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咻!咻!咻!”不僅有坦克的炮擊,還有**的掩護。雖然只有三發,但是很有效的打亂了原先形成一道牆的喪屍堆。

隨後不等喪屍重新集合在一起,坦克的炮彈又炸散了想集合一起的喪屍。

“衝啊!!狹路相逢!”黑巖看着自己越來越靠近喪屍,雖然不多,但是手也情不自禁的顫抖起來,因爲旁邊喪屍可不少啊。

“勇者勝!!”衆人又是大吼,打完一個又一個**。

“維權,帶領兄弟們去左外圍,維泉你帶人去友外圍!注意安全!”星殘看着越來越多的喪屍靠近衆人,毫不猶豫的說道。

“嗯?你們要幹什麼,進去,外面我們來。”

“就是,不要小看我們。”

“很感謝你們,但是這是我的任務。”星殘的人將黑巖的人都擠進裏面,讓這些心高氣傲的隊員難免抱怨,但是卻還是很感激的說道。

“安靜點,繼續射擊。”而維泉衆人只是冷冷的一句話丟給了執着的黑巖小隊的人。

“兄弟們,維和兄弟不懼犧牲自己爲我們爭取時間!我們也不能落後!衝啊!”黑巖也是很會看時機的爆喝一聲,腳步加快了許多。

“啊啊!衝啊!”

“幹他祖宗的啊!”

“爲了維和部隊的安全,我們加把勁啊,基地就在前方了!”衆人雜亂的亂吼。

“哎呦。”突然一聲嬌喝聲響起,這聲音正是讓星殘看呆了的女孩:白燁。

“你沒事吧。”星殘蹲在白燁前面,一邊射擊一邊問道,也有幾個黑巖小隊的人留下來掩護。

“沒事。”白燁想強行站起來,但是一瘸一拐的還是證明她無法奔跑。

“上來,我們沒有時間了。”星殘對着白燁大吼道。

“可是。”白燁有些不情願的弱弱的說道。

“可是什麼!快點,你想大家死麼,你看看你周圍的夥伴。”星殘怒喝道,他想不明白這個女孩到底想什麼呢。

“好吧。”白燁看了一眼周圍幾個兄弟依舊沒有扔下他們逃走的樣子,咬咬牙就勾住了星殘的脖子。

“抱穩了!”星殘身體顫了顫,雖然有維和鎧甲,卻依舊能感受到後面兩團柔軟的物體。而手勾住了白燁的手,柔嫩的皮膚讓這個沒見過世面的處男,差點就沒站穩跪在地上了。但是星殘還是搖搖頭,強行無視這情況,大喝一聲,快速跑去,掩護他們的隊員也緊隨其後。

“嗚。”白燁輕輕的嗚咽了一下,她都羞愧的無臉活在這個世上了。但是這嗚咽聲在星殘耳邊就不同了,只見星殘一個趔趄,差點一個懶驢打滾摔在地上。

“兄弟們,加油啊。”由於剛剛的耽擱,星殘已經由中隊到了後面外圍了,喪屍一瘸一拐的跟在後面。

“你們幾個,不要管我們,你們先走,我的人在前面不遠,無須擔心。”星殘看到越來越近的喪屍,衆人隨時可能被分屍,於是大吼道。

“可是,這樣你們會死的啊。”一個隊員擔憂的問道。

“不要怕,這是命令,前面我的人會接應我的,我有安排,速去!”星殘威喝道。

“是!”那幾個隊員看到星殘堅毅的樣子,就加快速度向前跑去,經過維和部隊的時候不忘提醒一聲,一時間,大部分的子彈射向星殘身後的喪屍堆裏。

“你真的有什麼安排麼?”身後白燁嬌滴滴的聲音傳了過來。

“沒有,有的話我早用了,不想他們白死罷了。”星殘強行穩住自己的心神,無奈的苦笑道。

“呵呵,想不到啊。”白燁掩嘴笑道,看向星殘的眼光也不同了。

“呵呵,沒想到我是個不怕死得人是不?”星殘也無奈的說道。

“其實我也怕死,但是看到自己的戰友死去,那心情太糟了,我寧願自己死去,也不想嚐嚐那悲傷感和無力感了。”星殘咧嘴一笑,全身散發着悲涼感。讓白燁這個單純的女孩眼眶也紅了。

經過時間的推移,星殘體力消耗太大,逐漸被隊伍甩掉。

“就快不行了麼?難道我要死在這?不!我的天下還沒有實現,不能放棄。”星殘感覺心臟好像被一座山壓着,喘不過氣來,他只能模糊的靠意識聽到前面的衆人大喊着什麼,也再不斷的射擊。星殘只能聽到音波聲,眼前的視線已經被汗水掩蓋。

