怒火燃燒了起來。

“哼,我不配做你兄弟?說的真好,那等明天再次與那位嶺南郡城的老傢伙作戰之時,可就不要怪我故意害你了。”

“那老傢伙雖然身受了重傷,可他畢竟乃是天武境三重強者啊,我就不信了他能沒有什麼底牌。”

隱隱之中,這位血晨在看向這位阿橫的雙眼之中,都是有着一絲血光閃過。

不過,他眼中的這絲血光也是十分的隱祕,即使是坐在他對面的阿橫,都是沒有發現過來。 “嗯,知道不配做我兄弟就好。”

看着表面上如此歉意的血晨,阿橫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這個人,境界實力確實算是不錯。可是論比起心機,卻是要差遠了。

“不過你也放心好了,在明日我們拿下嶺南郡城之後。我保證,你的功勞我是絕對不會搶的,我一定會向祭祀大人稟報實情的。”

這時,阿橫也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便是直接的就朝着血晨說道。

其實在他看來,軍中的功勞對於他來說,是真的沒有什麼意思的。他之所以來到天火王朝之內,全都是他家族爲他安排的歷練而已。

而他的家族,也當然是一個真正十分可怕的家族。可怕得到能讓他面前與他境界相同的血晨,都是對着他如此的低聲下氣。

“哈哈哈,那我多謝阿橫兄……不,多謝阿橫將軍了。”

頓時,血晨就是在臉上掛滿了笑意,手上也還端起了一杯酒,似乎馬上就愈要和這位阿橫將軍痛飲一番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轟!!!!”

整個蠻族大軍的駐紮營地上。 醫妃捧上天 突然之間,竟直接就是有着一道震天動地的轟鳴聲響徹雲霄!

並且,隨着這道巨大的轟鳴聲,無數的箭矢之聲和喊殺之聲,也瞬間就是遍佈在了此處。

“咻!咻!咻!咻……”

“給我殺,全軍殺向蠻族大營!”

“殺啊……”

頓時之間,在駐紮地外圍的蠻族軍士們,瞬間就是死在了這第一批的攻勢之上,連反抗都是絲毫沒有來得及反抗的!

“不,這不可能!他們嶺南郡城怎麼敢衝出城外,殺向我們蠻族大軍!”

在外圍處,一位地武境級別的蠻族一牙統領,都是帶滿了震驚的臉色,望向了向着他殺過來的嶺南郡城軍士們。

這突如其來的大軍,已經是讓得他準備下令堅守這裏的軍令,都是暫時的放在一邊了。

而隨後,就在這位蠻族統領發愣的這一瞬間。

一把暗黑色的長槍,竟立即就是以着極快的速度,向着他刺了過來。

“噗呲!!!”

隨即,便是一道長長的血花,直接就是在空中綻放了出來。

這一幕,也不但未能將那些蠻族軍士們從發愣中走了出來,反而還是讓得他們更加的深入到了一種發愣的狀態之中。

似乎,連呼吸都是快要忘記了!

“吾乃陸公麾下猛將,王賁是也!誰敢與我一戰?誰敢以我一戰!”

這時候,看着戰場之上這麼多愣住的蠻族軍士們。王賁也當即就是暴吼了一聲,隨後便是帶着他身後的軍隊,就開始大殺特殺了起來。

一路之上也是所向披靡,戰無不勝!所遇到的蠻族軍士們,盡皆都是攔不下來王賁他們的步伐。

……

而此刻,位於另一邊。

蠻族大軍駐紮地的中心一處。

“這……這怎麼會!嶺南郡城的人們是瘋了麼?”

一道充斥着震驚以及疑惑的聲音,當即就是響了起來。這也正是那位蠻族的阿橫將軍,所發出來的了。

看着外面殺來的大軍,即使是他這位天武境強者,也都是感受到了十足的震驚了啊。

“有可能,他們估計也是知道了,在明天他們嶺南郡城必被我軍破城,所以纔會在今晚,這麼不顧一切的發起反攻的!”

“不過這也很正常。既然他們已經來了,那麼我們便是可以讓我們的勝利,也來得更加的早些了。”

這時,一旁的血晨倒是絲毫沒有感覺到什麼震驚。

反而他還更是早已把兵器給握在了手中,似乎時刻都在準備出手一般。

“說的好,既然他們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們了。走!”

隨着這一道喊聲響起,兩道流光也是直接就朝着天空飛了上去。

因爲這兩位蠻族的天武境強者,他們已經是想好了,準備直接放棄這裏,先一舉拿下嶺南郡城再說!

