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張俏麗卻顯得異常冰冷的年輕女子的臉。那是洪豆,雲陽一般稱呼她為豆豆。

洪豆失蹤至今,仍舊沒有任何消息。雲陽將洪豆常用的那把大刀收藏在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時時都要觀看一番。

片刻之後,雲陽嘆了一口氣,將這張臉孔移開,將視線放到了地面上的一顆小石頭之中。

此刻的雲陽心神一片空靈。面對著遠方的漆黑,雲陽心中忽然生出了一個略顯孩子氣的想法,那就是將那塊石頭撿起來,然後用力扔出去。

於是雲陽就這樣做了。雲陽打算蹲下身去,將那塊石頭撿起來。可是就在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來的時候,就在雲陽還沒有蹲下身子的時候,那塊石頭忽然之間飛了起來,自己主動飛到了雲陽的手中。雲陽下意識的將那塊石頭握住,下一刻就驚了一下。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塊石頭自己飛到了我的手中?」

雲陽將那塊石頭拿在自己眼前仔細的打量,卻只看到那只是一塊普通的石頭而已,沒有任何異常。雲陽思考良久毫無所獲,不由得意興闌珊,又將那塊石頭扔了出去。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雲陽心中又是一動。

雲陽將目光又瞄準了另外一塊石頭,同時在腦海之中凝聚起意念,不斷的默念著「到我手中來,到我手中來……」

於是那塊石頭就飛了起來,主動來到了雲陽手中。

「特異功能?!意念外放?這是超凡境高手才能有的能力!我現在沒有一點修為在身,怎麼可能做到這一點?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雲陽心中滿是震撼。

超凡境高手脫離肉身,純粹以精神狀態存在,所以才會有重重不可思議的威能。是否能以精神控制外物也是劃分超凡境高手和肉身境高手之間最重要的特徵之一。而雲陽現在……肉身沒有一點修為,卻可以做到以精神力量控制外物,這太古怪,太不可思議了。

「難道……我以前一直所想的都是真的?這星辰之力果然是在直接淬鍊我的精神,我直接越過了肉身境界,直接開始修鍊精神?!是了,一定是這樣了,沒有其餘的解釋了……只是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靈魂出竅,成為超凡境高手?」

這偶然之間發現的事情讓雲陽心中興奮異常。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成為超凡境高手,但現在畢竟有了希望。

便在這個時候,雲陽忽然之間看到從自己身後冒出來了一道閃光,直接越過自己,向著自己前方的小山頭轟去。片刻之後,一陣幾乎地動山搖的巨響,借著月光,雲陽看到自己前方遠處那座小山包的山頭都幾乎被削去了一層。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從自己身後某個地方傳出了許多人的歡呼聲,又過了一會,還有一些類似滑翔機的東西從自己頭上掠過,飛向了遠處。

「這幫學生真是太胡鬧了,大半夜的還進行什麼武器實驗……明天要去訓斥他們一番。唔,不過他們研發出來的以太陽靈力和星辰之力混合能量團作為驅動的個人飛行儀器倒是很不錯,明天我也去要一架,體驗一下飛行的感覺……」

想著想著,雲陽的臉上便也浮現出了一層笑意。不知不覺間夜已經深了,於是雲陽再一次凝神定氣,面對著這漫天星辰,開始了又一次的修鍊過程。

也就在這個時候,在天空之中,距離地球表面至少二十多萬公里的遠處,那一個突兀出現在太空之中的地獄黑洞已經成長到了足足數百公里的直徑,並且還在不斷的擴大。此刻的它和最初出現的時候已經有了一些不同。原本漆黑幽深的地獄黑洞內部此刻已經變得灰濛濛的,好像是石頭的顏色。