“不行了,要死在這了啊。”星殘苦笑了一下,突然想到維安死得時候在想什麼呢,又想到這樣也不錯,可以去天堂陪維安了。

“司令官,加油啊,我還期待的看着你的天下呢。”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星殘的腦海中響起,星殘擡起頭模糊的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身影慢慢轉過頭來,是那樣的帥氣,那樣的和藹自信,他看着星殘笑了笑,伸出了手,然後消失緩緩往後走。

“維安!!!”星殘爆喝一聲,速度陡然爆升。白燁也奇異的看着這個揹着自己的男孩怎麼突然爆發出這麼大的力量,她都做好死得準備了,只是看到要被那噁心的喪屍分屍,還是花容失色。

但是星殘可沒想那麼多,他只死死的看着前面這個俊帥的男孩,想努力去抓住他的手,然而眼前的男子消失了,只有留下了一句話,在星殘耳邊迴盪。

“司令官,奮鬥吧,創造美好的天下,你我共同見證,我永遠在你身邊。”那熟悉的聲音,那面孔,場景。一個個出現在星殘的腦海中。

“維安!不要離開我!”星殘大吼一聲,便感覺天旋地轉,隨後摔倒在地不省人事,意識模糊的只能聽見維權他們緊張的叫聲,好像在叫什麼快救司令官。

星殘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蹲在盡是黑暗的角落哭着,突然發現了前面一道光亮,他爬起來,慢慢的走向那道光亮,隨後是小跑,再是狂奔,不知道跑了多久,終於走到了白光的外面。

“唔,我肩膀啊,腰啊!疼死了。”星殘一睜開眼睛便大呼小叫起來。

“司令官,你起來了!”旁邊一個金黃色的頭髮,荷蘭色的眼睛,白白的皮膚讓星殘差點大喊出維安的名字,但是理智告訴他眼前這人是維權或者是維泉其中一人。

“唔,你是維泉還是維權啊?”星殘好奇的問道。

“我是維權啊。”維泉也不在意,因爲他知道自己的司令官沒有見過他的真面容。

“呵呵,辛苦你了維權。”星殘看着維權眼睛黑黑的一圈。 鳳宮夢碎 便感動的笑道。

“不辛苦,我都習慣了。”維權繞繞頭,笑道。

“扶我起來,我休息好了。”星殘語氣高興的說道,因爲他剛剛看了一下,發現自己的能量高達1800多了,這證明不久後他就可以製造精煉廠了,有這個精煉廠他可以十倍的提取黃金化爲能量,只是幾萬黃金可能太少了,但是就算黃金沒有了,也可以每天自動製造1000能量。對現在窮光蛋的星殘來說是大補貼啊。所以自然高興。

“是,司令官,不過司令官你什麼事情這麼高興啊?”維權也好奇的問道。

“嘻嘻,我明天差不多可以製造精煉廠啦。”星殘笑道。

“真的啊?太好了!”維權也是高興不已,他也自然知道精煉廠對現在的他們多麼重要。

“嗯,你要人去找他們軍長,要他們給我們大點的地方,最好隱蔽些,再找人去打聽可以收取黃金的地方。”星殘知道自己的黃金不夠用,因此想了想,說道。

“是,待會我就去辦。”維權也點了點頭。

“那個,我們軍長找你,不知道星殘指揮官可否去一趟?”一個士兵敬了一禮,問道。

“好,我現在就去。”星殘阻止了想爆發的維權,淡淡的說道。

“那麼請跟我來。”那個士兵敬了一禮,做了個請的手勢。

“待會我自己去和他們軍長說,你就去收集信息。”星殘小聲的說道。

“我知道了司令官。”維權無奈的嘟嘴道。

“嗯,這個兄弟,帶路吧。”星殘看着敬了一禮的士兵笑道,然後慢慢的跟着這個士兵不快不慢的走着,維權也去完成自己的任務去了。 陸羽雖然不知所云的說了一句話,可是眼睛還是閉著的,這讓孑雯安心了不少,她疑惑地對文刀君羊說道:「君羊姐,他沒死,是嗎?」

