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想到,這裡好像可以用來做點我要完成的大事。我笑著望著嬴政,嬴政立馬說:

「有什麼事你就說,別這樣看著我。」

看見嬴政那一臉害怕的模樣,我忍不住大笑起來。

「哈哈哈!嬴政,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想幫你的第十九層地獄增加點人員而已。」

面對我的奸詐笑容,嬴政非常淡定,他是早已見怪不怪了,我問他:

「嬴政,第十九層地獄屬於冥界,那它歸酆都大帝管轄嗎?」

嬴政臉上透著霸氣地說:

「第十九層地獄只屬於我,別的任何人都不能管。」

我唏噓一聲,開玩笑道:

「哦,那你這是要和酆都大帝分天下了。」

嬴政依舊一本正經地說:

「不是我要分,而是冥界本來就不完整,冥界只收納人界的鬼魂,這個你發現了嗎?」

我點點頭,當然發現了,不然我來這裡幹嘛。我告訴嬴政說:

「那是因為人的壽命最短,最需要轉世。其他界的神魔妖啊這些,壽命都很長,他們很少死亡。如果真的死了,死亡對於他們基本都是魂魄灰飛煙滅,也不需要轉世了。而當修為達到一定的高度,可以通過佛界的輪迴鏡轉世,這個我也是剛知道的。不過,還有一些意外,就是我今天想找你幫忙的原因。」

嬴政聽了我的話說:

「你直接說吧,什麼事。」

我點點頭,我也不假裝客氣了。我把上神界和古戰場的事情給嬴政說了,當我提出要在第十九層地獄中曼珠沙華花時,嬴政神秘一笑,他對我說:

「第十九層地獄最不缺的就是曼珠沙華花。」

嬴政帶著我繞過大街穿過城門,到了第十九層地獄後面,這裡全是大片大片的曼珠沙華花。只見花,沒有葉,一片雪白,如白雪鋪蓋了大地。風一吹,花香沁人。我看著眼裡全是驚喜,我說:

「嬴政,你家的後花園挺特別啊!」

嬴政說:

「我之所以創建第十九層地獄,收納世間最惡的鬼,只是想種出曼珠沙華花,我以為花開了你就回來了,可是我等了好久……不過還好,你終歸是回來了。」

我一臉感動。

「謝謝你,嬴政。」

嬴政搖搖頭說:

「你不需要對我說謝謝,這些都是我自願的。」

我認真地看著嬴政說:

「嬴政,真的謝謝你。如果你有一天需要我的幫助,我也會義無反顧的,你永遠是我的好夥伴。」

聽了我的話,嬴政這廝一點都不感動,他轉身說:

「好了,我們去救古戰場的陰魂吧。」

面對嬴政突然的情緒變化,我是摸不著頭腦的,我應了聲:

「嗯嗯。」

我跟在嬴政身後走了半天,他還是一直走,我小跑跟上小聲問:

「嬴政,你知道去上神界怎麼走嗎?」

嬴政乾脆地回答:

「不知道!」

「你丫不知道你走那麼快乾嘛?上神界要飛的,它在上面。」

我怒了,嬴政卻淡淡回了一聲:

「哦!」

然後嬴政一把抓住我,向上飛去。

我沒想到嬴政現在這麼厲害,沒有多久我們就到了上神界,中途也沒有見雷小子出來攔。

我帶著嬴政來到古戰場,在這裡陰魂激動和感動地簇擁下走到我枯骨旁。我指著枯骨對嬴政說:

「這是我前世的軀體。」

我突然反應過來,我是在兔上神身體裡面的,那嬴政是怎麼認出我來的呢?我問嬴政:

「嬴政,你剛才怎麼知道是我的?」

嬴政說:

「除了你,從沒人對我那般說話。還有……」

嬴政頓了一下,我趕緊追問:

「還有什麼?」

「還有感覺!」

面對嬴政的回答,我不屑道:

「切,那是都沒人和你說話吧!」

嬴政不說話。我開始認真地說:

「嬴政,我現在要回到我的軀體里,我才能有足夠的力量把這些陰魂轉移走,你需要幫我保護好兔上神的身體。」

見嬴政點頭應允,我放心地離開了兔上神的身體,回到自己的軀體里。我先把一切都交代清楚,是因為我不知道我回到自己軀體會變成什麼樣,還能說話嗎?