那塊石頭碩大異常,甚至要比一座山峰還要龐大。它正在地獄黑洞內部醞釀,似乎隨時都可能從地獄黑洞之中冒出來。

這種情況又持續了幾天時間,終於,這塊比山峰還要巨大,有足足幾十公里直徑的大傢伙從地獄黑洞之中出現在了地球環繞軌道之上,它並沒有墜落向地球,而是開始環繞著地球運轉,在這運轉的過程之中它還在不斷的調整著自己的軌道,改變著自己和地球的距離。它最終獲得了穩定的運轉軌道,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太陽光直射到了它的上面。

於是大量的氣體開始蒸騰,無窮無盡的甲烷,水冰,氫氣,氮氣等氣體從它上面冒了出來,在這一刻,它好像變成了一團巨大的棉花糖,它的體積也比之前增大了許多倍。

這種體積的增加並沒有什麼意義,除了它本體之外的那些體積都只是一些氣體而已,密度很低。但就算它們的密度很低,它們也足以阻隔陽光,或者星光,不讓它們照射到地球上。

在這個巨大彗星出現之後,那個地獄黑洞就悄無聲息的消失了。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彷彿從九天之外傳來的聲音進入到了中天神殿主教團羅耶主教的腦海之中。

「我虔誠的信徒們……我已經剝奪了地獄之城的陽光,地獄之城從此將陷入黑暗……因為某些限制,我只能為你們做到這一步了……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發動聖戰,將地獄之城真正的打入到地獄之中……」 中天神殿大殿之外,以羅耶主教為首的虔誠信徒們在這裡跪了一地。這裡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發出來,但毫無疑問,所有人都察覺到了那瞬間覆蓋了這裡的浩瀚神力。

那股浩瀚神力持續了片刻,最終消失的無影無蹤。在這一刻,無數人抬起了頭,將熱切的目光投射向了最前方的羅耶主教。因為信徒們都知道,主神的喻示,只有地位最高的羅耶主教才可以接收到。

羅耶主教緩緩站了起來,神情無比的神聖。他轉過了身,面對著跪在自己面前的無數信徒,用最為宏大浩瀚的聲音說著:「主神從九天之外降臨下了啟示……主神說,他已經剝奪了地獄之城的陽光和雨露,從此之後,地獄之城將不會再看到太陽,也無法再看到星空,這是主神對地獄之城的懲罰……主神要我們發動聖戰,將地獄之城真正的打入到地獄之中去!」

「聖戰!聖戰!毀滅地獄之城!毀滅那個充滿了骯髒和污穢的城市!將它打入到地獄之中去!」

「讓那群邪惡的,不遵從主神意志的異教徒全部滾入到地獄中去!」

在這一刻,無數狂熱的歡呼聲同時響起。羅耶主教的神色愈發肅穆,浩大的聲音再一次從他口中發出:「我代掌教至尊傳達命令……我命令,中天神殿下屬十一個主城,共兩百萬神殿騎士,全部集結,準備出征地獄之城!」

伴隨著這道命令發出,從屬於萬化神教的十一個主城之中,無數身穿明亮盔甲的戰士們行動了起來,到處都是摩擦的刀槍聲,到處都是軍陣行走的喧嘩聲。

就在這繁雜的軍陣調動之中,一些暗流也正在悄悄的發生著。一道道的信息匯聚起來,最終匯聚到了少數幾個人手中,然後這幾個人依靠著自身高超的修為,悄悄的從這些主城之中潛伏了出來,快速的向著盛華城狂奔而去。

「中天神殿即將對盛華城發動總攻!總兵力達兩百萬!超凡境高手高達一百餘個!還有可能在暗中聯絡了妖獸要一同攻城!必須要快一點將這個消息報告回去,讓大師兄定奪!」

「我盛華城生死存亡在此一舉,必須早日將消息傳到,好讓我盛華城有所準備!」

幾道不同的身影從不同的主城出發,卻在向著同一個目標前進。所有人心目之中都抱著這樣一個信念,快點,再快點!為了將消息早日傳回去,就算是死也在所不惜。

但就算萬化神教對盛華城發動總攻的消息還沒有傳到盛華城之中,生活在盛華城之中的人們也察覺到了某些怪異之處。

當雲陽創造出的星辰煉體法在盛華城之中風行的時候,盛華城之中就多出了許多夜貓子,這些人終夜不睡,一到夜晚就十分精神,他們三五成群的聚集到遮擋較少的地方,怔怔的面對著星空,試圖將星辰定位,然後吸納到星辰之力。為了這些人,盛華城還不得不更改了關閉城門的時間,最後乾脆城門徹夜不關,這樣才解決了麻煩。