文刀君羊獃獃的沒有反應,她剛才明明感覺不到陸羽的身體還有任何的生命活動,怎麼就突然開口說話了呢?她認為這是悲痛到極點所導致的幻覺。

「我當然沒死,我只是睡了一覺而已……」

文刀君羊沒有回答的問題,竟然被陸羽搶答了,而且還不止是搶答,陸羽更是睜開了眼睛。

「咦,雨……哦不……君羊,這位美女是誰?我怎麼沒見過?」

話說在歌舞場發生變故的那一瞬間,陸羽在飛撲向第一公主的時候忽然感到背後百十處同時疼痛鑽心,百餘股異常凶暴的勁力鑽入了他的身體,將他的臟腑和經脈都炸了個百孔千瘡,他還沒有被防禦法器彈開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知覺。

之後發生的事情陸羽就一無所知了,只不過他體內的寶珠又自動開始修復他的肌體,直到現在才修復完成。

孑雯被陸羽問的滿臉通紅,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文刀君羊在陸羽睜眼的那一刻終於確信了眼前的真實,陸羽還好好的活著,沒有一點受傷的樣子,她撫摸著陸羽後背的肌膚,哪裡還有絲毫的傷痕和創口?

文刀君羊激動之下,根本顧不得孑雯在場,清洗術也不施展了,從陸羽身後摟住陸羽,搬過陸羽的臉就吻了上去,陸羽對文刀君羊這種不管不顧的親密舉動很不適應,心說這身邊還有一個大美女呢,這多不好意思啊?不過他也不忍推拒文刀君羊的熱情,只好一邊接吻一邊用眼角瞟向孑雯,滿臉都是尷尬之色。

陸羽只知道在別人的注視下接吻不好意思,卻不知道此時他的身體一絲不掛,要是知道了,他怕是要找個地縫立即鑽了進去。

孑雯見此情景,本想立即迴避,只是她還沒有來得及恭喜陸羽的「復活」,更沒有向陸羽致謝,就這樣走了,不知道陸羽會怎樣想她,孑雯不想被人看成是一個忘恩負義的女人,因此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將目光避向旁邊,卻忘記了自己的一雙手還抓在陸羽的兩條胳膊上。

陸羽見這美女轉過了頭,忽然感覺她的髮型很是熟悉,心中一驚想道:「難道這就是那個第一公主?」

此時陸羽開始感受周圍的環境,他認出來自己已經是身處客棧包房的衛生間中,而幾乎同時,他感知了自己沒穿衣服。

陸羽大囧之下,一把推開了文刀君羊,用比兔子還快的速度跑進了卧室,一個魚躍鑽入了床上的被窩,嘴裡還不忘喊著:「君羊,把我衣服洗一下烘乾了送進來……」

陸羽的羞怯解除了孑雯的尷尬,她正愁沒有表現的時機,立即用了一個清洗術把陸羽的衣物清潔了一遍,然後又用真元把衣服焙乾,交到了文刀君羊的手裡。施展這些小法術,對於一個築基三層的女修來說也是易如反掌。

文刀君羊沉浸在陸羽的醒轉之中,其它的事情都顯得無足輕重,她沒有去想這衣服該不該由孑雯來洗,順手就接了過來,然後走進卧室。

陸羽在文刀君羊的面前沒有任何害羞,老夫老妻了不必遮遮掩掩,他見文刀君羊拿進了衣服,就跳下床來利落地穿好,然後輕輕擁抱了文刀君羊一下,說道:「我們到客廳招待客人。」

陸羽剛剛走入客廳,狐狸狗就撲了過來,陸羽此時更加確定衛生間里的那個美女是第一公主了,心說你總算有點良心,口中卻說道:「那個美女公主,請來客廳說話。」

孑雯從衛生間中忸怩走出,臉上的面紗卻已經重新戴好,陸羽已經見過她的真容,此刻也不以為意,雖然說這公主的美麗不可方物,卻也強不過丁雨晴和王麗影以及紫絮,陸羽只是暗暗嘆息,心說救來救去還是救了一個美得出奇的美女,這真是有違本心。

孑雯走到坐席處,先是向陸羽深施一禮,說道:「孑雯受陸公子捨命相救,心中感激萬分,大恩無以為報,孑雯必定銘記心中。」

「公主不必感謝我,還請公主坐下說話。」陸羽的語聲比較平淡,對孑雯的話語更是保持著身份的距離。這讓一旁的文刀君羊深感甜蜜——遠近分明呀!文刀君羊心說陸羽稱呼我就是君羊,卻從不會叫我什麼公主。

其實陸羽眼下如此對待孑雯,還是因為剛才沒穿衣服被孑雯看過了,否則他連客廳招待都不會做,他會選擇直接送客了事,對於這種權傾天下美色傾城的女子,陸羽一向持有敬而遠之的態度。

孑雯訕訕落座,不知道陸羽為何態度如此冷淡,心中一種幽怨悄然升起,難道他救我只是為了讓我難堪嗎?

