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裏沉默了片刻後,那冷淡的聲音才又傳了出來:“這個事我知道了,我會着手調查的。”

趙銀龍顯然對這個結果非常不滿意:“楊瀾啊,你要知道我也是公司的重要分子,你每天很忙我是知道的,所以才替你去看了培訓考覈,我在現場那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這小子不用留了,聽我的準沒錯!還有……”

他話還沒說完,電話裏的聲音就打斷了他:

“趙公子,我首先替公司感謝你的盡心盡力,不過雖然你是股東的兒子,但是你畢竟沒有參與到公司的決策部門來,所以你說的這件事我先記下了,至於開不開除陳燁,暫時還不能就這樣蓋棺定論,希望你懂我的意思,時間不早了,我就先掛了。”

說完,一陣忙音傳來。

趙銀龍臉都氣黑了。 陳燁從電腦桌旁饒了過去,然後拐了個小彎朝裏面看去。

只見蕊兒穿着一件寬鬆的純白色睡衣趴在牀上,凸顯出完美的纖腰和翹臀。

陳燁一陣充血,趕緊深呼吸調節。

“蕊兒小姐,我,我來了,有什麼事嗎?”

楊蕊兒翻了個身,胸前一陣翻涌,輕聲道:“你來給我按摩,這兩天太累了,渾身痠痛。”

按,按摩?

陳燁以爲自己聽錯了,直到楊蕊兒脫掉了寬鬆的睡衣外套,他才驚醒過來。

他看着楊蕊兒裸露在貼身內衣外的光潔肌膚,似乎反射了燈光晃進了他的眼睛。

這也,太TM好看了吧!

不過夠澀情!我喜歡!

他忍不住搓了搓手,只見楊蕊兒從牀上下來,風情的瞟了他一眼後,趴在了一旁的按摩牀上。

“這裏有按摩精油,你記得用。”

她說了一聲,然後就閉上了眼。

陳燁有點哆嗦着拿起桌上的按摩精油,上面寫滿了外國字,他不認識,也不需要認識,只不過他現在腦子裏有點混亂,所以盯着看了好一會兒。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給女人按摩,還是這麼漂亮的女人!

陳燁感嘆道,我好像真TM是轉大運了!

系統一陣鄙視:你不是轉大運了,你是轉了天運了!淪落到給人按摩還這麼激動,真不知道你腦子裏裝了什麼屎!

陳燁現在可沒心思在意它說什麼,他打開了按摩精油的瓶蓋,然後學着電視裏看到的緩緩倒在了楊蕊兒的背上。

“好涼啊。”蕊兒輕呼了一聲,下意識地扭了下身體,陳燁眸中色彩連連,忙道:“太涼了嗎?我沒用過這個,難道還需要加熱一下嗎?”

“那倒不用了,就這樣吧。”

陳燁得到命令,激動地伸出雙手,然後緩緩按在了楊蕊兒的腰上。

入手極爲滑嫩柔軟,手感相當舒適。

陳燁在心中讚歎一聲。

“抹了油了能不滑嗎?”

系統都快要被陳燁的下着樣給氣si了!

陳燁腦中靈光一閃,記起自己練的撈什麼《九陽神功》已經大成了,說是內力圓滿渾圓天成,正好讓我試一試是不是騙人的。

他這樣想着,丹田發力,頓時一股暖流衝到了血脈之中,這股暖流讓他感覺非常舒適,瞬間感覺自己輕飄飄的。

然後他注意着這股暖流,想用意識操縱它流向雙手,本來還以爲會有什麼難度呢,沒想到竟然一帆風順。

陳燁的雙手就這樣熱了起來,除了他自己能感覺到,楊蕊兒也極快的發現了這個問題。

她就覺得陳燁的雙手好像變成了發熱的兩朵陽光,輕柔舒緩的照在自己身上,所過之處都變得暖洋洋了起來,那感覺……就像兒時母親抱着她的哄她入睡時輕輕地拍打。

“嗯……”

她忍不住**了一聲,真是太舒服了。

陳燁耳朵靈敏,只覺得這酥軟的**似乎直接在耳畔響起,直撓的他心裏發癢。

好一幅《九陽神功》紅粉佳人按摩圖啊!

時間就在這綺麗的畫面中一分一秒過去,陳燁額頭漸漸浮現了細密的汗珠,想他白天被元圖訓了那麼長時間都沒有出一滴汗,現在只是給人按按摩都累的滿頭大汗,卻是不知是何緣故。

仔細分析,朝下看去。

恍然大悟!

原來他不僅僅在幫蕊兒按摩,還在極力控制着自己不安分的小弟!再加上他不間斷的大周天運行《九陽神功》這等高級內家功法,相對於不夠強魄的肉體就成了首先出現負荷的地方。

一心兩用向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陳燁此時是一心三用。

不得不感嘆主角果真是天賦異稟之才啊!

