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陣,逃亡。

虛空之中,林辰如同一股寒冰氣息,直接分碎開來,帶着星辰戒,開始了逃亡。

天海嘯天如同一隻發狂得野獸,他不能忍受有人在他手底下逃走,而且還夾帶着無盡的逆天至寶。

他,不能忍受,這是對他的羞辱。

強大的氣機尾隨林辰進入了虛空之中,如同一隻巨手,打在了林辰的身後。

強大的力量直接轟碎了林辰身體槍的玄鐵靈甲。

聖器玄鐵靈甲!直接蹦碎在了虛空之中。

空老鬆給他的兩件聖器,霸火刀,還有玄鐵靈甲,就這樣消失了,化爲煙雲。

林辰咆哮一聲,臉色扭曲,就在林辰的身體將要碎裂的時候,從星辰戒裏涌現出了一抹綠意。

只是剎那,就化成一顆驚天巨樹,散發着陣陣綠光,在虛空之中,格外顯眼。

"天海嘯天,你別癡心妄想了,想奪我寶物,我林辰記住了,上有青天,下有黃泉,今日之仇,來日我林辰定拜訪天海家族,向你討教!"

林辰聲音很冷,之後,萬物源母根消失,林辰帶着重傷之軀,遠遁了……

要不是,千鈞一髮之際,萬物源母根出現阻擋了天海嘯天的致命一擊,林辰就一命嗚呼了。

懷璧其罪,林辰第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林辰氣息消失,安靜的天空下,只有一股股寒冰氣息在迴盪。

天海嘯天臉色如同抹屎一般,林辰的氣息完全融合了寒冰氣息,已經無所蹤跡,林辰,順利逃跑了。

所以,天海嘯天心裏得怒火,如同死火山一般,內孕在其中。

最後時刻,林辰順利逃脫,還有林辰的話語,如同一根刺一般,插在了天海嘯天的心中,而且,林辰的聲音如同蒼穹下的咆哮,讓天海無殤,還有楚雄,雪晴,還有已經到來的許多五大勢力的門下弟子都聽見了,而且無比清晰。

林辰的話語,是最好的諷刺,也是最好的打擊,更是林辰骨子裏的反抗。

強者,在乎尊嚴,而林辰,以自己的方式羞辱了天海嘯天的尊嚴。

終有一天,林辰會降臨天海家族,討教一切。

何等霸氣,何等威武,涅磐之境,林辰儼然不拒,因爲他心中,有着自己的信仰。

氣息完全消失,天海嘯天咆哮一聲,震動三千里山河。

虛空之中,林辰如同一股寒冰氣息,帶着重傷,快速遠離,直接朝着烈霜大陸的邊緣地區而去。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之地。

所以,林辰沒有穿越虛空,逃離烈霜大陸。 林辰重傷,最後,終於在涅磐之境天海嘯天的攻擊之下,兵行險招,順利逃脫。

林辰的逃離,就是天海嘯天的恥辱。

陣法的破碎,就是天海嘯天的悲哀。

明明知道可能擁有寒冰地炎,特沒有第一時間封鎖周圍虛空,這是天海嘯天的大意和疏忽。

異火之力,天海家族也擁有異火,應該明白這些,可被貪婪吞噬了心性的天海嘯天,忽略了。

外圍,楚雄等人不可思議的看着,就這樣在涅磐境界的強者面前逃脫,也算是一種榮幸。

冰封天地大陣直接化爲粉碎,地上也出現了一個百里深坑。

“二叔竟然失敗了,沒有抓到!”天海無殤喃喃自語,心裏有些震撼。

“是仙劍執者大意了,沒有封鎖虛空,讓此人藉助寒冰地炎逃亡了,寒冰地炎在烈霜大陸使用,簡直如魚得水,如虎添翼!”

雪晴淡淡說道。

“雪姑娘,冰雪聰明,一下就看出了關鍵之處,佩服佩服!”