盛華城之中遇到的異變,也是這些人最先發現的。那是凌晨三四點,正是夜晚最安靜的時候。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中的星辰忽然之間消失了。它們的消失並不是一下子全部消失的,而是一個一個,好像有一塊黑布在逐漸展開,最終將夜空全部遮擋住了一般。

這種情況其實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在陰天,天空之中有厚重雲層的時候也經常這樣。所以這些人雖然最早發現了變異,但是並沒有放在心上,只以為又是一個陰天。

看天空之中雲彩越來越多,這些人最終不得不放棄了繼續修鍊下去的心思,三三兩兩的回城去休息了。而盛華城在這個時候也最終陷入到了真正的安靜之中。

但是到了早上時候,情況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雖然此刻已經到了冬天時候,但是早上七八點鐘,就算天再陰,也該天亮了?可是今天天並沒有亮。

有著良好作息習慣的盛華城人民已經從沉睡之中醒來,可他們發現天並沒有亮,外面仍舊漆黑一片,黑到伸手不見五指。他們陷入到了茫然和迷惑之中,但並沒有感到恐慌。生活在盛華城之中的人們有這個耐心和定力。他們沒有慌亂,而是靜靜的等在自己家中,等待著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而盛華城之中的高層們,超凡境高手又是另一種感受。

觀星閣之中,馮衛親自檢查了數百個精準計時器,無數次確認了現在的時間,又在一次又一次的否定自己。

「時間已經是八點半了……不可能數百個計時器一同出錯……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太陽去了哪裡?為什麼天還沒有亮?」

馮衛走出觀星閣,站在後山山巔,抬頭看著漆黑一片,沒有星星,沒有月亮,也沒有太陽的天空怔怔發獃。趙客坐在自己的書桌之前,手中拿著那捲書,卻一直抬著頭看著屋頂的天花板,他的目光似乎直穿過了屋頂,一直延伸到了無盡的漆黑天空之中。夢千回放下了酒葫蘆,滿臉凝重,師芳卓,趙客,丁流雲,趙威,孫慶宗……

所有超凡境高手在這一刻都陷入了沉默。

天空是一片黑暗,大地也是一片黑暗,到處都是黑暗,讓人感到心慌的黑暗。

盛華城之中亮起了大量的火把,無數火把星星點點,好像是黑夜之中的螢火蟲。無數的兵丁在不同的部門之間來回奔走,神色匆匆,無數人民將腦袋伸出窗戶,互相在鄰里之間打聽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就在今天,太陽忽然之間消失了,夜空也消失了。為什麼天地之間這麼黑暗……但仍舊沒有人感到慌亂。只要抬起頭,只要看到萬聖塔仍舊聳立著,只要看到軒轅劍仍舊靜靜的豎立在萬聖塔之上,那麼就沒有什麼值得擔心的事情。

後山,秘密基地之中,雲陽也靜靜的站在漆黑夜空之下,抬著頭,直直的看著天空。在雲陽身後,足足幾百名學生靜靜站立,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天邊忽然有一顆拖著長長尾巴的流星劃過,最終消散在了天空之中。雲陽靜靜的點了點頭,仍舊沒有說話。

「五先生在天文一道之上的造詣無人可比,此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太陽到底去了哪裡,恐怕也只有五先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無數雙眼睛在看著雲陽。那些眼睛之中,滿是期盼和熱切。

