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是?”鯤毅問道。

“哈哈,這位不就是那人族小子嘛,怎麼認不出來了吧?”鯤達微笑的說道。

鯤毅這纔想起姜衍的手段,也是連忙不好意思起來。

“沒事,認不出我很正常,如果被你認出,那才叫失敗。”姜衍說道。

鯤毅也是連連點頭,一pi股坐回椅子之上,他現在就想知道,這人族小子如何動手。

姜衍也看懂鯤毅長老的心思,只是他還不知道對方如何讓他混進去,所以他也不會說出口。

鯤達看着兩位都冷場了,連忙說道:“好了,都別賣關子了,族兄你先說。”

鯤毅點了點頭,拿出一枚玉符扔給了姜衍。接過玉符姜衍仔細的打量一下,並沒發現特殊之處。

“口令你記住沒用,這玉符和口令是同時配用的,你現在的身份是靈鯤族第八系族系,你的名字叫鯤傲雲,而你要闖過到低層接替鯤傲風的位置,他也是你們八系族兄,切記越往下層走越危險,而你的性格也要偏軟弱一些,千萬不要被他們看出你是假的鯤傲雲,這烏金頭套你戴上。”鯤毅長老說着,又丟給姜衍一個金色頭套。

姜衍看着手中的頭套,他真想吐槽,但是現在的時機不行,也只能忍了下來。

可旁聽的鯤達驚訝問道:“族兄,那原本的鯤傲雲呢?”

鯤毅只是意味深長的看着鯤達,做了一個簡單的手勢,鯤達看到後也是點了點頭,他還以爲族兄爲了這次任務把鯤傲雲殺了。

“人族小子,該你說了。”鯤毅長老說道。

“哈哈,我的就很簡單,戲演好了,自然成功一半,你們聽到爆炸聲或者祭壇起火,那你們就可以安心的離開,不過你們的時間也只有一刻鐘,一刻鐘後,我可能就要離開那裏。”姜衍說道。

鯤毅和鯤毅對視,同時點頭,因爲這和他們商議的時間一樣,只要這人族小子能給他們製造一刻鐘,那他們也會安全的離開飛昇臺。

“好,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動身出發,前往祭壇。”鯤毅長老站起身說道。

姜衍也不猶豫,跟着鯤達和鯤毅走出大廳,因爲該準備的東西他都準備齊全,現在就差進入祭壇。

兩刻鐘過後,姜衍來到臨時陣法上空,他看着猴妖一族還被關押在陣法中,也是放心了很多,至少他們暫時是安全的。

這時系統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姜衍看着自己的風馳電掣已經變成仙級,直接關閉了界面。

“你不用看他們了,他們的命運已經註定,你還是擔心一下你自己,想想怎麼逃出祭壇。”鯤毅長老回頭說道。

“呵呵,你放心吧,他們不會有事,只要有我在,我想保的人,就沒有失敗過。”姜衍微笑的說道。

鯤毅長老也不想和這人族小子爭辯,只要他們能安全離開,誰在乎這些猴妖呢。

鯤達長老拿出一枚令牌,朝着空中的祭壇丟去,令牌直接懸掛在空中,慢慢的鑲嵌在祭壇的一側。

這時空中祭壇就好像被一雙大手掀開窗簾一樣,圍繞在祭壇周圍的結界直接打開。姜衍被這一幕吸引住了,他還真沒見過這樣的保護結界。

“別看了,走吧,這只是小手段而已,等你逃出去後,去到其他界域你會發現更多好玩的地方。”鯤毅長老說道。

姜衍聽着鯤毅長老的話,也是內心吐槽,這老頭裝的X,小爺給你打99分,那一分是你沒小爺我裝的6。

當姜衍走進祭壇時,他真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住了,從外面看只是漂浮在空中的一個小型祭壇,而進入結界後,全都變了,倒立的金字塔慢慢的旋轉着,就好像上面安裝了軸承一樣。