“公子繆贊!”

天海嘯天臉色難看,走回了衆人所在的區域。

“各位烈霜大陸的掌舵之人,還請發動力量尋找此人,想必一時之間還沒有逃離烈霜大陸,老夫定要讓他碎屍萬段!”天海嘯天大袖一揮,露出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仙劍執者放心,我五大勢力一定會同仇敵愾,尋找此人!”楚雄開口接話道。

“既然這裏沒有事情了,還請仙劍執者到我烈霜閣歇息,等待搜索的結果!”

“只能如此了!”天海嘯天說完,拉起天海無殤,進入虛空,消失不見。

楚雄臉色興奮,也進入虛空消失不見了。

之後,各歸各家,快速的消失不見,雪晴,曲凡,宣照陵,還有昆倉,也沒有想到最後的結局竟然會是如此,都有些錯愕,最後,只能嘆息離開。

冰玄谷之危機,是林辰遇到了最艱難的一次危機,沒有反抗的餘地,哪怕是反抗的心思都來不及產生。

虛空之中,林辰快速穿越,沒有方向感,沒有距離感,臉色蒼白,毫無血色。

星辰戒裏,姬羽經脈裏的玄冰之氣已經消失不見。

林辰分出絲絲靈識進入星辰戒,形成了一道如同人體一般的魂身。

“姬羽情況如何?”

“沒什麼大礙,可以進行下一步的修復經脈損傷,也可以讓萬物源母根增強經脈韌性,你能分出魂身,說明你小子已經逃出來了,怎麼樣?受傷如何?”玄龜皇淡淡說道。

“無大礙,那就進行下一步的醫治計劃,我還在尋找一個安全之地!”

之後,萬物源母根進入姬羽的身體之中,濃郁的木屬性力量快速修補經脈損傷之處,加強經脈的韌性。

最後一道工序,就是讓神靈血進入姬羽的經脈之中,火靈之體,徹底成功激活。

林辰全心全意逃跑,玄龜皇則是安心救治姬羽,分工合作。

一天之後,林辰慌不擇路,不知道跑到了什麼地方,是一座人類巨城,人口有數百萬之巨,林辰從地下上升出來,寒冰地炎包裹住氣息,讓林辰順利進入了人類巨城之中。

都是普通的人類佔絕大多數,修煉者只有少數之多。

在此之前,林辰已經改變了容貌,快速尋找了一個修煉者居住的客棧,入住了進去。

如果自己去居住普通人的客棧,只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現在的林辰,經不起任何折騰……

烈霜大陸不比朱雀大陸,也不必武風大陸,一切都必須小心翼翼,才能在謹慎中活更長時間。

林辰不傻,卻也不笨。

冰雪城之中,到處都是林辰的頭像,林辰已經變換了容貌,自然沒有人看出。

客棧之中,林辰快速打理好,便開始療傷。

林辰在房間之中已經佈置了一個被人偷窺和竊聽的陣法,還有阻止房間內氣息散佈功用,林辰自然安心恢復傷勢。

全身經脈都被震裂,氣血倒流,靈力紊亂。

林辰直接喚出萬物源母根,林辰全身沐浴着濃郁的木屬性氣息,如同涅磐重生一般。

林辰全身都被樹根包裹住,模樣有些恐怖,如同一個少年樹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林辰就這樣恢復傷勢,用了七天日夜,總算是恢復如初。

星辰戒之中,姬羽的經脈也修復成功,而且也注入了神靈血,只要取走萬年冰晶,就可以解凍身體,讓姬羽清醒不再是夢想。

而能取走萬年冰晶的,只有林辰一人,藉助寒冰地炎,林辰可以接觸萬年冰晶,可要是別人,一接觸萬年冰晶,無論是虛變之境,還是天劫之境,都會瞬間被冰凍起來,沒有絲毫抗拒之力,所以,就連玄龜皇也不敢輕易去觸碰萬年冰晶。