趙客來到了秘密基地之中,夢千回來了,師芳卓來了,張岳來了,丁流雲,孫慶宗,馮衛等人,乃至於近期新晉的那十幾名超凡境高手全部來到了秘密基地之中,站在了雲陽身後。

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喧嘩,所有的人都只是在靜靜的看著雲陽,等待著雲陽思考出一個答案來。

天邊又是一顆流星劃過,仍舊拖著長長的尾巴,最終消失無蹤,然後又是一顆……

「最近的流星好像很多啊。」雲陽感嘆著說道。

沒有人接話,沒有人回答雲陽。雲陽便繼續自顧自的說著:「太陽忽然之間消失了么……派人出城,多派一些人,讓他們向著不同的方向出發,一直出發,一直到能看到太陽為止。」

「這裡看不到太陽,別的地方便能看到太陽么?」在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同一個疑問。但對於雲陽的命令卻沒有人去質疑。孫慶宗轉過頭,低聲對著另外一人吩咐了些什麼,於是那人便快速飛起,將孫慶宗的命令傳達了出去。片刻之後,就有十幾隊士兵離開了盛華城,舉著火把,騎著快馬,向著不同的方向狂奔而去。

「我已經大概知道太陽和星空為什麼會消失了。」雲陽好整以暇的說著,笑著擺了擺手:「不用擔心,事情很快就會出結果。大家便暫且在這裡休息一下,最多兩個小時結果就會出來。不過……這件事情雖然不必擔心,但有另一件事情卻需要注意一點。」

雲陽略微沉吟了一下,繼續說道:「萬化神教恐怕會在近期有大動作……諸位師兄,以及軍方還是及早做好準備,這很可能是我們盛華城迎接到的第一次生死之戰……」

「生死之戰?!五先生何出此言?因為五先生您的星辰煉體法,我盛華城實力早就今非昔比,如今光是超凡境高手便多出了十幾個,肉身境武者晉陞的更是多不可數,便是其餘十一個主城全部加起來,我盛華城又何懼之有?」

「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兩個便是。就算是我盛華城尚未實力大增以前,面對敵人我盛華城又何曾後退過?」

「我盛華城自然不會懼怕任何敵人……」雲陽搖頭說道,「但是……如果一直沒有陽光呢?要知道,我們盛華城武者依靠太陽靈力修鍊,而其餘主城的戰士們依靠的卻不是太陽靈力啊……」 雲陽的話語讓在場所有人都暫時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情況……確實是這樣啊……盛華城就算實力再強,那也是在陽光之下。如果沒有陽光的話,太陽靈力就無法得到補充,就算是超凡境高手,一天兩天可以頂住,十天半個月可以頂住,那……一個月兩個月呢?沒有太陽光,超凡境高手體內所儲存的太陽靈力也始終有耗盡的一天啊……

「這是中天神殿的陰謀?不,這不可能,中天神殿沒有人有這樣的能力,便是萬化神教教主都無法做到這一點,師祖也做不到。」聽到雲陽如此說法,趙客立刻提出了質疑。

「唔。」雲陽略略點了點頭:「便是師祖,或者萬化神教掌教也做不到讓太陽消失么?那麼……不讓太陽消失,僅僅將我們盛華城遮擋住,僅僅讓這方圓兩百里的地方看不到陽光呢?」

「五先生是說……並不是太陽消失了,而是在我們盛華城上方多出了某個東西,是這個東西將太陽和夜空完全遮擋住了,所以我們即看不到太陽,也看不到星空?」

「又一顆流星。」雲陽指著天空之中那道長長的火焰,點頭說道:「必然會是這樣,否則不可能出現這樣多的流星。按照視直徑和真實直徑的比值來計算的話,那是一個很龐大的東西……要比月亮還大。但是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星體出現在太空之中,那就必然會對祖星造成巨大的影響,但是我們現在並沒有感覺到。這就只能說明,遮擋在我們盛華城和太陽之間的東西,只可能是一個體積很大,但是質量很小的東西。再加上這裡出現的這麼多流星……我已經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那是一顆彗星。其星核最大不會超過一百公里。」

