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毛啊,橫豎一個死,胖哥我十八年後照樣一條好漢子。」胖子挺了挺胸脯。

「主公,我們倆也想去。」良豆子說道。

「你們是想去尋求下一個境界是不是?」唐春淡淡笑道。

「嗯,人活一輩子。有人喜歡香車美女,也有人喜歡金銀銅條,而我們就喜歡武道。即便是因此回不來了也無撼了。」羅盤子說道。

「那中,你們倆個算上。胖子、李北,還有寒刀要帶上。德從跟包毅就留下在家看家了。這沈府我覺得不怎麼太平。沈萬四的族人上萬,那天在府中被滅的也最多幾百吧。不可能全滅光了。現在那些人估計是躲在暗處。咱們佔了他們的府砥肯定給他們盯上了。」唐春說道。

「嗯。我也有點感覺。總覺得暗中有雙眼睛在盯著咱們府砥。」良豆子點頭道。

幾兄弟又合計了一下,林大宗不久也到了。

第二天,唐春把包毅帶進了制器總府,交待紅衣大炮跟鐵甲戰船就由包毅具體負責了。當然,包毅負責的只是一個指揮建造的流程罷了,高手方面制器總府這邊有。

而唐春帶上幾個兄弟悄悄坐著飛鷹出發了,趙大人帶了兩個氣罡境強者一起來的。這次因為是顧地重遊,所以,很順利的就到了古墓位置。

「嗯,他們已經下去了。」看了幾眼后。唐春發現了一個盜洞。泥土還是新挖出來的。

「不會是個陷坑吧?」良豆子問道。

「這裡並沒別的新挖的痕迹,應該就是這裡了,咱們小心點下去就是了。汗趴他們之中就汗趴功力最高,聽說不過氣罡境初階。咱們怕什麼?」胖子不屑的哼道。

「老五。什麼時候都不能輕視咱們的對手。而且。你難道就能肯定汗趴沒有邀請更高功力的朋友了嗎?如此神秘之地就是汗趴的師傅聽說過後也會動心的。還是小心點。」唐春訓道。

「明白大哥,剛才只是嘴上說說罷了。」胖子臉微微漲得有點紅了,幾個循著洞道就下去了。

「很安靜嘛。並沒發現你們所講的蛆蟲什麼斷掌的?」趙大人有些疑惑,問道。

「越是平靜越要注意,沒準兒什麼時候就出現了。」唐春說道,就在這時候,傳來某人慘叫聲來。眾人循聲過去,拐了幾個彎,往下斜著滑了一陣子終於接近慘叫聲傳來之地。

「牛胖子,你瘋了是不是?」汗趴的聲音憤怒的傳來。

「汗趴,你個老色鬼,你個混蛋東西。你污辱了宋倩。你以為我牛胖子是老糊塗了是不是?你個混蛋,老子要殺了你。」牛胖子滿身鮮血,而汗趴也差不多狀況。現場還有具女屍泡在水池裡。這個地方就是原本唐春跟胖子進來發現天元石的地方了。

「牛胖子什麼時候突破到氣罡境了?」唐春用氣罡密音問林大宗道。

「不清楚,應該不可能啊,當年我四段位時牛胖子最多比我強一點。現在能到先天境界就不得了啦,怎麼可能到氣罡境界。」林大宗也是一臉疑惑,朝著唐春比著手勢。

「可是汗趴卻是正宗的氣罡境初階高手,你看,他跟牛胖子打了個平手。」唐春也是滿腦門子的疑惑,示意大家先看戲再說。

叭叭叭……

巨大的洞府里不斷的響起兩人氣罡相撞的聲音來,這洞壁估計也是經過特殊處理過,不然,早被兩人那重達十幾萬斤的剛猛罡氣給毀了。

滋溜……

亮光一閃,一個王冠很詭異的從牛胖子手中飛到了空中罩向了汗趴。唐春跟胖子一看,頓時震驚得張大了嘴。因為,這王冠原本可是戴在大秦國來的私生皇子張照頭上的。當時胖子貪心去摘王冠差點還被張照奪了魂魄。

還是唐春用自己泥丸宮中的特殊彗星狀飄帶救了他的。不過,當時那王冠在張照失去一部分魂魄之後就氣化了。想不到現在居然出現在了牛胖子手中,不震驚都不成了。

那王冠十分的詭異,居然一下子就套在了汗趴的頭上。 坑妻沒商量 一扯,滋啦一聲,汗趴整塊頭皮都給扯了出去,一張血淋淋的頭皮飄在了空中。汗趴一年前本來被泰冬陽寄生的雷虎鷹王給打傷過,當時腦漿都給打出來了。現在傷上加傷,老傢伙可是真倒霉了。

