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身影,竟然是許凌峰,

他出手如電,已經扼住了白雪的喉嚨,將她整個人靠在山神廟內的牆壁之上,他的右手上,拿著的,竟然就是白雪掉落在地的那把劍,

「殺了她,殺了她,」許凌峰的口中,不斷地冒出那個「先知」的聲音,他的劍,也舉了起來,

「放開她,」丁當大喝一聲,就朝許凌峰沖了過來,

許凌峰一轉頭,長劍一揚,一道狂風就從那劍鋒之上,朝著丁當吹了過去,

丁當雖然沒被吹飛起來,但也前進不得,只能用衣服遮住臉,擋住那夾著黃沙的狂風,

「先知,我不能,我不能殺了她,我不能,她是我這輩子唯一愛過的女人,請您放過她吧,」許凌峰又昂起頭,臉上青筋暴起,牙關緊咬,

「殺了她,她會誤事的,她是魔族,魔族都是邪惡的,」那「先知」的聲音,還在咆哮著,

許凌峰,站在原地不動,他掐住白雪脖子的手,卻不停地抖動著,

他只要稍微一用力,白雪就會沒命的,

「殺吧,你要殺就殺吧,死在你手裡,我也不會後悔的,我也可以與我兒子,一起在地下相見了,」白雪閉上了眼睛,

對她來說,兒子已經死了,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

「你,你的兒子沒死,」許凌峰的嘴裡,突然冒出了這句話,

「什麼,」白雪愣了,睜大了眼睛,「他,他還活著,」

許凌峰點了點頭,

「你還愣著幹嗎,快殺了這個女人,」許凌峰的口中,又冒出了「先知」的話來,

許凌峰顯得很痛苦,臉都扭曲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長長的黑影出現在許凌峰的身後,可是,他的身後並沒有人,

「凌峰,小心啊,」白雪大叫了起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許凌峰的身後,那個獨立的黑影,突然變成了戴著帽子和墨鏡的男人,他一刀就刺入了許凌峰的後背,

許凌峰卻並沒有倒下,而是回頭就是一劍,

這個戴著帽子和墨鏡的男人一聲沒吭,就倒下了,

「啊,怎麼是他,」丁當也認出了這個戴著帽子的男人,那天,就是這傢伙潛入了自己和青青的住處,

「啊,影魔,」白雪也認出了這個在許凌峰背後下刀子的傢伙,

這個經常以影子形象出現的人,就是影魔,他會以影子的形狀隱身自己、潛入房屋,但他必須現出原身,才能殺掉對手,

今天,他是跟著風魔白雪過來的,見白雪沒有殺掉許凌峰,這影魔也只能自己下手了,

影魔的功力遠不及白雪,但他躲暗殺的水平卻是令人膽寒的,只不過,他沒想到,這個許凌峰被刺入后,竟然沒死,還反手把他自己給殺了,

許凌峰的前胸和後背都沾上鮮血,他再也站不住了,也倒了下去,

「凌峰,凌峰,」白雪抱住他,搖晃著,

「白雪,我,我活不了多久了,」許凌峰倒在白雪的懷裡,臉上露出了蒼白的笑容,「對,對不起,我,我騙了你,你的兒子,你的兒子其實並沒有死,我剛才,我剛才那是,那是故意在騙你的,」

此時,這山神廟裡的那沙塵暴已經消散了,丁當和青青他們也圍了過來,

不過,他們沒有一個人再上前去,

「你,你為什麼要騙我啊,」白雪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我,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愛我,」許凌峰笑得很無力,

這是一個痴心的男人,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你真傻,你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來考驗我對你的愛呢,」白雪抽泣著,

「白雪,你從來就沒有說過你愛我,但我看得出來,你是愛我的,能在死之前,最後看到你一眼,我已經心滿意足了,如果你剛才真的殺了我,我也無怨無悔了,」許凌峰的聲音越來越弱了,「你快去找你兒子吧,」

「我的兒子,」白雪目光獃滯了,

「24年前,我把你剛出生沒多久的兒子,送給了一個姓丁的人家,他們就住在離這山不遠的門頭溝村,他們一直沒有生育,我就把你的兒子送給他們撫養,后來,我後悔了,就又到那邊想把你的兒子要回去,可沒想到,他們,他們早就帶著那小孩離開了那裡,再也沒有回來過,哎,我,我真對不起你啊,」