「正是這樣一個東西遮擋在了我們盛華城和太陽之間。」雲陽淡淡說道,「那麼……一顆只有一百公里直徑的星體,萬化神教掌教能不能做到將它放置到太空之中?」

「仍舊做不到。」趙客沉吟一下,搖了搖頭,「珠穆朗瑪峰的高度還不到十公里,一個直徑一百公里的星體……差不多等同於數千個珠穆朗瑪峰的重量,這仍舊沒有人可以做到。」

「可是事實上,它就是出現在了這裡。」雲陽攤了攤手,聳了聳肩膀:「我們盛華城依靠太陽靈力修鍊,這東西恰好阻擋了所有照射向我們的陽光。這不大可能是妖獸做的,因為妖獸不會只針對我們盛華城。那便只能是萬化神教做的好事。如果我沒有計算錯誤的話……估計再過一會,我們就可以接到對外情報部傳遞過來的情報了。」

便在這個時候,對外情報部負責人徐明從天而降,降落到了這裡。他首先環視了一圈眾人,緊接著匆匆走到了趙客身邊,低聲道:「報告大師兄……剛剛接到急報,中天神殿羅耶主教組織了十一個主城的力量,共計二百萬神殿騎士,正在向我們盛華城出發……並且我們有理由懷疑,中天神殿這次動作和妖獸也有一些暗中勾結……我們盛華城很可能遭到圍攻。」

「什麼?果真是中天神殿的陰謀?中天神殿哪裡來的膽子?」

「我們盛華城不去惹他們,他們竟敢主動來犯?反了天了!」

在這一刻,在場共計五十四名超凡境高手同時喧嘩了起來。

什麼時候發生過這樣的情況?中天神殿竟敢發動幾乎全部的力量來圍攻盛華城?還敢和妖獸勾結?羅耶主教吃了雄心豹子膽?莫說盛華城現在已經實力大進,便是以前時候,盛華城又何曾恐懼過敵人進攻?

在這個時候,又有幾名軍方高手匆匆趕來,看到了孫慶宗便立刻單膝跪地,大聲叫道:「報告將軍!快馬探騎已經探明,此時此刻,距我盛華城一百里之外全部是白天,全部可以看到太陽,只有我盛華城之中看不到任何陽光!」

「情況已經很明顯了。」聽到這幾名軍方高手彙報,雲陽拍了拍手,下方便立刻安靜了起來,「整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中天神殿通過某種未知的辦法,挪移了一顆彗星,遮擋了盛華城的陽光,斷絕了我們的後路,然後發動了幾乎全部的力量,甚至不惜與和妖獸勾結,誓要將我盛華城一舉覆滅……」

「我有一個疑問。」就在這個時候,下方一名超凡境高手高聲說道:「我的疑問是……既然那種未知的手段可以將一顆相當於數千座珠穆朗瑪峰的彗星挪移到我們盛華城上方,那麼,他為什麼不幹脆直接用這種手段將我們盛華城毀滅掉?為什麼不幹脆直接將這顆彗星砸向盛華城?這麼大一個東西砸到盛華城上面的話,我們誰都跑不了,誰也無法抵擋。」

「原因很簡單……這麼大的星體,砸到盛華城上的話,不僅是我們盛華城,我們整個祖星都會被毀滅掉。」雲陽淡淡道,「中天神殿不想和我們同歸於盡,所以他們不會讓這顆彗星砸向地球。至於第一個問題……誰知道呢?或許那種未知的手段具有某種限制,它僅僅可以通過這種手段來斷絕我們盛華城的後路,而無法直接對我們出手呢?」