然而,令他們所萬萬沒有想到的卻是。

就在他們二人衝向天空的時候,一道同樣極快的流光,也是瞬間就衝向了他們這裏。

當這道流光停了下來之後,一位蒼老的身影也是馬上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只見,這位老者穿的乃是一身灰袍,手持一把古老大刀,直接就是一臉微笑的看向了他們二人。

並且這位老者的身上,也是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了一股極其強大的氣息。這種氣息,也只有着沒有受到重傷的天武境強者,才能夠散出來的。

而看着這位老者的模樣,這兩位蠻族的天武境強者,在這一刻,也共同都是感到了發自內心的震撼!

“你……你的傷竟然好了!這……”

“不可能!你今日所受之傷,分明就乃是真正的重傷,對於你來說,絕對沒有可能這麼快就好的!”

他們也都身爲天武境強者,自然是十分清楚同等強者所受到的重傷,究竟是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哈哈哈,你們這些蠻子也終究只是蠻子而已,認知和見識還是太低太低了。還是先來和我好好的打一架吧,這下面的兩軍大戰,你們便是就不要管了。”

這時,見着對面兩位如此震驚的蠻族天武境強者,白振也當即就是大笑了出來。

他來此的任務,也並不是爲了擊敗他們二人而來的。他一個天武境三重的,當然也不能打過這兩位天武境二重的蠻族強者。

不過他卻是不需要打過,他只需攔住一段時間便可以了。

相信在一段時間之後,這地面上的蠻族軍隊,便是能夠被陸晨他們所率領着的軍隊給殺得所剩無幾了。

而到時候,這支蠻族大軍之中,也就只有這兩位天武境級別的空頭將軍了。

再說想要攻打嶺南郡城之類的話,那也完全就是空口之談了。

“可惡,你們嶺南郡城當真狡猾!”

“哼,我們既然能重傷你一次,那麼當然也是能重傷你第二次!”

天空之上,兩道格外憤怒的咆哮之聲,當即就是響徹在了天地之間。

此刻,這兩位蠻族的天武境強者,也立即就是全力的殺向了白振,就連各種族內的禁忌手段,都是拿了出來。

因爲他們現在所要的,就是要在最快的時間之內,幹掉或重創這位白振!

而白振在這個時候,也是真正感到了壓力。

他一輪一輪艱難的抵擋下來了一位蠻族天武境強者的進攻,另一位蠻族天武境強者,卻立刻就是再次殺了上來。

讓得他根本就是連片刻的休息時間都是沒有!

“不,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啊。這兩位蠻子還真是不要命了,竟然是連蠻族的禁忌手段都拿出來了。這樣的話,我可是真的抵擋不住多久了啊。”

在白振的內心之上,他當即就是如此的感到糟糕了起來。

可是他現在,在這天空之上卻是什麼都無法做到了,只能是一邊拼着老命艱難的抵擋着,一邊把希望寄託在了陸晨他們的身上。

而他這一次選擇的希望寄託之處,很顯然,也的確是選對了……

蠻族大軍駐紮地,地面之上。

“嶺南軍聽令,八門金鎖陣,給我成陣!!!”

一道仿若君王一般的言語之聲,竟直接就是出現在了戰場之上。

並且,還令得無數軍士們的心中,無論敵我哪一方,都是感覺到了那種君王才能所擁有的真正威嚴! 嶺南郡城之外,蠻族大軍的駐紮地上。

這裏已經是淪爲了戰場,即使是在漆黑的夜晚之中,到處也都是被點燃了開來,燃燒起了熊熊的烈焰,照耀在了整個戰場之上。

並且,這些火光還並不是最耀眼的。

最耀眼的還是要屬這戰場之上,那一道極其龐大的金光了。

只見那一道金光,竟是直接就照耀在了整整一萬位軍士們的身上!

而這些被金光所照耀的軍士們,在蠻族軍士們的眼中,好像就是如同上天所派的天兵天將,是專門來殺伐他們的大軍一般!

讓得蠻族軍士們的心中,竟是不知爲何的,就突然的生出了一種絕對不可敵的恐懼心理。

“不……不,這絕對不是一般的軍隊!嶺南郡城怎麼會有這種軍隊!”

“這究竟是什麼大陣?又是什麼軍隊?怎麼會如此駭人!”

“不要給我逃跑!從現在開始,我要是再看見了誰在逃跑,那麼我保證,那一人絕對會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蠻族大軍之中,統領們一道道的狂吼之聲也立刻是傳了出來。

在這個時候,他們蠻族的兩位天武境強者都是在天空上作戰之時,那麼他們這些地武境級別的統領們,便是能夠直接掌握軍中大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