不過,老傢伙也有手段,居然摸出一枚紅色東東扔了過去。轟隆一聲巨響,光華閃耀,火光衝天,地動山搖,水池裡的水都給激起跳到了二三十米的空中。(未完待續。。) 牛胖子給炸得飛走了一條手臂,不過,那王冠早就影子一閃往汗趴的臉上來了一下。頓時,整張臉皮滋啦一聲都給撕了下來,露出汗趴那一張血乎乎可怕的臉來。牛胖子得勢不饒人,王冠再次出手,在汗趴胸口來了一下,一個血洞又出來了。

「哈哈哈,汗趴,你死定了。今天老子要折騰死你。這裡的一切都是我牛胖子的了。」牛胖子狂笑著,好像一個瘋人撲到汗趴面前抬起一腳踢了下去。洞中不斷的傳來汗趴的慘叫聲,不過,就在這時候。水池中那具女屍突然站起來了。

「倩倩,你沒死啊,啊……」牛胖子一看,高興的叫了起來。

「夫君,我這裡疼。」宋倩倩叫道,牛胖子一看,最後一腳下去把汗趴的胸脯踩出一個血窟窿后彈向了宋倩。

不過,剛到宋倩身旁時。啊,牛胖子一聲慘叫,雙眼凸出,因為,宋倩居然摸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一刀就捅進了完全未及防備的牛胖子肚子里。鮮血頓時飛濺而出。

「好像全瘋了似的,真是詭異啊,難道是這座神秘的古墓在影響著他們?」林大宗一臉發怵的說道。

「還真是怪了,牛胖子拜汗趴為乾爹,打他打得半死。現在宋倩這個夫人居然一刀捅向了夫君牛胖子。難道還真是那隻神秘的手掌在發威力?」胖子說著,發怵樣子看著池子對面那隻手掌,發現那個紫檀盒子還在。

叭嚓一聲。

宋倩被牛胖子的王冠砸到了水池裡。牛胖子罵道,「你根本就不是宋倩,鍾子秋,想不到你這個老賊居然能奪了宋倩的魂神。我實在沒想到。」

「哈哈哈,你不是也一樣。你不是也佔了牛胖子的身體嗎?肯定是牛胖子要報奪妻之恨。所以,配合著你把身體給了你。而你為他復仇。想不到吧,宋倩根本上就不愛你。」鍾子秋大笑道。

「放屁!倩倩是愛我的。不愛我怎麼會嫁給我。」牛胖子大罵道,其實,他的魂神早就跟張照的魂神融合在了一起。

「宋倩恨你,因為。你毀了林大宗。宋倩愛的人是林大宗。不過。後來你說林大宗被你殺了。宋倩一直把這恨埋在心裡的。

而且,宋倩還會一直跟著你,也是為了你手中的密宮之鑰。別以為宋倩這娘們傻,這密宮之鑰是是確解大秦國出現的『圓圓』的秘密。

圓圓是大秦國最高機密。我跟張照都是為了它才到了這裡的。這全是武青青那娘們設計的一個坑。因為。傳說『圓圓』就是武王用的兵器。

形似碟盤狀。還能飛,而且,還能載人攻擊。據說。此東西的品階早達到了玄級極品,甚至有人說此物是屬於黃級兵器系列。擁有它就擁有了武王的秘密,就擁有了霸殺天下的實力。」鍾子秋大笑道。

「老子乾死你。」牛胖子咬牙說著,此刻居然又變成了張照的聲音來,王冠飛騰而去砸向了鍾子秋。鍾子秋一跳就到了天元石上。爾後搬一起只小手掌往王冠上抓了過去。

此一刻,那手掌好像活了似的。一把就把王冠抓在了手中。咔嚓一聲脆響,那般厲害的王冠殺器居然被天元石手掌給捏碎了。

「張照,我知道你現在才是真正的張照而不是牛胖子了。看到沒,我已經得到了這裡的神秘手掌的傳承。你,張照將死無葬身之地。」鍾子秋嘎嘎陰笑著,手掌往張照抓了過去。

那手掌在瞬間就漲大到了鍋蓋大小,上面發著泛黃的光芒來。唐春感覺到了巨大的靈力波動。難道這手掌還是一個高品級的法器不成?唐老大在心裡尋思著。

「哈哈哈,你得到傳承,老子早得到了。」張照突然一聲大笑,身體青煙一冒,居然從身體中突然的冒出了好幾條觸鬚來。

「這不是那飛蛆的進化體嗎?」胖子驚得眼都瞪成了銅鈴狀。

「有可能是飛蛆的進化體跟張照的魂神融為了一體。爾後借牛胖子的身體成活了。」唐春說道。張照那十幾條觸鬚如繩子一般張開網向了天元石手掌。

真給他一把就抓住了。鍾子秋一看,拚命往回拉想扯回來。不過,張照此刻力特別的大,手掌給他越扯越近了,連帶著控制手掌的鐘子秋也給他拉到了面前。

觸鬚再一晃,分出兩條來捆住了鍾子秋。眼看著張照陰笑著距離自己就幾米了。鍾子秋臉色蒼白,嚇得轉頭朝著中央手掌中的那隻紫檀箱子大叫道:「主人,快救救我。」

噼啪幾聲,箱子里冒騰出濃濃的木盤草味兒來。不久,那木盤草的氣物居然形成一條彩帶樣子盤繞在了箱子上方。再不久,四壁上一動,八道黃色光柱罩向了鍾子秋兩人,一扯,箱子突然打開,吱地兩聲,兩人都給扯到了箱子開口處。