果然,回到自己的軀體后我感覺自己瞬間法力大增,但是我沒有心跳,沒有呼吸,我真的成了一個枯骨美人。我不管,不許說我丑,我說是美人就是美人,不接受反駁。 回到枯骨里的我不能言語,但是我心裡卻開始吟唱古老的梵語,是發自本能的,不自主的。梵語在心中響起,神奇的一幕發生了,整個古戰場都響了梵語,陰魂們也聽見了。

伴隨著梵語,我的軀體也不由自主地舞動起來,我看著自己舞動的枯骨軀體,居然不覺得變扭。我腦海中閃過一個身影,一個在屍山血海跳舞吟唱的身影。我看不清她的臉,但她看起來那麼遙不可及,那麼神聖不可侵犯。地上橫屍遍野,她卻一塵不染。

吟唱,舞蹈都是來自枯骨的本能。隨著時間的推移,古戰場上空的陰氣在慢慢淡去,地上長出了一朵兩朵三朵白色的曼珠沙華花。我繼續吟唱繼續舞蹈,然後整個古戰場都開遍了曼珠沙華花,陰魂們自己自主走進了曼珠沙華花里。

我利用投放種子的原理將他們送到第十九層地獄。

曼珠沙華花很多,奈何鬼魂更多,經過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轉送,我才將所有陰魂轉移。

看著空了的古戰場,我累得倒在地上,枯骨磕在地上「咔咔」作響,還好枯骨不知道疼。

天空漸漸明亮,我心裡的成就感爆棚,這種感覺好極了,比以往我幫助了任何人都要快樂,因為這是我的承諾。還好,即使忘記了,即使來遲了,我終究是兌現了。

我閉上眼睛,嬴政也來我身邊躺下,我轉過頭看著嬴政用無眼無神的眼眶問:

「嬴政,我這副樣子你不怕嗎?」

嬴政疑問地皺著眉看我,意思是「怕」為何物?

我笑了笑,繼續閉上眼睛躺著。只是,無論我做什麼表情,枯骨都是那個模樣,難為嬴政居然知道我說什麼。

突然,一絲風吹過。我立即睜大眼睛,是「春風」!

春風拂面,我感覺到了,我感覺到了!

我伸手摸摸自己的面頰,是面頰,不再是枯骨。我低頭一看,我看見自己的手也長出了血肉。

慢慢地,我全身都可以感覺到春風吹過,我激動得手舞足蹈,我終於重獲新生了!

我搖晃著嬴政的肩膀激動地說:

「啊……嬴政,我終於重獲新生了,你看看我,我長什麼樣啊?」

嬴政看著我,我看見他眼裡全是笑意,他認真地說:

「很漂亮!」

我白了嬴政一眼。

「我是問你我長得和以前一樣嗎?」

嬴政笑了笑,或許是我太高興了,我居然覺得他的笑容挺溫和好看的。

「一樣,但看起來更有氣質了!」

一寵成癮:厲少追妻攻略 我假裝生氣地問:

「你是說我以前沒有氣質嗎?」

嬴政一臉懵地看著我。

「啊?」

看嬴政吃癟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

「逗你玩呢!」

嬴政鬆了口氣,過了一會,他說:

「沙華,我要回去了。」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我已經習慣了,習慣了嬴政的存在。但是他突然說要離開,我有點懵。在我心裡,只要我在,嬴政就在。

「啊?」

看我這模樣,該嬴政嘲笑我了。但他只是溫柔地笑笑,然後說:

「你給我弄那麼多陰魂去第十九層地獄,我要回去整頓整頓啊!」

原來如此,我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哦。」

我點頭應了一聲,嬴政立馬說:

「我會很快回來的。」

我繼續點頭。

「嗯。」

可是真的還會回來嗎?

嬴政離開了,我看著他的背影走遠,感覺他不會回來了。

我們就像每個人兒時的玩伴一樣,總有一天會分開。

我將兔上神的魂魄還給她,並消除了她這段時間的記憶,將她帶離了古戰場後放下她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