「啊,」白雪一愣,「我兒子真的還活著,」

「嗯,」許凌峰點點頭,「只可惜,我沒留下那一對夫妻的名字,我只知道他們住在那個村子,那家人姓丁,哦,我把孩子送給他們的時間,就是4月28號,對,沒錯,就是那天,是你生日,也是你兒子滿月的日子,我能告訴你的,也就是這些了,對不起了,白雪,」

說著,許凌峰的手垂了下來,眼睛也閉上了,

「凌峰,凌峰,你醒醒啊,你醒醒啊,」白雪用力地搖晃著許凌峰,可是,許凌峰再也醒不過來了,

那些救世會的會眾都跪倒下來,痛哭了起來,隨著他們這位上主的死去,救世會也消亡了,

白雪抱住許凌峰的屍體,嚎啕大哭,

對這個男人,她怎麼會不愛呢,只可惜,她從來就沒有說出來那三個字,好容易他們相見了,可這一次,兩人還是逃不過生死兩隔,難道,這就是他們之間的宿命嗎,

「師傅,你要節哀啊,」青青蹲下身來,把手搭在師傅白雪的肩膀上,寬慰道,

此時的白雪,完全沉浸在哀痛之中,

青青只得站起身來,嘆了口氣,

可等她一回頭,卻發現站在她身後的丁當,卻一臉凝重,目光獃滯,

「丁當,你怎麼了,」青青問道,

丁當的眼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奇怪神情,

他的目光,卻落在了白雪的身上,他的嘴角,也動了一下,似乎在說些什麼,可是,青青根本聽不出丁當在念叨什麼,

「丁當,你,你到底是怎麼了,」青青越發驚訝了?????? 第368章母子相見不相認

「什麼,你,你說我師傅就是你的親生母親,」在丁當和青青租住的房子里,青青一聽到這話,立馬就驚呆了,

「是的,」丁當點了點頭,

「可,可你不是說你的親生父母都去世了嗎,」青青驚訝地問道,

「沒錯,我也一支以為他們就是我的親生父母,但是,我現在卻無法確定了,」丁當道,「我的祖籍,就是元寶山下的門頭溝村人,」

「啊,」

「我們這個村,大部分人都姓孫,只有我父親姓丁,是那裡少有的幾個外姓人,」丁當轉過頭,看著青青,「那個村子里,只有他一個人是姓丁的,」

「是嗎,」

「嗯,」丁當點點頭,「我父親告訴我說:他當初是從外地到這裡逃難的,可是,門頭溝村的孫氏族人不喜歡這裡有外姓人,所以他才帶著我娘和我離開了那裡,從此後就進了城,再也不回去了,」

「可,可那個抱養了我師傅兒子的那家人,未必就是你的父母啊,」青青還是不大相信,這世界上,哪裡有這麼巧的事情啊,

「我今年24歲,白雪阿姨的兒子如果還在,也是24歲,而且,我身份證上的生日是4月28日,正好就是許凌峰將那個男孩子送給這丁家人的那一天,」

青青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你的父母只是你的養父母,他們沒有孩子,這才收養了你,后來,他們又怕許凌峰反悔,這才帶著你離開了家鄉,他們離開那裡的原因,並不是不被孫姓人容納,而是怕被許凌峰把你要回去,」

「對,我父母他們是在四十歲左右才有的我,而且,就只有我這一個獨生子,這一點,也和許凌峰所說那一對夫妻不能生育的情況一樣,這麼多的一樣,絕對不會只是一種巧合,」丁當嘆了口氣,「我其實不姓丁,我應該姓白,」

「不,你應該姓韓,」

「姓韓,」

「對,韓當,這才是你的名字,」青青笑了,「我師傅的丈夫,也就是你的親爹姓韓,你沒聽許凌峰和你媽媽說的話嗎,你父親叫韓擎天,你當然也要姓韓,」

「韓當,」丁當苦笑一聲,「這好像是三國里的一個人物吧,我還是喜歡姓丁,」(備註,韓當,三國時代吳國大將)