“靈星見過兩位族長老,見過族叔。”胖乎乎的鯤靈星說道。

“嗯,鯤天族長在嗎?”鯤毅問道。

“族長他老人家已經在祭壇中心,好像在煉製祭祀所用的物品。”鯤靈星解釋。

“好了,我們現在就去見他,你帶鯤傲雲去祭壇入口吧。”鯤毅說着,直接飛向祭壇中心。

姜衍和鯤靈星看着兩位長老離開,也是微微一笑。

“你笑什麼?”姜衍問道。

“族叔,難道你不覺得鯤毅長老太拘謹了嗎?”鯤靈星說道。

姜衍無語,原來眼前的小胖鯤是怕兩位長老,他也只能配合的點了點頭。

“族叔今天是你當值?”鯤靈星再次問道。

“嗯,是我當值,怎麼了,有想進祭壇看看?” 狼性總裁狠狠愛 姜衍看着對方心思說道。

“嘿嘿,想,但是我怕被罵,所以一直不敢去。”鯤靈星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走吧,我們一起去,我帶你去看看,至於下面,你就別去了。”姜衍微笑說道。

鯤靈星一聽,族叔竟然願意帶自己下去,連忙向着祭壇入口飛去,而姜衍也跟着飛向入口。

當兩人來到入口時,兩名守衛連忙攔住,一名守護向着姜衍行禮。

“值守,您可以進去,至於這位,不能進去。”守衛說道。

“沒事,這是我讓他進去看看的,看完他就會離開,出了事我擔着。”姜衍豪爽的說道。

兩名守衛也是猶豫,因爲他們只是守衛,而人家是值守,明顯比他們要大的很多。

“我族叔說了,他擔着,你們怕什麼嗎?而且你們還不是我們靈鯤一族,沒事的。”鯤靈星說道。

“好了,這點東西你們拿着,就當沒看到。”姜衍說着,就拿出一枚空間戒,塞到一名守衛手中。

兩名守衛左右看了看,連忙收起戒指,左右分開,就好像沒見到過姜衍二人。

鯤靈星也是一喜,轉頭對着族叔就是一頓崇拜。

進入祭壇,姜衍這才發現,果然是大手筆,這祭壇的材料完全勝過血族那個破祭壇。

“族叔讓您破費了,等我成爲值守時,我一定報答您。”鯤靈星看着眼前一幕說道。

“呵呵,不用你報答我,你能平安就行。”姜衍說着大踏步走向祭壇深處。

鯤靈星也是一臉懵,他不知道族叔說的意思,看了一下四周,發現族叔已經消失。 鯤毅和鯤達來到祭壇上方的中心,看着下方鯤天正在煉製祭祀法靈,同時對視點了點頭,朝着下方飛去。

鯤天看到鯤毅和鯤達同時過來,也放下手中的煉製,一臉嚴肅的走向他們。

“你們兩個過來做什麼?難道不用看守和觀察了嗎?”鯤天問道。

“哈哈,我們只想和族兄敘敘舊,一會我們就走。”鯤達微笑說道。

“哼,身爲看守者和觀察者,難道你們就是這樣玩忽職守的?”鯤天嚴肅的質問道。

鯤毅冷着臉一言不發,他對這位族兄已經失去信心,而且這族長當的只會擺譜。鯤達卻只是傻笑,他在鯤天面前總是一臉傻傻的樣子,這樣纔會讓他更加安全。

“怎麼啞巴了,不會說話嗎?”鯤天問道。

“走吧族弟,既然族長不歡迎我們,我們就沒必要留在這裏了。”鯤毅說着,直接轉頭打算離開。

“別呀,我們這不是剛來嘛,你們倆之間的仇恨我不管,但是你們不能這樣對我吧?我很無辜的。”鯤達一臉傻象的說道。

鯤天眯着眼睛看向鯤達,雖然鯤達的話沒什麼毛病,但是仔細聽,那是明顯在挑事。

“鯤達……”鯤天剛要說話,鯤毅一把拉住鯤達,狠狠的一拳打在鯤達肚子上。

鯤達就好像破爛袋一樣,倒飛出去,鯤天也是一愣,他真沒明白怎麼回事,以前鯤達說的更過分,他也沒動過手,可鯤毅這是怎麼了?

“呸~!鯤毅你瘋了,我是你族弟,你就這樣打我?”鯤達憤怒到。

“我和鯤天族長的事情不需要你多嘴,雖然他之前做的過分,但是爲了我們靈鯤一族他也沒少付出。”鯤毅解釋道。

旁邊的鯤天徹底懵圈,看着鯤毅的背影遲遲說不出話,原本他們的仇恨就是爲了爭取這族長之位,而今天鯤毅竟然爲他說話,難道以前錯怪了對方?