那名超凡境高手沉默了下來,趙客的眼睛卻淡淡閃了閃。

「軒轅世界……斯芬克斯……本體,分身……」趙客默默念了幾句,隨即揮了揮手:「大家都散去,這些事情交給我來解決就好。」

帶著些許疑問和不安,一眾超凡境高手全部散去,秘密基地之中只餘下了趙客,夢千回,師芳卓,張岳,以及孫慶宗和馮衛,雲陽,一共七人。

夢千回在月球上斬殺斯芬克斯的事情只有這七人知道,為了避免引起恐慌,斯芬克斯所說的那些話語並沒有泄露出去。一眾人等散去,雲陽便苦笑了起來:「看來,這事情果然是萬化神教所信仰的那個什麼勞什子主神乾的事情……大概是軒轅世界和無窮星空之間存在著某個阻隔,正是這個阻隔限制了那個主神的力量,所以它才只能將彗星挪移過來遮擋住陽光,而無法直接將我們盛華城毀滅掉。」

這是唯一的解釋。很想當然的事情,便是萬化神教掌教和師祖武青雲都無法做到的事情現在卻出現了,而且再結合之前斯芬克斯所說的什麼軒轅世界,本體分身之類的事情,兩相聯合起來,就大概可以推測出在軒轅世界之外,或許萬化神教所信仰的那個神靈真的存在。

「確實如此。這個推測的可能性最高。」趙客輕輕頷首,「現在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個什麼神靈無法直接毀滅我們盛華城,而只是挪移過來了一顆星辰……那麼事情便還有挽回的機會。只要我上天去,將這顆星辰斬碎,我盛華城危機自解。」

趙客有這個自信。只要天上還有陽光,只要盛華城眾位高手還可以得到太陽靈力的補充,那麼……盛華城又何曾懼怕過敵人?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雲陽搖了搖頭,「將這顆星辰斬碎不僅無濟於事,反而會讓情況變得更糟。因為那是一顆彗星……你將它斬碎,只是在增大它的體積,讓它將我們盛華城遮擋的更加嚴密而已……只能想辦法將它推開,讓它去遮擋別的地方,不要來遮擋我們盛華城。而……將這樣巨大的一顆星辰推開,大師兄,你可以做到么?」

對於星辰的理解,雲陽是絕對的權威。雲陽說無濟於事,那便就是無濟於事,沒有任何人會有懷疑。

趙客沉默了一下,搖了搖頭:「我做不到。」

「萬化神教這一招不可謂不毒……」夢千回嘆息道,「斷絕了陽光,我們超凡境高手還可以支撐住,但是肉身境武者必然支撐不了多長時間,如果發生戰爭的話,萬化神教的神殿騎士們依靠信仰之力作戰,便是在黑暗之中都不會受到影響,我們卻會越來越虛弱。」

「看來,中天神殿這一次是志在必得。」張岳也顯得有些憂心忡忡。

「情況很明顯。就像是五先生說的那樣,這一次是我們盛華城的生死之戰……而想要取得這場戰爭的勝利有一個前提,必須要有陽光。只有在陽光和星空之下,我們才有一戰之力。否則的話,我們希望渺茫。」孫慶宗嘆息道。

孫慶宗這句話一下子就切中了要害。在場幾名盛華城核心領導者很顯然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可是……該如何才能將這樣巨大的一顆星辰從盛華城上方移開?盛華城之中修為最高者是大師兄趙客,而趙客已經很明顯的說了,將星辰斬碎可以,將星辰移開,他做不到。

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同時望向了雲陽。

「我有六成的把握可以做到。」雲陽點了點頭,目光平靜,絲毫沒有遲疑和躲閃,「大師兄,你便帶我去天上看一看,實地勘測一下這顆星辰。」

——————————————

開了四小時車……還感冒了……肚子還不舒服一直泛酸水……眼睛都要睜不開了……但幸好趕在12點之前寫完了這一更,沒有讓今天斷更……再次說聲抱歉,明天爭取兩更,後天上架,爭取四更爆發。 共計十一股洪流從屬於萬化神教的主城之中流了出來。神殿騎士們盔甲鮮明,軍容整肅,行走之間一股殺氣衝天而起,倒是和城中隨處都有的面黃肌瘦,神情木然的居民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