終於,楊蕊兒在陳燁溫暖的《九陽按摩功法》下沉沉睡去,不多時還打起了輕微的鼾聲,想必是睡得相當甜蜜的。

陳燁擦了一把額頭的汗,喘氣暗歎:“這按摩真不是件容易事兒,比背沙袋跑步還累!”

塗在蕊兒身上的精油已經揮發幹了,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微微發着溫潤的紅光,又看了一眼蕊兒隨着呼氣而起伏不定波瀾壯闊,心中一陣肉跳。

“不行,我不是那種無恥小人!我還有更崇高的理想,在達到理想之前,決不能就此沉淪!”

陳燁這樣想着,忍不住又多看了幾眼,這才輕輕地將蕊兒抱到了牀上,蓋上被子後一臉決然地走了出去。

……

佳星娛樂頂樓辦公室內。

楊瀾目不轉睛地看着面前的電腦。

上面播放的赫然是陳燁練習舞蹈時的視頻。

“這個爆發力!”

楊瀾美目凝重,畫面上正好是陳燁一腳把元圖踢飛出去的畫面。

“絕對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強悍的!”

她在腦中快速的過了一遍,每一個身影都是當今娛樂圈裏一等一的舞蹈高手,什麼郭佛陳、羅李翔、Rin……甚至是號稱舞蹈天才的蔡非凡!

就算是他!也一定沒有這樣的瞬時爆發力!

她越想越激動,敲打桌面的手都微微顫抖起來。

“天不亡我佳星,這小子現在雖然還是一塊白板,但我相信,終有一天他會成長起來的!”

“而且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 陳燁意興闌珊的回到了自己屋內,他感覺自己的思想出了問題,實在是太猥瑣了!

於是他決定懲罰自己,懲罰自己今晚看100章的《魔獸劍聖》!

他腦子一揮,眼前頓時出現了一本散發着濃厚的上古氣息的書籍,當然,是出現在他自己的腦海中。

他正要翻開來看,突然餘光看到右下角有個小東西在一閃一閃的發出微弱的光芒。

好奇心使他點擊下去。

“中品淬體丹,具有中級洗身伐髓、排污去垢的功效。”

那小東西在陳燁點擊以後迅速朝他飛了過來,最後落在他的手上上,變成了一顆指甲蓋大小的淡褐色藥丸子,上面竟然還附帶功效說明!

“洗身伐髓、排污去垢?”

陳燁上學時語文成績不錯,他還是能理解這八個字想要表達的意思。

他摸了摸自己粗糙的臉,這些年來爲了哄渣女開心四處奔波嚐遍了世間苦楚,剛剛二十出頭的年紀就把皮膚糟蹋成了一張毛糙的衛生紙。

他又想起剛剛給楊蕊兒按摩時的皮膚觸感,那滑嫩的,跟剛出生的小孩兒似的。

就讓我以身試險,嚐嚐這藥丸的味道如何!

陳燁大呵一聲,張嘴便把中品洗髓丹一口吞入肚內。

說來也怪,這藥丸入口即化,還沒品出什麼味兒呢,就順着陳燁的嗓子一溜煙滑進去了。

陳燁砸吧砸吧嘴,躺到牀上等待藥丸發揮作用。

藥丸沒讓他等太久,3分鐘後,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充斥了陳燁的神經。

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就像有一團火在血管裏燒,溫度很高,把整個身體的血液都燒的很快沸騰起來,這是陳燁此時最直接最清晰的感受,這種感受放到世間任何一個人身上肯定都承受不了,血都沸騰了人還能活命嗎?

陳燁就能,因爲圓滿的《九陽神功》自動化作了絲絲溫潤的氣體,包裹住了陳燁身上每一處重要的痛感神經,這樣一來,他根本就感覺不到任何的痛苦了!

還能這樣寫?狗si吧?

對,當然能這樣寫,陳燁不僅感覺不到疼痛,還舒服地快要飄起來,他被火焰包圍,恍惚變成了火焰之子……

當陳燁再次清醒過來時,渾身上下都結了一層黏黏的灰,從遠處看去活像一具塵封了千年的木乃伊。

他大驚失色,伸手抹掉一塊,裏面頓時露出了粉嫩的肌膚。

這是我的胳膊嗎?

這是我的手嗎?

靠,真的有用啊!

靠,太髒了!先去洗洗!

陳燁激動地跑向浴房,麻利地脫掉被污垢浸染而幹皺的衣服,“哦吼”一聲歡快地衝起澡來。

粘稠的污垢遇水即化,不消多時,陳燁渾身上下都洗的乾乾淨淨了。

陳燁拿毛巾擦乾了身體,站在鏡子前對着自己一番欣賞。

多麼光潔水潤的皮膚啊!

好像回到了20年前!

他讚歎着,突然發現一根棍子頂起了毛巾,他掀開一看,是小弟!

小弟也脫了他的福氣變得粉粉嫩嫩的,雄赳赳的急於表現自己。

陳燁又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砰砰砰!”

敲門聲突然響起,嚇了陳燁一跳。

“誰在裏面?”

是楊薇兒的聲音。

“是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