“好,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從今以後我們水火不相容。”鯤達說着直接飛向結界出口。

鯤毅聽到鯤達的話就好像無動於衷一樣,就站在鯤天面前。

此時的鯤天半晌才反應過來,連忙走到鯤毅面前,重重的拍在他的肩旁,用着那終於明白的眼神看着鯤毅。

“族弟是爲兄當年的錯,我不應該用計謀暗算你,這族長之位雖然是我得到了,但是我的內心也一直不好受,不過你放心,以後你的資源,我會第一時間給你送去,而且不比其他族系少。”鯤天說道。

“算了,當年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今天我和鯤達就是想來看看你的,既然大家把事情說開了,那我也要離開了,你繼續吧。”鯤毅說完,也朝着結界出口飛去。

鯤天邪笑的看着鯤毅離開,他的內心也異常高興,兩個傻子永遠都是傻子,自己纔是贏家。

“來人,讓鯤明過來,我有事要說。”鯤天喊道。

一名守衛聽到後,連忙跑向左側祭壇豐碑處。

當鯤達離開結界出口時,他第一時間就飛向約定好的地方,而這個地方也是他們帶着家人離開的地方。

半刻鐘後,鯤毅微笑的來到鯤達面前,輕輕的揉了揉鯤達的肚子。

“怎麼樣,我這一拳力度正好吧?”鯤毅微笑的說道。

“哼,那是我配合的好,這苦肉戲演的,完全是真情流露好嘛。”鯤達得意的笑道。

“嗯,不過還要感謝那人族小子,這樣的戲也只有他才能想的出來。”鯤毅意味深長的說道。

鯤達也是點了點頭,他明白什麼意思,然後看向祭壇方向。

“東西你拿到手了?”鯤毅問道。

“嗯,當我起來的時候,我已經把東西拿走了,估計這時候鯤天應該還沒有發現。”鯤達說道。

鯤毅接過鯤達手中的東西,兩人也是意味深長的看着空中的祭壇,希望接下來的戲能演的更好。

鯤天開心的坐在椅子上,因爲鯤毅終於向自己低頭了,這樣一來,他以後做什麼都不需要族系投票了。

鯤明走向鯤天時,發現這位族長的臉上掛滿了笑容。

“不知族兄叫我過來何事?”鯤明問道。

“哈哈,當然是好事,如果你剛纔在這裏,你都能開心的笑出來。”鯤天高興的說道。

鯤明也沒明白族長的意思,就愣愣的看向鯤天。

鯤天連忙將鯤毅和鯤達的事情告訴了鯤明,當鯤明聽到後,開始是一喜,但是想了想又不對,這裏好像有什麼問題。

“族長你不覺得奇怪嗎?”鯤明說道。

“嗯?哪奇怪了,我覺得很正常呀,現在我們靈鯤一族就只有我們四族了,如果我們想和仙尊合作,那就必須要團結起來。”鯤天說道。

“不對,這裏肯定有問題,族長我問您,當時鯤達倒在哪裏?”鯤明問道。

鯤天這時候才明白過,連忙跑向自己煉製爐那裏,他找尋了半天也沒找到他想要的東西。

“啊~!鯤毅,你們兩個給我等着!”鯤天大聲的咆哮道。

這聲音響徹整個祭壇,所有的守衛和值守都齊齊的看向聲音來源。他們能很清楚的分辨出是誰在咆哮,但是又很擔心自己下面的遭遇。

鯤明走到鯤天身邊問道:“是什麼丟了?”

“祭壇的控靈鎖被鯤達那傢伙拿走了。”鯤天憤怒的說道。

“沒事,我現在就去鯤達府邸,跟他要回控靈鎖,您在這裏等着我的好消息。”鯤明說道。

“嗯,如果他不給你,你就拿着族長令跟他要。”鯤天說着,就拿出族長令遞給鯤明。

鯤明接過族長令點了點頭,朝着結界出口飛去,看着鯤明離開後,鯤天的心還是放不下,他總覺得今天怪事特別多,但是又想不起什麼,只能坐在爐鼎旁繼續鼓動法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