一條紫色藤蔓從箱子里像蛇一樣的遊走了出來,而且,沿著兩人腳板往上,不久,就纏滿了兩人全身。

不久,綠色藤蔓居然像小蛇一樣鑽進了兩人身體之中。好像在吸噬一般,兩人身體以肉眼能見的速度乾癟了下去。

「主子,你這幹什麼?」鍾子秋全身抖瑟著嚇得大叫道。

「咯咯咯,鍾子秋,本皇養你這麼久就是為了今天。」紫檀盒子裡面傳來一道尖利的女子笑聲來。

「你……你這聲音怎麼像是武青青的聲音?」鍾了秋跟張照都嚇得叫了起來。

「不錯不錯,還記得本皇的聲音來。說明你倆個一直把本皇銘記於心。以為本皇老糊塗了是不是,你,張照,一個私生皇子居然也妄想著掌大秦國皇室。

為了謀權你居然勾結多位臣子將軍想搶大秦國寶『圓圓』。而你,鍾子秋,作為大秦國黑衣衛第一副都統,居然想趁著機會滅了張照奪了『圓圓』。

你們倆個都是想陰謀篡權之輩。大秦國有識的大臣心裡都明鏡似的。不過,咯咯咯,你們兩頭豬,在本皇面前只是兩頭蠢豬罷了。

還以為自己聰明。這『圓圓』誰不想要,大秦國是張家的天下,而我武青青既然當政,當然不會讓大權再落回張家。」武青青陰森森笑道。

「所以,你故意挖了個坑讓我們倆個鑽進去。爾後借了手段把我們倆個都滅了。而實際上,『圓圓』卻是在你的手中。

而你給眾大臣們說是被我們倆搶走了。而你武青青才是真正的大秦國的禍星。你個不要臉的女人,愧得大秦王對你如此的好,結果,卻是在身邊養了一條蛇。

不過,我張照相信,你武青青也到了這個地方。肯定是大秦國的有識的大臣們早就想到了你的陰謀,結果怎麼樣,你自己肯定也是被正義之土追殺到了這裡的。

咱們三個,彼此彼此,反正都死了,那就一起死。」張照大叫道。

「你錯了張照。」武青青哼道。

「我何錯之有,肯定是給我說中了。不然,你不可能在這裡出現的。而且,一千年下來了你一直還躲在這破箱子中。你跟咱們一樣就剩下點殘魂了。而且,還要借這老山參的身體存活著。你比咱們好不到哪裡去的。」張照大笑道。

「放屁!」武青青惱了,一條藤蔓葉子形成巴掌狀一把抽去,頓時就把張照的嘴巴打歪了,嘴巴都硬被藤蔓手掌扯走了血淋淋的一大片肉。

「應該就是如此。」鍾子秋也是憤憤然。又是叭地一聲,鍾子秋嘴巴也給扯走了一大塊肉。

「本皇是奉命而為,本皇為主子而奪大秦國天下。不光是我武青青,在浩月大陸多個國家都是如此的。至於說你們講的殘魂。咯咯咯,本皇現在的魂神是飽滿的,本皇願意讓主子抽走剝離魂魂出來。本皇五成的魂神在這長生樹上活得好好的。一旦大秦國那邊成功。二魂合一,本皇將達到蓋世風華那匹夫的境界。至少,本皇還能復活,還能再活上幾百年。」武青青大笑道。

「難道有兩個武青青,你的一半魂神留在了這裡。另一半就是當年的大秦國女皇?」鍾子秋一臉愕然。

「咯咯咯,你現在才想到,可惜你想到已經太遲了。」武青青笑著,突然朝外哼道,「你們幾個也聽夠了,一起進來吧。」

話音一完,那纏著的藤蔓瞬間眼就到了外邊偷聽的唐春等人面前。眾人趕緊各揮出兵器砍向了那紫色藤蔓。

可是藤蔓太強悍了,而且,一枝分兩枝,二枝分四枝,在短短的幾十秒鐘內就分剝出了幾十枝藤蔓。唐春幾人儘管早有準備,但最終還是被這些藤蔓纏著看到了池水中。

「小子,前次讓你僥倖逃了出去。你以為在本皇之手能逃出去嗎?」武青青哼道。

「難道是你故意放我們出去的?」胖子掙扎著問道。

「咯咯咯,這小胖子聰明。沒錯,今天你不是看到了放你們出去的成果了嗎?不放你們出去怎麼能引來這麼多的高手。那本皇怎麼樣補充全身的精神氣。」武青青大笑道,震得池水跳個不停。

