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火雀城的另一處巷子裏,璽傑京懷裏抱着一大堆吃的。

“嘿嘿嘿,幹壞事就要留名字,怡紅院璽傑京,完美!”

璽傑京得意地笑着,從懷裏掏出一個燒餅往自己的嘴裏塞去。

“汪!把吃的給本大爺留下!”

突然聽到聲音,璽傑京左右望了望。

咦,奇怪。

沒有人啊!

“汪!你個混蛋!本大爺在你腳下!”

璽傑京聽這話往腳下看去,只見有一隻呆萌的小狗在自己的身下呆着。

“咦,小狗狗,是你在說話麼?你好可愛啊!”

說着璽傑京伸出手指想要摸一摸手上這隻哈士奇的鼻子。

然而下一刻,他就發出了尖叫。

“啊——”

原來這隻哈士奇就是進了火雀城之後就消失的狗子。

它聞到了食物的香味,立馬就跑開了。

那是一個燒餅攤,他跳上去想要吃燒餅,結果被賣燒餅的大媽一籠蓋給扇飛了。

無奈的狗子因爲身體太小了,根本沒辦法偷吃的。

但是他在街上發現了一個同道中人,不對,不是同道,狗子是想偷,而他是搶。

搶完了之後還大喊着:“我是怡紅院璽傑京,不爽的來打我啊!”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狗子心想這怡紅院不是王宇的那個怡紅院麼,那我去找他要吃的,他肯定給我!

於是就出現狗子在巷子裏打劫璽傑京的一幕。 “你給我鬆開!你條臭狗!”

璽傑京不斷地拍打着狗子的腦袋,但是狗子就是不鬆手。

怎麼說璽傑京也是個元嬰後期了,肉體雖然比不上王宇那麼變態,但是也不是凡人可以比的啊。

可是他都不知道這狗子怎麼回事,一口咬上來,連他的護體靈力都沒有用。

而且咬的還特別地痛。

ωωω •тт kΛn •c○

“吃的給我!”狗子的嘴裏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但是還好能聽得懂。

璽傑京聽到狗子的目標是吃的,連忙喊道:“給你給你!你快鬆開!”

狗子直接鬆開了嘴,然後朝着地上剛剛璽傑京丟下的吃的衝去。

可是璽傑京根本沒打算給他,他的腳直接擋在狗子的面前,不想讓狗子靠近那些吃的。

但是狗子可不管,他的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除了美女就是吃的,沒有美女,吃的就是他的命。

“汪!”

狗子又動嘴了,他直接一口咬住璽傑京的小腿。

璽傑京這次也有準備,他手捏法決,給自己身上加持了一個更後的靈力護盾。

然而他不知道狗子是免疫靈力的。

這一口咬下去,狗子咬的比之前還用力。

他本來想着這傢伙是王宇的人,不要太狠的,但是這傢伙剛剛竟然出爾反爾,還耍自己,本大爺是你能耍的麼?

肯定不行!

咬死你!

所以璽傑京就傳來一聲比之前聲音更大的慘叫!

“啊————”

鮮血從璽傑京的小腿處流了出來,他璽傑京縱橫修仙界數十載,何時受過此等重傷。

一柄勺子出現在璽傑京的手中,這是他的法寶:天龍勺!

璽傑京一勺子往狗子的腦袋上敲了過去。

結果狗子的反應速度極快,直接鬆開了嘴,還跳開了。

但是璽傑京沒收住手,天龍勺直接敲在了他自己的小腿上,這一下更是痛上加痛。

他站都站不住了,直接坐在地上,將天龍勺收回去之後,連忙雙手覆蓋靈力開始給自己療傷。

趁着這個機會,狗子直接衝到了食物堆裏,開始瘋狂地啃了起來。

“媽的!你條臭狗!敢欺負我怡紅院璽傑京,小心我大哥唐三還有李雲龍打死你!”

璽傑京邊療傷邊喊着。

“你少來,唔……他們都是王宇演的……唔唔……”狗子邊吃邊不屑地說着。

他在蛋裏就感知着外面的世界,他知道唐三和李雲龍都是王宇。

“王宇?”璽傑京有些好奇,誰啊?

狗子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了話,連忙說道:“王宇是他們的大哥,你不知道麼?怡紅院院長王宇!”

聽到狗子這話,璽傑京瞬時間驚呆了。

怡紅院有院長的麼?

臥槽!

王宇,怡紅院院長!

老子冒充怡紅院的,那不是得被他打死?

不行不行,得走得走。

璽傑京剛起身準備跑,然後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不對啊,王宇不知道我跟唐三有矛盾啊,我去要求加入怡紅院啊,我這麼天才怡紅院肯定收啊,這樣唐三以後就不會揍我了吧!”

想到這裏,璽傑京突然覺得自己真是一個天才。

以後他就能堂堂正正地以怡紅院璽傑京自居了。

“你想加入怡紅院,得先問我。”狗子不屑地看着璽傑京。

“問你?”

璽傑京看着面前這隻小狗子。

“你算哪根蔥!”

“本大爺是怡紅院護院神獸!”

被吐槽的狗子十分不爽,他直接雙腳站立插着腰,高傲地說道。

“就你?還怡紅院護院神獸!你吹了吧!”璽傑京不屑一顧。

“汪!媽的!你敢瞧不起本大爺,本大爺咬死你!”

說着狗子就要朝着璽傑京的腿咬去。

但是就在這時候,狗子的鼻子動了動。

璽傑京鼻子也動了動。

“你聞到了麼?”

“聞到了,你也聞到了麼?”

“聞到了!”

狗子與璽傑京兩人對視一眼,彼此給了一個你懂的眼神,然後朝着東邊跑去。

“走!”

火雀城最大的酒樓——醉仙居。

醉仙居一共有三層。

底層接待平民百姓,二層接待商人官人,三層接待王公貴族。

在三層此時只有一張桌子。

桌子上也只有一個看上去氣質不凡的公子哥在吃着菜。

而醉仙居的掌櫃此時隨同這個公子哥的隨從們站在一旁,

“這醉仙居的味道果真不凡,來人,賞!”

一邊的隨從懷裏掏出一個袋子,放到掌櫃的手上。

掌櫃地將袋子拿在手裏,頓時眼前一亮。

“多謝奇少爺的賞賜。”

隨從揮了揮手,意思是讓掌櫃的離開,別打擾公子吃飯。

這個奇公子,名叫奇修齊,是火雀國兵馬大元帥奇衡三的獨子,在火雀國可以說是囂張跋扈,無人敢惹。

實力沒有多少,平時就愛吟詩作對,帶着一羣隨從到處欺善揚惡。

就在這時候,一股香味從窗外飄了進來。

奇修齊嗅了嗅,頓時覺得嘴裏的醉仙居美食瞬間沒有味道了。

“來人!”奇修齊放下筷子,大聲喊道。

“公子有何吩咐!”剛剛的隨從連忙上前問道。

“你有沒有味道一股香味?”

“回稟公子,聞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