萬年冰晶已經消耗了三層濃郁的寒冰氣息。

天海嘯天的每一次攻擊,都消耗一層萬年冰晶的寒冰氣息,這是何等的恐怖,萬年冰晶如果被人吸收煉化,那得到的寒冰氣息,足夠任何一人成就強者位列。

星辰戒裏。

“姬羽的情況怎麼樣了!”林辰的魂身問道。

“已經全部完成了,只要取走萬年冰晶,還有冰魄神石,應該就會甦醒過來!”玄龜皇淡淡的說道。

星辰戒裏,天麟神獸,幽冥皇,紫貂,還有吞噬蟻王,冰天等人,都恢復的差不多了。

聽到姬羽好起來的消息,林辰自然興奮,佳人已好,怎能不喜。

“吞一,你吞噬的玄冰之氣你煉化了多少?”林辰問吞噬蟻王。

"玄冰之氣我極難煉化,還在體內留存,謹防變故!"吞一緩緩說道。

“那你吐納出來,給冰天煉化,想必玄冰之氣是最濃郁的寒冰氣息,應該可以讓冰天修爲突破!”

“這不妥吧,還是等姬羽醒轉過來在下定論!”冰天說道。

“沒事,想必姬羽應該可以醒過來了!你速速去煉化,提升實力纔是關鍵,這萬年冰晶,我就就在星辰戒裏,讓你冰原雪族吸收煉化!”

“多謝!”

“客氣!”

“我們的敵人太過強大,所以說,各位在星辰裏好好修煉,實力每提高一層,對我們來說,就是更大的機會!”

之後,林辰取走了萬年冰晶,把萬年冰晶放置在了冰原雪族生活的空間之中,寒冰氣息更加濃郁,讓冰原雪族的人都是激動異常。

林辰帶着還沒有甦醒過來的姬羽,出了星辰戒。

看着美人,林辰心裏有些激動,客棧之中,陣法依舊存在,沒有人會在意平白無故的多了一股氣息,況且,也沒有人能感知道林辰房間裏多出來的氣息。

幾個時辰之後,冰魄神石已經取出來。

冰魄神石可以保護神魂,而且還可以孕養神魂,經過冰魄神石的保護和療養,姬羽的神魂越加散發出強大的生命氣息。

夜晚,姬羽的眉毛抽動了幾下,之後,清醒了過來。

渾渾噩噩,不知所夢,沉睡了幾十年,甦醒過來讓姬羽有茫然不知所措。

“羽兒,你總算醒來了!”林辰很是興奮。

“林辰!”姬羽理清了自己的記憶,從牀上起來,一把就抱住了林辰,大眼睛裏的淚水如同雨下。

“我好想你,我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一個夢,夢裏你消失了,我到處找,到處找,都沒有找到你,一片黑暗,我好害怕,好害怕,後來,我聽到你的叫聲,就睜開了眼,就看到你了,我不是還在做夢吧!”

姬羽一邊落淚,一邊緊緊的抱住了林辰。

林辰也緊緊的抱住了姬羽,胸前的兩團軟肉緊緊的貼在了林辰的胸前,有些溫熱!也有些讓林辰悵然若失,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從來沒有和女子親密接觸的他,自然有些呆笨。

“羽兒,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這不是夢,這是真實的,不信,你咬我一下試試不就知道了,我也好想你,我找了幾十年的藥材,終於讓你清醒了!”林辰也激動的說道,不去想如何應付胸前的軟玉和穩色,索性,就如此不管他了。

下一刻,姬羽臉色有些紅潤,親親的把小嘴壓在了林辰的耳朵之上,一股微弱的息風吹進林辰的耳裏,耳朵上也傳來了輕微的疼痛。

"疼嗎?我感覺到溫熱了,還有力量!"姬羽弱弱的說道。

“不疼,我家羽兒總算清醒了,以後在也沒有玄冰氣息來危害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