「你估計干這事不少年頭了嗎?」趙大人問道。

「當然,不然,我武青青一千多年下來怎麼還能活得如此的滋潤?」武青青狂笑道。

「武青青,你其實跟我們一樣只是個可憐的失敗者。」唐春突然大叫道。(未完待續。。) 「放肆!」唐春被一巴掌抽得滿嘴鮮血。

「你打死我我也要說,武青青,可以看出來,你在大秦國的事業並沒能取得圓滿成功。不然,你早就二魂想合成就武王境界了。

不然,一千多年下來你怎麼還要一直躲在這破箱子中。就靠著那長生草活著。靠著被你騙進來的高手的精氣神吸食補充活著。

大秦國那邊肯定出現了什麼變故。直到現在,你就剩點可憐殘魂了。還妄想著二魂合一。一千多年了,大秦國那邊的武青青早死翹翹了。

恐怕連屍體都腐爛了。魂神估計早就散了。所以,別指望著那邊了,你沒戲了。」唐春叫道。

「放屁放屁……」武青青貌似瘋狂了,都爆粗話了,而且,那紫色藤蔓像瘋子一般滿洞的抽打了起來。而且,煙霧一閃,一個女子騰在了箱子上空,那是惡狠狠的盯著唐春。

女子的身體居然不是虛影,而是全身由一些綠色的液體組成的。近乎透明著,但你也看不清她的身體的。雖說是液體組成的身體,但女子身體上溢著強大的氣壓。貌似跟西去東來的氣勢有得一比。

一指彈來,女子手指頭上滴出一滴黃豆大的綠液來。淡淡綠芒一閃,唐春被那滴綠液直接就洞穿了身體。頓時,全身精氣好像突然間被人抽走了一半似的。而綠豆轉了一圈回到女子身體之中,女子居然是如此直接吸收唐春的精氣神的。

「小子。我再彈幾滴你就將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這就是你污衊我武青青的結果。我武青青是大秦國女皇,誰污衊我就得必死。」武青青咬牙說道。

「你只是個可憐的瘋子罷了,我講的可是事實。你苦苦候了一千多年了,看到你的另一半魂神,看到你的本體回來了嗎?武青青,你說說,誰能活上一千年。就是武王這種層次的高手也不可能。就更別說你了。你現在,最多就半武王境界罷了。」唐春加大了刺激力度。

「難道她在騙我,騙我在這裡苦苦守候了一千多年。難道還真是……」武青青吶吶道,頭在晃蕩著。極為痛苦。

「她絕對是在騙你。估計,就是她自己,也就是你所說的主子也早就魂消魄散了。一千多年啊,你見過她嗎?虧得你還在這裡為她守候著。你上當了。上大當了。」唐春喊道。

「胡說胡說。我要去問問她。問問她。」武青青貌似真瘋了,習嗦一下,那些紫色藤蔓居然詭異的就收了起來。她一把捋起唐春鑽進了紫檀箱中。

唐春一看,頓時有些震駭了。因為,他發現這箱子里居然是個很大的空間。外邊看起來並不大,但箱子裡面居然有二百來米寬大。

而且,到處爬滿了生長草藤蔓。而武青青就坐在一個綠色液體的木缸里。藤蔓全都是從木缸里長出來的。感覺箱子一動,肯定在行動了。

武青青一臉瘋狂,藤蔓在劇烈的擺動著。天眼之下發現箱子外邊的藤蔓好像活了的手腳一般扯著這個特殊的箱子一下子掉進了那隻手掌當中鑽進了一個地道里順著就過去了。

而且,這箱子貌似還能自由伸縮。唐春感覺它就是一靈器,而且,品級還不低。經過一陣子劇烈的顛頗之後終於停了下來。

「出去。」武青青一把就把唐春踢到了外邊,放眼一看,唐春頓時訝然。

因為,自己站立之地居然是在半空中一朵青色彩光的雲朵上。天眼之下可以肯定,下邊絕對沒有什麼支撐點。而且,雲朵的對面就是前次來發現的那尊巨大的石頭手掌雕像的對面,位置處於它的頭部下方。

「主子,主子,小奴求見主子。」武青青硬按著唐春跟著自己一起要朝著那尊巨大而神秘的雕像三跪九叩道。

不過,就在唐春感覺難撐之時。石頭手掌上的那枚戒指又閃了一閃。一道光柱打在唐春身上。頓時,唐春身上的那枚翠綠戒指動了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