「也是,還是叫你丁當,比較順口,」青青笑了,「太好了,你們母子終於團圓了,可是,你,你剛才在元寶山上的時候,為什麼不去認你的親媽呢,」

「不必了,」丁當長出了一口氣,「我知道我媽媽現在一定還很悲傷,也很希望能找到我,可是,她畢竟是個魔族,我們母子不是一個陣營中的人,而且,我還和她交手了幾次,一直都把她當成自己的敵人,要是她知道我就是她的兒子,那我和她又該如何面對彼此呢,哎,還不如相見不相認的好,」

「你啊,你就是想太多了,」青青搖了搖頭,

「青青,我告訴你的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保密,就連我媽,你也不告訴給她,好嗎,」

青青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那好吧,」

就在這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之聲,

「啊,說曹操,曹操就到,是我師傅來了,」青青馬上站起身來,

「你怎麼知道是我媽來了,」丁當愣了,

「呵呵,我們師徒兩個約定了暗號,要是敲三聲長,兩聲短,那就是我師傅了,不會有別人,」青青一笑,就去開門了,

「三聲長,兩聲短,那不是三長兩短嗎,真不吉利,」丁當搖搖頭,

過了一會兒,青青果然與風魔一起走了進來,這次,風魔還是戴上了白色面具,

看到自己的親生母親進來,丁當卻不知道該不該迴避,他也只得硬著頭皮,打了一聲招呼,

「白雪阿姨,你好啊,」

「丁當,你也在啊,」風魔朝丁當點了點頭,她那白色小丑面具後面,是看不出任何喜怒哀樂的表情的,

丁當確有點尷尬,

明明知道白雪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可他卻不敢說破,雖然,他也知道:這麼做,對母親白雪確實太殘忍了點,可是,他也只能這麼做,

看起來,白雪恢復得很快,不僅是身體恢復了,心情也好了許多,

「師傅,你這次過來,是有什麼事啊,」青青和風魔一起坐下之後,就問道,

「好吧,我就開門見山地說吧,青青,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魔國,」風魔也不繞彎子,說道,

「什麼,去魔國,」這下,丁當和青青都愣住了,

「是的,哦,不只是你一個人,如果丁當你也想和青青一起去,那也可以,我們的魔尊允許青青可以帶一個不超過十個人的小型使團過去,」風魔道,

「那怎麼可以,」丁當不幹了,雖然他面對的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但他還是正色地對風魔說道,「那不是等於讓青青去送死嗎,」

「你放心好了,我們的魔尊不會為難她的,更不會要她的命,」風魔冷冷地說道,「青青是我的徒弟,我會忍心讓她去送死嗎,這就是一次普通的外交活動而已,」

「外交活動,哼,」丁當道,「魔國會有什麼外交,當初,就是你們魔國率兵越過邊境,進入鬼界,幫著獨孤宏對抗我們,你們只會以武力相威脅,還會講什麼和平外交,」

「我實話告訴你們吧,這次,青青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否則,你們整個人類世界都會遭殃的,你們不相信的話,那就仔細看看吧,」風魔從懷裡拿出了一封信,就遞給了青青,

青青接過信,展開來這麼一看,竟然叫了起來:「怎麼,怎麼可以這樣呢,這,這也太霸道了吧,」

「青青,我看一下,」丁當搶過那信,這麼一看,肺都快氣炸了,

那封信是這麼寫的,

「茲爾地藏王菩薩轉世之人,鬼界大元帥、護國公柳青青閣下:聞閣下乃菩薩轉世,又協助地府十殿閻王平定獨孤宏之亂,功高蓋世,本尊甚是欽佩之至,只是未得機緣見到閣下,深以為憾,故特寫此書,望閣下在百忙之中能到貴國相會,共敘友情,如閣下執意不來,則敝國十萬大軍,將至人間一游,屆時恐難保你們人間現在這太平景象了,望閣下為人間億萬人民福祉,不吝來貴國走上一趟,共商人魔兩屆之長久和平,本尊承諾:絕對保護閣下之人身安全,並特准閣下可隨帶不超過十名的隨從共往,大魔國統領,叩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