「公主,其實你不必謝我,因為我的本意不是救你,而是救它。」陸羽說著話,一隻手伸出食指,指向懷中的狐狸狗。

公主的臉頓時紅了,她生出一種被陸羽輕蔑的感覺,怎麼,我堂堂夜半球第一公主,在你陸羽的眼中,竟然不如一隻寵物嗎?一向沉靜端莊的她,此刻也忍不住氣息加重,胸脯也有了起伏。

文刀君羊在一邊聽了暗暗稱奇,心說我這個小情人兒老婆眾多,而且不在一個星球上,按理他該是個好色的男人才對,怎麼會對孑雯這樣的美女拒之千里呢?其實文刀君羊對於陸羽的了解也很膚淺,僅僅是纏綿床榻的那些時光,她還無法真正了解陸羽的品質。

孑雯正待出言搶白陸羽,卻不知該如何措辭,若是說的重了,難免有忘恩負義之嫌,若是說的輕了,則會蒼白無力,反倒助漲了陸羽的輕視。

像是知道公主所想,陸羽擺手示意公主聽他下文:「公主請不要動怒,我對你沒有絲毫的不敬,當然也談不上有絲毫的仰慕,我要說明的是,我沒有隱喻這隻狐狸狗比公主您更重要的意思,請不要誤解。」

孑雯依然聽不明白,終於忍不住說道:「我聽不懂你的話,我和這奇獸同在現場,你是為了奇獸而捨命相救,我只是借了這隻奇獸的光,難道這不是你要表達的意思嗎?難道這不能證明我還不如這隻奇獸嗎?」

陸羽淡淡笑了笑說道:「我的人生中,有一個原則,就是除了親朋之外,不救權勢滔天的人,也不救容貌美麗的女人,這兩樣,公主您全都佔了吧?而且……您和我既非親又非友。」

文刀君羊也是首次聽陸羽說這些原則,陸羽曾經給她講述過在坤武大陸上發生的一些事情,文刀君羊當時聽得很用心,她也是好記性,此刻回想了一下陸羽說的那些往事,還真的隱隱與陸羽的原則相吻合。

「你怎麼可以有這樣奇怪的原則的?」孑雯對陸羽的話半信半疑,覺得這種原則很是奇怪。

「不解釋。」陸羽的原則源自於他在地球上救美女的悲慘遭遇,此刻他認為沒有解釋的必要。

「好吧,不管怎麼說,事實上你就是救了我一次,你是否接受是你的事,而是否感謝和承情,則是我的事。」

「公主,恕我糾正一下,要是按照你個說法,事實上我已經救了你兩次,而不是一次……」

見孑雯目露詫異之色,陸羽笑了笑續道:「第一次我花了五百二十萬靈石,當然了,也是為了救它,你是借了它的光。」

陸羽輕拍狐狸狗的後背沖著狐狸狗說道:「你這傢伙的命也真值錢,居然能高達520萬靈石,真是昂貴呀……」陸羽見公主想要說話,又抬手阻住說道:「還有公主你,若不是你一再競價,我最初的希望是120萬救它一命,可惜啊,被你抬到了520萬,400萬靈石付之一炬,我這心都在滴血呀……」

孑雯大奇,拍賣行的事情她依然疑團滿腹,正想找陸羽問個明白,此刻陸羽主動提起,正是遂了孑雯的心愿。

文刀君羊聽得迷離迷糊,歌舞場的事情孑雯有過敘述,她也知道了過程大概,只是拍賣行又是怎麼回事?她目光疑惑地看看陸羽又看看孑雯,終於還是看著陸羽問道:「陸羽,能給我講講你參加拍賣的事情嗎?我也想聽呢。」

陸羽從懷中掏出來一疊靈石票說道:「喏,這是咱家的收入,你拿去用吧,男人管賺錢,女人負責花錢,至於拍賣會的事情,我想,還是請公主來說吧,這樣會比較真實一些。」

文刀君羊疑惑地接過了靈石票,拿在手中一看,不覺嚇了一跳,足足三千萬靈石,這也太富有了一些吧?在她和父親關係融洽的時候,能夠動用家中財產的許可權也只不過是一千萬靈石而已。這麼多靈石,陸羽是怎麼掙來的?難道?她突然想起來三冗豸才彙報的陸羽擁有修真丹藥一事,只是即便陸羽真的是丹師,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賺回這麼多靈石啊。 噗噗兩聲,不待三生過多反應,萬象俱滅的招式已經將其撕成碎片!面對這種高手,不得遲疑半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